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3章 有些话不能说

第13章 有些话不能说


  听说张仲景也来了,刘备急忙派人去寻找,请来为法正看一看病,待到法正身体转好,也早日出征汉中。

  关索兄弟二人吃饱喝足之后便在堂外等着自家媳妇,没一会,两位夫人让吴氏不要相送,赶紧回去歇息。

  关索瞧了一眼吴氏,长的珠圆玉润的,心里倒是晃过一丝明悟,吴氏与刘备成亲这些年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可是孙尚香年方十八,正值青春年华,始终也没有怀孕,刘备是不是为了以防万一,给孙尚香暗中吃可以了避孕的药?

  政治这种东西玩起来可丝毫没有人情味可言,更不用说是政治联姻了。

  兄弟二人礼貌的见过现任大伯母,吴氏又与两位侄儿聊了聊几句,便放任他们离去。

  诸葛亮扇着扇子望着远走的兄弟二人,无声的笑了笑。

  “军师在笑什么?”

  “无他,几年未见,这两孩子的性子还真是没怎么变。”

  刘备摇摇头道:“自然变了,安国变的愈加稳重了,在稍加雕琢便是一枚璞玉,恭喜军师有如此佳婿啊!”

  “这孩子打小就稳重。”诸葛亮摸着胡须表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那军师今日观关索呢?”刘备探寻的问道。

  “愈发圆滑了,以前这小子不喜欢做的事,怎么劝都不行,如今也被云长等人矫正过来了,至少不在那么混蛋了。”

  “哈哈哈!”

  二人说完之后开怀大笑起来,对于关索出任县令一事颇有几分期待。

  关索出了府衙的门,打了数个喷嚏,丫的,这成都的天怎么还这么冷。

  一行人来到早就准备的关府,关兴先是说了一番规矩,整的仆人连声应答,接着又赏赐了众人,立马感念二爷真不错,吧啦吧啦的。

  挥手让人散开之后,关兴示意关索跟他来,兄弟二人又在屋子里嘀嘀咕咕了一阵,这才各回各屋歇息。

  对于当成都县令之事,关索觉得蹊跷,便让留赞朱明出去打探一番,自己倒是与自家娘子在成都好好游历了一番,尤其是到了都江堰,又拜了二王庙,雕像颇有西汉时期的风格,粗旷异常。

  “你出游怎么没带着你那把折扇?”

  “大冬天的带扇子太骚包了,显得傻不拉几的,我可不跟诸葛军师一样,大冬天也拿着那把鹅毛扇扇个不停,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火!”关索笑呵呵的牵住赵敏的手道:“在说了,我现在手可忙不过来,哪有拿扇子的空闲。”

  饶是赵敏平时胆大,也隔不住关索在大庭广众之下牵她的手,脸上顿时起了两坨酥红,想要挣脱也没挣脱开,小心翼翼的看向别处,身子紧紧的靠近关索,省的别人发觉。

  二王庙香火极其鼎盛,至少李冰这对父子,可是让蜀中人民感谢了近两千年,要不是李冰治水,岷江水还在肆虐沿岸百姓,哪来的天府之国!

  “你方才看着雕像发什么呆呢?”赵敏在关索身旁踩着石子头也不回的道。

  关索笑了笑:“自然是感念人的伟大,这种干实事的人,才值得百姓千百年传颂,值得纪念。”

  “自李冰父子治水后,蜀地旱则引水浸润,雨泽堵塞水门,故水旱从人,不知饥饿,则无荒年,谓之天府之国。”赵敏笑嘻嘻的道:“怎么,你也想修水利?”

  “开玩笑,人家珠玉在前,我掺和什么热闹!”关索走出庙门,就这种工程质量,在后世地震可都抗住了,用的着自己来操心,加固之事,自然有懂的人去做,真以为自己这个后世来的灵魂什么的都会?

  就比如,你会认为我举个栗子,是的,我就要举个栗子,关索把栗子抛入嘴中,随意的嚼了嚼,吐出皮来。

  谁天天会记着水泥是如何制成的?

  火药的配方是什么?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没有配方,造出来的火药顶多冒个白烟,闻着臭鸡蛋的味道,什么威力都没有,没吓到别人,倒是把自己吓了一跳。

  会做菜那就属于超级加成技能了。

  “至此良辰美景,我想赋诗一首。”关索很没形象的双手剥着栗子。

  噗!

  “你还要赋诗,莫不是又要拿你那白胡子老师傅来糊弄人吧!”赵敏清了清嗓子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行啊,你倒是记得挺清楚,你是不是暗恋我?”关索促狭的道。

  “且!”赵敏白了关索一眼道:“少臭美了,那是你这个老师傅赋词赋的好,一听就容易让人记住。”

  那是,苏轼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出口成章,那诗词做的张口就来,跟平常吃饭没什么两样,而且质量还高,从小学生到高中生这个阶段没少受到他的荼毒,都要背吐了,哦,不对,是文学熏陶。

  “你说,是不是因为周婉儿,你才去祭拜周瑜的?”

  瞧着赵敏审视的目光,关索笑了笑道:“怎么可能,我当时是羡慕周大都督的英姿,可惜英年早逝了,忍不住叹息,他可谓是改变了历史进程的男人,能不让人佩服吗?”

  见赵敏点点头,关索轻轻的撞了一下自家夫人的肩膀笑道:“虽然我忘记周婉儿的模样,但我猜是不是周婉儿生的极其美丽,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这是肯定的,周瑜乃是江东第一美男子,人称美周郎,他媳妇小乔更是长的貌美如花,这就是江东颜值的代表,简直就是郎才女貌,这种基因一结合,那后代肯定也是生的倾。”

  关索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为毛要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夸别的女人长的好看呢,这事放后世轻则跪搓衣板键盘等物,重则陷入言语攻击,她好跟她过去,别上我的床,诸如此类等等。

  “嗯哼,那个,他们跟咱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还是给你念首诗。”关索尴尬的道。

  “念什么诗啊,既然周婉儿被你夸的如此漂亮,美貌不可方物,你怎么不娶她去?”赵敏扭过头不搭理关索。

  关索暗暗叹气,自己方才说什么大实话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