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714章 没人惦记穷光蛋

第714章 没人惦记穷光蛋


  “妄想爬高!不怕摔死?”

  “鹿辰有对象,还想当小~三儿?”

  “当小三儿也不会选她,她什么出身?就一个山货土包子,还想嫁进豪门?”

  不少垂涎刘秀梅的男生,有的是想玩玩儿她,有的想当媳妇,那得是农村小子,京城的小子就是只想玩儿。

  明白她惦记的是祁鹿辰,那个醋劲儿都大发了,不敢对上祁鹿辰发飙,对着刘秀梅那个也是不怵的,既然自己没有希望,就快乐快乐嘴儿,心里也平衡。

  一个个就七嘴八舌的糟践开了。

  “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儿,尖嘴猴腮,小个儿像个地蹦子,只会吃,也不会干别的,谁家喜欢大小姐,除非是傻子才会要这样的人。”

  “就是!就是!扔大街上就没人捡!”

  嫉妒她的女生更嘴损:“看看!看看!长得像个卖的,邪气的男人才会喜欢,鹿辰能看上她?嫌她是妖~精吧?

  看看霍云佳长得天香国色,满身的富贵气,和鹿辰是两情相悦,鹿辰那样正派的男生,岂会看上妖~精!”

  这些女生在骂那些好~色的男生,连着骂刘秀梅,谁让她妖艳!

  刘秀梅在抢着收拾自己的东西,不顾的别人骂,收拾完了,已经气得哭起来,以前对他抛媚~眼儿的男生现在也糟践她,那些嫉妒她的女生更糟践她,这些人就是嫉妒她才糟践她的。

  都是因为江雪莹的态度,他们才敢欺负她,如果江雪莹对她的态度好,她岂能这样遭人凌辱,这个仇她记在江雪莹头上。

  等慢慢的跟她算账!

  刘秀梅哭哭啼啼的恨上了所有的人,可她也不敢犯众怒。

  委屈着上课的铃声就响了。

  老师一进来,教室立刻就静下来。

  等下课了,学生们还是接着议论,刘秀梅不想听躲到无人处,李彤彤很快过来安慰她。

  她觉得自己也就这一个知己。

  不禁抱住李彤彤哭起来,那个委屈。

  李彤彤眼里闪过寒光,暗恨这个没用的,收拾一个霍云佳就找不到机会?

  诳出来不就行了,李彤彤随后忍着愤怒授计给她。

  刘秀梅终于笑了。

  李彤彤十分鄙夷这个笨蛋。

  眼里闪过厌烦,就不能不用她不出招儿干成一码事,就是想连累自己?

  李彤彤赶紧躲了刘秀梅,怕她坏事牵连自己,像个没事人一样和别的女生闲聊起来,可就是一句对刘秀梅不加以评论,恐怕到了刘秀梅耳里和她分心。

  云凤不知刘秀梅遭到了江雪莹这样的拒绝,能不能还纠缠?

  把刘秀梅找小流~氓想糟践云佳的事告诉展红英,展红英就要找她算账。

  云凤笑道:“你傻啊!她会承认吗?我们就守株待兔,等着抓现行。”

  “怎么抓?”展红英不明白。

  云凤把自己估计的说出来,展红英恍然大悟:“云姐姐!我听你的。”

  还是云姐姐不莽撞。自己的性子还得继续改。

  慢性子的人才能守株待兔,展红英暂忍怒气。

  敢祸害她的女儿?真是疯了,活腻了!

  风平浪静起来,没有发现刘秀梅有什么端倪,她也没有出校门,江雪莹命人盯着她呢。

  刘秀梅也是很聪明的,勾住了班上一个垂涎他美的男生。

  两人就偷偷的好了。

  男生是城里的家,也是住校的。

  星期天才回家,刘秀梅答应了做他的情~人儿。

  两人天天很晚才到一起相聚,夜黑黑的才见面。

  情~人儿,就不能曝光,只有偷偷的进行,男生名叫沈晓明,就是没有刘秀梅的心眼多。

  亲~个嘴儿,摸摸什么的,刘秀梅全线的开放给他,沈晓明得了便宜还想过界,刘秀梅却不干了,她不能失身,破了怎么能糊弄祁鹿辰,她还要攀高门呢,这道关是绝对不能放开的。

  “初次可不是随便给人的,我们得成了同船共渡的人,成为一辈子不能分开的人,才能让你破关。”刘秀梅就是引诱沈晓明心甘情愿的为她卖命,她才不会把贞洁给这样一个人。

  她还指望那个换富贵呢,那才是最值钱的东西。

  刘秀梅觉得自己最聪明,怎么会干那个傻事。

  也就是拿没有记号的东西糊弄白痴。

  只要他完成了她的任务,她就把他最珍贵的东西奉献。

  两人很快就达成协议,沈晓明是非常相信刘秀梅的。

  男人都是把能满足他的女人看成是最好的,自己的女人要是跟别人那个,男人怎么也是忍受不了的,觉得自己的女人怎么也是丢人现眼。

  别人的女人跟他混,都是拿着当宝,当好女人,男人就是狱忘的兽,为了取他欢心的女人什么伤天害理,违法乱纪的事情也是无所畏惧的。

  这个沈晓明明知道霍云佳是什么人,竟然为了那个东西敢冒犯霍家。

  刘秀梅不在乎他用什么方法,只要达到她的愿望就成,事败她也不承认,那是沈晓明的问题,沈晓明也没有什么证据指控她。

  姓育冲昏了头脑,年轻人什么都敢干,什么人都敢得罪,这就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无知无畏太无敌。

  霍云佳天天上下学有人接送,展红英不担心她有什么危险。

  展红英也没有把刘秀梅看得能要谁的命。

  小丫头子就是看了网文,学了些阴谋害人,还真把小说的故事当成真的实施起来,这里是法治社会,是随便你害人的?

  杀人偿命,就镇唬不住一个小丫头,以为杀人就会白捡了?

  过了很长时间,云凤猜想的事也没有什么动静,展红英已经麻痹了,云凤跟她一说要注意,展红英就说:“她有多大胆子?她会知道我们警觉的,不见得使那个老伎俩。”

  “人到疯狂的地步,你就不明白她想的是什么?正常人不懂疯子的逻辑,你还是小心点好,你那么马虎,我就让两个侦查员暗中保护云佳,你就别管了,交给我吧。”

  “我不管了,云姐姐,你负责吧,让祁叔安排吧,我把女儿交给你们了,我很放心。”展红英像没事人似的,哼着小曲遛达去了。

  云凤哼了一声:“你以为霍家的人没人敢祸害?你可就想错了,有权有势就有人惦记,我要是一个穷光蛋,鹿辰就不会被她惦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