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366章贾诩的试探

第366章贾诩的试探


  贾诩的反问直接把关索给弄懵了,手里不住的来回折腾着棋子。

  难不成贾诩只是想要找个可以养老的地方,毕竟由他手弄死了曹操的长子,就算曹操是枭雄,应该冷血,可毕竟是亲儿子,贾诩活的战战兢兢的,睡觉都得把自家门敞开,不结交各种权贵,又不是曹操的起家的旧部。

  贾诩的地位很尴尬,好在贾诩也不是等闲之辈,抱上了曹丕的大腿,要不是贾诩,世子之位还轮不到曹丕来做。

  自家儿子欣赏贾诩,可曹老板才不会买账的,但从贾诩的应对之中,便能看出贾诩是何等的恐慌。

  综合比较,放眼天下,贾诩是觉得曹老板这里更适合养老,保障家族的延续,至于司马懿是否有异心,只要不危害自己,贾诩才懒得管。

  “很震惊?”

  “不!”关索把黑棋子扔进棋盒笑道:“这才是我了解的贾诩,什么君臣之情,自己活的好才是真的好。”

  “哈,慎言,慎言,小心隔墙有耳!”贾诩一点也不恼怒,随即问道:“难不成你愿意替刘备去死?”

  “说什么胡话呢,咱俩是一类人,孔子曰: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而起孟子他老人家也说了。”

  “孟子说什么了?”

  “孟子说孔子说的对啊!”

  “哈哈哈!”

  贾诩大笑着指指关索。

  “既然如此,大家各取所需,我的本意叫贾诩先生来我帐篷,并不是要栽赃你,只是想要问问最近的消息,让我心里有一个谱!”

  “什么谱?”

  “如果曹丞相赢了,我想我能回家的概率太小了,得及早做些应对,如果曹丞相输了,那换俘之事才有的谈。”

  “你小子倒是实诚,不怕我是魏王派来试探你的?”

  “哈,我就当咱们两个是同道中人,我就这点要求,都是明面上的事,也没什么可瞒的。”

  “长安城岌岌可危,不出三天,必能攻破!”贾诩放下手中的棋子正式的说道。

  “你才到!”

  贾诩摆摆手,又重新抓了一把棋子,率先在棋盘中落子。

  也是,就算贾诩才到战场附近,可是作为曹老板的重要谋士之一,战场上的消息会没有人告诉他吗?

  就算贾诩是不点不亮的那种出谋划策,除了曹老板提问之外,一般不会主动提意见。

  贾诩说到这个份上了,在加上曹军天天攻打,伤兵送回大营如此之多,战事如此之紧迫,三天拿下长安也差不多了。

  看着曹军大营的伤亡就能估算出魏延的士卒伤亡,特娘的,还没有援军来吗?

  在这样下去,长安要完了!

  “该你了!”

  关索无所谓的摆上一颗棋子,想了一会,这才说道:“不玩了!”

  “这才输几把,也忒也意思了!”贾诩呵呵的笑道。

  “呸,要不是让着你,你能赢我?我师傅都没怎么赢过我!”

  “我就知道你小子藏拙呢!庞统什么时候能创造出这种小孩玩的玩意的来。”

  “魏猛,你来欺负欺负贾诩,我得看会书。”

  魏猛立马从看客转为对手,他知道关索肯定是要好好的梳理一下思路,要不然,就桌上那些竹简,他才懒得翻呢,不过也好,自己正好手痒,这个玩意,还是关索为了给凤儿解闷整出来的,自己可没少玩。

  关索靠在凭几上,手里拿着沉重的竹简,大脑放松。

  曹操想要拿下长安的决心可比宛城强太多了,就冲这日夜不休的攻城进度,可以窥见一二。

  “别想那么多,好好等着结果不好吗?”

  贾诩头也没抬,在棋盘上摆着子,魏猛这小子着实无礼,现赢不了自己,就开始专门堵,太恶心了。

  自己身在曹营,到了晚上不许出帐篷,也没人告知自己口令,想要搞点事情都不行,要是魏延弄险,截了曹军的粮道,这样拖下去才更有意义,否则人家兵强马壮,粮草充足,长安城被攻破是迟早的事。

  曹操在一狠,挥兵攻打汉中,汉中有没有多少士卒,那简直就是砧板上的肉,如此局面之后,马诸葛亮等人反被断了退路。

  耗费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曹老板绝不是打下长安就会收手的,总要讨回些利息,向天下人宣告,我曹操还是那个令你们仰望的曹操,不会任人宰割。

  “关索,话我也透给你了,什么时候去魏王那里替我‘美言’几句,咱们两个就算是两清了。”贾诩笑呵呵的道:“我还有一个小女儿待嫁阁中,二八年华,你要是回不了江陵,我就把女儿嫁给你,咱们两个一起做孤臣,岂不美哉?”

  “都特娘的什么毛病?动不动就嫁女儿,什么套路。”

  关索扔下竹简,盯着贾诩的侧面道:“真是人老心不早,贾先生那小女儿,不得是你老人家六十多岁才出生的,肾可真不错啊!”

  “老夫的肾水很足,这一点也可以问我的姬妾。”

  “卧槽,小爷我问的着吗?”

  本来关索想揶揄贾诩一句,莫不是隔壁老王的孩子,结果你跟我扯这个。

  果然男人的通病,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说自己在这方面不行。

  “行了,今日所言之事,就拜托小友了!”

  贾诩把棋子扔进棋盒,转身就走。

  “贾先生,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别讲了!”贾诩一挑帘走了出去。

  “我祝你孤独,并且长命百岁,且开门睡觉去吧!”

  华佗正仔细的从曹操头上拔出银针,能让华佗在自己身上扎针,已经是曹老板所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了。

  “魏王!”

  贾诩进门微微拱手。

  华佗把银针收好,拱手道:“魏王,针灸只是暂时的止住了魏王的头风病,治标不治本,新的治疗之法,老夫也正在研究,待到有了进展,在与魏王实施医治,魏王这段时间切不可太过劳累。”

  曹操把勒紧额头用的布巾解了下来,起身靠在凭几上,点点头,示意华佗可以出去了。

  “试探的如何了?”曹操微微睁开眼睛。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