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102章 解忧兵出

第102章 解忧兵出


  阿斗吭哧了半天之后,才悠悠的说道:“诸葛师父,说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为何会如此这般?”

  “哼,我就知道,这里有诸葛亮的影子,阿斗,你回去告诉诸葛军师,他想成为一个天天为国家工作,顾不上休息的人可以,但他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这样做,这不公平!

  谁都有自己的生活,我就是一个小人物,顶天了当个大将军,这就是我的目标,要是让我累的跟条狗一样,对不起,小爷不伺候!”

  “你就这么原话告诉他!”关索瞪眼道:“想欺负我,哪天我找我师父去,好好说道说道他。”

  阿斗哭笑不得的道:“小弟一定原话告知诸葛师父。”

  “嗯,行了,跟你说这么多,你要记住!”关索重新躺下。

  阿斗站起身来给关索隆重的行了一礼,然后面带笑意,转身出去了。

  瞧见阿斗掩门而去,关索撇撇嘴,哼,小样,跟我玩,你还嫩点!

  就你什么性子,小爷我能不了解了解吗?

  诸葛亮鞠躬尽瘁,生生累死了,你还不是嫌弃他严厉的教育你,要怎么怎做一个明君,结果呢,你在他死后多少年才因为众人的接连请求之下,才不情愿的给建了庙供奉。

  在一个,小爷我虽然佩服淮阴侯韩信,但我不想跟他一样的下场!

  能给你出点主意就算是够意思的了,还要让我搭进去我的生活,简直做梦。

  江陵城中,一个丑陋的人,正呲着一嘴歪牙,瞧着书信,不知道写的如何,反正脸上流露出不可描述的神情。

  “士元,汉中可传来消息?”关羽风风火火的闯进大堂。

  庞统捏着胡须,笑道:“君侯且看,镇国,这小子才来的信,啧啧,脸皮越发厚了,把自己一通夸!”

  关索闻言耸动了一下眉毛,接过来快速的浏览一番,然后哈哈大笑。

  “镇国,太不小心了,一路上都没什么事,最后最后还受伤了,结果错过了庆功宴!”关羽眼角带笑的把书信叠好,重新压在案牍之上,一会与自家夫人说些儿子打仗如何如何英勇,受伤的事就不提了,战场之上,哪有不受伤的。

  “不过这样一来也好,也让他长长记性,省的顺风顺水惯了,以后生出骄傲自大之心,避免摔得太惨!”

  关羽摸着长长的胡须道:“还是庞军师说的有理!这小子可不是轻易把人放在眼里,长长教训也好!”

  庞统捏着胡须没言语,可不是吗?

  眼前都坐着一位呢,天下能进入君侯眼里的能有几人?

  有其父必有其子!

  您这无形之中的影响真特娘的大!

  “庞军师,你觉得汉中还需要多久能打下来?用不用我等策应一二?”关羽淡淡的道。

  庞统捏着胡须想了一会,摇摇头道:“曹操未出兵,重兵陈列中原,孙权态度模棱两可,荆州宜稳,还是等待汉中之战有新的进展在做决定!”

  “如此也好,那我等在观望观望!”

  庞统点点头,告退之后,回到住处,掏出关索单独寄给自己的信,慢慢展开,过了许久,才提起笔来。

  关索也是双手背后,喜滋滋的出了门,宛如一个自家孩子考了全校第一的‘恶心’模样。

  瞧见长子关平,正在逗弄儿子,于是恢复威严,关羽淡淡的道:“平儿啊,瞧见你娘了吗?”

  建业城中,孙权才看完细作的汇报,暗叹不管刘备是不是把功劳安在张飞马超的头上,对于关索那个小子,自己印象不可能不深刻。

  关键是被生薅的那把胡子确实疼啊,想让人记不住都难,有时候一想起来,自己脖子就一紧。

  鲁肃围着毯子,看完了细作的信件,咳嗽了几声,这才开口道:“不管刘备如何掩饰事情的真相,此事必是关索那小子的手笔,要是马超有此智谋,焉能被曹操碾的如丧家之犬,数次大败!至于张飞,只是偶尔能冒出急智罢了!这绝对不是他的手笔。”

  说完这段连续的话之后,鲁肃又是咳嗦数声。

  孙权连忙召集大夫给鲁肃把脉,让他歇着,等到鲁肃缓过来之后,孙权又问道:“子敬,我们要如何抉择?”

  鲁肃稳住身形道:“曹操最强,自然要连刘抗曹,若刘备变强,则是连曹抗刘,此乃我东吴的生存之道。”

  “那我们怎么把我这个度呢?”

  鲁肃用手帕捂住嘴角,用力的咳嗽了几声之后,沉声道:“看荆州动作,关羽秣马厉兵多年,定然不会安分守土!”

  孙权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特娘的刘备这两兄弟根本就不适合防守,一点都不安分,总想着搞事情!

  如今两家厮杀的胶着,且杀去吧!

  “伯言,我让你收编的山越组成的士卒如何了?”

  陆逊拱手道:“主公,已经训练完毕,还请主公赐名!”

  孙权敲了敲桌面,缓缓道:“就叫解忧兵吧!”

  许昌城内,处理完政事的曹操才刚刚睡下不久,一封急报便快马加鞭,从汉中传来回来。

  许褚接过急报,确认了密封是否完好,然后站在屋外,轻轻的敲门!

  “魏王是否睡下?”

  对于魏王说他好梦中杀人,许褚深以为然,毕竟丞相,哦,不对,是魏王那么厉害,在梦中杀人根本就不算个啥!

  曹操猛的睁开眼睛,淡淡的道:“何事?”

  许褚隔着门拱手道:“魏王,汉中连夜发来急报!”

  曹操踹开薄毯子,没一会,屋子里的油灯便亮了,让许褚进来。

  许褚躬身把急报放在曹操桌子上,然后像个标枪一样,站在一旁。

  有些花白的脑袋慢慢靠近油灯,人老了,眼睛总是看的不太真切,依旧在身旁站岗的许褚,头上也是有了些许白丝。

  曹操慢慢的看完信,之后放在矮桌上,扶着额头。

  “魏王,是否需要叫大夫过来?”许褚瓮声瓮气的道。

  曹操摆摆手,慢慢抬起脑袋,叹息道:“没想到,如今竟然成长为这般人物!云长,你倒是有个好儿子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