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05章 妹纸,开个房多少钱?

第205章 妹纸,开个房多少钱?


  李杰本来是打算在那个废弃的工厂里待一阵子的,但是出了这么一档事,那里显然是呆不住了。他才不管林野和魏蓝还没有复原的身体徒步行军会遭多少罪,他真正心痛的,是那辆风骚无的奔驰越野卡车。

  没有油,果然再风骚的车也是废铁啊。

  以后大概是再也遇不到了,李杰临走前看着暮色中那辆车粗犷的外型,那种硬汉风格在光线的折射中尤其显得拉风,一想到再也遇不到它了,李杰就心痛得浑身都在颤抖。

  算了,咬咬牙,一切身外物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浮云,浮云啊!

  往北走。虽然他们都知道第7军的主力部队不会停留在原地,但是往北走是他们的希望所在。而李杰心里虽然对魏蓝腹诽甚多,但他也暗暗觉得,这个女生很有头脑,说不定以后还能混成什么大官,而且不是像李恩慧那样的技术少将,肯定是手握实权的,现在和她处好关系,总之不是一件吃亏的事情。

  但是,这究竟是什么节奏呢?战争?人与人,而不是人与丧尸的战争?说好的重建家园呢?

  李杰想不明白了。

  一到想不明白的时候,他就无的想念季忆。我的小女人啊,你在哪呢?

  李杰打死也不相信自己的思念会感动上天,更想不到,在不久以后,他真的就和季忆重逢了。

  那是在东南省的北部边界,一片大山之中,一个叫做横山的地级市。

  那时候,他们已经奔走了半个月,魏蓝的伤在奔走中痊愈了,这倒没有让李杰感到有什么意外,因为他知道如果魏蓝的基因和他身上的良性病毒融合成功,她的恢复能力绝对普通人快很多。让他意外的是,魏蓝的身体虽然恢复了,却依然把指挥权交给他。这简直和她以前的风格完全两样。

  而他们的队伍,也从7个人,增加到了14个人——在路上,他们又收留了几个幸存者,也还有几个从战场上退出来的伤兵。也遭遇过净土教的小股部队,但多半只是擦肩而过,只有一次和对方交上了火,死了1个,对方死了6个,然后大家在丧尸包围之前各自跑路了。往北走虽然没有找到第7军的大部队,但越往北,净土教的活动越少倒是一个事实。

  而在横山市,魏蓝归建了。不过不是回归第7军的序列,而是编入了南下增援第7军的中南军区独立第4师的序列,而且她也信守诺言,没有将李杰和米诺、黒木奎强行拉入队伍之中,甚至主动的提出让林野也跟随李杰而去。

  在李杰看来,林野又失恋了。

  “其实吧,魏蓝不是抛弃了你。”这一次,李杰倒是主动的安慰林野,说:“我觉得她有更多的打算,而且她对以后你们重逢充满了信心。其实,我觉得,你们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她的心在军队里,做梦都要想要成就一番事业。在过去,她充其量一个上校到顶了,而现在,却有了无限的可能。你呢?你还是跟我混在一起靠谱一些。哈哈。来来来,喝了这一杯,别再那么愁眉苦脸,对吧?反正你也习惯了,你这次跟魏蓝带了一年多,都打破了的最高记录了,知足吧。”

  说这话的时候,李杰和林野是在一个酒吧里。

  横山市现在是一个临界城市,灾难爆发后,人们在原来的城市里修建了一道坚实的城墙,城墙外面,丧尸依然密密麻麻的聚集、游荡,城墙里面,人们则尽可能正常的生活着。而城墙内的区域,起过去的城市来所占的面积大约只有十分之一,人口则大约有1万。

  城墙是修在城市北面的山脚下的,横山市处在山区,市区里也到处可以看到山,尤其以北面的石山最为陡峭。那里在古代是采石场,经过多年的开采,一片连绵不断的石山都被削掉了一半,后来被辟为景区,还有房开商看中了石山那种洁白的石料,仿造欧式城堡在山上开发出了一片片的别墅区,不过后来大概是资金链断裂,很多别墅修了一半就扔在那里了,烂尾得屋顶都没有盖,从空中拍的照片,一不留神还以为是什么古代的遗迹。横山市的新城区就这样背靠石山,修出了一道半圆形的城墙,以减少防御的面积。

  在城墙的南面,有两条河作为拦阻丧尸的水网,一条是原本就有的自然的河流,另一条则是挖掘的人工河。两条河之间以及里面的人工河和城墙之间还开辟了田地,种的不是粮食,而是市民们必须的蔬菜,但每次出去采集蔬菜也很危险,丧尸一般不会涉水过来,但那两条河都挡不住捕食者一类的变异体。而进出城市主要依靠的是铁路,用装甲火车运输各种物资,此外就是城北的小型机场可以供短距离起降的飞机及直升机进出。

  没有人计算过围困在横山市周围的丧尸究竟有多少,那些丧尸被消灭过一次又一次,却依然遍布在周围,既有这个城市原来就有的,也有从远处的城市过来的。城市里活着的人基本上都是免疫者,但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人发生新的感染变异情况。城墙也好,装甲火车也好,这些都是临时的应变措施,这里的物资总是紧缺,这里的人睡觉都不敢完全睡熟,这里的人,没有谁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是个头。

  但,人们依然坚强的生活着。

  不管未来会怎样,人们依然坚强的生活着。

  只有原来十分之一的面积,百分之一的人口,横山市的市民们依然坚强的生活着,有限的城区里依然尽可能的发展了相应的设施,如说李杰和林野正在喝酒的酒吧,也在艰难困苦中营业。

  李杰他们也是在横山市的外围搭乘运送物资的装甲火车进去的,在魏蓝带着另外一些军官编入独立4师的编制里后,很是得到师政委欣赏的魏蓝直接被安排在了师部工作。而她也给李杰他们提供了一些好处,使得他们没有受到相关部门的刁难。

  但是,要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那依然是李杰他们自己的事情。

  李杰一度想要在这个城市里重操旧业,他坚信在这样的灾难中生活的人们,过去更需要进行心理的治疗,因为每个人的心灵都饱经创伤。

  但他很快又发现灾难中的人恰恰又不需要所谓的心理辅导,因为每个人能活到现在,内心已经无的坚强。

  这让李杰断绝了在这个城市长久的生活下去的念头,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工作。

  李杰现在最拿手的,应该就是杀人,不管是杀变异成丧尸的人,还是活生生的人。

  他当然不是杀手,其实电影里的杀手并不是一个真正存在的职业,真正的职业杀手从来都是战争状态中的军人。电影里的杀手杀一个人都是杀人犯,而战争中的军人杀的人越多就越是英雄。

  李杰现在已经学会怎样更轻松,更多的杀人,但在这个城市里,一时间没有他的用武之地。

  现在,在这个城市里用来交换和消费的硬通货是子弹,现在每个人手里至少都会有一把枪,但子弹却很有限。所以子弹就成了一种实物货币,包括李杰和林野现在坐在酒吧里喝酒也一样是用子弹来买单。

  酒现在也是绝对的奢侈品,一杯10毫升的白酒,就要用5颗9毫米手枪弹来买单。

  李杰和林野在酒吧里已经坐了三个小时了,但他们总共只买了3杯酒。

  失恋了借酒浇愁那样的事情,在这里是很难出现了。而出现在酒吧里的,大都是些孔武有力,通过各种方式掌握着更多子弹的人,男人。而这样的地方,也少不了卖笑,或者卖身的女人,就像那一次李杰和季忆去新首都都能找到洗脚城一样,这样的事不新鲜。只是酒吧里的卖笑女人不但数量十分稀少,质量也很让李杰觉得痛心疾首。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这一次算不算失恋。”林野摇动着手里的酒杯(三个小时里,他基本上都只是摇动酒杯,而不是喝酒),充满迷茫的说:“我也觉得小蓝我更适合留在部队里,我在她身边,不但帮不了她,还可能是她的累赘,可是,我真的就是个累赘吗?”

  “当然,”李杰拍了拍林野的肩膀,推心置腹的说:“是。”

  “靠!”林野鄙视的送给了李杰一个中指,说:“你这也算安慰人吗?”

  李杰振振有词的说:“事实上也是啊,你连最基本,最天然的条件,也就是你的脸蛋都不会很好的使用,你不是累赘是什么?你没发现吗?这里面好多男人都在偷偷的,或者光明正大的冲你流口水,你只要对他们抛一下媚眼,我们的弹药就不用发愁了。”

  “李——杰——”林野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你要搞清楚,我——是——男——人。”

  李杰哈哈一笑说:“我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啊。你只要在衣服里塞两个馒头,稍稍的涂一点口红,放在整个城里你都是极品,那些小姐连趴在你脚下给你舔脚趾头都不够格。好吧,就算你不愿扮女人,同样是你,抛个媚眼,照样还会有很多男人被你迷倒。搞基也没什么大不了,别人有这种生理需要,你委屈一下牺牲一点色相,也吃不了多少亏。”

  林野瞪着李杰,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他怎么会认识这种朋友的呢?说交友不慎,都是太便宜李杰了。

  而李杰看到林野这种怒气冲天的样子,笑得更加的开心了,他指着林野,说:“哈哈,你生气的样子,魏蓝还要有小女人的味道呢。”

  林野愤怒至极,端起酒杯就朝李杰泼去,但李杰早有准备,林野刚一抬手,他就把嘴巴凑到林野的酒杯前面了。林野一扬手,那一杯酒几乎是一滴不漏的泼进了李杰的嘴里,醒悟过来的林野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落进了李杰蓄谋已久的圈套,他是故意激怒他的。

  真是崩溃啊,这样都要被他算计。

  李杰奸计得逞,哈哈哈哈的狂笑了起来,这时他和林野都发现酒吧里有一阵异动,在一片男人的惊叹声中,他们发现一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进来。

  林野揉了揉眼睛,说:“咦,我怎么觉得这个女孩有点面熟呢?”

  李杰心里一阵激动,表面上却淡淡的说:“是啊,我也觉得好面熟来着。”

  那个女孩是一个人来的,她并没有发现李杰和林野,而是自己坐在了酒吧的一个角落里。而几乎是她刚一落座,就有男人端着酒杯凑到她的跟前了。

  “小姐,我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你妈才是小姐,回家喝去吧!”

  “哎我说你这小姑娘怎么出口伤人呢,这杯酒你要不给个面子……”话还没说完,那杯酒已经被那女孩一饮而尽了。可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多套套近乎呢,一个他更膘肥体壮的男人就坐下来挤开了他。

  “小妞,挺火辣的,够资格配哥哥喝两杯了。”

  没反应,不理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大汉觉得很没面子,因为刚才那家伙好歹还和女孩对了句话,现在正在一边占了好大的便宜一般嘲笑他。

  “靠,我说小妞,不要给脸不要脸啊,你知不知道到这里来的只有两种人。男人和女人,凡是到这里来的男人都是来嫖的,凡是到这里来的女人都是来卖的,你丫的来这里装清高给谁看呢?”

  “在我看来,这里只有两种人。女人和太监,你觉得你属于哪一种?”

  女孩不紧不慢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大汉哈哈一笑,但当他正想证明一下自己的雄武的时候,突然捂住自己的下体惨嚎起来,他压根就没有看到女孩什么时候动的,但是那一股锥心的痛告诉他,他废了,绝对,一点都不夸张。女孩的动作够快,够准,也够狠。

  一时间,酒吧里的视线都在女孩的身上停留,但是,人们都体验到了什么叫噤寒蝉。

  这时候,李杰坐到了女孩的对面,漫不经心的问:“妹纸,开个房多少钱?”

  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周围的人都在想,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也要废了,却不料女孩随即一笑,她虽然只是浅浅的一笑,却满屋哗然,跌落了一屋子的下巴。

  那一笑,灿星辰。

  “开房吗?”女孩说:“是你的话,请我喝杯酒就行了。”

  李杰仰天长笑,什么的人生最风骚?这样的人生最风骚!

  酒吧里那些男人先是跌落了满地的下巴和口水,这时候更跌落了满地的眼镜和眼珠子,靠!这都可以的?也没见这家伙有什么特别之处,一杯酒就能开房?

  李杰笑声一落,又恶狠狠的问:“你个小女人,背着老子偷偷跑到酒吧来喝酒,是不是小屁股欠揍了?”

  但是他们更想不到,更毁灭世界观的是,女孩立刻怯怯的低下头,侧身跪坐在一边,诚惶诚恐的说:“少爷息怒,我再也不敢了。”

  然后,就在一屋子自杀般绝望的眼神中,李杰将女孩往肩上一扛,大摇大摆的拍着女孩的屁股走了出去。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