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699章 不死的心

第699章 不死的心


  云凤看到李琦锐痴呆呆的样子,能不明白他是什么心思嘛!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们好像没有什么交集。”云凤不客气的说,那么讨厌李琦锐色~色~的样子,越活越让人讨厌,觉得自己很痴情吗?

  有人喜欢你那痴情吗?

  李琦锐回神:“云凤,我想让你帮帮我,我要跟兰云复婚。”

  “为什么?”云凤打断他的话,问的直接。

  “我看她一个人照顾彤彤很辛苦,我要帮她,我很后悔年轻没有章程,随意的就离了婚,苦了她一个人带孩子,我要弥补她。”

  “行了!你不用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她辛苦也不是一天的,孩子几个月你就走了,你怎么就没有想到帮她?

  你一回来想尽办法拉拢孩子和母亲离心,让孩子受你的掌控,你操纵着她,随你的意志行事,没有你的怂恿彤彤不会变成那样,没有你的怂恿,彤彤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以前你复婚,是想操纵刘兰云母女抓住我们一家,你心里的算盘你自己是很清楚的。

  你现在复婚还是说的那么好听,为了照顾彤彤,彤彤那么小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做出照顾彤彤的一点儿善举?

  你现在的目的还不就是惦记刘兰云的房子给你抵债,你就能无债一身轻。

  你以为你还能活一万年?你还能有几年的活头?你就不明白,你死了债务也就随你死了,你还想复婚牵连刘兰云,你这个人也太自私了,专为自己打算,,刘兰云没了房子就会流离失所,你想将她置于何地?把彤彤置于何地?你这是想帮她?还是想把她置于死地?

  你走吧,我不想和你这样的人多说,你的心思太脏了。”

  云凤的话句句戳在了李琦锐的心窝,剥光了他的伪装。

  李琦锐明白云凤是不会帮他的,他也就是借口来云凤家,看看霍云佳在云凤跟前守着云凤,李琦锐的意念就更强了

  “云凤,你是知道我的心的,我的心永远在你身上,我是不爱兰云的。

  云凤,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因为祁荆山的官比我爸大了点儿,你就选择了祁东风?

  霍家有权有势,所以你才让鹿辰选择霍云佳,坚决不要彤彤。

  刘兰云是你的朋友,听说你能上大学就是刘兰云父女帮你学了一年多的文化,他们对你的帮助改变了你的命运,展红英虽然是你的朋友,她对你有什么帮助?你却选了霍云佳,不是贪图势力是什么?”

  云凤气笑了:“李琦锐,你就是一个心思龌龊的人,你是将几心夺人心,你怎么想那是你的问题,我的婚姻也好,我儿女的婚姻也罢,我们就是为的找真正的人,不是披着人皮的狼,不是龌龊肮脏的心思,不是虚荣阴损的人。

  看看李彤彤对亲生母亲怎么样?我要那样人做儿媳妇,岂不是瞎眼到家了!”

  你是个什么人,你心里有数,祁东风是什么人我心里有数儿,我不会瞎眼的去选你!也不会瞎眼的去选李彤彤,就是你的女儿有多好,就冲你,我们也不会选她,何况她是那样的人,你说我会选吗?”

  云凤不想再跟他多说:“你走吧!”

  云凤再不看他。

  李琦锐今天就是抱着鱼死网破来的,要是云凤能帮他和刘兰云复婚,她就可以先饶过云凤,既然云凤这样无情,自己要是活够了,一定会杀了她,

  自己还没有活够,先败坏一下儿她的名声,让祁东风戴上绿帽子,她不让自己有活路,她也就别想好。

  李琦锐猛然冲上去抱住云凤,伸长了脖子就亲上云凤的脸。

  云凤被他突然袭击,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被他抱住,啃了一口,随即他就大声说:“云凤!我好想你!那时候我们是多亲,你对我多好,祁东风一插足,你才变了心……”

  李琦锐的话戛然而止,云凤已经掐住他的脖子。

  霍云佳拿着饮料瓶子砸在了李琦锐头上,塑料瓶子虽然没有玻璃的劲足,可是里边半瓶水,足够砸疼了,李琦锐疼的就不能说了。

  云凤掐着他的脖子,他也说不出来了。

  疯了,疯了……

  霍云佳和云凤都是这样论断李琦锐。

  李琦锐确实的被债务压疯了,他现在想找女人,有债务没人跟着,他也是想找刘兰云发~泄、报复。

  自己想了云凤半辈子,苦熬了半辈子,云凤不要他的女儿,害了他的女儿,他是气疯了。

  他就是要报复云凤,让云凤身败名裂,今天这样做,起码霍云佳会多想,认为云凤跟他有什么,让儿媳妇瞧不起云凤。

  他的心里才有快~感。

  李琦锐倒没有晕,被瓶子砸有些懵,眼珠儿还在转,霍云佳一看他没有死,也就不担心了,上前用脚踹。

  云凤现在的力气有四五个人的大,拎起了李琦锐的脖领,就拽出客厅。

  李琦锐还傻傻的,霍云佳用脚踢,云凤就用拳搥他的软肋,云凤打人不好打脸。

  打软肋看不着伤还疼,对这个混蛋还有什么客气的,云凤只有狠狠地揍,以解心头之很。

  揍了一顿也不出气,云凤恨不得杀了他,他简直就是疯了,他这是想鱼死网破。

  霍云佳气得还在踢他,李琦锐终于喊出来了:“你们打死人是要偿命的。”

  云凤冷笑一声:“我们这是正当防卫,你持刀行凶抢劫,死了也是白死!”

  李琦锐才明白过来,自己会被云凤诬赖入室抢劫杀人未遂,谁给他作证,他没有持刀。

  李琦锐浑身的冷颤,就抖了起来,被打得不能动了,慌忙的往外爬。

  云凤说:“云佳,报案吧!”

  霍云佳就掏手机。

  李琦锐边爬边求饶:“云凤!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都是胡说八道,你别让我进去,进去我就死了,我全完了,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怎么回事?”祁东风回来了,见到云凤一脚踹在李琦锐的胯骨上。

  云凤要把他踢出院子。

  “东风,你把这个混蛋,扔到厕所里浸死!”

  云凤怒声说道。

  祁东风看云凤的愤怒,不知李琦锐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一把拎起来扔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