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702章 都很贪婪

第702章 都很贪婪


  三婶儿缩了缩脖子,这个大伯嫂,是城里出身,从来对山村人都不屑一顾,可是她的嫉妒心很强,谁家她好她是真的憋气。 

  说酆俊吃软饭是嫉妒酆俊找了好对象。

  她要不是欠着酆俊父母两千块钱,绝对是不会来参加这个婚礼。

  她可是没有想到酆俊找到什么好对象。

  看到这房子认为酆俊在京城挣了大钱,心里立即不平衡,老二家的儿子是个窝囊废,怎么她儿子混得好?

  酆俊一说是岳母的,她立即嫉妒这家怎么这样有钱,她的儿子怎么遇不到,偏偏让傻子一家好运。

  当即讽刺吃软饭,是说出来这样的话心里才感到平衡点儿,舒服点儿。

  酆俊怎么能不明白她的心理状态,和这个大伯母他也是熟悉的,从来觉得自己是城里人高人一头,从来嘴巴没有不尖利刻薄的时候。

  酆俊的母亲没少被她奚落。

  到了现在她还这样张狂,酆俊才说出来岳母家的情况气气她。

  她真的生气了,嘴巴再也不出声,只是剜了好几眼三弟媳妇儿。

  她也觉得自己话多了,这样的人家她应该利用起来,为儿女谋一份好前程。

  随后:“咯咯咯!”的笑起来:“酆俊真是傻人有傻福,二弟两口子更是傻人有傻福,唉,眼馋呢。

  酆俊你结了权势人家的婚姻,咱们酆家可是要祖坟冒青烟儿,风水轮流转,酆家交了好运,这是祖宗积了八辈子的德,太好了!”

  这个大伯母说的词穷了,才闭了嘴。

  三婶儿看大嫂不说了,可是轮到了她,大嫂说话谁也抢不了她的话,只能等她没词了,别人才有机会说:“酆俊,好侄子,你算飞枝头变凤凰了,可不要忘了弟弟妹妹们,你的工作这样好,亏可得扶持弟弟妹妹。”

  没等酆俊说话,大伯母抢了话:“她三婶儿,你的孩子只混了个初,酆俊怎么扶植你们,初毕业的能干什么?也是在山村嫁人得了,想要扶持,怎么也得有个大学凭吧,只能种地的化,城里都没人用!”

  老三家真是讨厌,那俩没出息的也敢往捧?

  “大嫂你说错了,我两个姑娘正好进酆俊岳母的公司,公司什么活计没有,难道没有她们干的?我才不信呢,当个大堂经理什么的能要多大的化?难道我两个闺女干不了吗?你真是会瞧不起人。”

  这个三婶儿也不是好欺负的:“你的儿女都有工作,难道还想进饭店打工吗?扶持我的女儿碍着你什么了?天生会嫉妒,恐怕别人好!”

  三婶儿揭了了老大家的底,大伯母被撕了脸皮,五官都扭曲,脸色像黑锅底:“你胡说八道什么?酆俊的大喜日子,你故意找不痛快,是不是想搅了酆俊的婚礼?”

  这帽子扣的,把老三家的往泥里踩,一个个的都想超过她,真是痴心妄想。

  自己求酆俊的丈母娘都不见得成,她还往里挤,人家伺候过来吗?

  哪里都有她插一足,真正是自不量力。

  老三家不当她的话是放~屁,继续自己的事业:“酆俊,你记着明天跟你丈母娘说,让你俩妹妹进她的公司。”说的理直气壮,好像公司是给她预备的。

  酆俊笑笑:“三婶儿,我结了婚要出国了,我岳母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她根本不管公司的事,专心写书,我不能给她添乱,还没有结婚给她添乱我的心可是下不去的,我岳母的公司管理严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三婶儿你别让我为难,我们家人见了有利钻窟窿盗洞的,让人家看不起,我这个人还是有自尊的,不愿意求人的,不好安排你们,我岳母会作难的。”

  酆俊这是坚决拒绝了,老三家的并不恼:“酆俊,三婶儿可是跟你说了,我等着你妹妹挣大钱呢,我指望你了。”还是粘了。

  酆俊不再言语,懒得搭理见利忘义的人们。

  老三家的还以为酆俊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了呢。

  她的话不信酆俊这个窝囊废断然拒绝。

  酆俊的大伯母倒没有开口,心里暗算着怎么一下子能把酆俊整住,让他推辞不了。

  这次的婚礼她可真的没有想来,不是酆俊母亲出路费,她是不会吃这个亏的,酆俊结婚,没有用家里操心,再不去几家给他贺喜父母更觉得亏欠儿子和媳妇。

  所以出路费也让在几家跟着。

  酆俊的母亲摇头叹气,没想到他们一听说酆俊的岳家的情况,立即惦记了。

  只知道他们这样不争气,她真的后悔让他们来了,倒是给儿子添乱了。

  还没有结婚呢,想把人家的公司占据了,这样没出息的人家,会弄得儿子让岳家看不起。

  老实人,并不是傻,她觉得自己给儿子招惹了麻烦,儿子只让他们夫妻过来行,她觉得家里都不去,儿子很没有面子。

  是为了给儿子露个脸儿,没想到招惹了一身麻烦。

  她真是后悔啊!

  看到儿子拒绝都拒绝不了,她的火可是大了。

  更让她火的还在后头,酆俊的大姑姑一儿一女,女儿岑溪看了祁鹿辰长得好,昨天见面惦记了,这个大姑姑今天看到听到的这家人的富贵,心思大动,笑嘻嘻的对酆俊说起来:“酆俊,你看你溪表妹长得像个天仙,把你的小舅子当你表妹夫多好。”

  酆俊眉头皱了:“鹿辰自己有对象了,处的好着呢,大姑你可不要多想,鹿辰可不是表妹能攀的。”

  大姑:“嘿嘿嘿!”笑起来:“没定亲黄了呗,那有什么?”

  “大姑,你别说了!鹿辰快定亲了。”酆俊摇头不让她继续。

  “没定亲算什么,定了亲也可以黄,有什么了不起的?”

  “大姑,你说笑话儿呢?,你当人家处对象是儿戏,你家姑娘看了,人家听你的黄了?你可真是感觉自我良好,一个初毕业的能配得大学生吗,不是一个等级的人,别想了!”酆俊很生气,人怎么都这样,太自私了,想攀高枝,也得有点儿成色。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