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29章 哭不出来的感觉

第229章 哭不出来的感觉


  “你赢了。”

  当李杰和几个队员完成搜索回来以后,李杰阴沉着脸,虽然他一向死要面子,虽然他觉得很挫败,但他还是咬着牙对黎索说:“美女,你赢了。那些机车都是有故障的,大概能用的早就被开走了。我们搞不定,你赢了,可是你发誓,这是你希望看到的?”

  黎索无语的苦笑了一下,说:“拜托,这怎么可能是我希望的?难道我会不希望能开动火车,走得更快更安全一点吗?但是李杰,我们真的不能浪费时间了。”

  李杰点了点头,毕竟他还是一个很讲诚信的人。尽管过去开野鸡诊所的时候常常忽悠他的患者,但一旦涉及到费用,他倒是从来都说一不二。他的理念是,能忽悠患者给钱那是本事,但说好了价又想耍赖,那就非常的没有节操了。

  “好吧,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李杰本来计划在火电厂呆两天,现在既然开动机车无望了,他也只能更改计划,说:“但是,在出发前,我们必须得把一件事解决了。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说,或者说,我一直不愿意去相信。不过,为什么我们从出发到现在,一再的遇到袭击,甚至是伏击,为什么我们的敌人,总是我们领先一步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们当中有内鬼。”

  李杰说这个话的时候,所有的队员都是聚在一起的,即使负责警戒的鲁斯和黒木奎,也都被李杰叫来了。听了李杰的话,每个人的表情顿时都变得很严肃,也很复杂,也有一丝愤怒,更有一丝等待,等待一个结果。他们情不自禁的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周围的同伴,想知道李杰说的那个内鬼到底是谁。而且他们也知道,李杰既然在这个时候把话挑明了,那也意味着,他已经有了答案。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丰富。

  李杰从他们脸上一一看过去,

  当他看到鲁斯时,这个黑大个一如既往的平静,他没有躲避李杰的目光,也没有询问,他一向不喜欢询问,当了那么多年军人和保镖,他更习惯于执行,甚至看起来,如果李杰这个时候说鲁斯本人就是内鬼,让他开枪把自己毙了,他也会不假思索的执行。这样的人很简单,也很可怕,因为你真的看不到他的内心,或者说,连他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内心。

  看到林野的时候,林野微微的摇了摇头,眼神有些哀伤,林野骨子里真不是一个警察,他的内心细腻而柔软,他的哀伤,是因为小队里真的有内鬼这样的人存在,而这里的每个人,在他看来,都是亲人——在所有的人都无家可归一无所有的时候,剩下的彼此,不是亲人又是什么?他很努力的冲李杰笑了笑,但是笑着笑着,他的眼泪就出来了。不管内鬼是谁,他都充满了哀伤。为了凑数,李杰把林野视为双鱼座的黄金,但内心深处,李杰一直觉得林野最像的,是仙女座的那个爱哭鬼。

  林野的眼泪让李杰摇了摇头,于是他把目光转移到了周博彦的身上。而周博彦对他的目光视如不见,他只是坐在身后的一张桌子上,嘴角带着一丝恶作剧般的笑。他很期待,很期待那个人被揭发的时候,又是什么表情。

  绕过周博彦,廖寂的表情十分复杂,他似乎很紧张,因为上一次被伏击,他和毕典菲尔特实在有很大的嫌疑,他也一直没有用证据摆脱自己把队友骗进埋伏圈的嫌疑。可他似乎又显得很愤怒,他看上去更想立刻找出那个内鬼,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的脸色发青,愤怒中还有一种仇恨,除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想为毕典菲尔特报仇。

  而当李杰把目光投向黒木奎的时候,黒木奎的眼睛就像盖上了一层霜,什么都看不到。他抱着双手,微微低着头,散乱的头发遮到了鼻梁。他的表情……他现在什么表情都没有。

  “黑子,”李杰问:“刚才我让你去找输油管,你去哪里了?”

  黒木奎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只是耸了耸肩。他随便说句什么都可以,但他偏偏什么都没有说。

  一时间,所有的人表情立刻又变了。

  因为,这就是答案了。

  “老黑!”林野流着泪,一步窜到黒木奎的面前,揪住他的衣领,质问道:“真的是你?”

  黒木奎冷冷的说:“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你混蛋!”林野愤怒的大喊了一声,一拳把黒木奎打倒在地。然后又把他揪起来,拳头像暴雨一样砸在他身上,林野虽然爱流眼泪,文青,有些显得懦弱,在女人面前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但这些无碍于他的拳头的硬度。很快,黒木奎的脸上就鼻青脸肿,眼角也破了,还有几颗牙齿被他和着血水吐出来,不过,他没有还手。

  没有还手,足以说明他的内疚。

  而林野的愤怒,也别的人来得更强烈。因为黒木奎不是廖寂,不是周博彦,更不是最近入伙的毕典菲尔特,黒木奎几乎是一开始就和他一起生存,一起战斗,一起活过来的,他们在灾难后一起的时间,林野和李杰在一起的时间要长得多。当他们一起守护者米诺寻找李杰的时候,与其说是守护米诺,还不如说是守护他们在这个世界保持自我活下去的希望。他们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而现在……

  哪怕是一个最牵强的解释,一个最虚伪的道歉,甚至是最蛮横的否认,林野也会坚决站在他这一边。即使他明知道黒木奎只是狡辩。

  而和林野一样难过得几乎要疯狂的,就是米诺了。

  “奎哥,”米诺不像林野那样暴怒,但是她的声音充满了哀伤,哀伤得有些颤抖,她从头到尾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更是一点都想不明白,她只是叫了一声“奎哥”就已经泪流满面,然后哽咽着问:“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是啊,到底为什么?是活不下去吗?可是,更艰难的时候,不也都过来了吗?是图求什么荣华富贵吗?不要说现在根本没什么荣华富贵可求,就算有,那些东西对于你黒木奎来说不是毫无分量吗?是因为别的苦衷?可是再大再深的苦衷,如果身边这些人都不足以让你找到解脱,你还能找到别的人,别的方式帮你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要问那些无意义的问题了。”黒木奎猛然出手,尽管林野在暴怒之中已经给了他一连窜死命的打击,但是黒木奎还是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林野的破绽,他只用了一拳,就让林野抱着肚子跪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这与其说是他有多厉害,还不如说他对林野实在太了解。他一点都不心痛的看着林野,说:“尤其是你,你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实在让我心烦。”

  “妈的!你还嚣张!”廖寂大吼了一声,哗的端起枪,对准了黒木奎的脑袋。

  黒木奎冷冷的哼了一声,看都没有看廖寂的枪口,只是转头看周博彦:“怎么做到的?”

  周博彦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已经结疤的断腕,说实话,他并不关心谁是内鬼,甚至也不在乎这个内鬼会导致整个小队的灭亡,他所做的事,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只是为了季忆。他平常就很少和黒木奎说话,在他眼里,黒木奎这种灾难前混黑社会的人渣,是不值得他这种精英正眼相看的。所以,面对黒木奎的问题,他低头看自己的断腕,很不屑的说:“技术对我来说是很微不足道的东西,不过对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垃圾那就像神一样的难以理解。你以为不用电话,使用别人预先给你留在这片废墟里的无线电设备,我就发现不了吗?实话告诉你,那太简单了。除非你能直接用脑电波交流,否则,你只要发出信号,就一定会被我截获。但是,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呢?真是浪费我的口水啊。”

  “妈的!”廖寂放下枪,改用拳头,要纯粹力量,他的力量可林野大多了。毕竟,他是接种过李恩慧的特种疫苗,而林野和黒木奎都没有,而且,他也不会像林野那样,内心还抱有希望,更不会留下什么破绽让林野来反击。

  但是,正当廖寂的拳头朝着黒木奎砸去的时候,他的眼前人影一闪,是季忆挡在了他的前面。不得不说,季忆的速度真的太快了,甚至有些鬼魅的气息。

  廖寂的拳头来不及收回,但是,季忆用一只手掌挡住了他的拳头,顺势把他一推,将他的力量全部转移了方向,这让廖寂的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对于普通的幸存者而言,接种过特种疫苗的他们的身体多少都显得有些变态,但季忆真正变态的,从来都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的智力。廖寂一出手,她就已经计算出他的速度,力量和方向,知道从什么角度,用什么方式,将他的力量转移。换成武侠小说的写法,就是她一眼就看出了廖寂招式的破绽,她只需要用一个小小的四两拨千斤就够了。撇开务虚的武侠式描写不说,季忆的综合战斗能力,尤其是洞察力,是廖寂远远不上的。

  “为什么阻止我?”廖寂站稳脚跟,不甘心的转过身来,他倒没有不依不饶的再扑上去,而是红着眼,嘶哑的质问:“难道老毕就白死了?”

  季忆没说话,而是拔出手枪来,对准了黒木奎。

  黒木奎无力的笑了一下,表情稍微有些僵硬,他也知道,季忆不是米诺,这个女孩只要举起枪,就真的会扣动扳机。

  周围的人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异常的安静,安静得他们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空气也凝固了,他们只剩下一个动作,把目光集中在了黒木奎的身上。

  这时,周博彦打开他的电脑,在回放的监控视频里,黒木奎偷偷的在一个角落取出一个事前放在那里的无线电设备,正在和别人说着什么。周博彦没有同步播放录音,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季忆静静的问:“还是不解释?”

  黒木奎耸了耸肩。

  “等一下!”面对着枪口的黒木奎的,是林野,他揉着被黒木奎那一拳打得很痛的地方,泪流满面的说:“等等,李杰,黑子一定有原因的。”

  但是……

  “砰”的一声枪响,不管是黒木奎,还是周围的同伴,都完全没有想到,季忆就这么开枪将他打死了。甚至,当子弹射入黒木奎的身体时,他难以置信得连痛苦都没有来得及,仅仅是瞪圆了眼睛,嘴唇动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但终于是仰头倒地了。

  “季忆!你!……”林野喊了一声,捏紧了拳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米诺更是看了看季忆,又看了看李杰,嘴里泛起一种很苦的感觉。她不能说季忆做得不对,可是,换做是她,她真的做不到。至少做不到这么干脆,这么果断,这么决绝。毕竟,在灾难的最初,他们曾经一起相依为命过。

  她更知道,季忆这么做,一定是有李杰的支持。这让她不但嘴里发苦,而且心里空空的,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她只能,无力的跪坐在地上,看着倒下的黒木奎,一任泪水冲刷着脸庞。

  就连哭,也哭不出声来,还有什么,这种感觉更难受的?

  季忆依旧没有说话,有些话,只能由李杰来说。

  李杰没有去看黒木奎,他只是冷冷的说:“也许你们会觉得这样做很残酷,但是,对敌人心软,只会害了自己。不要再奢谈感情了,这是在末世,感情用事只会让我们团灭。我们的目的是要活下去,任何人,不管是谁,如果他对我们的团队产生了威胁,我都会毫不留情的下手。林野,米诺,我知道你们跟黑子的感情很深,也许你们这时候会恨我,但是想想吧,这个姓黑的出卖我们的时候,他又何尝把你们当做自己的亲人过?”

  一时间,谁也没有在说话,空气好像被凝固了一样,冬天虽然没有真正到来,可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冰窟一般。

  没有错,李杰没有错,季忆也没有错。

  可是,这真的是大家想要的吗?

  这个问题,也许太矫情,在末世,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过了一会儿,李杰换了个语气,说:“好吧,现在,我们的隐患解除了。我们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帮助我们的雇主完成任务。明天凌晨六点我们就出发,我们的目的地是泛洲市,那里有码头,我们不能用火车,但是我们可以在那里找到船,然后沿着航道直接插入珠江水系,南下香港。路上会遇到丧尸群,大家好好休息,保持体力,明天日落之前,我们一定要到达泛洲市货运码头。老廖,明天依然由你打头阵,不过,这一次没有人陪你了,一定要小心,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立刻告诉我,不得有丝毫的大意!”

  “我会的,”廖寂偏头看着黒木奎的尸体,看着黒木奎的身体下面渗透出来的鲜血,脸上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复杂,是兔死狐悲,还是难以置信,也许,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是说:“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