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188章 每天正午,我在这里等你

第188章 每天正午,我在这里等你


  “我是李杰。我住在雨水山气象站,这里很安全,有充足的食物,如果你听到了我的广播,你可以沿着我给你的路线到我这里来。我只有一个人,每天正午,太阳直射的时候,我会到山下的桥边等你。这不是电话录音,如果你听到了我的广播,就过来吧。这里是有我一个人,我很孤独。”

  ……

  “我是李杰。我住在雨水山气象站,这里很安全,有充足的食物,如果你听到了我的广播,你可以沿着我给你的路线到我这里来。我只有一个人,每天正午,太阳直射的时候,我会到山下的桥边等你。这不是电话录音,如果你听到了我的广播,就过来吧。这里是有我一个人,我很孤独。”

  ……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

  这个城市的冬天很冷,原来梅静颜要储藏那么多木柴是很有道理的。这里的冷潮湿刺骨,却没有雪,即使在最冷的时候,眼前的世界依然有一半是绿色的。雨水山有很多树,落叶的,常绿的,各种各样。

  总是下雨,有时淅淅沥沥,更多的时候是绵绵密密,一下就是十天半月。偶尔会有阳光,李杰会坐在屋顶上晒太阳,满心苍凉的看着远方。看着盘上公路的和尽头。

  他每天都坚持广播,只是,从来没有收到过回复。

  一直到,那一个春暖花开的下午。

  那是灾难后的第三年了,和以往一样,没有季忆,李杰就没有记日期的习惯,他只是像往常一样,早上广播,中午到断桥等候。也依然像往常一样,他一个人,默默的回到他和梅静颜住过的那栋办公楼。

  但是,当他坐在监控显示器前面的时候,他看到有一辆越野车正在沿着山路往上开。那是一辆悍马h3t皮卡,经过了改装,车身上焊着严密的防护网,货箱里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车顶上还拉着长长的天线。

  一时间,李杰有点发愣。这样的情形,他已经等了好几个月了,当他每一天都抱着希望出去,带着失望回来之后,突然间他每天都在想着的情景出现了,反而让他有些不适应。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除了那没有人回应的广播。他看着那辆车在他犹豫过的公厕前面也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沿着山路开到了气象站的篮球场上。

  “哇塞!这里有一辆奔驰的越野卡车哦!”

  当那辆悍马停下来以后,最先跳下车的一个小男孩兴奋的叫喊起来。李杰并没有出去,而是依然盯着电脑的显示器在看,他突然无法确定这是真的,还是电脑里录制的画面。其实他已经听到那个男孩的话了,可他还是觉得不真实。

  那是个十来岁的男孩,身上还穿着一件过于宽大的羽绒衣,一头棕色的卷发,鼻梁很高,皮肤很白,看起来像个混血儿,但是脸上长满了雀斑,加上很瘦,一看就尖牙利齿的,属于李杰最讨厌的一类小孩。

  而随后下车的则是一个中年男人,中等身材,相貌平常,穿着一件丛林迷彩的外套,肩上背着一支81式自动步枪,但是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军人。中年男人下车后只是扫了一眼让小男孩兴奋的那辆车,就小心的环视了一圈,他把枪端在了手里,保持警戒,但枪口朝下,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

  除了这两个人以外,车里又下来两个人,两个都是女人,其中一个年纪大一些,接近四十的样子,另一个年轻得多,充其量二十出头。从相貌上看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身材也很平坦。她们都很信赖中年男人的样子,也都挎着枪,但是看起来中年男人更不专业。

  看起来,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幸存者小队,这个小队只有四个人,初步判断,战斗力非常的低下……当然了,能活到现在的人,战斗力再差也不是灾难前的人可以的,最起码这两个女人都能端枪扫射,就像电影里那些欧美大女人一样。

  “李杰!”那个中年男人喊了一声,声音既不是特别大,又足以保证这几栋楼里的人都能听到,显得很有分寸。他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大声说:“我叫张远辉,我就是个普通的幸存者。我们这里有4个人,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女人和一个孩子。我们是听到你的广播后按照你说的路线到这里来的,我们没有敌意。”

  他说完之后,没有得到回应,又把同样的话再说了一遍。但是,同样没有得到回应。

  于是他身边那个年龄大一点的女人说:“别是录音吧?我就怪了,这地方在大城市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幸存到现在。我们一路过来,你在哪遇到过活人了?”

  张远辉看了看她,似乎认可了她说的话。

  “真没劲!不过这地方倒是不错。”年轻的那个女人有些兴奋的说:“我们原来呆的地方好多了。没有人也正好,不用担心那么多!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吃的,我一想到那干粮就想吐。”

  那个年长的女人斜视了她一眼,明显的很不满意的说:“没有人逼你吃那些干粮,你可以不吃的。”

  “行了。”张远辉说:“别一天到晚就是王八对绿豆,闹心不闹心啊!”

  “你们可以住在后面的楼房里,那里面什么生活设施都有。”

  当李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耳边的时候,这几个人明显的吓了一跳。他们甚至都没有看到李杰下楼,就发现李杰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了。李杰不是很想说话,不然的话他会告诉他们,以他们这样的警觉性和几乎没有的战斗素养,他要想杀人,他们就一个不剩的都得死掉。

  “你就是李杰吗?我们是听到你的广播来的。”张远辉毕竟是个男人,这时候还是很警惕的端着枪,不过他的问题很无聊,难道说对方是李杰,就意味着他们没有危险吗?

  “怎么像个野人一样啊。”那个年轻女人看到李杰,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李杰现在的形象确实欠佳,他的头发乱得跟草一样,胡子长得跟马鬃一样,当他一走近,身上还有股浓烈的臭味。

  把梅静颜埋了以后,李杰就再也没有洗过澡。

  “你们可以住在后面的楼房里,”李杰没有直接回答张远辉的话,而是重复了一遍自己说的话,不过又补充了一句:“生活物资你们自己在楼房里扒拉,粮食由我统一发放。不过不包括你们自己种的粮食。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我现在有煮好的饭。”

  “当然不嫌弃!”那个年轻女人兴奋的说:“我叫陈文清,很高兴认识你。对了,这是我老公,”她一边说话一边拉了一下张远辉,然后又很轻蔑的看了一眼年长的那个女人,说:“她是我老公在我之前捡到的女人,叫王桂芳。小孩叫冯纬伦,是我们在路上捡到的。饭呢?”

  这个叫陈文清的年轻女人其貌不扬,讲起话来,倒是呱呱呱呱的很有种话唠的节奏。她匆忙的把自己的同伴介绍了,也不嫌弃李杰身上的臭味,因为她更关心的是李杰说的饭。

  而那个混血的小男孩冯纬伦则很不满的大喊:“我才不是你捡到的!”

  李杰看到张远辉对他苦笑了一下,他面无表情,不过这时候他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你确定你真的很希望看到自己的同类吗?”

  “嘿!”当这四个人狼吞虎咽的把李杰准备给自己下午吃的一锅饭不用任何下饭菜就吃掉之后,那个混血的小男孩冯纬伦拉住李杰的衣袖说:“我说,哥们,那三个大人的时候从来不避讳我这个儿童,太他妈的讨厌了,我跟你住,怎么样?”

  是自己太久没有跟别人交流了,还是这个小男孩本来就这么犀利呢?李杰有种被冯纬伦打败的感觉,他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他怕自己一开口就要骂人。想到自己在广播里说得那么动情,这时候开口骂人总是不对的。

  冯纬伦的话让张远辉觉得有些尴尬,王桂芳则低下头去,那个陈文清则完全无所谓,她看了李杰一眼,眉眼中颇有种暗送秋波的意思,只是碍于张远辉的面子才没有直接对着李杰发嗲。不过说实话,对于张远辉这种根本不挑食,什么女人都照单全收的品味,李杰也深表佩服。

  而除了一句话不说的走掉,李杰实在没有了别的兴致。

  当那个冯纬伦还想跟着李杰走进办公楼的时候,李杰转过身去,把一支手枪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李杰真心不敢保证,这个满脸雀斑的男孩要是再吵闹的话,他不会开枪。

  “晕死。”那个男孩竟然并不害怕,而是很不满的说:“装什么酷呢!好吧,张叔,我还是跟你们。”

  “我们去他说的地方看看吧。”那个叫王桂芳的女人还是要实际得多,饭吃饱了,天也黄昏了,确定一个住的地方较重要。

  张远辉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把他们的车上了锁,然后去后面的宿舍楼找地方住了。

  李杰坐回到监控显示器前面,再一次问自己,这真的是你这几个月来每天都想要的?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