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31章 陷马坑

第31章 陷马坑


  关索眼角一挑,强迫自己没有转头,就算回头看了也看不着状况。

  北门是雷铜守卫,据自己所知,雷铜也算是蜀中名将,被三叔指派给自己,有他守着,应该没啥问题,再说了城内还有自己的布置,更何况又没有发信号。

  如今自己可不是一个人,身后眼前有无数人在盯着你,将乃兵之胆也!

  关索默念了几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色尽量要做到风轻云淡,即使曹军他们看不到自己细微的表情,也不能让他们看出此时城内外强中干的事实。

  暗自鼓舞了自己一阵,关索冷静下来,也许只是曹军的佯攻,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没有进攻,下辩城周围一里密密麻麻的陷马坑可不是闹着玩的,除非曹洪舍得那让骑兵下马,当步兵用,要不然就等待步卒来。

  拖延时间,自己正希望多拖延点时间呢。

  曹洪听到喊杀声心头大振,一直在盯着关索,妄图看出他有一丝慌乱的动作,可是关索连动都没动,就那么自信的一直盯着曹洪这里看。

  搞的曹洪心里也范嘀咕,莫不是这小子在城内真的有什么依仗。

  “曹洪老儿,你说出方才那个消息,莫不是想要吸引我的注意?好趁机声东击西?哈哈。”关索举着木质喇叭嘲讽道:“如此拙劣的计谋,安敢在此猖狂,我料定他们肯定进城去。”

  “岂有此理!黄口小儿,安敢小觑于某。”曹洪捏紧拳头暗骂了一句。

  可是此时又有些无可奈何,虎豹骑绝对不是当做步兵用的。

  曹洪此时反倒是不急切了,身后的一千虎豹骑便是依仗,自己进不去,关索出不来,待到步卒跟上,该头疼的是他了。

  可是关索的依仗是什么的?

  怎么这么有恃无恐!

  百姓传言城中妖龙出现?

  曹洪对于此种说法嗤之以鼻,什么妖龙不妖龙的,要真有这东西,刘协早就该想辙了,而不是整日战战兢兢的活在大哥的阴影之下。

  在说了,凭什么妖龙出现,就得帮助关索?

  笑话!

  就算有妖龙,妖龙还能识人不成?

  只是不远处血淋淋的尸体,招来嗡嗡的苍蝇,让曹洪无论如何都开怀不起来。

  死亡或则濒临死亡的有上千士卒呢,本想快速奔袭,打关索个措手不及,结果己方兵力反倒受损。

  曹真如此在三个方向分别闹了一次之后,并不见有敌军从城头上冒出,又或是自己没有瞧见。

  不过预先派一个人减慢马速上前查探一番,似乎发现了方才东门,那些骑兵是如何没有绊马索倒下的。

  三面城门附近,皆是如此,一个个小坑,如果仔细瞧,差不多有马蹄大小。

  曹真打马回归本阵,向曹洪告知了这一消息,想必数年前在黑暗中,那百名虎豹骑就是被这种小坑给折损在关索手里了。

  曹真更是表达了对这简单有效的小土坑的忧愁,曹军骑兵天下无人能敌,可是如今出了这种小坑坑的玩意,很容易马失前蹄,自乱阵脚,不久前也证实了这一个个小土坑的时效性。

  这种方法数年前就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可惜竟然无人意识到,如今再次吃了一次亏,才终于注意到,这是不是关索那个小子专门想出来对付我军骑兵的?

  “关索小儿,你以为挖几个小坑,就能阻止我进城砍下你的脑袋吗?”

  “小爷我挖了数万个坑,有本事别哔哔,过来打我啊!小爷等着你。”

  “无耻小儿!”

  “缩头乌龟!”

  曹洪愤愤的骂了几句,见关索没有回应,便闭上了嘴巴,此时风向已经变了,沙子往他嘴里灌了。

  关索拨转马头,进入城内,万一对面隐藏着力能开三石弓的高手,风向还对他有利,万一给自己来个狙杀那岂不是亏了一波。

  虽被关羽经过四年惨无人道的训练,但关索对于自己亲手上阵砍人,还是有些发憷,最为关键的是以命搏杀的机会太少,或者是自己根本就没有遇到过呢。

  好吧,其实是关索懒得在跟曹洪哔哔了,吃沙子不说,还容易眯眼睛。

  “关索小儿勿走!”曹洪大吼道。

  “我在城内等你,有本事尽管来攻!”关索头也不回的吼道。

  城门缓缓的关闭,彻底的挡住了曹洪叔侄的视线。

  曹洪气的把大刀直接插进土里,呸了一口,骂了几句黄口小儿这才住口。

  “将军,还是派士卒先行把小坑用土垫上吧,省的在一时不察折损骑兵。”曹真叹口气道:“以后我军骑兵便不能来去自如了。”

  曹洪此时也没了谈性。

  毕竟自以为豪的骑兵有了克制之法,横扫天下的兵种,如今确遇到了克星,稍稍能让人宽慰点的就是,这个坑挖的简单,但也需要时间。

  曹洪还是派零散的人去挖坑,或是先去救治还能救治的人。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也没见到城中有箭射来,又一个百人队开始上前救治伤者,收敛尸体,嫩绿的草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不少的嚎叫的伤员,现如今能嚎叫的伤员多是伤的不轻的。

  那些面色苍白的伤员血已经流的不少,早就没有力气叫唤了,随军医匠早就忙的满头大汗了。

  曹洪翻身下马查看了伤员的伤势,幸运的人中了两三箭还在挣扎活命,不幸的人中一箭就死了。

  除了被射伤的,还有摔断了腿,倒是被压在身上的战马救了一命。

  关索坐在城墙垛子旁往外瞧,还好没全射死,有些伤兵也好,至少能分出曹军一部分兵力照顾伤病员。

  也可以给后来的曹军步卒一个震撼的开场,动摇他们的士气!

  虽说慈不掌兵,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在战场上将军说一不二,说让士卒送死就送死,可是到了场下,该装孙子也得装孙子。

  吴起一代名将,不照样跟士卒同吃同住,长蛆了还下嘴给人家嘬脓血去,那不照样干。

  只不过需求不同罢了,并不是吴起他多爱兵如子,将军获取士卒的认同感,那是让你上战场真的拼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