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4章 你全家都赢了

第4章 你全家都赢了


  请收藏【】,更新快、无错漏。\|经\|典\|小\|说\|j|d|x|s|n|e|t|

  李杰的车是一辆从二手车市场里淘来的老旧的路虎越野车,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产品,看起来不但很旧,还很破,满身都是补的原子灰。但那其实只是表象,车子本身还是非常皮实的,过去的车主没怎么用,发动机还精神着呢。内饰也很粗糙,不过空调还是好的,这个夏天室外温度最高达到了42度,要是没有冷气的话,他们都不用游泳,直接桑拿了。

  “你真相信那个神经失常的老家伙啊?”刚一上路,林野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什么老家伙?”李杰的回答不管对林野还是米诺来说都是意料之中的,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南郊水库拍电影的事,没事他才不会横跨整个城市跑到南郊水库去游泳呢,根据他得到的可靠消息,那地方今天要拍场电影,其中就有他迷恋的棒子女星金荷熙的泳装戏。

  林野不止一次的告诫李杰说那些棒子的女星都是整容整出来的,可李杰的回答是,管他呢,总比tvb那些女星好看就是。林野又把事情的严重性上升到国家民族大义上来,指出李杰哈韩是相当可耻的,而李杰也更加理直气壮的说,他绝对不是哈韩,但是如果他能把棒子的所谓国民偶像泡到手的话,那也是最大的爱国。

  林野和米诺都知道,李杰显然已经把那个教授徐空给忘了。

  林野不死心的问:“你不是相信世界末日你买那么多吃的东西干什么?你开店啊?”

  “什么吃的?”李杰的反问有种让林野暴走的冲动,如果不是李杰手里掌握着方向盘而且他的车速相当快的话,林野真不敢保证自己不做出点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但是李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说:“你说那些吃的?那是超市的老板娘输给我的。”

  米诺看了看林野,用眼神说,看吧,你死也想不到他下一秒会跟你说什么。

  林野只能问:“你什么时候和超市的老板娘也有一腿了?”

  李杰很无辜的说:“难道说我经常跟超市的老板娘打麻将也要告诉你吗?就她那智商和我打麻将有什么机会啊你说?她输急了真有卖底裤的冲动了,还好我义正言辞的告诉她我是个很正经的人,最后我同意她拿超市的食物来抵债。”

  林野很服气的说:“你赢了,你全家都赢了。我还以为你被那个神经病教授忽悠了,想收藏食物迎接世界末日呢。”

  李杰哈哈大笑,说:“世界末日?你扯什么呢你!电影看多了吧?对了,你说的那个教授,我没有觉得他有精神病啊,清醒着呢,心理分析的理论比我那是强多了。他好像还留下了一把枪是吧?查出怎么弄来的吗?”

  林野没好气的说:“没有,我也不想去查了,麻烦是从你这里来的,你自己去跟刑警队的物件们交代吧!”

  李杰沉默了一下,然后很有信心的说:“你不会这么对我的。对了米诺,我给你买了泳装,比基尼哦。”

  “谢谢。”米诺咬牙切齿的说:“我不需要!”

  “怕什么呢。”李杰好死不死的说:“你的身材那么棒,d罩杯啊,不穿比基尼可惜了呀,特别是屁股,那么翘……喂你干什么,我在开车啊!”

  公路上,那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老爷车剧烈的晃动了几下,以“s”形路线往前飘了好一阵,引来了路上一片惊恐的喇叭声。

  那一天,他们本来是不会去朝阳区的,只是要去南郊水库,朝阳区是必经之路。

  朝阳区在光阴市的十三个主城区中位于最南端,北面被穿城而过的光阴河以一个半圆形包围着,河面很宽,最窄的地方也有两公里多,枯水期水位低落,水流平缓,而丰水期水流湍急,难以游渡;而在南面,则是一片陡峭的石山,市志记载过去那曾经是一片植被茂密,常有猛兽出没的山岭,但早在清末民初,那一带就因植被砍伐而日趋荒漠化,近几十年来,更是因为大量的开采石料,人为的造成了一片片的悬崖绝壁;朝阳区的东西两端水网交错,山势蔓延,几乎也呈封闭之势,整个朝阳区的地势较为低洼,除了南向的高速路口和北向的几座大桥,整个处于一种较为封闭的状态。

  时光倒退30年,朝阳区是整个城市最欣欣向荣,让人趋之若鹜的工业区,那时候的人们津津乐道于朝阳区宽阔的水泥路,鳞次栉比的厂房和林立的烟囱,那时候朝阳区甚至还有其他所有城区都没有的轨道交通,工业的光辉和提前进入现代化的口号共同振奋着这里所有人红彤彤的脸庞。人们唱着歌,在这个激情燃烧的岁月绽放着自己的生命和青春。

  然而,30年后,朝阳区却成了整个城市的伤疤。因为污染严重,植被缺乏,从飞机上看到的,是一片灰蒙蒙,毫无生机的区域;因为一个接一个的工厂倒闭,数以十万计的工人和他们的后代不得不另谋生路,但是除了原本引以为傲的技术再也没有其他的谋生手段,于是一部分人参与到了暴力犯罪、出卖灵魂和**的行列,又因为这一部分人,整个片区的人都和外界形成了剧烈的对立与隔阂,这里的人很难走出去,外来的人则更看重的是这里便宜的房租,混乱的秩序,使这一带成为各种非法交易的灰色地带,又由此产生了更为恶劣的循环。

  在整个城市,朝阳区有着一个连成活在这里的人都承认的代号,叫“十三区”。这个称谓原源自那部有名的法国电影,尽管连续几任市长上任之初都把改善朝阳区的生存状况写进了自己的就职演讲稿里,可是,市长换了一任又一任,“十三区”的脏乱差的名声更响了。近些年来,更盛传这里流行各种疾病,这些既是明知是抹黑的传言,也足以阻止外界的人进来的脚步。这个“十三区”并没有那部法国电影里那些有形的围墙,却有着一道看不见的围墙。

  那一天,他们本来是不会去朝阳区的,即使他们必须经过,也可以直接走高架桥,擦着朝阳区的边缘经过。不过,他们还没有上高架桥,就发现前面密密麻麻的堵满了车。眼看着疏通至少还要半天的时间,李杰直接逆行了一段路之后开车越过隔离花坛,下了高架,准备从朝阳区的街面上通过。

  “不是非要去那个什么南郊水库吧?”很显然,一听说李杰要从朝阳区经过,林野就有些迟疑了,传言虽然只是传言,不过身为警察,他也比普通的市民更清楚自己的同事关于朝阳区的治安案件堆积如山的抱怨。

  在整个光阴市警队,曾有这么一个半真半假的笑话,一个老警员对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菜鸟说:“你想成为一个挂满勋章,上《警务之窗》,接受部里首长接见的超级警察吗?如果想,你就申请调到朝阳区分局吧。你想变成一个半身不遂、耳目失聪而得到首长接见的残障人士或者通过追悼会上《警务之窗》的烈士吗?如果想,你就申请调到朝阳区分局吧。或者,你想成为一个腰缠万贯,左拥右抱,被反贪局随便一查都足以枪毙的巨贪吗?那么你也申请调到朝阳区吧,不过,你必须要买一辆防弹车,至少要有防弹背心防弹头盔和防弹内裤,不然你可能一出门就被黑枪打死了。”

  玩笑虽然只是玩笑,但林野这时候确实不希望李杰为了28岁的高龄还要去追星这种无聊的事情去验证玩笑的真实性。

  “朝阳区真的是传说中的十三区吗?”听到林野这么一说,再看到他脸上那种复杂的表情,米诺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别听他的。”李杰很鄙视的说:“作为一个警务人员,作为一个公务员,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对市民的侮辱!朝阳区怎么了,朝阳区还生活着上百万人呢。这里有新开发的楼盘,有几所大学,有很好的工业基础,有无限的希望,每年还有很多人到这里来生活和工作,虽然因为体制上的原因,这里有一些遗留问题,但我们要看到,朝阳区的明天是非常美好的。”

  林野巨汗了一下,嘟囔着说:“我怎么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呢?”

  米诺扑哧一笑,说:“我想起来了,今年年初赵市长上任的时候,第一个视察的就是朝阳区,这段话就是他在地质大学的演讲里的话。”

  林野也想起来了,说:“你连《市民关注》都看,品味真是与众不同啊。”

  “《市民关注》怎么啦?”李杰不以为然的说:“虽然一看就很假,但那个女主播,叫什么来着,对了,程茵默,不是你的初恋吗?”

  “初恋?”林野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

  而米诺透过车窗向外看去,她觉得林野那种紧张的样子实在有些夸张了——看起来,朝阳的房子是有些破旧,不过,街道也还是很宽敞和整洁的,行人和车辆来来往往,kfc和麦当劳这样的垃圾食品店一样的人满为患,沃尔玛、家乐福,没有什么和外面不一样的。比较特别的倒是这里的有轨电车,轨道架在半空,苏式设计的车站和车站门口手风琴演奏的雕像,看起来还有几分异域风情。

  “哦也!”李杰接了个电话,突然就兴奋的叫了起来。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