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210章机智阚泽

第210章机智阚泽


  曹老板身后的披风,被大风吹的飞起,曹操站在车驾上,紧闭嘴巴,瞧着宛城之上站起来的土人,无声的笑了笑。

  关索不在宛城之中,宛城攻破不攻破已经没啥子区别了,子文率军去追击关索,说要生擒关索,曹操对此抱的希望不大。

  自家小子勇武是勇武,可惜鬼主意转不过关索。

  曹老板此时掰掰手指头一数,虽然自己儿子挺多,但除了长子曹昂允文允武,可惜死在宛城,其余子嗣聪明是聪明,但还是无法与关索相比。

  丕儿善于政治,也颇有文采,可惜武艺不行,植儿才高八斗,可惜性子洒脱,政治上没有城府。

  至于战事上的决断,皆不如关索。

  刘备嫉妒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曾嫉妒刘备呢!

  想当年,刘备未曾立下寸功,在天下闯出名头之前,身边便有两位结义兄弟,曹操一直想要拉拢,可惜云长当年挂印封金,千里走单骑,离自己而去,曹操对此深深遗憾。

  现如今,三方势力的二代之中,关索犹如异军崛起,闪耀着光芒,遮盖了周围星星发出的光芒。

  他刘备何德何能,不过一织席贩履之徒,就凭着冒充汉室宗亲,竟有关氏父子尽心辅佐?

  孤王差在哪里了?

  只能说大汉朝的牌子太硬,硬到名耀千古,硬到后世子孙皆称汉人!

  硬到关羽虽然感恩曹操的所作所为,但依旧跑去寻刘备,毕竟当初许田打猎,曹老板毫不客气的接受士卒欢呼,就已经注定了,他不在是当初一心想要匡扶汉室的那个美男子了。

  至于关索选择阵营,那没办法,属于转生,自己的身份摆在这里呢,为了将来打算,自然要避免关家身死族灭,死在庞德之子庞会手中,而且关索也有一颗不安分的心,既然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为毛不稍微撬动一下历史的车轮呢。

  关索手搭凉棚望着远处的车驾,站在上面的人应该是曹操无疑,这个岁数了,还有心情在站在高处吹吹风,真不怕中风了。

  对于城外的曹军,现在关索真的无力招惹,甚至连嘲讽技能都放不出来,只能站在宛城上,混在人群里,偷偷的观察着城外曹军动静。

  自己坚守这么长时间,自然也希望关羽能击败徐晃,北上支援自己,自己也有守下去的希望。

  如今宛城百姓都活在曹老板屠刀的恐惧之下,心生绝望,竟然有人自杀,这事让关索非常恼火。

  虽说没有料到曹老板会率领十万大军围城,但就这么无缘无故的结束自己的生命,怎么对得起死在城墙上的士兵。

  对于此事,关索只得让糜照去处理,尽力安抚城中百姓,宛城还没有攻破,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实在想不开,也得等着宛城被攻破,在死。

  现在大家还有希望,关索不希望最后的防线是由于内部打破的。

  否则,坚持战斗的这么些日子,这么多士卒的牺牲,就真的成了一个笑话。

  “报!”

  一骑从远处奔来,在离曹操五步之外停下,拱手道:“魏王,江东使者来了,百人将特命令小人快马加鞭向魏王禀报。”

  “江东使者?”曹操眯着眼,迎着风望向哨骑身后,淡淡的道:“何人为使?”

  “西曹掾阚泽。”

  “阚泽!”曹操点点头,此人在江东民间倒也有些名声。

  随即命人转回车驾,返回曹军大营。

  至于宛城也不急于攻破,吊着关羽,让他爱子心切,提心吊胆,毕竟人年岁大了,对于自己的后代可是非常看重,这点,曹操相信虽然自己比云长大了十来岁,但心是一样的。

  听听江东使者带来的话,看看孙权做好决定了没。

  江东使者的车驾由一支百人队护送着进入曹军大营,关索站在城墙上看的不真切,也没有看到什么特殊旗帜,自然认不出这是江东使者。

  不过能让曹操回到大营之中等待,必是有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发生,关索用湿布巾擦擦脸,邺城发生叛乱了吗?

  要不就是孙权派来人了?

  由结果推先前条件,关索知道此次战役曹老板与孙十万勾结在一起,合力干掉了关羽。

  除了这两种情况,关索还不知道有什么能让曹老板如此重视,毕竟三家博弈,如果其余两家勾结在一起,对付另外一家,那优势会大的多。

  也可以空出手来干许多的事。

  关索有种不好的预感,孙权派人来联系曹操了,虽说自己已经不止一次明里暗里提醒大家小心孙权这只狼,也在公安等地安排上了较为靠谱的习珍人。

  为了以防万一,更是把糜芳傅士仁拉到襄樊战场上,如今糜芳与自己一齐被困在宛城,傅士仁率人在新野驻守,也危害不到关羽的处境。

  关羽的后方还有庞统率军驻守,虽说兵力不多,但庞统可不是傅士仁糜芳之流,就算孙权派人偷袭,江陵城也不会被轻易攻破。

  现在危险的是自己这里,也好在曹操认为自己率领骑兵逃走,宛城成了鸡肋,瞧着城外的曹军重新装好斗子,升上高杆。准备再来一波。

  关索就觉得算来算去,努力的改变襄樊战场的趋势,结果现在关羽后方没有后顾之忧,但是把自己给装进笼子里了,就差曹老板挂上一把大锁了。

  剧本不应该是这样写的!

  哪有救人把自己搭进去的,关索才不觉得自己是圣母心态呢,只能告诉自己百密一疏,曹老板不按套路出牌。

  人家老狐狸的脉,自己还摸不准。

  “江东使者阚泽拜见魏王,我家主公让我代替他向魏王问好。”

  阚泽微微拱手,朗声道,嘴上说着漂亮话,但气势却是镇定异常,毫不示弱。

  曹操挑挑眉,也没叫阚泽坐下,只是斜着眼睛道:“你能代替你家主公?”

  “自是不能!”

  “那还说什么狗屁话。”曹操面色阴骘毫不客气的道。

  阚泽面色一紧,随即冷哼一声道:“某说了屁话,魏王也能听懂?在下十分佩服。”

  “哈哈。”曹操毫无征兆的大笑,露出没有门牙的黑呼呼的嘴,指了指阚泽,大笑着道:“来人,给江东使者赐座。”

  下马威,以势压人!

  被阚泽机智怼回去,曹操也不恼,反倒是哈哈一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阚泽这才颇为正式的拱拱手坐下。

  今日五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