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06章 第三黄金小队

第206章 第三黄金小队


  “好玩吧?”

  “是。”

  “过瘾吧?”

  “是。”

  “很有面子吧?”

  “是。”

  “那现在换我了,你说你怎么办吧?”

  “让我一夜为你分秒不停,精尽人亡。”

  “滚!你还得寸进尺了你!”女孩一脚狠狠的踢在李杰大腿上,那可是货真价实的踢,不是那种小粉拳打情骂俏,那力量,那准头都无可挑剔。即使是李杰现在这个身板,也痛得呲牙咧嘴的。不过李杰痛得眼冒金星的同时,依然笑着说:“谢主隆恩。”

  那女孩自然就是季忆了,只有她的笑,才当得上灿星辰四个字。也只有她,才会把那种生死未卜的重逢演得这么别致,绝对的别致,和米诺与李杰重逢时那种想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的深情相拥截然不同。这就是季忆。

  “知道为什么只踢你的大腿吗?”季忆站在弯腰捂着自己大腿的李杰跟前,伸出两个手指抬着他的下巴,那架势,俨然从一个清纯、乖巧的小女孩变成了女王。

  李杰真给踢痛得满头是汗,费力的仰起头说:“那是因为大腿后面的东西晚上你还要用的。”

  “呸!”季忆哂然一笑,轻轻的拍了拍李杰的脸,说:“美死你。老实交代,这段时间有没有招惹什么女人?我关心的是,有没有招惹什么丑女人害我都跌了身价?”

  李杰忍着痛站直了,说:“这个绝对没有。不过你还是老实交代,你又怎么会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去的?要是今天我没在,接下来你要演哪一出?”

  “我啊。”季忆嘻嘻一笑,说:“去那种地方,当然也是钓凯子啊。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事实上,我是去找人啊。你认识,我也认识,我们都见过。”

  李杰想了想,说:“古裂那个猥琐男?他怎么也到这里来了,不是在新首都混得还不错的吗?”

  季忆说:“这就是我要给你交代的问题了,不过这个稍后再说吧。米诺在哪?我也好想见到她来的。”林野就站在他们不远的地方,林野还活着,她相信米诺也还活着;林野给李杰遇到了,她知道米诺自然也给李杰遇到了。对于米诺,季忆向来也没有自己是后来居上者的觉悟,也没有打算因为李杰和米诺的关系而去敌视她。至于怎么相处,季忆从李杰那种死皮赖脸的态度,就知道自己的下场了。

  李杰看着季忆那种很有觉悟的样子,内心顿时激荡开了。俗话说,饱暖才能思,自打李杰和米诺重逢以来,他们一直在不停的为了保命而奔波,虽然很多次累极了困极了两个人相拥而眠,可李杰充其量也就是把手放在了米诺饱满的胸脯上,就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了。而现在,李杰大胆的设想了一种香艳的可能,即在季忆不反对的情况下,米诺自然也不会反对的,那么,这个夜晚,也许他们可以三个人……

  一想到这里,李杰的口水就已经把衣襟都淋湿了。

  季忆哪里会猜不出李杰正在想什么,除了绷着脸不去理他,她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是,李杰想象的那种香艳的场面,她也一定不会配合的!

  季忆和米诺的重逢自然都没有她们各自再见到李杰时的那种激动,不过一个简单的拥抱,却是当初她们一起逃生结下的真诚情谊。至于那些敏感的话题,她们谁都没有问,谁都没有说。

  这个节奏和李杰想象的不一样,不过他还是在一旁手足蹈的,任何事情都打击不到他猥琐的理想,他相信他想要的场面,一定会有机会实现的。

  李杰和米诺、林野、黒木奎是刚刚在一套无主的房子住下来,他们不需要任何的酒店,这里每个活着的人,只要愿意,每个人都可以住上一层楼。因为尽管只有原来城市的十分之一的面积,但这一带原本就是房开商重点开发的地段,形形色色的楼盘现在全部都可以免费使用,很多还附送发霉的家具。

  对于只相当于原来百分之一的人口来说,十分之一的面积依然显得很空旷。很多人选择了尽可能的住在一起,他们认为这样彼此可以有个照应。最重要的,是看着身边的人来人往,会觉得心里较暖和。也有人选择住得更偏远一点,他们的理由是那样会更安全,因为人一扎堆,一旦再次发生病变,又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没有谁对谁错,不管怎样选择,都是每个人自己的事。这里的管理者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这个事情虽然关系到人口统计和人力分配,但他们还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来处理。只要人们不要轻易靠近警戒线,不要试图造成危险,就不会有人来过问他们。至于治安状况,鉴于现在每个人都有枪,警察一般都不会出现的,如果出现什么难以控制的状况,直接出现的,就是开着步战车和坦克的部队了。

  这是一个笼罩在一层灰色之中的城市,人们坚强的活着,却在看不到希望中沉沦和迷乱,人们充满了沮丧和颓废,却又想象着未来。

  在季忆和米诺等人互相简单的叙了叙旧之后,季忆就带着他们穿越大半个城区,来到了靠山,远离热闹的闲置楼群里。那时候,太阳已经西沉,城区里大部分区域夜晚并不供电,所以太阳一下山,整个城市就都显得黑暗、不安,充满未知的恐惧和隐秘的气息。

  李杰跟着季忆走进一栋半山腰上的联排别墅里,回头看到夕阳把远方的天空涂抹成一片糜艳的金红色。就在这排别墅山坡下的公路上,3辆装甲车正在缓慢的进行巡视,打头的一辆装甲车上挂着的大喇叭告诫人们从六点开始,除了几个主要的街道外,全城进入宵禁状态,如果要外出,必须向最近的岗哨汇报并取得同意,否则一旦被认定超过警戒权限,军方将予以射杀。

  白天他们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李杰还觉得这个城市在灾难中还保持着如此的热闹实在难能可贵,但随着夜色的降临,他又突然发现,这个城市显得无的苍凉。就像一个年老色衰的站街女,强笑背后,是满心的凄惶。

  摇摇头,在心里一声长叹,至少,远处那单薄的街灯,还挂着几分人间的气息。

  “李杰。”

  当李杰听到一个熟悉的,已经很标准的普通话在叫他的名字时,之前那种感伤和悲凉随之一扫而空,那一个高大魁梧的黑色的身影,看起来依然那么的厚实,那么的让人心安。

  “嘿,伙计。”李杰回应的也是一个很纯粹的黑人英语,这也是他能讲的不多的英语之一,面对着鲁斯,李杰总有一种他们已经认识了几十年的感觉。鲁斯的表情并不丰富,不过有的时候,一个眼神也就够了。

  在别墅一楼的大厅里,横着一张长桌子,上面摆了很多款式不同、性能也不同的步枪、冲锋枪和机枪,鲁斯站在那里,很安静,也很熟练的拆解了它们当中的大部分,检查零件,上油保养,动作看起来很有艺术感。

  这个大老黑永远都是那么的默默做事,那么的让人觉得可靠。

  相之下,周博彦这个狐狸脸的帅哥竟然也还在,就让李杰觉得这家伙的运气太好了。而且就在鲁斯认真做事的时候,周博彦正无聊的躺在沙发上摆弄着一个平板电脑,但是李杰一眼就看到,他不是在搞什么尖端科技,而是在看男人都喜欢看的精彩好片,而且虽然戴着耳机,那里面女人的尖叫声依然很刺耳。

  周博彦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李杰,等到他发现李杰的时候,李杰已经一把将他的平板抢了过去。说起来周博彦现在也不是什么文弱书生了,不管是打枪还是打架,一般的男人也不是他对手,不过当他下意识的想跳起来抢回自己的东西的时候,李杰的脚尖已经压在他的喉咙口,他稍微一动,就有一股窒息的压迫感逼来。当他看清来人是李杰后松了口气,随即又流露出了一阵怨念的目光。

  “靠。”李杰扫了一眼平板里的精彩好片,鄙视的看了一眼周博彦的身体,说:“就你这小身板,你还看欧美的?你也不怕那些欧洲女汉子玩了你之后回去装处女?”

  李杰说完话放开脚,把平板丢还给了周博彦,再一看,廖寂从楼梯上面不慌不忙的走了下来。他的表情告诉李杰,他早就看到他们了,不管在什么地方,他们都已经习惯留下一个观察力最敏锐的人担任警戒,而这个人一般都是廖寂。喜欢使用弓箭这种老式的远程武器的廖寂虽然没有精灵的尖耳朵,但他的视觉还是远超常人的。

  然后呢?李杰发现,似乎就没有别的人了。

  第二黄金小队,叶枭、韩俊杰、蔡煜、李耀龙已经死了,这里有李杰、季忆、鲁斯、廖寂、周博彦,其他的呢?

  季忆说:“马医生被部队调到别的地方去了。李瑞克和海凌珈嘛,本来是和我们一起到了这个城市的……”

  李杰点点头,说:“回他们那个猥琐的老板那里去了,是吧?古裂这鸟人,给我两个人刚刚用熟,能力也刚刚培养出来,就过河拆桥,也太不厚道了。”

  季忆鄙视了他一眼,说:“培养,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什么时候培养过他们了?”

  李杰振振有词的说:“大家伙能活着就是在不断的进步,你能说这不是我对他们的培养?我说女人,你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啊。不过算了,少了他们仨,我这里又补充了三个,我现在宣布,第三黄金小队正式成立了。只要大家拧成一条绳,咱们还是最牛逼的小队。”

  虽然李杰那种好死不死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很怪,在座的这些人,却偏偏觉得很安心。他们有的人早已习惯了并肩作战生死与共,有的人还是初次见面,但对于这种围在李杰身边的场面,大家一点都不陌生。

  认真算起来的话,他们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被李杰救过,都是过命的交情。即使周博彦明摆着对季忆有些想入非非,但他对李杰也只能怨念,只敢怨念而已。

  重逢了,然后呢?

  “季忆、米诺,你俩都是老大的女人,今天的晚饭就由你们张罗吧。”

  李杰所谓的第三黄金小队,现在只有8个人,这8个人里面只有两个女人,而这两个女人和他……李杰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土豪的俗不可耐的笑容,这种感觉太好了。

  “我抗议!”周博彦站起来,愤愤不平的说:“我抗议!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怎么能抱有这种过时的、老土的、封建落后的观念?一个男人怎么能同时拥有两个妻子?这不合法,而且,这对两位女士都很不公平。尤其是对我们的季忆!我们这个小队只有一个队长夫人,那就是季忆,同意的顶!”

  周博彦义愤填膺的说完这个话,就眼巴巴的看着季忆,我可是为了你伸张正义,不惜得罪这个又暴力又粗俗的队长的,像你这样受过高等教育,高智商的女性,是不可能接受他这种粗俗的观念的,对吧?季忆,你现在可是知道我的好了。

  季忆没看周博彦,也没吭声,她不想纠结这个问题。虽然她确实也不打算接受李杰的猥琐理想,但她答应过李杰,如果他是找回米诺的话……不管在那时候,还是在现在,谁都不敢对一个分开了的伙伴抱多少重逢的希望,所以季忆说这话的时候是真诚的抱着只要米诺回来我什么都可以接受的愿望的。而且她终究也是很善良的,起对李杰的恼怒来,她还是更愿意米诺平安的活下来了。

  “季忆……”周博彦傻眼了,因为他看到季忆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走进了厨房。晕,要知道不管是以前李杰在的时候,还是后来李杰离开以后,季忆可都是从来不做饭的。而米诺也默默的走进了厨房里,至于其他的人,都摆出了一副不干涉内政,清官不断家务事的姿态。连鲁斯这个老美也没有参与讨论这个问题。

  周博彦这个深受美国式的民主自由、男女平等观念影响的海归,这一次彻底败了。

  至于李杰,他还是一点惭愧的觉悟都没有,反而是一副得意忘形的嘴脸。

  周博彦很怨念,真的很怨念。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