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31章 原来如此

第231章 原来如此


  三对一,而且鲁斯此前的20分钟已经极度的消耗了医生的体力,这种情况下,如果李杰他们还占不到便宜,那医生就不只是一个杀手,而是神了。

  但事实上,不管他再怎么厉害,他也只是一个杀手而已,他的身体条件超暴力,也从小受到非常严酷的训练,所以他对于怎么杀人,显然很有心得。但对于被杀,他也一样的会有恐惧。当他陷入一对三,形式急转直下的局面的时候,他的表情也很丰富。

  医生的表情和镜的表情一样丰富,而最大的共同点是——意外。

  他们显然早就预想过会遇到这种一拥而上的局面,但最开始,他们根本没把这种局面当成真正的威胁。倒不是说,医生有足够的把握一个人就把李杰的黄金小队全部搞定,镜也没有这么想过。尤其是,他清楚李杰绝对是能有多猥琐就会使出多猥琐的招数,不要说三位一体,就是架起机枪把鲁斯和医生一起突突掉也未尝没有可能。

  他们有恃无恐,当然另有原因。

  但现在,镜和医生的表情,都显示出,让他们有恃无恐的后手出了问题了。

  在镜的脸上,是一种狐疑和难以置信,但在医生的脸上,那种死亡靠近的恐惧和绝望就非常的直观了。

  “这不公平。”杀手医生居然会突然间喊出这么一句话来,差点把李杰笑尿了。

  就在医生喊不公平的时候,林野的长枪找准空隙,一下就刺入了医生的左半个肺叶。这让医生这么彪悍的野兽也非常痛苦,他的鼻孔里喷出血来,剧烈的咳嗽险些让他缓不过气。但是,他在面部肌肉严重扭曲的同时,伸手握住那扛长枪,猛的一甩,竟然将林野倒着甩飞了出去。这股力量,确实相当的惊人,但这同时也加速了他的失血,更要命的是,李杰和鲁斯的刀都在他甩飞林野的同时一起杀到。

  医生怒吼了一声,正面用他坚硬的右臂挡住了鲁斯的军刀,他的皮肉似乎很厚,以至于锋利的sn-1军刀竟然未能将他的手臂刺穿,而且鲁斯的力量还那么的强大和猛烈。但是,鲁斯看得出来,医生使用的是类似于中国的硬气功一类的东西,把力量集中在了右臂上,使它变得无的坚硬。当鲁斯的这一刀没有能刺穿他的右臂的时候,医生也大吼一声,重重的一拳砸在了鲁斯的头上。

  “噗”的一下,鲁斯的嘴里吐出一口含着断裂的牙齿和碎骨的脓血,但他只是偏了一下头,脚下还是稳稳的站着没动,同时刺在医生右臂上的军刀改变了策略,使劲的往下一拉,医生粗硬的手臂顿时被他削下一大块血肉来。

  李杰也没有闲着,他的印度尼西亚蛇形刀从医生的侧后方刺来,或许是看到鲁斯采取的办法,李杰试图没有一下将刀刺入医生的体内,而是刺进去一部分后,就是用力的划拉,割开他的皮肉,让他的失血来得更快更凶猛。

  这时候,镜也动了。他不能永远做一个旁观者,尤其是现在,医生虽然还是做困兽之斗,但是结局已经可以预见,而他们一直有恃无恐的后手直到现在也完全没有音讯。他必须动手了,他没有医生那样暴戾的力量,但是,他的速度快。快得离他最近的廖寂根本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小女孩唐忧的前面。

  准确的说,是小女孩前面两米的地方。

  但也就到这里了。

  挡在小女孩前面的,是那个有着极致的容颜,而且速度也丝毫不他慢的女孩,季忆。

  季忆伸出一只手,指向离他们大约100米处的一个吊塔上,说:“你们在等的,是那个人吧?”

  镜顺着季忆手指的方向看去,在那个吊塔上,他看到了一个被吊起来的身影。那人也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虽然隔了很远,但依然可以看到,那人的脸有一半是没有皮肤的,露出了一片白森森的骨头。那正是曾经被李杰一刀砍掉了半边脸的鬼子狙击手。

  镜沉默了一下,转过头来,说:“这么说,这一切都是你们算计好的?”

  季忆笑了笑,说:“与其让你一直躲在暗处跟踪我们,不如把你们引出来做一个了结,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选。”

  镜苦笑了一下,说:“说得也是。”这时候,他的表情很值得玩味,同样值得玩味的,还有廖寂的表情。只是廖寂脸上的复杂表情一闪而过,当他发现季忆并没有注意他的时候,他也立即端着枪,把枪口对准了镜,说:“季忆,咱们不用跟他们多费口舌了。既然他们一路阴魂不散,那就让他们在这里做个了断!”

  廖寂的话音一落,他也同时扣动了扳机,只不过他的动作快,镜也不是傻子,就在子弹出膛的瞬间,镜已经飞身扑向了唐忧。廖寂的子弹几乎是追着他,一直朝着小女孩唐忧扫过去。当他看到季忆竟然站着没动的时候,他的心念一闪,子弹朝季忆扫了过去。

  但是,他的动作刚一冒头,就感到侧面有一股威胁逼迫过来,印象中,那个方位站的是米诺。他知道这个姑娘除了对李杰死心塌地,是个很好的护士之外,战斗力不是很强,而且身上还带着伤,所以他发现米诺向他袭来的时候,他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有些意外之喜。

  季忆对李杰有多重要是不用说的,但米诺对于李杰重要性,在廖寂看来,即使不如季忆,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如果能控制住这个善良温和的姑娘的话……形势会再一次逆转。

  电光火石的瞬间,廖寂扔下枪,拔出刀来迎向了米诺。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几米,所以只是一个瞬间,廖寂就抓住了米诺的手,只要顺势将她的手扭到她的背后,然后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但是他虽然抓住了米诺的手,却并没有顺利的把她的手扭到她的背后,米诺的动作虽然没有季忆那么快,动作也很不规范,但她顺势迎着廖寂的方向,用肩膀重重的朝他的胸口撞上去。

  廖寂想硬扛下米诺的撞击,他们曾经做过测试,好像他的战斗力并不如米诺,但是,那里面有多少水分,他自己是清楚的。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自己会扛不下一个年轻姑娘的撞击。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真的是没有顶住,当米诺的肩膀重重的撞到廖寂的胸口的时候,廖寂只听到咔擦一声,瞬间,他就如坠冰窟。

  战况急转直下,但战斗并没有结束。

  镜再次扑向唐忧,不过他实在没办法甩开季忆。快速的起起落落之间,季忆的军刀和镜的短剑叮叮当当的激斗在了一起。镜并不想陷入缠斗,他只想赶紧摆脱季忆,尽最后的努力靠近唐忧。季忆则恰恰相反,她并不急于结束战斗,而是尽可能的将镜拖住。纠缠中,镜听到了什么东西轰然倒地的声音。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那是医生那个庞大的怪物结束了。

  “好吧。”镜突然停下来,站在原地,把手中的短剑扔在了地上,说:“gameover,我认了。”

  他转过身去,看到李杰手里提着医生的脑袋,杀气腾腾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而廖寂这时的对手变成了林野,林野没跟他拼什么体力,就在廖寂被米诺缺乏技术含量的撞击撞断了两根肋骨的时候,林野在一边端着手枪啪啪两下就打断了廖寂的两条腿。

  “说说看吧。”现在的形势非常的明了,镜反而是一脸淡然的看着季忆,看着李杰,又看了看地上挣扎着的廖寂,很好的问:“我被你们算计了,我以为我再次布置了一个绝好的陷阱,殊不知我才是掉进陷阱的那个人。很棒,季忆是吧?你这个陷阱做得真的很棒。但我想知道,哪儿出了问题?那个黒木奎又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廖寂想知道的,只不过他的表现没有镜那么镇定罢了。林野的两枪打得很贼,而且他的弹头肯定动过手脚,子弹卡进了廖寂的腿骨里,扭曲变形,就算马上手术,也不一定能取得出来。廖寂想要站起来,得花一段时间好好的恢复。当然,他没有这个时间了。

  季忆说:“黒木奎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擅自和外界联系,证据确凿,这是大家都看到的。不过我在朝他开枪的时候,经过精心的计算,子弹只是穿过了他的胸腔,没有真正伤到脏器。现在,他人还在火电厂里,已经进行了处理,休养几天,应该就能站起来了。我这个计划也并不是那么完美,事实上还有很多漏洞,廖寂,我让你看到黒木奎被打死,并不代表小队受到的威胁就已经解除,如果你肯动动脑筋,就会觉得李杰一反常态提前确定行动路线是有问题的。”

  镜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廖寂,说:“看来,我的这个卧底智商还是不够高。你的计划也确实有漏洞,不过我也太急了,听到他的汇报,认定你们已经彻底放松了警惕。不过,你怎么知道就是他?你是故意让黒木奎演一出戏,引这个笨蛋上钩的?”

  季忆笑了笑,摆摆手说:“不,黒木奎不是在演戏,他也没这么高超的演技。只不过他是和什么人联系,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就是了。至于廖寂——你们设计的这个陷阱本身也是不错的,近战有无强大的医生,内部有廖寂做策应,你的战斗力也不差,重要的是,你们还有一个狙击手,你不怕我们对医生群起而攻,是因为狙击手随时都可以对我们进行狙杀。不过,在你们到来之前,我就已经派人来了,而且,他一直潜伏在狙击手最有可能潜伏的位置。”

  镜看了看李杰和他的同伴,不解的问:“你们还有什么人?”

  “当然有。”李杰转过头去,看着正在从吊塔下放的阴影中走出来的身影,说:“一头满头金发的黄金狮子。”

  廖寂痛得满头大汗,奋力的撑起上半身往那个方向看去,难以置信的说:“老毕?”

  是的,从那里走来的,正是毕典菲尔特,那个在上次的战斗中,和他一起被医生打碎了全身的骨头,被吊在天桥上的毕典菲尔特。而现在,毕典菲尔特不但恢复了伤势,而且看上去过去还要孔武有力。他在寺庙那里苏醒之后,就直接被季忆派到这个码头来玩潜伏了。

  李杰很鄙视的说:“自己的脑筋不够用的,就不要学人家玩苦肉计。你玩苦肉计就玩苦肉计吧,当时让医生直接把老毕打死就没事了,你又担心那样我们会怀疑你,所以你让医生把你们俩都打残,但是你接种过疫苗,有足够的恢复能力恢复,他没有,他也不会泄露你的秘密。但是你怎么能忘了,给我们带来毁灭性的灾难的这个病毒,在某些时候也是会起着极其积极的作用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还是很讲义气的,抽点血救人这样的事,也不是做第一次了。不过,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的血这么管用,不但救了米诺,也救了老毕。看来我真的有做救世主的潜质啊,哈哈哈。”

  镜看着懊悔、不甘、纠结、痛苦,各种表情交汇出现的廖寂,反而很轻松的说:“也就是说,在黒木奎演那场戏以前,你们就已经知道廖寂是内鬼了的,正巧黒木奎也有问题,于是你们就将计就计。很不错的设计,好吧,我承认我输了,我太心急。但是你们仅仅只是摆脱了我的追杀而已。没用的,你们最终都难逃一死。”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李杰说:“通过这个行动,我们纯洁了队伍,锻炼了同志,增强的队伍的凝聚力,而且清除了隐患,等你后面的什么大主教再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唐忧忧小朋友已经回到她妈妈的怀抱了。那时候,说实话,我们也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我现在是做佣兵的,只要你的价格合理,我也可以为你卖命。哦,对不起,是你的大主教,因为我不可能放你走,你说对吧?”

  说话间,黑暗中传来了一阵丧尸的嘶吼声,而那些熟悉的声音,离他们已经很近很近。最多也就是十多二十分钟,丧尸就会追寻着血腥味找到这里来。

  李杰对廖寂没有手软,直接一刀从他的额头刺进去,从后脑穿了出来。他不想去问廖寂为什么要出卖他们,这已经,没有意义了。至于镜,说实话,李杰倒不是特别的讨厌他,所以,他倒没有一下就杀死这个少年,不管怎么样,别人也口口声声说很欣赏他,就算投桃报李也好,李杰没有直接杀死对方。但是,他开枪打断了镜的双腿,拿走了他一切的装备。

  “以我们的立场,我也做得仁至义尽了。”李杰对倒在地上的镜说:“丧尸很快就到,如果你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活下去,那就是你命不该绝。”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