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748章 野味大餐

第748章 野味大餐


  几家人都吃一个锅的饭菜,云凤的别墅里有锅灶,餐具一应俱全。

  云凤,展红英做菜是主将,崔妍丽和林冬英江雪莹三个打下手,霍云佳小安安几个洗菜择菜的。

  大家先商量菜谱,先征求柳城禄和霍东林的意见,他们想吃什么先有个计划。

  柳城禄要吃丁香蘑肉丝炝酸柳牙儿。

  丁香蘑劲道嚼着嚓嚓的,脆生生的悦耳动听,柳牙儿味儿酸,炝点儿蜂蜜,就是鲜香酸甜爽口,不油不腻非常开胃的佳肴,柳城禄的牙口极好,嚼青萝卜还嘎嘎的脆响。

  他就喜欢脆爽酸甜的口味,柳城禄还点了六喜丸子,用细肉沫,配料细葱花,姜沫、溪边的野芹菜,山榛菇,作料就是纯花椒面儿,胡椒粉,这样调料的丸子,对人的食欲有特殊的吸引能力,让你百吃不厌,越吃越想吃,每年到山里来,总要吃这一口。

  不但柳城禄喜欢吃,那是人人都喜欢吃的美味。

  这个就要做一大盆。

  这么多人会抢干净。

  霍东林是最爱吃肉的,特别是爱吃野味儿。

  这里想吃野味是打不到的,云凤的公司在山里有养殖场,就养山野味。

  场子的面积不大,也就是五亩地的范围,没有养大动物。

  就养些野山鸡,野兔,黄羊,现在才有二十头鹿,可是没有吃过鹿肉,正在繁殖。

  养了十来头野猪。

  就是这点东西,只能吃野鸡野兔黄羊。

  霍迁盈和祁东风是刽子手,杀羊、杀鸡、宰野兔。

  酆俊负责拔鸡毛,祁东风和祁鹿辰负责扒兔皮羊皮。真像一个小屠宰场,一头黄羊肉很快就下了锅。

  十只野兔肉用一个大高压锅炖,放在煤气灶上烧。

  十只山鸡肉用一个大电锅煮。

  今天没有吃野猪,太多了吃不完。这是大夏天,剩下了没有那么多冰箱盛。

  二十来口人呢,这些东西剩不下多少,突然的吃野味,自然是胃口大开的。

  三个炖野味儿。可以说完全是野味儿。

  做丸子的肉是黄羊肉,配野芹菜特别的香。

  天天吃神厨房的肉,今天就不吃了,只炒了两个黄羊肉野荠菜,鲜木耳炒黄羊肉片

  。

  肉炖了七分熟,就分开加入各种蘑菇,香蘑炖鸡肉,猴头蘑炖兔肉。都是各种的炖。

  摆了三大桌,不分谁家的人,就坐在一起吃。满满的三桌。

  也请了两个旅游山庄的正副经理。

  大家都熟络,也不犯拘束。

  霍东林、柳城禄、祁东风、霍迁盈、酆俊、祁鹿辰和两个经理一桌。

  他们是喝酒的,就没有另两桌吃得快。赶他们吃完天也晚了,柳城禄与霍东林拼酒,两人都醉了,把他们安置了,才捡了他们的残席。

  云凤她们就坐在房间聊了一会,待大家都困了,就各自的休息,这一顿肉吃的多了,第二天就没有人想肉吃。

  五天后,杀了一头野猪,一年的野猪肉不老,割下来瘦肉,专门炒菜用。

  野猪也是像家猪一样养的,没有骚味,和家猪一样香。

  野猪油脂少,肉皮黏糊,肥膘不腻,最适合不喜油腻的人口味,肉皮嚼着劲道,越嚼越香。

  闲暇之余,一大帮人就聊些新鲜东西,祁荆山来了几次电话,说了抓抢劫犯的进展。

  展红英还是义愤填膺的:“云姐姐,你看那个小子能不能真的是云珍的儿子?”

  云凤说道:“这个在没有抓到他之前谁也确定不了,只有他自己招供才能确定。”

  “这小子这样坏,是云珍的儿子无疑。”展红英想到刘东霞的弟弟死的那样冤,能让云珍报应才是给那个孩子真的报仇。

  云珍是始作俑者,不是她想祸害人,那个孩子怎么会被牵连?

  不让云珍的儿子死就不是真的报应她身上。

  让人气愤得受不了。

  “但愿是她儿子,我也是这样盼着,一个抢劫集团怎么能没有人命,有两个案子没有破的都是死了人的,也许就是他们干的,该他们报应,就鬼使神差的他们来抢养老院,被我们这些人注意上,就不能跑了他们,钻山捯洞也得找他们出来!”

  这次的性质特别恶劣,找不到他们得气死人。

  他们丧天良的抢老人嘴里的食,真是缺德到家了。

  小安安还不知道这件事,听云凤她们议论,惊讶的问:“傅强强没死?”

  “不但没死,还成了强盗!”不死也得作死了。

  展红英说道:“那个傅国强现在不知怎么样?”

  云凤说:“听说强强也去找了傅国强,跟他要钱,傅国强早就结婚了,那个女的带了一个儿子,傅国强的钱还不够那个儿子花呢,可没有钱给他。”

  “云珍也是作的,她如果没有惦记小安安,不离开傅国强死赖到咱们饭店,傅国强也不能起别的心思,一家人好好地过日子,哪会到这个地步。”展红英那个时候就看云珍做事诡异,想打工不在丈夫的城市,偏偏跑到这个城市来。

  看自己家的身份和小安安悬殊,明知道没有指望,却下了狠心制造条件。

  接触不到小安安,就绑架刘东霞的弟弟要挟刘东霞给小安安下药,让小安安成为残废,跟她儿子还是高攀了。

  如此的毒计她也想得出来?

  威胁人家下毒,还暗害了人家的孩子。

  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狠辣,她就是不承认是她下令杀的人,展红英也是不信。

  两个绑架的人没有必要杀一个孩子。

  云珍却是死不承认,想不死以后能脱身东山再起。

  她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以为谁都比她傻。

  “红英,想什么呢?”云凤看展红英沉思,不由得就问。

  “云姐姐,我想云珍早就应该死!”展红英叹息一声:“可怜那个枉死的孩子,才几岁,无父无母的可怜孩子。”

  展红英脾气急,可是她心软,好可怜人。

  展红英嘴上说的硬,心里像面团儿。

  她的娘家人闹了那样一场,展红英气得不行,几个兄弟对父母没有一个孝心的,父母那样偏心儿子,展红英气过了,还是照样汇钱供养父母,父母还是照样给几个儿子花钱,一点都不疼展红英。

  展红英有时也气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