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2章 致命车祸

第32章 致命车祸


  请收藏【】,更新快、无错漏。|经|典|小|说|更|新|最|快|

  上车的时候,李杰就很想把郑贤换下来,自己去开车。他不是信不过郑贤的驾驶技术,而是信不过郑贤这个人。说他是对人家企业高管,成功人士的羡慕嫉妒恨也好,反正一开始他就觉得郑贤并不怎么可靠,而这时,他有一种非常不踏实的感觉。

  郑贤似乎也知道李杰对他的不信任,但是他什么也没说,看得出来,他正在很小心的开车,努力的证明着自己的价值。他要让李杰知道,他既不是白长了十多年的岁数,也不是凭空当上公司朝阳区分部的负责人的,他必须要这个年轻人知道,世界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

  郑贤的驾驶技术不赖,事实上他一直开的是手动挡的车,开了十几年,那只是一种最基本的驾驶乐趣。这辆面包车的离合很紧,方向有点飘,但这都不是问题。经过每一个涌现丧尸的路口的时候,他都能非常准确的变更最合适的路线。

  这是凌晨两点的盛夏,虽然街灯几天前就已经不再亮起,但是在晴朗的空下,能见度还是不错。其实大家都希望天空中能有些乌云,毕竟这个城市很久没有下过雨了,炎热和干燥让灾难中的幸存者更加的慌乱,好像即使没有丧尸,他们很快也会渴死热死一样。

  因为有车,他们离湖面已经很近了,郑贤的公司就在离这里只有两个街口的星辉大厦,上班的时候,他也曾经很喜欢站在窗前远眺石崖湖。石崖湖并不美,在这个污染严重的重工业区,尽管已经治理了很多年,湖面依然缺乏生气,只有在下雨的时候,氤氲的雨汽才能掩盖总是漂浮着很多塑料制品的水面。

  在郑贤的视线中,那个证明了他的人生的星辉大厦已经清晰可见,以星辉大厦为参照,他们离石崖湖的西岸也不过就是一公里多一些了。

  “我有个想法。”郑贤放慢了车速,在车灯的光柱中,可以看到一些漂浮的粉尘,远远近近,都有丧尸的身影,它们跟随着汽车的发动机声而来,远处的行动还十分迟缓,距离较近的,则正在用它们最快的速度向他们扑来。只要车一停,估计要不了几分钟,就会有丧尸直接扑到他们的面前。郑贤虽然控制了车速,但还是开得很小心,他咽了一口口水,说:“我们为什么要游泳过去呢?既然有车,我们沿着湖滨大道一直开到体校不就行了?这不是比下车游泳更省时省力而且更安全吗?”

  之前说游过去,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车,但现在他们有车了,如果还要游过去,不是有点白痴吗?

  道理是很简单的,尽管沿途肯定有很多丧尸,但他们有车,丧尸再怎么也追不上车。而即使是面包车,也还是能把丧尸撞开的。

  “不要节外生枝。”李杰冷冷的说:“按照原计划行动。”

  “什么叫节外生枝?”郑贤皱起眉头,不满的说:“这么明显的道理难道你都不懂?或者你认为如果听了我的建议就会削弱你的领导威信?我能不能以一个年长者的身份告诉你和生存相比,你想要的那种感觉根本就很肤浅?”

  “不要节外生枝。”李杰加重了语气,郑贤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是开车绕出几十公里路来,绝对没有抵达一公里外的湖边游泳过去更安全,他不想解释,不想废话,不知为什么,他有种非常强烈的不安的感觉。而每当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通常都不会有好事。

  “你简直不可理喻!”郑贤不知道被触动了哪根神经,一直显得很低调谨慎的他突然发起火来,而且,他将方向盘一打,错开了开往湖边的小道,既然李杰不想沟通,那大家也别废话了。与此同时,他换了个挡,猛的将油门踩到底去,面包车发出一声尖叫,速度陡然加快了很多。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玩性格的!郑贤脸上浮现了一种快意,这些天来,他也的确憋够了。他一个堂堂的高管,竟然要听命于这些混迹于社会底层的无业游民,那真是巨大的侮辱。他对自己很满意,现在这个车速,李杰即使对他有什么不满,也绝对不敢轻易的干涉他。

  果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杰这时候屁都没有放一个。说穿了,谁他妈的不怕死啊。

  那么,下车之后呢?下车之后,到了避难所,谁还用鸟谁的帐?

  郑贤正在为自己的老夫聊发而激动,突然发现李杰拉开了车门,怎么?他想跳车?想找死吗?仅仅因为丧失了所谓的队长的话语权,就连命都不顾了?现在的年轻人就只有这么点心理承受力吗?郑贤鄙视的瞥了李杰一眼,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左侧,有个黑影正在快速的靠近,他虽然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但是本能的,他就把方向一转,想要尽可能的避开那东西。

  与此同时,车内发出了一阵尖叫声。

  郑贤的车速很快,方向打得也太大,当他看到自己撞上一辆停在路中央的市政工程车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李杰在郑贤撞车前就打开车门跳下了车,随着惯性连续几个翻滚之后,他发现自己虽然满身都是擦伤,但是没有缺胳膊断腿,也没有骨折骨裂的剧痛,并且能很快的半蹲着,拔出手枪打掉了一支离他只有几米远的丧尸。他的步枪掉了,武士刀也掉了,开枪之后,他就迅速的跑回去把那两件重要的装备捡起来。

  郑贤这个白痴,这一次真把他们害死了。一个人头脑不够清晰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他以为自己才是最清晰的。他们明明离湖岸只有一公里了,踩一脚油门两三分钟就到,现在却凭空又多出两公里来。关键的是,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距离的问题。

  李杰捡起自己的刀枪后迅速的跑回出事的面包车旁,一眼看去,面包车的车头塞在了工程车的后门下面,郑贤整个脑袋都被挤破了。他没有被病毒感染,没有被丧尸咬死,没有饿死,却死在了一场本来不会出现的车祸里。李杰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此时他顾不上再管已经死掉的郑贤,而是赶紧拉开车门,去看其他的人。

  这其实是已经是他们的第三次车祸了,这让他意识到,除了丧尸,现在这个城市任何一个地方都充满了死亡的威胁,而这些威胁考验着幸存者的生存意志和生存机会,而因为死亡的威胁而来的各种状况,也增大了他们死亡的几率。

  就像郑贤,按道理他的驾驶技术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但是由于心浮气躁,他的车速超出了他的控制,又因为急于表现自己,对路况的判断出现偏差,而且李杰拉开车门只是为了预防不测,但是心理状况不佳的郑贤却过度的解读了这个动作,如果他还能告诉李杰当时他看到一个黑影的话,李杰也会告诉他,当时根本就没有什么黑影。

  郑贤死了,李杰拉开车门,发现其余的人几乎都受了伤。

  坐在副驾驶座后面的黒木奎头部受伤,严重影响战斗力;坐在中间的米诺当时为了避免自己被撞飞出去,两手死死的抵住前排的座椅,两只手都伤了,尤其是左手严重的骨头错位,在短时间内就已经肿了起来;而季忆坐在副驾驶座后面,左脚卡进了座位下面,她自己说应该没有伤到骨头,但被座椅的铁架子末端狠狠的扎进了小腿的肌肉中,血流不止,当李杰帮她把小腿拔出来时,她痛得几乎昏了过去;坐在后排的林野也受了一点轻伤,但是程茵默竟然连一点擦伤都没有!

  李杰真是郁闷得不行,但是,这时也顾不得郁闷了。他一边要救助受伤的同伴,一边还要随时转身开枪击杀靠过来的丧尸。而在枪声、血腥的吸引下,这周围的丧尸迅速的多了起来。

  妈的,有时候队友比丧尸更危险啊。

  这时,还具有战力的,就剩下李杰自己和林野了。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