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豆腐大将军 > 第81章英雄迟暮

第81章英雄迟暮


  对于张飞的自我感觉良好,丝毫不晓得方才是被他两哥哥拿话给灌倒了,关索觉得没必要拆穿,只是给张飞倒了一大陶碗酒,与他对饮一杯。

  然后张飞哐机一声磕在圆桌上,瞪大眼睛,开始睡觉。

  关索打了个酒嗝,这不挺好的!

  不带吹牛逼的说,自己把这老哥三全都给‘灌倒了’,毕竟这酒桌上就有我这么一个清醒的人了。

  等张飞彻底传出呼噜声,关索还没洋洋得意一会,刘关二兄弟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继续喝酒。

  关索嘴角止不住的抽抽,这‘塑料兄弟情’,合伙欺负他弟?

  都特娘的是戏精上身!

  “方才眯了一会,感觉好多了,这酒太烈,年岁大了,还是喝一些温和的酒罢了。”刘备摸着胡须笑道。

  “大哥所言极是。”关羽也笑呵呵的侧头道:“镇国,拿一坛温酒来。”

  “哦!”

  关索目瞪口呆的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向一旁。

  “镇国聪慧是聪慧,可惜还是被咱们两兄弟给骗了。”刘备嘿嘿笑着。

  “这小子一向喜欢看好戏,不嫌弃把事情闹大,今日我们兄弟三人要是全都倒在这酒桌上,他以后定会吹嘘他把咱们兄弟三人全部灌倒。”

  关羽摸着花白的长髯分析道。

  “嗯,以这小子的性子,确实干的出来。”

  “大哥,既然酒量尚好,且去别桌走走,否则他们也不敢冒然上前打扰我们,毕竟大哥现在已经是天子了,手下重臣一大把,万不可寒了他们的心。”

  “也好!”

  刘备也不矫情,关羽的话在理,起身往其余文臣武将的桌上走去。

  关羽瞧着瞪眼睡觉的三弟,不禁哑然一笑,这毛病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关索掕着一小罐子酒,坐在圆桌一侧,瞧见刘备已经走了,随即大大咧咧的坐下。

  “走了,大概不回来吧!”

  “嗯,大哥身为天子,现在手下并不止我们兄弟二人,一大把文臣武将需要笼络,更何况先与我兄弟二人单独吃喝,以示恩宠,怎可一直待在此桌之上。否则大哥要把翼德灌倒,缘何某要砸一旁配合?”

  关索嘴角在次抽抽,今天这事实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果然老话说的没错,出了一些混蛋老了依旧是混到,其余人大多都活成了人精,在这个时代里,还真不容易引发老年痴呆。

  关索叹了口气,瞧了一眼睁大眼睛睡觉的张飞,开口道:“那我们明日便起身返回荆州?”

  “自然!”关羽摸着花白的长髯道:“大哥初登天子之位,我自要回去镇守荆州,离开这么长时间,万一曹魏与孙权来攻,我等不坐镇,无人指挥,荆州岂不会落入他人之手?”

  “大哥镇守襄阳城,应该出不了什么差错!更何况曹丕孙权短时间内是没有机会领兵来攻,父亲上次已经把他们打怕了,故而不回轻易来捋父亲的虎须。”

  关索伏在桌上,小声道:“还是晚几天在走吧,三叔今天没与你们喝痛快,好不容聚在一起,以后你们哥三可不长见面,毕竟年岁大了,还是少留遗憾。

  还有我觉得父亲应该给大哥一次机会,毕竟他以后是关家的掌舵人,我没大哥沉稳,做事比较激进,不太适合当一个掌门人。”

  关羽闻言闭上眼睛,还是点点头。

  自己的三个儿子都不赖,可是三子关索光芒太盛,遮住了其余儿子的光芒,镇国对自己的看法挺准,这小子要是沉稳一些,关家靠着他自然可保无虞。

  可幼子身患奇症,连张仲景华佗神医都束手无策,确实不是一个合适的掌舵人,更何况是幼子,有他在旁提醒辅助定国,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关羽独自饮酒,是自己老了吗?

  竟然会不忍分别?

  “镇国,莫不是为父老了?”关羽单手扶着自己的长髯,笑了笑:“胡须都发白了,头上的青丝也大部分变成白发了!”

  “父亲太过操劳了!”关索给关羽斟酒:“无需如此劳累,要不然哪有这般年纪,头发就已经变白的了!”

  “为父身为武将,受皇命所托,镇守一方,乃是职责所在。”关羽这话说的是慷慨激昂,过了一会,低声说道:“镇国,为父近来感觉受伤的臂膀总是使不上力,夜里时常惊醒!”

  英雄迟暮!

  关羽是人不是神,英雄年岁已高,能力连带心境已经不复当年。

  “父亲是英雄也是人!”关索尽量语气平静道:“老话说英雄也要吃饭,也要睡觉,自然也要交合!年岁大了,就不要如此劳累,些许小事就交给儿孙们去做。

  嗯,方才我就说过比敌人活的时间长也算是一种胜利,怎么跟您比喻呢,你呢,纵横天下三十余载,威震华夏,您的名字早已经成为一种无形的威慑性武器,只要站在我们背后,那就能让敌人犯嘀咕,您的英名可是经过三十余载的洗礼与认可。”

  关羽摸着花白的胡须淡然一笑道:“箭悬于弓,引而不发!”

  “父亲所言极是。”

  关索笑呵呵的拍了个马屁。

  人年岁大了,难免会想的多。

  这个时候自然需要别人去开导一番,有的能自己想明白比如刘备之类的,有的人自己毫不在乎,老了就老呗,俺照样敢在当阳桥上一声吼,比如张飞。

  有的人就需要别人给予他肯定,疏导疏导,关羽就是如此。

  三人是三个性格,面对自己年岁大了,看待问题自然不同。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关羽摸着长髯笑道:“你在笑你老子英雄迟暮?”

  “这首词听着多提气啊!”关索笑呵呵的道:“您老人家就坐镇后方,为我们保驾护航,您戎马一生,英名传遍天下,已经威震华夏了,怎么着也得给小辈们一些驰骋沙场建功立业的机会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