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338章拖

  “魏延匹夫,安敢出城与某决一死战?”

  吕虔策马举刀在城下大吼。

  魏延持刀立在城墙之上,瞧着城下的曹军,当中一个吕字将旗。

  脑子有包!

  谁都知道,魏延不会出城,吕虔也知道,此举挑衅,不过是在打压魏延士卒的士气,主将连应战都不敢,底下的士卒怎么看,怎么想?

  魏延一举手,身后的弓箭手,立马射出一箭,堪堪钉在吕虔面前。

  “吕虔,你若敢踏进射程,我定然叫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魏延冷喝一声。

  “魏延匹夫,莫做那缩头乌龟,敢不敢与某出城一战?”

  吕虔策马扬刀喝道。

  “吕虔,勿要废话,要攻城便来,某等着你!”

  魏延说完便端坐在一旁,任由城下的吕虔叫骂。

  关索坐在曹老板的车驾上,耳朵里听着阵阵的马蹄声,眼前瞧着周遭的护卫,这特娘的能被马超杀的割须弃袍,这帮人的前辈是不是都死光了?

  可能曹操的护卫勇猛是勇猛,应该不够灵活,毕竟有许褚这么胖壮的人作为亲卫队长,选择手下也得向自己看齐,这样自己才能看着顺眼。

  “曹伯父,问个问题,为啥你们这些当主公的都喜欢着金甲,一点都不实用。”关索没话找话。

  主要是马车真的挺颠的,就这六匹马拉的还不如一匹马呢,力能往一处使,要不然干脆怂恿曹操把车夫给杀了吧,这特娘的是什么驾车技术?

  关索也搞不懂他们这种什么身份应该乘坐几匹马来拉车之类的规矩,太特娘的麻烦,应该是马越多,表示这个人的地位越高,要不然墓地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殉马坑。

  曹操年岁不小了,阅兵的时候站了那么半天也累了,更何况身上还穿着盔甲,随即也一屁股坐在垫子上,把倚天剑放在一旁,这才转头道:“威风!”

  就算曹操把倚天剑放在自己这边,关索也不敢心思,挟持曹操一点好处都没有,更何况不等自己拔剑出来,旁边的亲卫就该一斧子砍掉自己的脑袋了。

  “哦,看来是象征意义更大吧!也是,像曹丞相你这种级别的将领,很少有机会亲自上阵杀敌。”

  “黄巾起义时,追击吕布董卓时,孤王也曾亲临羽石,奋勇杀敌,可是后来,孤王帐下战将千员,用不着孤王亲冒羽石了。”曹操双手后仰,撑住身体,让自己坐的舒服一些。

  这才说道:“金甲金盔更是一种象征,哪个表现的好,你到时可以赏赐给他,御下之策,你小子还嫩点。”

  “我以后也尽量不亲临羽石,就在后方指挥!”

  “彰儿,上车!”曹操喊了一声。

  曹操也没理关索的话,不知道曹老板心里什么打算。

  “父亲。”

  曹彰行礼之后,这才跪坐在一旁。

  “腿好些了吗?”

  “恢复的差不多了。”曹彰面色紧绷。

  “行了,大兄弟,你脸色都不对了,死撑着做什么,跪坐一点都不舒服。”关索一语戳破曹彰的掩饰,腿伤明明美好,死撑个什么劲。

  你哥曹丕已经被确立为世子,你在怎么表现都没机会了。

  更何况你的生平志向是做个大将军,当皇帝的都是面相不正常的人,头上长角的,目生重瞳的,传言李渊有三个呢,孙权眼睛碧绿,胡须紫红,就你这个黄色的胡须实在是不够看的。

  顶多是身体里缺东西,不能合成黑色素造成的。

  “你以为小爷跟你一样仗着异人子弟的身份便不识规矩?”

  “异人子弟?”关索眨了眨眼睛道:“我师父庞统乃是庞德公门下,何为异人子弟,我承认我师傅长却是有点那啥,但只要我师娘不嫌弃就好了,与大家何干?就凭这一点,也不能被称作异人啊?”

  “哼,强词夺理!”曹彰瞧见自家老爹闭目养神,随即转移话题道:“异人子弟又如何,还不是被我俘了?”

  “呸,曹彰你快要点脸面,明明是张辽叔父把我射伤倒地,昏迷不醒的,那个时候,你连站都站不起来,还特娘的俘虏小爷?

  我要不要跟你聊聊,当初汉中之战,在数万人面前,小爷三招把你扫落马下,要不是小爷我手下留情,你还能坐在这里跟我吹牛逼?”

  “敢不敢下车与小爷我大战三百回合?”曹彰冷声道。

  “三百回合?”关索嗤笑一声道:“用不着三百回合,小爷三回合就干倒你了,为何还要接受手下败将的挑战?”

  “好汉不提当年勇!你敢不敢?别说我欺负你!”

  “去年的事,这么快就忘了?”关索掰掰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的道:“小爷为什么要应战?”

  “关老三,你等着。”曹彰恶狠狠的威胁道。

  关索无所谓的耸耸肩,曹彰现在也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腿被死马压住,差点折了,没有三个月根本就好不了。

  关索随着马车一颠一颠的着实难受,反观曹操倒是习以为常,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颇为宏伟的长安城出现在眼前,对于这座古城,大概东汉之后,历经魏晋南北朝五胡乱华之后,便会被大隋皇帝杨坚废弃,另择新址建设长安,命名大兴城,开启另一段盛世。

  吕虔的先锋大军一分为二,纷纷给曹操的车驾让路,并且高声呼喊魏王,敲击盾牌。

  一点攻城的意思都没有,连点家伙事都不带,纯粹是到城下挑衅,疲倦城上的守军而来。

  孙子曰:凡战者,以正和,以奇胜。

  就算曹老板现在实力足可以碾压魏延,也没有一丝大意的模样,反而先把手段给魏延用上。

  “魏将军,曹操来了!”邓芝指着那个正缓缓而来的六马车驾,旁边大批的护卫来回疾驰,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魏王一样。

  魏延手搭凉棚,望向远方。

  “曹操竟然敢用天子车驾,其心可诛。”孟达愤愤的道。

  邓芝摸着胡须道:“自己借着天子之名赏赐给自己,果然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作风,魏将军,曹操亲率大军而来,我等要如何自处?”

  “拖!”魏延斩钉截铁的道。微信搜索公众号:w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