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701章 一帮亲家

第701章 一帮亲家


  云凤还是报警了,他找自己捣乱,自己是不怕他,刘兰云可对付不了他,得教育的让他不敢想歪门邪道,得进去受苦。 

  那里边还是教育得疼。

  俩人的证言,李琦锐被拘留了。

  快到八一了,是小安安和酆俊结婚的日子,头半个月云凤开始忙,展红英有空儿帮着忙乎。

  云秀替展红英忙乎点儿。

  新房的装修已经完工,布置家具,买摆设,真是一个现代化的新房,家电应有尽有,没有缺的东西。

  云凤看着才满意,酆俊这个小伙子是值得她看重的,布置的越好云凤越高兴。

  酆俊的父母来了,酆俊是个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有一个叔叔一个伯伯,两个姑姑都来参加酆俊的婚礼。

  来了急着去看酆俊和小安安的新房。

  酆俊这四个亲戚,大伯和一个姑姑都是在城市生活,小叔,小姑姑在山村生活。

  头三天来了,小安安没有去过酆俊的老家,还不认识这家人。

  几家人的儿女都来了,云凤只有把四合院给他们几家安置,还装的满满的。

  还好都是计划生育阶段,孩子都不多,最多是一家两个。

  可是四个已婚的,带了丈夫、妻子孩子来。

  酆俊的小叔和小姑姑家都是两个女儿,这四个没有结婚,都是二十左右岁的。

  酆俊大伯家的一个儿子结婚了,下边的一个女儿已经二十四。

  酆俊大姑姑的女儿结婚了,儿子还没有工作。

  这四家人原本走的都不近,哥们儿姐们儿之间感情并不深。

  哥们儿姐们儿加一起五个,酆俊的父亲酆原排在第三,当间的。

  一个哥一个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大的香,小的娇,当间的不打腰。

  酆俊的父亲虽然是个男孩儿,可是他从小嘴笨,不会讨好父母爷爷奶奶,是个最不得老人喜欢的。

  酆俊的母亲嘴又是个笨的,媳妇儿也不得老头老太太喜欢。

  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的嘴都是个茬子,唯独酆俊的父母最嘴笨,尤其显着他们不讨喜。

  哥哥姐姐的孩子先出生了,把孩子都教的嘴巧,爷爷奶奶都喜欢。

  酆俊因为父母不得宠,从降生都没有人理会。

  大点了也是一个嘴笨的,爷爷奶奶根本不喜欢。

  大姑大伯成了城市人,更显得酆俊的父母没有出息,酆俊从小到大奶奶没有抱过她。

  酆俊回家的时候跟家里商量婚姻事,他的爷爷奶奶还活着呢,爷爷奶奶听了都不屑一顾,觉得酆俊是吹,这样没有出息的人会有京城的坐地户看?

  酆俊还没有说小安安的家庭情况,他奶奶认为是京城的普通工人家庭的姑娘都不会嫁给一个山村小子,还是个窝囊废。

  他奶奶认为他是吹,连连的说着:“不管不管,爱找谁找谁!跟我说这个,可别惦记我的几个养老钱,别东借西找行了。”

  如今看到了新房,他大伯母撇撇嘴:“酆俊,你的工资是多少一个月?”

  “我还没有正式工作,只是翻译点儿书。”酆俊不卑不亢的回答。

  也是实话实说。

  “翻译书这样挣钱?要不你学外语,还是堵着了。看看这个大楼,值几百万?屋里的东西值几百万?家里那么穷,怎么你不孝顺孝顺你的爷爷奶奶,他们都八十了,多可怜,吃不着什么好的。”

  “大伯母,你想多了,我还没有赚到钱呢,房子和东西都是我岳母买的。”

  酆俊的大姑惊叫了:“你岳母不是个开饺子馆的吗,挣这么多钱,人家不是还有儿子嘛,也不是招养老女婿,能都给你?”

  他这个丈母娘怎么这样有钱?

  酆俊的大姑鄷绣花一下子眼馋了,要是自己的儿子遇到这样一个丈母娘该多好,自己也能跟着借光,住住这样的大楼,看看这样大的电视。

  吃吃他们家的好饭,一定很好吃吧。

  “啧啧啧,酆俊,你这是吃软饭了!”大伯母一副鄙睨的眼神。

  “大伯母你想多了,这样的软饭谁不想吃?怕你吃不着,我岳母是有钱,愿意给女儿花,我不接受是不知好歹,辜负我岳母的一片爱女之心。

  谁家的小子要是找了大伯母你这样的丈母娘,想吃软饭也没有这个命。

  我岳母可不是开饺子馆的,在京城有五个星级的宾馆,全国百家的连锁快餐公司,你们吃的快餐的包子饺子,和各种快餐都是我岳母公司的。

  我现在都给你们介绍一下儿,我岳父现在已经是将军,大伯母你震撼不?还大惊小怪我们的新房不?我感到遇到这样美满的婚姻,有这样能干的岳母岳父是我几世修来的福,岳母是看重了我的实诚,不是那样花言巧语,虚浮不着调的人。”

  说酆俊的嘴笨,谁信,酆俊慢声细语的气着了人,讽刺了人,眼馋了人。

  馋坏了几家人。

  大伯母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奶奶总说你们一家三口是嘴最笨的,你竟然变得伶牙俐齿了,你丈母娘是不是都是伶牙俐齿,你畏惧人家的钱势,逼迫着自己学刻薄了?”

  “大伯母你的心思太复杂,我的脾气是不好说的,说些没用的,溜须拍马的,满嘴的废话,我是不喜欢的,所以我不大好说话,因为是不需要说,大伯母要是不东想西想的,我还是不愿意让人觉得是吹气儿呢。”酆俊一席话又是骂人,说的是大伯母,溜须拍马虚虚乎乎,露个尖嘴儿,踩个人儿。

  她对父母是喜欢说假话,奉承,会装好人的,酆俊说这些也是不喜欢她说的一些话。

  也是让她眼馋自己的父母,她给儿子娶媳妇东借西找的,至今还欠他家二千块钱,自己的父母傻人有傻福,一点儿没有操心儿子的婚事。

  本不想跟这些人说岳母家的事情,怎奈大伯母太讨厌,不气气她让她逞张狂。

  大伯母听完还要还是撇嘴,还有摆鄙视人的架子,被三婶儿拽了一下儿衣袖。

  大伯母的注意力转移到三婶儿身,嫌弃的抖抖袖子,狠狠地瞪了三婶儿一眼。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