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85章 谁说警察只会在最后才出现的?

第85章 谁说警察只会在最后才出现的?


  请收藏【】,更新快、无错漏。|经|典|小|说|更|新|最|快|

  “说坏的!”

  李杰听到外面又爆炸了几声,而且离他们更近了,就觉得非常的上火,他甚至拿自己被烧伤的背后往墙上蹭,管他妈的,痛就痛死好了。

  季忆说:“坏消息是电脑显示东面的炸弹最少,而且最明显,他们不是丧尸,基本上他们肯定能发现并且避开那些并没有特别隐蔽的炸弹。好消息是,对方和我们一样,对武器的使用完全是业余级别的。”季忆这时说话的语速很快,她给李杰留下了时间。而李杰也没有辜负她的心意,大喊了一声“进入战斗位置!”就飞身跑回楼顶去了。

  大家好不容易在这样灾难里幸存下来,没有被空气里飘着的病毒感染,也没有被丧尸咬到,没有饿死,却要拿着枪互相射击?

  也许,这就是人类的本性?

  李杰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在痛,尤其是背上的烧伤,不但痛,而且很痒,那种痒痛交加的感觉让他心里像有很多猫爪子在抓一样,恨不得把自己背上的皮都揭下来。他飞快的爬到了楼顶,刚刚端起枪,就看到东面的围墙外,已经有两个人翻了进来。不是拿枪的,但是李杰顾不了那么多,端着枪就朝他们脚下哒哒哒的射出了一个短点射。

  季忆说的没错,对于武器的使用,大家都是业余的。那两个人是背着自制的燃烧瓶翻墙过来的,其中一个甚至已经点了火。当李杰的枪声一响,那家伙吓得手一哆嗦,燃烧瓶掉在地上,轰的一下就爆炸燃烧开来,两个人的间距有很小,几乎同时就被火烧到了。

  惨叫声中,那两个人本能的就向往来时的方向爬回去,可是,跟在他们后面的56式半自动响了,子弹在很近的距离内穿透了两个着火的可怜虫。

  而在枪口的威逼下,又有几个人从围墙外面翻了进来,他们每个人身上背着两个木柄手榴弹,当他们向机房靠近的时候,已经有人拉响了手榴弹的拉绳,然后使劲的把手榴弹往机房这边扔过来。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手榴弹也越来越有威胁。有一枚甚至就扔在了机房二楼的窗边爆炸了,大量的碎片和尘土直往窗子里灌。

  而终于,在那扇窗里面,廖寂和顾舒展的枪声也同时响了。

  顾舒展做梦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灾难,他没有感染病毒,但他并没有因此庆幸,相反,他诅咒着带来灾难的一切。他更没有想到,在这场毁灭性的灾难中,他还要拿起枪,跟其他也肯定是好不容易幸存下来的人互相射击。

  顾舒展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端着枪在窗边,闭着眼,流着泪,伴随着用全身力气喊出来的叫声扣动扳机。

  枪声,在房间内很响,震得他的耳膜生痛,弹壳在横飞,甚至有一枚打在墙壁上又弹到了他脸上。弹壳还很烫,烫得他奋力的睁开眼,却泪眼朦胧的什么也看不到。直到他把一个弹夹的子弹全部打完。

  但枪声依旧在继续,不只是廖寂在开枪,甚至金荷熙也站在窗边,交互用手枪往外面一阵的乱射。只有电脑前的季忆和正门后面的鲁斯没动,前者是压根就没打算参加战斗,而后者则是在等待时机。

  季忆说得没错,除了鲁斯外,他们全都是业余的,所以,尽管他们的枪声响得很热闹,但是跟对方扔手榴弹一样盲目,在一片热热闹闹的枪林弹雨中,翻墙过来的人竟没有一个被打中的。当然,他们也不是白痴,他们或者抱着头躲在花坛后面,或者趴在地上,这就够了。

  但是,没有被枪林弹雨打中的其中一个人,却在寻找掩蔽的时候,触发了一枚炸弹,瞬间就被炸弹支离破碎。

  也许是受到这个场面的刺激和影响,楼顶上的李杰终于命中了目标。这时他已经扔掉了步枪,架着通用机枪在扫射,扫射,居高临下,又只有几十米的距离。灼热的阳光下,机枪喷吐着并不强烈的火焰,拖着几乎看不见的火光的弹幕从空中划过,落到地上,又溅起大量的尘土。当弹幕扫到一个来不及躲避的人身上时,尘土中绽放的血花格外的艳丽。

  那时候,李杰既没有杀了人的恐惧和自责,也没有终于打中目标的兴奋,倒是找到了窍门和经验,紧跟着用弹雨犁地一般的扫过去。惨叫声中,又有两个人到底不起,其他的人则疯狂的翻墙逃出去,他们意识到当他们翻墙的时候,那个犁地翻土的弹幕并不会追着他们,于是,即使也要面对身后的56式,他们也豁出去不管了。

  第一波攻击总算是结束了,被燃烧瓶烧死的,被炸弹炸死的,被乱枪打死的,总共留下了6具尸体。他们没有感染病毒,没有死在丧尸嘴里,却死在了自己的同类手中。不过,不管是李杰还是廖寂,以及顾舒展,都没有时间为这个事情感慨了,因为东面的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北面的另一支迂回小队已经翻过围墙,并且避开了炸弹,逼近了机房。

  李杰根本来不及给机枪换弹链,扔掉那玩意,就端起了自己摆在北面围墙上的自动步枪。但是他刚一露头,一颗子弹也贴着他脖子飞了过去。他下意识的就蹲下身,把枪举过头顶,朝着外面盲目的射击。

  这场面让他想起了过去看电视看到的叙利亚**武装的那种战斗,大家都是端着枪靠墙往外面乱打,打不打得中也没有人去管了。不过,那个画面也只是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他换了个位置,又猛然探出头去,一个端着56式半自动的光头已经冲到了机房的门边,一边用枪朝着机房的大门猛扫,一边用脚使劲的踢门。而李杰几乎是垂直的,朝着这家伙的脑袋顶上扫了一梭子。

  距离很近,和打在丧尸的脑袋上不同,李杰看到,子弹打在人脑上溅出的脑髓,是白花花的一片。

  这时,二楼的窗子里响起一阵猛烈的枪声,是鲁斯在用机枪扫射,这个自称是美军三角洲部队退役的黑巨人,终于开火了。同样是机枪,鲁斯手里的玩意就比李杰使用的时候强得多,它的弹幕是那样的绚丽而可怕,区区十来个人,在一片火光飞溅的弹幕中,很快就支离破碎,幸运的,躲过这惨烈的一幕,拼着命翻回了围墙以外,并疯狂的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机房周围的枪声大作,再次引来了大量的丧尸。虽然南面的火场对丧尸形成了阻隔,但东面疗养院外面,那一片停车的空地已经出现三三两两的丧尸。而之前围攻机房的人,又开始转头去对付丧尸了。

  一场激烈的战斗下来,依靠火力的强大和坚固的掩护,李杰这一方竟然没有人受伤。这再次印证了季忆的判断——大家真的都很业余。

  “我总觉得我们都是炮灰。”当李杰回到机房里来喘气的时候,带着一种强烈的感觉,说:“我们是,那些被逼着来进攻的人也是,而教官那些鸟人,还有对方那些没看见的人,他们到底是在找什么?”

  “不管他们在找什么,”顾舒展说:“趁现在,我们冲出去吧。那些家伙被我们打怕了,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但丧尸正在涌来,再像刚才那样,这次可没有油罐车帮忙,我们就死定了。”

  “可是,”季忆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说:“约定的时间没到,如果教官没有骗我们的话,我们开不走他们的车,没有车我们跑不了多远就会被丧尸赶上。我肯定教官不会骗我们。”

  “还有多久?”李杰看了一眼季忆,问了一句。

  “两个小时。”季忆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战斗虽然激烈,但其实消耗的时间并不多。

  “关掉机房的电源呢?”顾舒展突然说了一句:“教官他们不是要求我们一定要保证电源供应吗?会不会这个和他们的车联系在一起的?还有,这样一来,也等于告诉刚才那些人,其实我们和他们真的不是敌人对不对?”

  “关于这一点。”季忆说:“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他们死了那么多人,不可能和我们和解。至于关闭电源,我表示明确的反对。电源关系到的,是教官他们在地下实验室的状况,一旦切断电源,谁也无法预料会遇到什么,个人认为风险太大,有可能有比丧尸可怕得多的东西。”

  顾舒展说:“那我们就继续在这里打仗吗?我们不可能一直都运气那么好一点事都没有,我们可能会死的。”

  季忆说:“只要有战斗就必然有牺牲,去哪都是死,现在宁可相信教官会遵守约定,再坚持两个小时,我们会有机会离开这里。”

  “去你妈的!”顾舒展非但不服气,而且也十分没有风度的朝季忆吐了一口口水,说:“去你妈的只要有战斗就有牺牲,为什么你不去战斗?你想死在这里,就死在这里好了,我要出去!他们外面有那么多车,眼看丧尸围过来,他们一定会开车离开的,我去跟他们投降,求他们带我走,我没有杀他们的人。”

  季忆冷笑了一声,抓起大口径的左轮手枪指着顾舒展说:“战场上临阵投敌只有一个结果,既然你要投敌,那我就先解决了你。”

  “你刚才躲在里面什么也不做,现在竟然拿枪指着我?”顾舒展气得毫不畏惧的迎着季忆的枪口,也不示弱的把自己手里的枪指向了季忆。对他来说,这倒可以说是一种进步。

  “够了!”李杰觉得头都大了,他沉声吼了一声,说:“都把枪放下,你们还长本事了你们!季忆在总揽全局,而且,谁告诉你她没有参加战斗的?顾舒展你个白痴,你现在出去跟他们说你要他们带你走,不怕被鸡奸不怕死你就尽管去好了,我现在的命令是,坚守,坚守到最后一分钟。”

  这时,季忆没有再看那个电脑屏幕,只是淡淡的说:“周围布置的炸弹原来都可以用电脑控制,这是教官留给我们的,我刚才引爆了其中几枚,然后他们以为已经安全了。当然,现在炸弹全部都引爆了,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他们的进攻力量已经伤亡殆尽,暂时不可能再来进攻机房了。”

  顾舒展哼了一声,几步走到窗边,只看到外面一圈空地上都是刚刚爆炸过的弹坑,弹坑周围散布着许许多多血肉碎片。即使他很歇斯底里,很粗俗的骂着娘,还像一个泼妇般的吐口水,但眼前的事实是——

  刚才他们热热闹闹的一阵乱枪,总共也就打死了10来个人。但是季忆玩的这一手诱敌深入,让悄悄潜伏过来而自以为避开了炸弹的敌人可以说是全军覆没了。但是他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炸弹是教官事先就准备好的,还可以通过电脑操控,又有摄像头捕捉来犯之敌,能做到这一步有什么大不了的?有电脑谁不会啊?

  “检查武器,准备弹药。”李杰没兴趣理会顾舒展的想法,他只是挥了挥手,说:“抓紧时间休息,我们坚持到最后。”说完,又重新拿了两个机枪的弹箱,爬上了楼顶。而这一次,季忆也跟着李杰上了楼顶。

  “觉不觉得我们像在一个岛上?”季忆站在楼顶往外看,也不怕被敌人打冷枪,突然有些感触的说:“这个屋顶就是一个岛,一个荒岛,还很小,而我们,也许就剩下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好活了。”

  李杰笑笑,说:“通常流落荒岛的男女都会做些儿童不宜的事情,反正就剩下不到两小时了,干脆我们再来试试吧?”

  季忆耸耸肩,说:“用猥琐来掩盖内心的恐惧,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不是……”李杰刚想说,其实我真是这么想的,就听到了一声枪响,这枪声不是从机房里穿出来的,而且,枪声很有质感,很有穿透力。之前他们也听到过,那是10式狙击枪的点50口径枪管发出来的枪声。

  李杰顿时松一口气,谁说警察只会在最后才出现的?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