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187章 你告诉我,是不是很爽?

第187章 你告诉我,是不是很爽?


  丧尸。

  梅静颜的秘密武器是丧尸。

  其实一个人有再大的怨恨,在找到要找的人复仇以后,也很容易失去目标,她可能会发疯,也可能会自杀,却很难一面做着这种阴森恐怖的事情,一边心平气和的生活。李杰最开始见到梅静颜的时候,她给他最大的感觉就是安静和从容,这不是装出来的,表演出来的,而是她真的抱有强烈的生活下去的愿望。

  要知道,李杰最擅长的,就是揣测人心。

  梅静颜有这么大的怨恨,有这么惨痛的经历,最后又将带给她这么惨痛的经历的人都杀死了,如果是在过去,她会被警察抓起来,不管社会舆论是同情她也好,还是痛恨她也好,总之,她会被判处死刑。现在,社会的秩序已经崩溃,但她自己要活下去,也还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理由。

  现在,这个理由就呈现在了李杰的面前。

  一只丧尸,一只小丧尸,准确的说,是一只婴儿丧尸。

  这只丧尸显然还是个婴儿,它的身体已经变异,它可以四肢有力的爬行,但是,它没有牙齿。这东西没有因为它的变异而自动的长出来,所以,它无法啃噬人肉。

  但它可以吸食人的鲜血。

  梅静颜将那些人绑在木桩上,一刀一刀的割开,又给他们包扎伤口,不让他们立刻死掉,就是因为她要用人的鲜血来喂养这只小丧尸。

  现在,这只小丧尸正趴在李杰大腿的伤口处,奋力的吸食着李杰的鲜血。它像一只小动物那样蠕动着,喉咙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吞食血液的声音,也发出呜呜的咆哮声。它的皮肤早已经溃烂,溃烂后又凝结成角质的外壳,所以它看起来像人,又不完全像人。尤其是当它抬起头时,那明明是一张婴儿的脸,却布满鲜血,没有牙齿的嘴里还流淌着粘液。看起来这个头颅的例很不协调,很恶心,而且让人一看就毛骨悚然,它就是个怪物。

  这样一只怪物趴在自己的大腿上吮吸自己的鲜血,任谁看到了,都会崩溃的!

  但是李杰没有,甚至在这一刻,他充满了一种对梅静颜的心痛。

  因为他知道,这就是梅静颜提到过的她那个待产的孩子。

  一个女人,只有为了孩子,在经历了那么多恐怖的事情后还能有活下去的和勇气。而在她的眼里,这个孩子并没有死,她所做的一切,最真实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它“活”下去。

  虽然她把它抱出来的时候,这只小丧尸根本就没有认识自己的母亲的任何举动。它烦躁和愤怒的在她怀里挣扎,嘶吼,甚至想要用嘴去撕咬她……只不过它没有牙,这样的举动充其量让梅静颜的皮肤留下一连串的血痕。而很显然,梅静颜自己却是免疫体质,即使被小丧尸划伤,她也没有感染变异。

  这对她而言,又是何其的不幸!

  梅静颜等着李杰惨叫,等着他挣扎,等着他崩溃,但是,李杰低头看着趴在自己大腿上的那只小丧尸,表情很平静。这一次,轮到梅静颜充满疑惑了。

  李杰平静的说:“白天过来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发现它了。我只是不确定它的大小,但是我知道它的存在。”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我的嗅觉非常的敏锐,有个女将军给出的数据是,我的嗅觉并不丧尸差,所以尽管你在围墙那里撒了很多消毒水,我也能闻到它的气味。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那时候,我很坚决的认为,你这样做总有自己的理由。事实上我是对的。”

  “你想说什么?”梅静颜生气的喊了一声,然后站起来说:“你以为你装出一副充满同情心的样子,我就会放过你吗?”

  李杰认真的说:“如果我说我不介意你的孩子吸我的血,知道我被吸干,像白天我看到的那具干瘪的尸体一样,你信吗?”

  梅静颜哈哈一笑,满头黑发随着她的笑声耸动起来,她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充满讽刺的问:“你是说,我遇到圣母了?”

  李杰说:“当然不是。但是我想,我是爱上了你。你不会相信,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因为在此之前,我有一个生命中无重要的女孩,但我都不敢确定我是爱上她了。我一直认为,我们活在末日里,根本没有资格谈什么爱情。但是我现在明白了,爱情跟环境无关,爱了就是爱了,爱情本身就是疯狂的,不讲道理,也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你太搞笑了,也太无聊了。”梅静颜指着李杰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聊的男人,我先前还以为你是个干脆利落的男人呢,至少你从不掩饰你就是想搞我。到头来你他妈的装圣母,还学人家谈爱情,你恶心不恶心啊?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了!好吧,它今天吃饱了,如果你啃跪下来舔我的脚趾头,我会考虑让它下一次来吸你的血之前,我会再满足一下你的。”

  李杰说:“我现在一点都没有,在这种情形下还能有心思想那些事情,你也太高看我了。”

  梅静颜尖声笑了起来,样子非常的癫狂。她跟李杰说了太多的话,她其实什么都不想说的,只要像以前一样,把眼前这个男人当做一个活的供血机就好了。虽然他最后还会死掉,但他身体强壮,还可以喂她的孩子好长一段时间。但是,她为什么要跟他说那么多话呢?说得她都烦了。她真的烦了。

  她撇开了李杰,抱走了那只小丧尸。当她再回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多了一把铁锤,然后,她一声不吭的蹲在李杰的身边,用那铁锤敲碎了李杰的髌骨。她这么做的时候,脸上荡漾着一种鬼魅般迷人的笑容,那时候李杰有种错觉——吸血的是她那个已经变成了丧尸的孩子,但似乎她的嘴角也正流淌着鲜血一般。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梅静颜敲断了李杰的髌骨,美丽的脸上充满了扭曲的笑容,说:“本来把你捆在这里就完事了的,但是你太让我讨厌了。我必须给你加点作料,你告诉我,是不是很爽?是不是很爽?”她的声音,既充满了怨毒,又充满了魅惑,就像他们在欢好的时候,她在他身体下面婉转娇啼的时候问他一样。

  痛吗?李杰问自己。起那一次遭到那个怪物医生的打击来说,李杰可以确定,这一次自己的痛感增强了很多,他的脸上迅速的冒出了大量的冷汗,混在冰冷的雨水里,又重新返回他的骨髓中,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

  但是,李杰没有惨叫,而是哆嗦着,浑身颤抖的看着梅静颜,笑着说:“爽啊,和前天晚上一样的爽!你还可以来得更猛烈一些,你知道怎么让我更爽的!”

  梅静颜看了他一眼,她美丽的眼睛里变得疯狂起来,她用脚狠狠的踢着李杰的脸,尖叫着说:“变态!你这个人真是个变态!你是个疯子!”

  李杰哈哈大笑,说:“变态?疯子?你说的是你自己吧?你知道吗?我是同情你和可怜你,你连自己是死是活都搞不清楚了。不过你最好还是清醒一点,你那个孩子早就死了,你就是用一百个,一千个活人的血,也不可能把它喂养大的!你不知道吗?我告诉你吧,丧尸不管吃多少东西,能量都被病毒吸收了,丧尸自身是不会再有任何变化的。它们永远饥饿,但是它们永远也不会长大!”

  梅静颜尖叫了一声,用一个女人的标准姿势,撕扯着李杰的脸,用牙齿咬,用指甲抓,疯狂的摧残着他,同时大声的喊:“要你管!要你管!我的孩子好好的,他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他长得好好的,你什么都不知道!”

  发泄了一通后,梅静颜头发散乱,失魂落魄的走掉了。这和她之前那种安静贤淑,甚至后来冷酷凶残的形象都完全不同。

  李杰知道,他仅仅是告诉了她一个事实而已。而那是她最无法接受的事实。

  而李杰被她用铁锤敲断的腿骨,在剧痛中,也在迅速的复原。李杰的那把武士刀就掉在了他身旁,梅静颜在歇斯底里的大喊之后,并没有捡走那把刀。李杰的双手被绑得很紧,而他的腿骨都被敲断了,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

  梅静颜又恢复了平静,她把自己打理得很干净,换了同样是黑色,却很能勾勒她的身材的紧身皮衣,来到了她的孩子面前。

  她是把那个小丧尸关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屋子里的,它虽然只会爬,但是它的速度也很快,每次她一开门,那只小丧尸都会像一支箭一般弹到她的身上,用它没有牙齿的嘴在她身上啃噬和吮吸。而每一次,她就像那些和自己的孩子嬉闹的母亲一样,满怀笑意的任它在自己身上撒欢。她喜欢这种感觉,尽管她清楚这两者之间,根本就是不一样的!

  但是,当她再一次像往常那样打开那道铁门的时候,那个小丧尸却没有像以往那样朝她扑过来。这让她无由的紧张,甚至恐惧,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当她满心焦急的推开那道铁门时,在那间没有窗户的屋子里,她看到那只小丧尸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种恶心的臭味。这种臭味,和它身上原来那种腐臭味截然不同。而她也清楚的看到,那只小丧尸的身体下面,已经流淌出了一些脓水。

  它在腐烂!

  啊啊啊啊啊啊啊!

  梅静颜发出了一阵尖叫,整个人也像被抽掉了魂一般的跌坐在地。

  “忘了告诉你。”梅静颜听到李杰的声音在她的身后说:“我的血液里有抗病毒血清,还注射过很多变种疫苗。少将小姐告诉我,我的血液对病毒有强烈的克制效果,她很想用这种血清治疗被感染成丧尸的人类,但是她失败了。血清没有治愈效果,只会让病毒死亡,而感染者,也会跟着分解。”

  “你杀了我的孩子!”梅静颜尖叫着跳起来,扑向了李杰,她根本什么都不管不顾,只剩下一个心思,那就是要杀死李杰,来为她的孩子偿命。她当然不会承认她的孩子其实早就已经死了,她只想一口一口的咬碎李杰的肉,把他的血吸干,把她的孩子没有做到的事情做完。

  她当然也没有注意到,李杰的武士刀刀尖向外。

  也许她发现了,但她根本就不在乎。甚至,她还感到了一种解脱。

  ……

  “你相信吗?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所以,我不能让你继续承受那永远不能消除的痛苦。”

  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吗?

  李杰推开了梅静颜的房门,当他打开里面的监控录像时,正好看到自己进入宿舍楼里面的那一段视频。正是这一段视频,使他和梅静颜美好的生活戛然而止。

  他把那段视频删掉了。其他的视频,也一并删除。

  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是李杰。我住在雨水山气象站,这里很安全,有充足的食物,如果你听到了我的广播,你可以沿着我给你的路线到我这里来。我只有一个人,每天正午,太阳直射的时候,我会到山下的桥边等你。这不是电话录音,如果你听到了我的广播,就过来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很孤独。”

  曾经,那一段电波里,出现的是一个柔美的女性的声音。而现在,电波里留下的是李杰那略显苍凉的声音。

  雨水山气象站的这一段经历,对李杰来说,已经足够刻骨铭心了。他的声音里,少了很多过去伴随着他30年的玩世不恭漫不经心和猥琐,多了几份苍凉和悲怆。每天早上,他都会坐在那个用梳妆台改装的广播发射器面前,读三遍广播。然后每天中午,太阳直射的时候,在那座被炸断的桥边静静的等待。

  就像威尔史密斯在电影里那样。

  他已经储藏了很多木柴,他清理了几片菜地,他还没有找到种子,但他挖出了成片的红薯和山药。他在池塘里养了鱼,那些鱼苗是在河里抓的,还很小,但是长到明年春天,也可以用来煮汤了。

  他还清理了那片宿舍楼,在一个阳光晴朗的下午,一把火,将能烧掉的东西,都烧掉了。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