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16章 灾难的源头?

第216章 灾难的源头?


  如果说小队里其他人都和廖寂一样,认为周博彦平时都是在无边无际的吹牛逼的话,季忆就是唯一的一个相信他的人。虽然季忆并不相信周博彦说的能破解他的防火墙的人在地球上还没有出现那样的话,但对于周博彦的技术水平,她还是一直很坚定的支持的。

  就像米诺现在不声不响的承担着小队非常重要的后勤工作一样,周博彦虽然经常被菜,但是他的存在更加的不可或缺。

  “季忆!”不知道过了过久,周博彦似乎突然从一片神游太虚的混沌中清醒过来,他一转头就看到了静静的站在他身边的季忆,不由得有点感激,甚至眼睛都有些潮湿了。虽然他知道自己对季忆的爱慕是无望的,但至少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值得了。当然,他在下意识的伸出手去之后,又赶紧打消了握住季忆的手的念头,说:“这些天来,我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刚才老廖的话提醒了我,我突然发现,我们一开始就走错路了!”

  季忆点点头,用清澈的眼睛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周博彦笑了一下,说:“不管李杰会不会揍我,我还是要说,我的女神就站在我身边,此时此刻,我觉得非常的满足,要是什么时候我能亲吻一下你的手背的话,我也死而无憾了。”说完这句话,他很心虚的超李杰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时李杰正在和林野、廖寂、黒木奎大声的划拳,虽然他们没有酒喝,但赢拳的人可以多得到一块烤肉吃,那种感觉也是不错的。

  “你还是说重点吧。”季忆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杰的坏榜样,她总觉得小队的人现在说话总喜欢东拉西扯,现在,起周博彦的深情告白来,她更希望听到他把他的思路整理清楚。

  “季忆。”周博彦语重心长的说:“不要变成少将那么无趣的女人,她把自己嫁给了科学,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好吧,记得刚才老廖在说什么吗?”

  季忆说:“他在提醒你,不要再说什么能破解你的防火墙的人地球上还没有出现的话了。”

  周博彦用力的一点头,说:“对了,问题就在这里!我知道大家一直都觉得我只是在吹牛,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什么能破解我的防火墙的人地球上还没有这样的话,当然还是吹牛的成份居多。我原来的主业是商业管理,黑客只是我的爱好。但我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自信的,我在美国的时候和很多资深黑客较量过,坦白说,还真没有谁赢得过我。只有一个叫艾薇儿的美国小妞,呃,不是唱歌的那一个啊,当时她还是个中学生,只有那个小妞,我们互相把对方的程序都搞崩溃了。但要说她我强,她自己也没那个底气。我是不是又扯远了,好吧,回来,我的意思是,此前我一直向找到制造这场灾难的那个人,我认为那个人一定是个独一无二的计算机天才,但是刚才我突然想,也许我真的一开始就错了。这场灾难真的不是什么人制造的!”

  “是啊。”这时李杰提着一块烤好的羊肉给季忆送过来,顺口接道:“不知道你成天琢磨这个事情有什么意思,不是人,没错,那些神棍早就说了,这是神罚,真不是什么人能搞出来的。美方以前够牛逼了吧?连他们都被搞崩溃了,就像你说的,地球上还真没有什么人干得出来。来,小女人,爷给你送吃的来了。和这小子讨论问题可以,可千万别给他好脸色看啊,不让他会蹬鼻子上脸的。”

  李杰说完,把烤肉递给季忆,又回去继续划拳吃肉去了。那边似乎谁讲了一个极其有趣的事情,连黒木奎那个最没有表情的人都大笑了起来,李杰生恐错过,几步就冲了回去。

  “你接着说吧。”季忆把烤肉递给了周博彦,有所思的说:“我似乎也得到了一点线索。”

  周博彦欣慰的笑起来,说:“我知道,只有你最懂我。我说了,能破解我的防火墙的人地球上还没有出现,不完全是吹牛。灾难后,我运用不同的计算机,不管性能怎么样,但我不止一次侵入过军方的网络,不管是我国的,还是外国的。但是说实话,这过去更难了。从正常的逻辑来说,很多技术人员同样感染了病毒,缺少技术人员,各方的网络防御能力应该大大的降低了,但事实却刚好相反。”

  季忆点点头,说:“但是你不排除重要的技术人员在一开始就被严密保护起来的。”

  “可能。”周博彦说:“但是别忘了在第一波感染,尤其是第二波感染时,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同样没有能幸免,那些政客重视自己的性命远远胜过了重视技术人员的性命,如果能保护,他们首先会保护自己。即使有一些顶尖的技术人员得到非常高的待遇,但毕竟维持整个网络系统正常运转的,是更多普通的技术人员。按照概率推算,他们当中至少也有30的人被感染,然后还会有更多的人被吃掉,这就是为什么灾难爆发的最初几个月,各国的网络系统都是一片混乱,后来虽然渐渐恢复了,但是正常情况下,这些网络的运转水平是不上在此之前的。”

  季忆抱着手,想了一下,说:“你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只要有那么几个,是不是就能维持正常的运转了?”

  周博彦难得的羞愧了一下,说:“像我这样的人其实也还是不算少的,如果我那么宝贝,怎么会被塞到李杰的小队里来?黑客技术其实就是个人兴趣,真正的技术人员必须成批量,成体系,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没有这样的基数,就需要极少数顶尖的技术人员,这样的人每个国家都有,但如果他们不能形成合力,他们的作用也同样不能完整的发挥。你认为灾难后,有多少机会把这样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不要相信什么地球联合政府,别说这东西还没有出现,即使出现了,人们真能把顶尖的技术人员都凑在一起吗?”

  季忆摇头说:“净土教那边呢?他们现在的势力单个的国家还要强大,不排除他们网罗了顶尖技术人才的可能。”

  “好吧。有这个可能。”周博彦说:“我想我需要说得再清晰一些,我的意思是,灾难后,我越来越难以从原有的网络系统中窃取我需要的信息,我所指的网络,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信息系统,在过去,它的硬件基础是各国的电讯设施,包括电话线、光纤,无线电基站乃至通讯卫星。病毒毁灭的是人,真实的,活生生的人,人死了,这些物质的东西还在,但正常运行,需要足够的人去操控和管理。但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人,所以民用的网络系统早就崩溃了瘫痪了失效了,但各方的网络还保持运行。同样是人的问题,没有足够的技术人员,即使是军方的网络系统,也应该是有限的,不稳定的,易于攻击的,但是,不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这个网络系统越发的形成了一个整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原来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系统,并且互相攻击兵严加防备,但现在国与国的界限越来越不明显了。我在我方的网络里能找到美军的参数,在俄国人系统里,找到了日本流亡政府的信息,表面上看,每个国家都还在极力的维持自己原有的体系,但是整个系统的共享性已经越来越明显。现在,地球联合政府还没有成立,也许你说得对,净土教地球联合政府更早一步实现了全球资源共享,但问题是,我能侵入净土教的系统。”

  周博彦一口气说了很多话,他的语速很快,汉语和英语混用,而且说话快了,口齿就不那么伶俐,这期间米诺也给他和季忆送过吃的,但米诺就完全没有听明白他说了些什么。不过季忆倒是听懂了。

  她抬起了一只手,示意周博彦先停一下,然后说:“你是说,虽然从一开始世界各国为了救灾就在强调资源共享,也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努力,但是因为各怀私心,真正的共通的网络系统并没有建立起来。但是人们没有完成的事情,网络自己完成了,是吧?而且也不是净土教的神棍干的,因为你还能侵入他们的系统,并且很了解他们的技术水平,对吧?我再帮你整理一下,可不不可以这样假设,现在的网络是一个自主的系统,净土教的系统虽然较完整,但仍然在这个系统之下,各国的军事网络还要次之,更加的分散。而不管是净土教的系统,还是各国的系统,其实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母系统覆盖了,是这样吗?”

  周博彦想了想,点了点头,虽然他脑子里有很多东西,但是他的表述能力明显没有季忆清晰。想了一会,他问:“你是说,有个笼罩整个人类,包括各国政府和净土教的自主系统?自主的?”

  季忆看了看他,说:“我只是在整理你的思路,我想你是这个意思。然后呢?”

  “然后?”周博彦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痛苦万分的说:“我不知道什么然后!我本来只是想寻找一些数据,但是我似乎无意间闯入了这个系统,它立刻对我实施了反制,我无法摆脱它,但幸运的是,它也没有能锁定我。如果这东西有思想的话,乐观的想,它大概以为我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无意识的闯入者。”

  季忆苦笑了一下,说:“那也许你让它锁定你会更好一些,因为那样的话,它会更加肯定你只是一个偶然闯进去的过客。”

  周博彦呆呆的看着季忆,李杰朝这边瞥了一眼,吼了一声说:“海龟!混过来吃东西,注意一下你的眼神,我看你是想死了是吧?还有我说季忆,你是大嫂,注意保持一下和兄弟的距离啊,你们今天的谈话太长了。”

  季忆和周博彦都没有理会李杰,周博彦看着季忆,季忆也看着周博彦,然后她缓慢的说:“你所说的这个自主系统,我们说得再简单一点,它需要一个载体,用科学的态度来看呢,它可能是一台高智能的计算机,用神棍的世界观,它就是神了。”

  周博彦猛的挥了一下手说:“先不去管什么神不神的,好吧,也许它是一台高级电脑,季忆,你真是个天才,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瞬间就被你解决了。没错,它就是一台电脑,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科技化程度越高的国家越容易遭到攻击了,如美国和日本,他们的信息技术覆盖了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所以这台电脑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他们的一切。事实也是这样,病毒造成了大量的人员死亡,但这个后果最应该导致的另一个后果核电站爆炸为什么没有出现?因为在这些核电站可以没有人来操作,电脑通过网络系统,把这些核反应堆全部都关闭了。而且它还攻击了各个国家的军事系统,自动化信息化程度越高的武器系统越容易受到攻击而瘫痪,就是这样了!”

  季忆说:“很合理的推测,但是证据呢?”

  周博彦摊开双手,说:“还需要证据吗?我刚才已经说了,人感染了病毒,那些核电站应该是要失控的,从我了解到的信息来看,那种老式的,更需要人力维持的核电站确实也出现了核反应堆失控爆炸的情况,在伊朗和巴基斯坦就是,但是他们采用了新一代技术的核电站就自动关闭了,所以有限的核电站泄漏没有酿成毁灭性的核灾难。还有,各国的高科技武器失效,但对信息化程度依赖较少的武器依然能正常使用,也是一个证据。”

  李杰终于再也忍耐不住,走到了季忆的旁边,他听了周博彦最后一段话,问:“如果真有这么一台电脑,它是谁发明出来的?最重要的是,它到底想干什么?听起来,它还挽救了人类是吧?如果不是它,即使我们躲过了病毒,也必然会死于全球性的核灾难。可我怎么一点感谢它的意思都没有?”

  季忆仿佛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提示,她看了看李杰,说:“哥,你才是真正的天才。你说到问题的关键,这台电脑根本就没有拯救人类的意思,所以它不需要你的感谢。它为什么要关闭核电站,封闭核武库?为什么病毒主要感染的是人类,而其他大多数生物并没有受到病毒的影响,因为它要毁灭的仅仅只是我们人类,而不是地球!而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电脑,但是在净土教的信徒而言,那就是神的惩戒了。”

  “我在想我要不要给你们俩颁发奖学金。”李杰伸出一只手来,掏了一下他牙缝里的烤肉,说:“不错,科学精神就是大胆的假设,你们的推测看起来很有道理,可是你们能求证吗?”

  周博彦激动起来,眼睛里充满了战斗的激情,苍白的脸因为兴奋而涨满了红晕,他说话一向给人一种半死不活的感觉,做什么都无精打采的,现在他的声音却变得铿锵有力,他说:“我能,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能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我们的推测。而且我希望季忆能作为我的助手,现在我们应该把其他所有的事都摆在一边,这是一个事关人类生死存亡的重大项目!”

  李杰朝周博彦翻了个白眼,说:“我给你十年。”

  周博彦连连摇头,说:“不不不,我不需要十年,真的,用不了那么久。”

  李杰一手揽过季忆的肩膀,说:“我管你用多久,我只希望我们还能活十年。至于季忆?她只是学哲学的,你需要的是技术人才,老毕,今天我就把你许配给小周周了!”说完,也不管周博彦那种痛心疾首的表情,揽着季忆吃烤肉去了。

  “你干嘛那么打击他?”季忆很温柔的把头靠着李杰,轻声说:“他的这个思路也许真的能找到灾难爆发的源头。既然我们都不相信神,那么也许相信有这么一台计算机的存在,更能帮助我们解释正在发生的一切。”

  李杰搂着季忆坐在火边,说:“我也想知道真相,不过我认为知不知道真相对我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能活下去。而且……”他看了看坐在他们对面的黎索和唐忧,似笑非笑的说:“也许我们雇主也能给我们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呢?”

  这时候,小女孩唐忧靠在黎索的怀里已经睡着了,而黎索看着李杰和季忆,对李杰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回了一个很妩媚的笑。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