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712章 还有这么威胁人的

第712章 还有这么威胁人的


  道理是对,只要结婚后惦记的自然就少了,

  拿着美貌砸人,以为自己真是天下无敌的美了,她就一个吊稍眼,会飞两下子眼儿嘛!尖尖的下颏,小小的瓜子脸儿,一点儿福气都没有的样子,云凤还是真的看不上,那些个男生年轻浮躁,只要女的送个媚眼,就看成是美女了,年轻人儿是好~色,什么美人儿不美人的?

  只要是个心思活泛飞眼吊傍的女人都会得男人的青眼儿,追她的男人多,就认为自己是大美女了?

  不是因为她的行为,就那个长相,云凤还真的看不上。

  鹿辰更不喜欢那个脸形的姑娘,审美观不是大众化,不认为瓜子脸,尖下颏,眼睛大就是漂亮,审美观不同喜欢的类型都不同,以为几个男人说好,人人都把她奉若仙女了?

  鹿辰真的扒眼看不上刘秀梅那个脸型。

  就是她再俊,鹿辰和云佳都确定了恋爱关系,鹿辰也不会背信弃义的再和刘秀梅闲扯。

  祁东风讲信义,鹿辰更胜祁东风一筹,展红英就是看上了鹿辰是个诚恳义气的好青年。

  展红英就一个独生女,人家娇贵得很,今天展红英没有收拾刘秀梅,纯粹就是给酆俊面子。

  人家这样主儿的姑娘是随便欺负的吗?她可真是狗眼看人低。

  弄死她她也没处说理去。

  以为谁都可以欺负?她的胆子可是大得很,以为酆俊和小安安结婚了,他们就和霍家平起平坐了?她想嫁给鹿辰就成了?

  她可真是会想啊!

  不知道是太岁头上动土?皇帝门前欺负公主?

  把自己高看过头了!

  李彤彤明知道自己是扳不倒云凤一家,自己这样的状况无钱无权也是奈何不了霍云佳,她不能破坏掉霍云佳和鹿辰的婚事,她怎么能甘心?

  不把云凤一家整死她更不甘心。

  云凤不是喜欢权势吗,就让鹿辰着迷刘秀梅抛弃霍云佳,让霍家大怒灭了云凤一家。

  排斥她的后果欺负她的结局是没有好果子吃!

  霍家的愤怒就是让云凤吃不了兜着走。

  李彤彤几天了和刘秀梅鬼鬼祟祟的,两人还不明面上好,偷偷摸摸的见面。

  李彤彤想陷害云凤一家,她还不能出头,就巧使刘秀梅,两人都是一路的货色,都是想抢祁鹿辰的,可是目的达不到,对云凤已经恨之入骨的。

  想法儿破坏掉他们的婚姻,就得先把霍云佳祸害祸害,只要自己能得到鹿辰,自己就不对鹿辰下手了。

  这是刘秀梅的想法儿。

  李彤彤明白自己这辈子是不可嫁给鹿辰了,一点儿希望都没有,就是要对这一家人狠狠地算计,算计得他们家破人亡。

  可是自己不能出头,抓住这个疯狂想嫁鹿辰的刘秀梅对云凤进行报复。

  想报复云凤,就得先毁了霍云佳,云凤的攀龙附凤计划就全落空了。

  两人嘀咕好几天,那真是志同道合。

  李彤彤蔫了吧唧的还挺会怂恿的,说的刘秀梅连连的点头。

  李彤彤认为刘秀梅家里有的是钱,有钱能买鬼推磨,害死八百霍云佳也是心想事成。

  李彤彤二人越说计谋越多。

  李彤彤给刘秀梅出谋划策完了,眼里的阴狠让人心颤,狰狞的脸让人胆寒,谁也没有见过她的这一面,看着温和的外表内里却隐藏了极端的狠厉。

  两人想的简单了,霍云佳上下学都是有车接送的,想祸害她找不到机会。

  三个月过去,刘秀梅顾的小流~氓,也没有接近霍云佳的机会,小流~氓就打了退堂鼓,知道他们要祸害的人是什么人了,他们是本地的,可没有那个胆子惹霍家,他们敢侵犯霍家的姑娘,不把他们刮了才怪。

  刘秀梅也不傻,她也不敢明着惹霍家,雇小流~氓以为自己不能露馅,事败了她就是不承认,她的手段可是曲线救国的方式,谁能查到她?

  万一败露,她以为她有硬骨头可以抵赖。

  放假回家了,把她的攻略进展一说,差点儿没有把大人吓死,真是无知无畏,小丫头片子真敢胡作非为,想连累家人全死呢吗?

  张环香和酆山杏是吓得不轻,不是小流~氓没有机会,如果得手了,他们酆家就彻底的完了。

  霍家什么人,能让人白捡了祸害姑娘,你是白日做梦,这个丫头疯了吗?你不等嫁进豪门,脑袋早就搬家了。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东西,张环香大怒,伸手就给了刘秀梅两个大嘴巴:“打死你这个~贱~皮子!你疯了吗?想让我们给你陪葬,你想死你就死去吧,不要牵连酆家满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你都想的出来,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这样龌龊,真正是无耻!”

  “你凭什么打我,这招儿不是你出的吗,你可是得了我妈五万块钱,你还敢打我,你这个招儿不灵,你还钱吧!”刘秀梅从来没有挨过打,被个老弃婆打了,她愤怒极了。

  “大嫂!你怎么打梅梅?”酆山杏也不乐意了。

  “滚一边儿去!都是你惯出来了惹祸精。就这样阴狠还想嫁入高门,有那个德行没有?

  我让你勾鹿辰可没让你害霍云佳,你别把坏事往我身上推,你们母女求我给你出招儿,你干了坏事却往我身上砸,你们的良心怎么这样坏,你敢对霍云佳下手,还、雇小流~氓?你的胆子真大?

  你敢把那些烂事推给我,你的良心怎么那样坏,还让我还钱?门都没有!你诬陷我,这就是精神损失费。”

  “大嫂!你出的这招儿不好使,钱你还得还!”酆山杏也不是好惹的。

  “我的招儿不好使吗,你自己干砸了,第一面你就往人家姑娘身上泼菜汤,故意摔碎一盘子菜,人家是傻子?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我让你这样干了?我让你那样心急了,白瞎了我的好计策,给了你这个半疯儿,你要不疯,就有这个胆子?你敢祸害那样主儿的闺女,你纯粹是活腻了!你还有脸要钱?你们就别惦记了!污蔑我这件事,那就是给我十万我也不干,你们就死了那个心吧,这辈子就别想要那个钱了!”

  张环香理直气壮的不还钱了,甩袖子走人。

  “大嫂!你本金还是得还的!”酆山杏追着。

  “还?做梦吧,只要你追着我要钱,我就把你女儿干的事告诉霍家人,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酆山杏张口结舌。

  还有这么威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