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七零好年华 > 第752章 不容有伤害

第752章 不容有伤害


  刘东霞是个听话的人,云凤说什么她听什么。

  云凤不同意这些人住,她庆幸没有跟这些人说呢。

  这些人其中有人说:“天不早了,我们还得去县里住店。”

  一个老太太就开口了:“刘院长,你们这里有闲房子,我们能不能住这里?”她适才跟一个老太太聊起来,打听了这里闲房子不少,为了省钱,还和刘东霞是同病相怜的人,刘东霞能同情他们,所以就提了这样的要求。

  刘东霞有些懵,有人求她,她还不能答应,这里是闲房子很多,可是她怎么拒绝呢?

  她愣怔了一刻,正好她对象张长水进来吧,正听到那个老太太说,看刘东霞面色发窘,就明白她这个心眼特实的人是不会回答了,他可不想养老院再出岔子,什么人也不能留,好几十号人,也没有行李给他们用,都是新行李,是给才进院的老人用的,怎么能给别人用呢。

  他立即接了话:“这是养老院,不是招待所,房子是有,没有行李,也不符合规定,除了有进院条件的老人不会留宿任何人!”张长水一口拒绝。

  那个老太太脸子有些挂不住:“你们这里有的是行李?你怎么说没有呢?那么多房间闲着也是不能挣钱的,我们柱住还能住坏了?”

  “行李是给入院老人预备的,任何人不能用的,这是我们董事长的规定,我们不敢破坏制度。”张长水应答老太太的质问。

  “难道我们不是老人?住几宿还能盖坏了你们的被子?”老太太张的嘴被人堵了,她可是当过大队妇联主任,她到哪里都有人敬三尺,怎么说话被人反驳?当着这么多人让她下不来台,不由得羞恼。

  “难道你不知道养老院被抢劫的事,不是养老院的人,是不能住在这里的,你们还是尽快走吧。”

  把哪儿都当家,是你家吗?

  张长水怎么会犯刘东霞那样的错误?

  如果是他先见到的那些人,绝不会让他们进办公室。

  这些人全进了办公室,刘东霞还没有教训,被人打破了头,血的教训还没有记性。

  说什么是来看傅强强正法的,刘东霞就同仇敌忾了。

  匪徒可以装成入养老院的,就不能装成被害者家属?

  不是他疑心生暗鬼,真的不得不防,匪徒什么招数想不出来?

  这里不是旅店,凭什么留他们,就是没有坏人,也不能让他们随便住。

  有的妇女拽老太太的衣袖,不让她再说了,老太太还不服不忿的。

  很囧的人招呼大家走:“走吧走吧!”人家不留,还想硬住吗,想被人家往外赶吗?

  张长水也不想得罪人,这是云凤定的养老院的规定,一下子就损失三万,云凤虽然没有说什么,张长水也是愧疚。

  心慈手软是好人,可是也是招祸患的人,这里是老人安居乐业的地方,不是用来招匪徒的地方,男人还是比女人有决断,断然的让他们走,血的教训让他的警惕性极高。

  要是巧一点,刘东霞不死也是残废,创伤后脑的情况多严重,就是因为同仇敌忾怜悯心暴涨,出了事怎么对得起董事长的信任。

  他绝对不能留这些人。

  他根本就不会有刘东霞的举动,还问问云凤让不让那些人住。

  好了伤疤忘了疼,典型的烂好人就是刘东霞。

  老太太怒视张长水,呸了一口:“不可理喻!”气呼呼的走了。

  刘东霞看丈夫对人这样强硬,心里就觉得对不起那些人。

  被张长水说了一句:“你的脾气得改。”这个上司是云凤,如果是别人,被人抢了三万,两个人不受处分才怪,以为是匪徒抢的就有理了,还敢问让这些人留下。

  张长水在别处忙乎给老人们解决问题呢,一个老人就找到张长水说刘东霞在征求云董事长,留下一帮人。

  张长水就急忙来了。

  刘东霞正无措,以为是同仇敌忾的战友了,不答应她们就下不来脸。

  还好张长水救了急。

  刘东霞不是强硬的性子,被张长水说了也没急:“我明白了,就是改不了脾气怎么办?”

  张长水瞪她一眼:“屡教不改!”

  刘东霞“噗嗤!”笑了。

  张长水没有见过妻子这样开心的笑过,还是被数落了,怎么回事?

  刘东霞是真的放下了心结,祭奠了祖母弟弟,就一身的轻松了,从弟弟死到她受伤,都是云珍母子的作为。

  他们报应了,她真的开心起来。

  自然就没有以前的愁苦了。

  小小的风波不算什么,只是被那些人记恨罢了,刘东霞瞬间就放一边。

  傅强强执行的那一天,刘东霞去观看看,遇到那个老太太,和吐了刘东霞一口。

  刘东霞也不在乎。

  云珍是傅强强的妈,枪毙傅强强的时候让她去陪绑了。

  亲眼看到儿子的死,云珍坐地就晕厥。

  刘东霞在电话里轻松的向云凤说云珍母子的情况。

  刘东霞轻快的语调兴奋的心情,云凤就明白刘东霞是多么的恨云珍母子。

  没有实质的伤害,云凤就没有刘东霞的兴奋。

  云珍回来没有一个月就去世了,临死没人给她收尸。

  傅强强骨灰没有人认领,给云珍送了来,云珍因为跟傅国强没有离婚手续,就被判决他领回云珍和傅强强的骨灰,承担一切费用。

  不然就追究他的重婚罪。

  傅国强也没有敢硬抗,领了两份骨灰就扔掉了。

  他才不出钱给他们母子存放骨灰盒。

  结束了,傅强强带走了他的母亲,也不在黄泉路上寂寞吧?

  云珍的两个哥哥嫂子没有一个看她一眼的。

  连个祭奠的人都没有。

  案子完了,祁荆山也就消闲起来,他的身体特别好,七十多岁的人了,真像一个小伙子。

  是军人的缘故吧?柳城禄的身体就没有祁荆山的硬实?二人没事就是下棋,男人是不会去逛商城的。

  要不就是闲聊。

  霍东林也退下来,和二人经常在一起聊天。霍老爷子都九十多岁,他寂寞了就是他们三个陪着聊天。

  折腾这么多事,转眼到了冬天,京城这里到了腊月十几也是特别的冷,这里流传这几句话:腊七腊八、冻死鸡鸭,腊九腊十、冻死小人儿,真冷啊!云凤就在家里冒着看电视,不大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