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408章 打的火热

第408章 打的火热


  就算目前己方以多打少,周泰丝毫不担心,并不是所有的江东士卒都擅长水战,这些年,主公为了与曹刘两家相争,也培养了一批适合陆战的士卒,只不过与曹刘两家相比,战力还略有不足。

  自己本就是被派出驻守长沙郡等地的,守城自然用不上善于水战的士卒。

  周泰相信,只要自己拖住‘关平’的水军,主公自然会派出援军增援,在此之前,消耗一下荆州军士卒的锐气,在由善于水战的江东士卒猛攻,‘关平’焉能不败!

  周泰命令几艘斗舰靠上去,限制‘关平’座船的行动力,待在原地,看他还如何利用自身优势撞击己方战船。

  在进行跳帮,围攻‘关平’战船,擒贼先擒王,在援军来之前,自己不能被动防守,既然‘关平’如此不畏惧,敢在江面上横冲直撞,突出前部,那就先打他。

  关羽眯缝着眼瞧着战局,心里有一丝疑惑,难不成己方真的士气大振?

  亦或者江东水军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么多年的吹捧,已经让他们得意忘形,与自己交战怎么还处于下风了?

  就算自己现在船多点,人多点,又是遭遇战,可是江东水军不应该有如此差劲的表现啊!

  要是江东水军已经变得如此孱弱,那还有必要实施自己的计策吗?

  自己直接挥军攻打孙权大寨,逼死他啊!

  胆敢趁着自己与曹操交战,在背后捅了自己一刀,妄图吞并整个荆州,他孙权真是好大的胃口!

  就算平时自己对江东不假颜色,可是对于江东水军也是忌惮的很,要不然也不会沿江设置烽火台,用于预警!

  关羽虽说也是狂傲的性子,也喜欢放狠话,可也不是无脑冲的人,眼前的形式还是有些微妙,且先杀退拦截的江东战船,在做打算。

  相比于关羽的疑心,周泰反倒是镇定自若,指挥士卒全力围攻‘关平’的座船,以攻代守,想要迫使杀入本阵的敌军战船后撤回援。

  关羽面对围攻自己座船的几艘斗舰也不大在意,命令周仓前去指挥,自己则是望着廖化杀入敌军座船的旁边,准备跳帮一战。

  关羽座船上的士卒那可是传说中的五百校刀手,当年关索入川时分给幼子十人,如今在宛城之战全部战死;分给关平百人,之后又分给关兴五十人,平叛南中之后也不晓得回来没呢,这么多年过去,关羽手中的五百校刀手也算是补充完整。

  先是一片箭雨覆盖,这些校刀手齐力勾住江东水军的斗舰,然后跳入敌军战船,来了个反冲锋,经这么一冲锋,关羽座船上反倒是一点战事全无。

  关字大旗猎猎作响,关羽站在高处俯瞰着整个战场,透过混乱的战场,江东的援军来了,战船扯着风帆,快速的赶往这里,不出十几个呼吸,就会加入战局。

  关羽摸着长髯,单手扶着船帮,心里在盘算自己的处境。

  “将军,援军来了!”

  士卒大声吼道。

  周泰向廖化劈出一刀,逼退廖化之后,后退几步,瞧了一眼正在飞速赶来的己方战船,哈哈大笑一声,便立即冲向廖化。

  郝普则是尽心尽力的指挥旗兵,发布命令,见到后面援军到来,则是立马让人把船队散开,给后面的援军创造一波撞船的机会。

  廖化借着机会也是望了一眼,知晓是江东的援军来了,也不在意,来的越多越好。

  周泰大吼道:“兄弟们,援军以来,誓要活捉关平!”

  正在交战的江东士卒喔喔的欢呼了两声,也越发的卖力起来。

  本来他们接到的任务是驻守长沙诸郡,却没想到,出营才没有多久,便遭遇了荆州大规模的战船,在加之出发时,自家水寨外又有张飞在外面骂战,如此想来,怕不是荆州开始大反攻了,故而江东士卒战心不足,阵线被荆州军冲破。

  现在己方援军来了,不再是被动挨打,心里又鼓起了劲,誓要立下功勋。

  廖化磕飞周泰的大刀,后撤几步,面色有些不自然,原来周泰他们以为座船上的是少将军关平。

  自家君侯凭风而立,身后几名护卫,不住的打量周围,妄图将一切危险扑灭。

  君侯站在楼船之上,望着整个战场,估计也知晓了江东援军来了,可惜并没有鸣金,依旧是先前进攻的命令,也是,看来这点人来了,并不能让君侯下定决心,想到这里,廖化则是聚集身旁的士卒,组成小小的锋矢阵,一同向周泰杀去。

  “哼,垂死挣扎罢了!”

  周泰冷着脸,更是大吼一声,身先士卒直取廖化。

  江东营寨,徐盛立在牙门之上,指挥着麾下士卒全力攒射箭矢。

  张飞见己方士卒大规模上船,更是肆无忌惮的三面围攻,持盾士卒相互依靠,缓慢向己方大寨前进,但凡有箭矢透过漏洞射中盾牌后面的荆州军,立马有人捡起盾牌补上漏洞,继续前进。

  徐盛不晓得张飞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就算他的盾兵靠近营寨,那也无法攻破,营寨里面的士卒早就把枪矛备好,透过营寨,等待着荆州军靠近。

  喝喝!

  霍戈举着盾牌跟着队伍一同前进,力求火油罐子被扔进去之后,能够被火箭覆盖,从而引起骚乱。

  整个江东营寨扎的硕大无比,万余士卒守卫三面足以,张飞想要派兵从水面攻入营寨,不现实,如果关羽没来,江面上全是江东的战船,就算是本地民船也被收归了。

  “十丈!”

  习珍大吼道。

  荆州军士卒迈着沉稳的步子依旧在挺近。

  “八丈!”

  隐藏在队伍之中的武陵郡蛮族士兵,开始做好准备。

  “五丈!”

  习珍喊完之后,瞬间把手中的火油罐子扔进江东营寨。

  此举犹如一个信号一般。

  霎时,遮天的盾牌散开,露出后面的士卒,蛮族士卒抡起长臂,力求把火油罐子扔进吴军营寨。

  这一刻,宛如天女散花。

  这一刻,失去盾牌的保护,许多士卒暴露在箭雨之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