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11章 新人进队

第211章 新人进队


  “卡尔?艾伯哈特?冯?毕典菲尔特。”李杰很费力的用季忆教他的德语颇为景仰的念出了这个名字。当然,他景仰的只是这个名字,以及他年少时看过的那部小说而已。对于这个长得其实很耐看,尤其是那一头中分式的非常纯正的金发和笑起来有点像布鲁斯威尼斯的德国青年,他绝对毫无景仰的意思。

  “叫我卡尔就可以了。”相对于李杰的德语而言,毕典菲尔特的汉语也好不到哪去,不过他那种爽朗明快的微笑,还是让李杰觉得不猥琐的男人也是值得交往的。

  不过他们互相用对方的母语问候也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的话,就都需要季忆来翻译。季忆的德语水平有限,好在毕典菲尔特除了德语,英语也还说得不错。

  “我觉得我一个人在做几个人的活。”季忆有些幽怨的看着李杰说:“女战士、参谋军官、翻译、到了晚上还要做女奴。”

  李杰很放荡的一阵大笑,说:“季忆我的小女人,你真是太可爱了,我喜欢。”

  一人多专一向是李杰的风格,过去在他的诊所里,米诺不也是护士、管道工、电工、清洁工什么都要做的吗?其实从员工的角度来讲,李杰这个老板真是够黑心的。只是米诺不会像季忆那么火爆,什么女奴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了。

  而对于季忆的最后一句话,在场的人大多都选择了没听到,只有周博彦继续一脸的怨念。而客人毕典菲尔特则听不懂季忆在说什么,还以为她是在给他翻译呢,所以他等季忆一说完,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

  这次季忆倒是认真的给李杰翻译了,李杰看着眼前这个身高约190的德国青年,说:“你是说,你要加入我的小队?虽然你还是有些块头的,但这还不足以作为我收留你的理由。而且,你不是跟着老汉尼斯搞公司吗?听说你们的公司马上就要开张了,这时候,你不好好的做你的机电设备,跑来跟我当雇佣兵?你的动机值得怀疑啊。”

  毕典菲尔特等季忆用英语和德语混合翻译完了,点了点头,表示他理解李杰的意思,说:“我精通机械制造,或者说制作,即使在没有车床,没有现代化的设备和仪器,我也能手工打造合格的枪械。而在条件极为简陋的时候,我也能对成品枪支进行改造,最大限度的提高枪支的性能。车辆方面,我没有那么专业,但是最近以来一直在学习,所以我认为我还是能够完成一些专业技术要求不高的改装工作,但我能设计很优秀的改装方案。我的家族历史上均有人供职于著名的莱茵金属公司,其实来到中国之前,我就是莱茵金属技术出版物分公司的见习分析师,我到中国来只不过是来旅游的。因为我的女朋友是半个中国人,她母亲是德裔华人。她把这个古老的过度国度描述得很美,但是我来和她一起来到这个国家,还没有来得及游览那些传说中的古迹,这场灾难就把我们拖进了地狱。”

  对于这场灾难,大家都没有过多的回忆。毕典菲尔特的专业技能对于李杰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不管是改造枪支,还是改造车辆,对他们来说都很有价值。尤其是毕典菲尔特说的,在最简单的条件下也能做出最大限度的改造,这一点尤其重要。

  当然,前提是他没有吹牛。

  为此,李杰要求毕典菲尔特当场做了一个实验。他提供的是一支常见的9毫米口径92式手枪和一些零散的配件。虽然毕典菲尔特并没有能无中生有的把这支手枪改造成无限弹的弹夹,或者搞出什么自动追踪弹头来,但是他在简单的加装了瞄准装置和附加消焰器,并对击发装置做了一点调整,然后李杰就发现,这把枪和改装以前相,精确度得到了一定的上升,而那个毕典菲尔特自制的消焰器则是点睛之笔,不但能消焰,而且消音的效果也不错。甚至原装的消音器还要好。消音很重要,因为枪声会吸引丧尸,所以开枪总是伴随着很大的风险。

  没有明显的化腐朽为神的功力,但毕典菲尔特的技术看起来确实非常的纯熟。很显然,他是在自己的专业基础上,经过灾后生存的考验摸索出的一些技巧。更重要的是,他没有信口开河,那么只要有条件,他就是值得期待的。

  “好吧。”李杰把改进过的手枪扔给了周博彦,那家伙的射击水平依然还是很菜,也许这支几近无声的手枪有助于他抵近射击丧尸。周博彦嘴里念念有词的一伸手就将飞在半空的手枪接住了,后来季忆给毕典菲尔特翻译了周博彦的原话,他说的是:“搞什么嘛,人家最不喜欢枪弄棒的了。”

  这句话狠狠的把毕典菲尔特雷到了,因为他当时还觉得周博彦接枪的动作很帅,速度很快,也很准确呢。

  展示了自己的技艺之后,毕典菲尔特对李杰说:“我不光可以当一个技师,事实上,我对我的战斗力也还是很自信的。我看到了你们的战斗,我自信虽然达不到队长你和鲁斯先生的水准,但是至少我也不会拖后腿。”

  言下之意,对廖寂、黒木奎和林野他还是很有信心的,至于季忆和米诺还有周博彦,他觉得那应该不算合适的对手。廖寂和林野的脾气都较好,似乎也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们,黒木奎就不干了。

  “季忆,你问他是要徒手还是要使用器械?”黒木奎冷冷的看了毕典菲尔特一眼,拉开门走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这算是考核吗?”毕典菲尔特看了看季忆,问:“是不是我打赢了,就能加入队伍了?”

  季忆笑了笑,转头看向李杰,李杰也只是暧昧的笑了笑,说,打了再说。

  黒木奎的身高在170公分出来一些,而毕典菲尔特接近190公分,所以毕典菲尔特面对黒木奎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过,当季忆问他是要徒手还是需要器械的时候,出于谨慎,毕典菲尔特还是选择了使用器械。事实上,他的这个谨慎的选择恰恰是个巨大的错误,如果是徒手的话,他高大的身材无论在抗打击能力和反击的力量上都占有一定的便宜。他们搏斗的武器是钢管,毕典菲尔特是双手握着一根长约1米2的自来水管,而黒木奎则双手各拿了一根50公分长的自来水管。

  这是标准的西方十字剑的战斗方式对东方的短剑的战斗方式。

  战斗一开始,他们就都没有留力。这可不是表演赛,大家的战斗技巧也都更偏重于实战,在末世里,大家使用所有能找到的武器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死丧尸。这种追求凶狠和准确的战斗风格几乎成了每个人的本能。

  在别墅的外面,没有路灯,只有一片明亮的月光。伴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两个男人的战斗也进行得如火如荼。毕典菲尔特很快就发现,黒木奎的步法非常的敏捷,当他大力挥出钢管的时候,黒木奎会顺着他的钢管跑动,毕典菲尔特一开始很怪对方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他很快就发现,黒木奎在他的钢管挥出去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时候,又突然转身,利用急转身所带来的冲击力攻击他。

  毕典菲尔特吓了一大跳,他并不敢用自己的身体去承受这种攻击力,而是迅速的后退,同时横扫他的钢管,以此来逼退黒木奎。但是当他的长钢管撞上黒木奎的短钢管,一种强烈的震荡感让他几乎把持不住手里的武器。这样连续战斗了几次之后,毕典菲尔特就感觉到手心一阵剧烈的疼痛,而且这种痛感越来越强烈,他虽然来不及仔细的观察,但他知道自己的手掌在流血。

  但是,即便如此,毕典菲尔特更知道,如果他因为疼痛而把钢管扔掉的话,他的下场指挥更惨。即使黒木奎不会杀了他,但只要那两根短小的铁管在他身上砸实了,那个力量一定会砸断他的骨头。所以,他也一直咬着牙在坚持,即使那根长钢管已经打弯了,挥起来非常的别扭,但他依然死死的握住不肯放开。

  然而,毕典菲尔特在咬牙坚持的同时,体力的消耗也非常大,很快他就已经满头大汗了,动作也不如刚开始的时候灵活。同样的,黒木奎的体力消耗也很大,毕典菲尔特的坚持超出了他的预料,这个老外的意志力非常的顽强,最快的结束战斗的方案当然是杀死他。黒木奎是有这个机会的,而且不止一次,但他最根本的目的,归根到底只是考验他而不是杀死他。

  到黒木奎终于把毕典菲尔特的钢管打飞,在对方的膝盖上重重的来了一下,使毕典菲尔特疼痛得跪下一条腿的时候,战斗也终于结束。前后共用时25分钟,黒木奎被长发遮住的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喘气,但这时候要让他再战斗一场的话,即使对方是小队里公认战斗力最弱的周博彦,他也会吃个败仗。

  但是,和黒木奎起来,毕典菲尔特则非常的沮丧。他原本是充满信心的,但最后他还是输了,输了,也就失去了加入李杰小队的机会,这让他很挫败。

  “好吧。”李杰站到毕典菲尔特的面前,说:“我接受你的效忠,直到我死去,或者我解除你的誓言。如果背叛的话,你将会受到诅咒。”

  其实毕典菲尔特单膝跪地是被黒木奎打伤了左腿,但是李杰恬不知耻的把这个动作当做了毕典菲尔特的效忠宣誓,就像西方的古装片里那样,并且装模作样的把自己的手递给了毕典菲尔特。毕典菲尔特一开始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打输了,反而得到了李杰的认可,也没想到李杰会以这种方式接受他。但是愣了一下之后,他拉过李杰的手,在他的手背上非常庄严的亲吻了一下。

  靠,李杰只觉得一阵恶寒,你也太没幽默感了吧?哥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用得着这么认真吗?毁了,我这辈子都被有被男人亲过,这一下全毁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李杰的黄金小队又多了一个新成员。其实李杰搞得好像很勉强的样子,实际上却肯定自己是捡了一个便宜。毕典菲尔特不但有技术,而且是个具有古典气质的老外,他宣誓效忠的诚信度是很可观的。反过来,如果宣誓的人是李杰,那就很靠不住了。

  至于为什么放弃跟随老汉尼斯开办工厂,毕典菲尔特的解释是,他认为这个城市并不安全,而且他的血液里,有着军人的基因。他们家祖上从普鲁士时代起就是军人,到他这里,虽然他以前更多的只是从事设计工作,但他也是有军衔的,他的军衔是中尉。

  中尉也是军官,在普鲁士时代,也是要被称为大人的。

  这个城市并不安全,李杰也是这么认为的。虽然这里修筑了坚固的城墙,布置着交错纵横的水网,但这只能挡住普通的丧尸。随着聚集在城墙外面的丧尸也越来越多,可以肯定的是,捕食者一定会出现。也许还有捕食者更强大的变异生物,在滨海市,他们就曾经见到过那种疯狂而可怕的撞击现场。还有会飞行的变异生物,一旦这些东西出现,这个城市的防御纵深狭小的缺点就会暴露无遗。它毕竟也只是一个紧靠着山修建起来的狭小区域。

  而且,这些天来驻扎在这里的独四师即将转移,具体的去向没有人知道,但是临走前,魏蓝还是来和林野告了个别。

  “离开这里吧。”深深的拥抱之后,魏蓝在林野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林野愣了一下,他想再问些什么,但魏蓝只是抱住他的头,轻轻的吻了一下他,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活着再见面,好不好?如果你先死了,对于我们来说,那会是个很恶俗的情节。”

  林野苦笑了一下,这就是魏蓝深情告白的方式吧,深情,但一点都不温柔。

  “好吧,”林野说:“我会的。”

  独四师是在夜晚悄悄的转移的,居住在这里的幸存者根本就不知道。

  而就在李杰他们准备找一辆车离开这里的时候,张晨晖主动的找到了李杰。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