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9章 不许开门

第9章 不许开门


  请收藏【】,更新快、无错漏。【sogou,360,soso搜JDXS免费下载小说】

  就在这11个人各自烦躁的窃窃私语,还有的准备拉开门出去的时候,货库的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的,还有很多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听起来是很多人跑进来,把各种货架撞倒了。

  李杰一下子跳起来,其他的人也全把目光投向了李杰,一种莫名的恐惧让他们暂时抛开了各种疑惑,只剩下恐惧,无边、不可知的恐惧。

  紧跟着就传来了一阵噼噼啪啪的敲门声,还有一阵阵的尖叫、喊叫和惨叫。

  “开门!开开门!”

  “里面有人吗?快开开门啊!”

  “他妈的把门撞开!”

  “开门!开门!操你娘的,开门!”

  “这锁住了,赶紧换个地儿!”

  “救命啊,开门啊!”

  “有没有人啊,求求你开开门啊,救命啊!”

  货库的门被拍打,被推,被撞,被踢,发出一阵接一阵让李杰心惊肉跳的声音,李杰站着没动,李杰很清醒,他太知道这时候开门意味着什么了。这时一个超市员工走过去,似乎要开门的样子,李杰立刻条件反射一般的喊了一句:“不许开!”

  那个个头比李杰矮一个头的超市员工明显被李杰唬住了,站在那里没敢动。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拍门拍得更响了。而伴随着拍门声,各种愤怒的吼叫,悲惨的呼救和绝望的哭声,汇聚成在一起,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毛骨悚然。

  真的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但是李杰绝对不打算出去看看。

  也许外面的人正在遭遇不幸,开门让他们进来可以救他们?

  当林野下意识的走向门口的时候,林野的初恋程茵默也像李杰刚才那样喊了一句:“别开门!”

  好吧,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在危急关头首先想的就是自己,这是本能。

  也许开门是可以救人,但更可能把他们也搭进去。也许李杰可以高尚一点,但他走到门边,只是使劲的把已经被挤开一条缝的门堵回去。这时候李杰压根就没有去想什么道德感的问题,求生是一种本能,而善良并不是每个时候都值钱。在平常的生活中,李杰一直是按照他自己的活法在活着,他在野鸡心理诊所忽悠人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负罪感,但扶老婆婆过马路啊,在很多人围观的时候追小偷啊之类的事情也没少做,他从来不去想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现在也不想。他只知道,现在开门不但徒劳无益,还会把货库里的人都害死。

  李杰把双腿弓起来,使劲的把门顶回去,外面的人察觉到这一点,哭喊声中充满了仇恨、愤怒、恶毒的咒骂,他们的声音完全变了调,尖利、刺耳,歇斯底里,李杰还听到一种指甲刮磨金属的声音,那种声音像生锈的锯子一样锯裂了李杰的神经,然而他的神经却比钢筋水泥还要坚硬,不管外面传来什么样的声音,他都死死的把门顶住不动。

  李杰不愿,也不想去看门缝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剩下一个心思,那就是把门顶住。

  李杰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他从来就不管别人怎么看他,更何况这一刻,他也做不了别的什么。

  犹豫了好半天之后,林野跳过来,和李杰一起死死的把门往外顶。外面的声音让他崩溃,他从小所受的教育,他内心的良知保全自己的本能激烈交锋,直到渐渐的外面的声音小了很多,但他分明听见一阵更加毛骨悚然的啃食声,那种咬破血肉的声音让李杰感到恐怖,更恐怖的,是另一种貌似咀嚼骨头的脆响,一片浓烈的血腥味也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貌似没有人撞门了,外面的喊声也几乎全无,剩下的都是毛骨悚然的啃食声。李杰做了个手势,要求大家不要出声,然后脱掉鞋,蹑手蹑脚的从货架上搬下了一袋米,用米袋堵在了门口。当李杰再打手势时,其他的人都明白该怎么做。他们就这么屏住呼吸,不声不响的将一袋袋米搬到门边来,直到将门足足赌了一米厚。

  然后,躺在地上,喘气。

  还能躺在地上喘气,这真他妈的是件美好的事情!

  李杰希望他能就这么躺在地上睡着,可是他浑身像要散架一样,却一丁点的睡意都没有。哪怕是一个极其细微的响动,也会让他浑身发冷。李杰很害怕,他真的很害怕,他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当他坐起来环视了一眼后,看见眼镜男生坐在货库的角落很压抑的哭泣着,不敢发出声音,却抑制不住要哭,那种状态,看得让人窒息。

  是的,窒息,现在整个货库里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让人难以呼吸,而他们越是压制着自己,就越想放声的大叫或者大哭一场。

  而季忆那个小姑娘则若有所思的站在一旁,在和李杰对视的时候,她的眼神比李杰还要清晰。

  那两个超市员工坐在另一个角落相拥而泣。

  林野毕竟是警察,他是站着的,可当他想对李杰说话时,他的嘴却哆嗦得厉害。

  李杰摆了摆手,现在什么也不用说了。

  虽然他们不清楚外面的情况,但那一片令人作呕的浓烈的血腥味,足以让他们对眼前的一切做出解释。

  似乎是闻到了货库里面有活人的气息,门口那里聚集了一片低沉、嘶哑的咆哮声,貌似还有什么东西试着推了推门。这让正对着门的程茵默睁大了眼睛,把手塞进嘴里抑制那原本就压抑得几乎没有的哭声。

  他们,所有这里面的11个人,全部都把目光集中在了门上,门背后堵着一米厚的米袋,还抵着空货架,上了锁,外面的东西砰砰砰的推着门,虽然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效果,可李杰们都觉得那道铁皮门还有后面的障碍物都像是空的一样。

  咣当、咣当……

  每当那道门被撞一下,他们的心脏就剧烈的跳动一下,每当门上的链子锁被撞得发出一阵响声,他们的汗水就要滴下几滴。

  突然有一只手探进了门缝里,指尖鲜血淋漓,显然是用指甲抓门的时候,将指甲都磨掉了。程茵默刚发出一声细微的叫声,就被她自己用手将嘴死死的堵住,急切间她的牙齿把手背咬出了一丝鲜血来。李杰们一下把目光都投向她,她意识到什么,赶紧把自己的血用嘴吸了进去。

  李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看到这一幕时的心情,只是越来越觉得撑不住了,李杰有点想喊,大声的喊,李杰的声音都已经到了喉咙口,真的就要压不住了。

  所有的人都四肢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各自浑身哆嗦的靠近自己身边认识不认识的人。尽管都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但是,他们还能怎么样?

  神啊,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那就请保佑保佑我们吧。我们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们只是最卑微渺小的芸芸众生。李杰想起那个到他的心理诊所来的教授来,也许,他当时就应该跟他走?

  李杰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神,但是,尝试了一阵,发现这道门实在推不开,或者其他地方也有活人的气息,总之,门外的东西似乎是走开了。那一下一下的撞门声随着一阵拖沓的脚步声和低沉的咆哮声的远去而完结,整个世界进入了一种死一样的安静。

  静得李杰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也能听到旁人的心跳了。比起之前在煤棚里那种害怕来,这时候他们感受到的是一种足以让人发狂的恐惧。

  李杰最先站起来。但是他没站稳,刚一起身,就虚脱一般的倒在了地上。然后,李杰的手脚发软,怎么都使不上力,而且渐渐的,李杰的眼皮直打架。

  李杰很困。他记得昨晚上应该是熬了个通宵的,但是连续几个晚上都熬通宵,对李杰来说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李杰从来就没有困得四肢不听使唤过,他躺在地上,在失去意识之前,李杰想,自己似乎有什么问题。

  李杰睡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杰竟然睡着了,这不可思议,真的不可思议。李杰虽然有个买来的心理医生的野鸡证明,虽然他的心理素质比一般人好很多。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怎么可能睡着呢?

  当然了,李杰睡得并不好。他不断的做着噩梦,梦里被什么东西追着,他不停的跑,可是脚下发飘;有时候他坐进了车里,可他找不到方向盘,或者他的车没有刹车,还不停的往后倒;他努力的睁大眼睛,可是他什么都看不清,他的眼皮像是黏在了一起,还忽冷忽热,像打摆子一样不停的发抖,有时候,还非常的想尿尿,就像青春期那时候一样。

  李杰知道自己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终究还是迷糊过去了。

  当李杰醒来的时候……他确定自己是醒来了,其实在梦里李杰醒过很多次,但一次比一次更让他抓狂,他从一个梦里掉到了另一个梦里,总是在跑,后面总有东西追李杰,总是什么都看不到。

  这一次李杰确定自己真是醒了,因为他看到了惨白的荧光灯,看到了一片陌生的环境,看到一堆一堆的米袋子和一箱一箱的食用油。而且,他没有在跑,他是躺着的,他浑身都泡在虚汗里,世界,很安静。

  李杰习惯性的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停留在3点15分上面,但他不知道这是凌晨3点15分,还是下午3点15分,更不知道时针到底停了多久了。

  李杰费力的翻了个身,想坐起来,才发现肚子里烧得烟熏火燎的。这是饥饿的感觉,李杰从小到大从没挨过饿,但他知道这就是饥饿的感觉。他一定很久没有吃东西了,而且,他还非常的口渴。

  站起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但是,李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当他转过身时,他差点又跌坐下去,如果真那样,他就死定了。在那一瞬间,他下意识的就往一个货架后面跨了过去,紧跟着,就有一个东西撞在了货架上,哗啦啦的撞到了一片装着食用油的纸箱。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