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44章 家园七号

第244章 家园七号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今天,能在这里相聚,我们都是劫后余生的幸存者。你们刚才听到的那首歌,名字叫做《悲伤的家园》,它是由一位匈牙利作曲家在弥留之际写下的。作曲家写下这首曲子的时候,灾难在全球的蔓延已经进入第二年,他从他的家乡布达佩斯流浪到了伊拉克的巴士拉,他想在巴士拉乘船进入印度洋,最后到达东亚的中国。因为那个时候,很多幸存者都在想办法到中国来,人们听说这边没有灾难,没有疫情。作曲家在巴士拉被困在了一个清真寺里,那里还有其他的一些幸存者,但是,他们都已经弹尽粮绝,没有救援,他们都知道,自己再也出不去了。

  在清真寺里,不同信仰的人想办法共度难关,他们当中有基督教徒,有穆斯林,还有佛教徒和印度教徒,然而在那个时候,人们摈弃了国家、宗教的界限,在这场巨大的灾难面前,人们只剩下最后一个信仰,那就是团结一致活下去。

  这场灾难曾经让人们见到了人性最卑劣的一面,人们会为了食物而抢劫,杀害自己的同伴,人们会出卖自己的和灵魂,也会在一块压缩饼干面前毫无尊严的跪地祈求。是的,我不想奢谈什么真理与伟大,人们能够坚持自己的信仰,在死亡面前也无所畏惧,但很难面对长久的饥饿,无边的恐惧、孤独以及绝望。这是这场灾难最可怕的地方,它在最大程度上摧毁着人们的意志,甚至思想。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这场灾难中,人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我们的作曲家在到达巴士拉的清真寺之前,也曾经到过几个避难所,亲眼目睹了很多血淋淋的争夺和杀戮,然而,他却始终没有绝望。他以一个艺术家的心灵,守护着尊严而体面的作为一个人,而不是行尸走肉的底限。在清真寺里,他看到不同国籍,不同信仰的人艰难的活着,分享着一天一天减少,直至没有的食物。当第一个人因为饥饿倒下的时候,剩下的人们并没有像他曾经看到的那样,把自己的同伴变成了食物。而是,用不同的方式,为死者祈祷。他们的眼里已经没有眼泪,可是他们的心里弥漫着哀伤。

  我们活着的人,和变成了丧尸的人,本质的区别在哪呢?作曲家发现,就是那绝望中哀伤的祈祷。我们可以失去家园,失去亲人,失去所有的一切,但没有失去做人的骄傲。在我们当中,有的人为了活下去,不惜把自己变得丧尸还要凶残和嗜血,有的人为了活下去,卑微得失去了脊梁,有的人为了活下去,把自己变成极其廉价的商品。但,那不是全部。终有一天,你会发现,人性的光辉,会照耀在你的脸庞,即使你不可避免的还是死去了,但至少,你没有丧失希望。

  于是,在饥饿中,作曲家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创作了这首《悲伤的家园》,听吧,这首曲子是这么的悲伤,在乐曲中,我们回过头去,看到的是再也回不去的故乡,我们回过头去,看到的是永不再见的亲人,可是,我们终究会转过头来,去寻找那微薄的曙光。听吧,这首曲子里,有唱诗班的唱诗,有穆斯林的祷告,有僧人的吟诵,它跨越了国家、民族、宗教,它并非凌驾于这所有之上,而是将这所有,凝结成最后的力量。

  这是《悲伤的家园》,联合政府最高公民委员会决定,把这首曲子作为会歌。你可以为他填上歌词,也可以不用任何的语言,只要你跟着音乐哼唱,你将不会孤独,因为你知道,即使你一个人徘徊在绝境中,至少还有人像你一样在为未来祈祷。”

  ……

  李杰一直在想,这个新闻发布会的开场白会是怎么样的。在他的设想里,会有某个高官首先致辞,发言官腔十足而又空洞无物,然后在机械的掌声中,主持人程序化的宣读着会议的程序。

  李杰没有想到,这个新闻发布会的开场,是由一个外国人,用深沉的男低音,发表了一番文艺腔十足,让他觉得有些好笑,但好笑之余,又微微有点鼻子发酸的讲话。

  这个讲话与其说是做新闻发布会的开场报告,还不如说是一场配乐诗朗诵,那深沉的男低音充满磁性,感性十足,虽然用的是俄语,但是大屏幕上同声翻译的字幕,还是让听众受到了巨大的感染。

  李杰扭头看去,季忆倒还好,这姑娘感性的时候可以不顾一切的跳飞机,理性的时候会把自己都算计到一个生死难测的计划里,这个时候她就显得较理性,自始至终只是微笑着。她精通英语,能听懂德语,李杰发现她真的很变态,因为很明显,俄语她也能听懂。她还告诉李杰,俄罗斯白银时代的诗人里,就有一个古米廖夫,眼前这个长得有点像列宁的联合政府轮值主席,兴许就是那个古米廖夫的后人。因为他不是在表演,他的确是充满诗意的。

  可是季忆越是认真的样子,在李杰看来,越是有些没心没肺的胡扯的嫌疑。倒是鲁斯和毕典菲尔特这两个外国朋友,明显的对这首没有歌词的会歌更有共鸣一些,特别是鲁斯,当他用他一点也不轮值主席差的低音哼唱起这段音乐的时候,李杰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电影《霍特人》,不同的是,鲁斯不是被恶龙占据了家园的矮人,而是一个流浪在远离自己的家乡的土地上的黑巨人。

  至于米诺和林野,不出所料,早已经对着字幕泪流满面了。

  李杰叹了一口气,在快要饿死的时候还能作曲,这大概也只有人类才干得出来吧。他不能否认音乐和轮值主席极富感染力的朗诵,把在场的人们带入了一种充满正能量的状态之中。如果要说这是做人的骄傲也没错,可是今天的主题,并不只是要唤起人们的悲伤和希望的啊。

  转折出现在最高学术委员会主席劳伦斯?罗尔斯顿发言的时候。

  之前李恩慧就告诉过李杰,这个家伙是个34岁就获得医学教授名誉的牛逼人士。亲眼见到这个人,李杰才发现,这家伙不只是肚子里有货,而且,外表看上去也很让人抱怨老天不公平。他一点也不像三十多岁的人的样子,留着一头金色的齐耳长发,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冰蓝色的眼珠子,当他微微一笑的时候,会场几千人中为数不多的女性,发出了可以盖过整个会场的惊呼声。

  李杰恨恨的看了一眼米诺,这个家伙倒是一点也不掩饰她的花痴的。

  “怎么又是个老外啊。”

  李杰在愤恨中,听到身后有人不满的低估了一句。

  “是啊,什么轮值主席,什么委员会主席,怎么都是老外啊?我靠,这还是在我们的国家吗?难道我们穿越了?不管怎么说,还是我们中国人多,这些老外到这里来也是难民吧,应该由我们的领导去发言才对啊。”

  “那又怎么样?”另外一个声音很有见地的说:“你没听清楚刚才的介绍吗?这两个老外,一个只是象征性的主席,除了朗诵,什么实权都没有。这个老外虽然应该有些实权的样子,不过别忘了,刚才主持人介绍,管人口的和管军事的都是中国人,这他妈的是在末世啊,你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李杰笑了笑,回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几年灾难中颠沛流离,生死一线的生活,已经抹去了他的身份特征,看不出他原来是干什么的了。

  “人类不会灭亡。”

  这时,正在进行发言的罗尔斯顿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了一句。他的发言不像古米廖夫那样具有感染力,甚至显得有些平淡无味,加上会场中很多人并不懂英语,所以刚刚振奋起来的精神都有些让位给睡意了。突然间这个老外用汉语喊了一声,不但没有引来那种振臂高呼的场面,反而让很多听众都有种想扔东西的冲动。

  但是,他说的话却古米廖夫那个诗人实际得多。昏昏欲睡的人偶然间一抬头看到大屏幕上的翻译字幕,很快也就不计较他的乏味了。

  “人类不会灭亡。我并不是在喊什么空洞的口号,也不是在给你们散布空洞的希望。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实际的证据。而这要归功于我们今天的主角,家园国际制药集团的理事长、首席研究员谭皎女士。也必须要感谢tsz集团在背后的大力支持。我们来看一下最直接的证据吧。各位,你们现在在屏幕上看到的,是一个正在康复的病人,但是你们知道吗?就在不到72小时以前,他还是一只深度感染和异化的丧尸,他此前已经被病毒彻底的侵蚀,但是现在,他的临床数据表明,他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人的身体特征。而带来这一个伟大的变化的,是我们的谭皎女士的最新研究成果,家园七号。”

  “靠。”李杰听着罗尔斯顿教授乏味的声音,这个外表迷人的家伙,竟然能把这么振奋人心的消息讲得如此的平淡,但是看着字幕上这些色彩鲜明的语句,李杰忍不住说:“这家伙是不是谭皎那个老女人的托啊?哥们你别这么没节操好不好,这老女人给你什么好处了?这可不是推销什么黄金搭档,这是关系到很多人命的药剂啊。”

  “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罗尔斯顿提高了音量,虽然他的表达缺乏感染力,可是音量的提高,还是让听众都打起了精神来,他有些激动的说:“实验数据证明,人类已经能攻克这种末世病毒,是的,最高学术委员会裁定,谭皎女士的家园七号对末世病毒具有良好的治愈效果,可以作为唯一有效的解毒剂进行批量生产。这太伟大了!在此之前,人类的总人口数量在不断的减少,当我们在消灭丧尸的时候,同时也是消灭人类未来,按照此前的处理方式,我们最终会与丧尸一起从地球上消失。但是,这个伟大的成果拯救了我们,现在,我们可以将感染为丧尸的同类治愈了。他们将回到我们当中来,和我们一起重建家园,我建议,我们应该以最热烈的掌声,最诚挚的敬意,向我们的拯救者表示感谢。”

  哗啦啦的一片,会场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尽管很多人还没有闹明白这个家园七号是什么,但他们想,既然这个什么最高学术委员会主席敢向全世界宣布解毒剂研制成功,那总不会是骗人的。如果丧尸真的可以治疗,那么,人类才真正得救了。

  而这时,李杰扣着鼻子,转头对米诺说:“看到没有?长得帅有毛用啊?林野我不是说你啊,这个老外充分的告诉你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那么卖力的给谭皎说话,我估计,他要么是谭皎的姘头,要么是谭皎养的小白脸。”

  米诺白了他一眼,说:“你明明就是嫉妒别人长得帅。”

  季忆伸长了脖子往主席台那边看,说:“我倒想看看,我们的李恩慧大婶,现在会是什么表情。”

  此时李恩慧正坐在主席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上,她在这个基地二号人物的身份,使得她必须要坐在主席台上,可是,在那些名目繁多的主席、官员之中,她又只能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当最高学术委员会主席罗尔斯顿宣布谭皎的家园七号将要作为唯一有效的解毒剂进行批量生产的时候,李恩慧冷冷的笑了一下。李杰记得她说的是谭皎剽窃了她的成果,不过这种时候,她似乎也并不想去追究什么版权啊专利啊什么的了,这个东西也不是用来评职称拿大奖的,只要能救命,剽窃什么的,她也只能认了。

  大概是这个消息确确实实是个很重大,很值得庆祝的消息,会场里的掌声一开始只是礼节性的,程式性的,但是随着人们渐渐的想明白这个解毒剂的意义,掌声也越来越热烈,人们也越来越激动。到最后,很多人站了起来,使劲的鼓掌,在那经久不息的掌声中,人们开始欢呼起来。

  这个消息,的确太重要了。它带给人们的意义,的确太重大了。

  “万岁!家园七号!”

  不知道什么人起的头,但是迅速的,很多人都跟着大声的呐喊了起来。

  季忆远远的看到,主席台上的李恩慧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她把手贴在耳朵上,在一片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她似乎正在接听什么信号。但是,几个情绪激动的人从季忆面前跑过,挡住了她的视线。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