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47章 不寒而栗

第247章 不寒而栗


  转身、拔枪、瞄准。

  李恩慧虽然是个技术军官,但她的战斗反应能力一点都不差。而且她的战术动作,那些灾难后才学会怎么开枪的幸存者,那是强太多了。

  但是,让李恩慧感到非常意外的是,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她看到的不是谭皎的保安,也不是丧尸,而是,一个小女孩。

  那是由李杰他们千里迢迢的护送到增长天基地来的谭皎的小女儿唐忧。这个小女孩脸色苍白,赤着脚,穿着一套白色的无菌服,从实验室的一个角落里走出来,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李恩慧并没有因此完全放松了警惕,她只是垂下了枪口,静静的看着唐忧。

  唐忧也看着她,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不过,隔了一会,李恩慧把枪插回腰带上的枪套里,蹲下身子,和唐忧保持平等的高度,一只手支在自己的膝盖上,一只手垂在地上,说:“忧忧别怕,阿姨不会伤害你。”

  唐忧看了看她,微微的摇了摇头,并没有朝她走过来。对于这个小女孩而言,最亲近的人并不是她的母亲,而是一直保护她的黎索,而在和李杰的队伍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她对米诺的信任度也是较高的。而对于穿着军装的李恩慧,她就显得较恐惧。

  李恩慧看了看唐忧出现的那个角落,那里有一个小房间,小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缝,唐忧大概就是从那里面走出来的。

  在一般情况下,谭皎不会干涉李恩慧的实验,同样的,李恩慧一般也不会来检查谭皎所做的实验。只在有需要的时候,她们才会进行交流,但即使交流,她们的分歧也大于合作。

  简单的说,谭皎的解毒剂,是通过先杀灭病毒,后修补细胞的方式来实现对于重度感染者,也就是丧尸的治疗。在很长时间里,谭皎的实验一直无法成功,因为病毒已经完全占据宿主的细胞并不断的自我复制,如果要杀灭病毒,那也意味着宿主的细胞会全部死亡,最终的结果实现对丧尸的治疗,而是让它真正的死亡。而李恩慧的研究倾向于使病毒和宿主的细胞实现融合,最大限度的保证宿主的存活率,但风险是会促使病毒异变,李恩慧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完全控制病毒异变的规律性。虽然有李杰等人作为良性融合的临床案例,但即使是在他们体内,病毒也一直存在着再度异变的可能性。

  (以上涉及病毒的想象纯粹是作者的臆想,没有什么专业术语,采用的也只是喻的方式来说明问题,而不是硬的病毒学原理。对于这一部分,大家不要太较真,作者是文科生……我们还是把重点放在故事情节和人物的命运上吧,哈哈。)

  虽然李恩慧和谭皎也会共享研究成果和资料,但是她们其实并不会走到对方的实验室里去。一直到最近,谭皎才告诉李恩慧她的解毒剂取得了突破,而她取得突破的节点,正好是黎索把唐忧带回来以后的这段时间。而李恩慧从李杰那里知道,唐忧一度已经变异,但是在吸食了周博彦的血液后才保持了正常人的智力和意识。而周博彦又是接种过李恩慧的疫苗的。李恩慧也研究过谭皎的解毒剂,发现她套用了自己的研究范式,甚至直接拿走了她的一些研究数据,加上谭皎自己的实验数据,才取得了眼前的突破。

  李恩慧自己也用同样的方式进行了实验,她虽然没有得到唐忧的血液样本,但是她通过对谭皎的实验对象的逆推,得到了唐忧的血液与周博彦的血液融合后的基因排列组合方式,但是实验的结果是失败的。因为李恩慧得到的实验对象是谭皎提供给她的,所以她对谭皎所提出的“治愈”方案持有所保留的怀疑。乐观的来看,是谭皎对她有所保留,但谭皎确实攻克了技术屏障。

  当谭皎对外宣布已经成功的研制了解毒剂,并且也拿出了具体的临床证据的时候,李恩慧虽然不齿谭皎对她的研究成果的剽窃,但既然谭皎攻克了这个技术屏障而她没有能够做到,她还是保持最大的克制和理智,接受这个结果的出现。

  但是,当她发现谭皎对重度感染者的治疗已经到达能够是他们提前康复,并独立自主的行走的时候,李恩慧肯定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

  因为谭皎的解毒剂目前所能达到的最高的治疗效果,应该也就停留在使重度感染者,也就是丧尸体内的病毒实现良性转化,使它们的感染症状得到减轻,它们充其量也只能躺在实验室里,缓慢的恢复人体细胞原有的活力。这个恢复的过程将会很漫长,而且这些治疗对象随时可能死亡,因为它们现在完全没有自主的细胞再生能力,它们的器官已经全方位损坏,必须在密切的监护和人工护理的条件下才能少量的恢复吸收能力。所以,李恩慧认为即使谭皎的解毒方案真的可行,要使患者康复,需要6个月到12个月才能下床行走,而这个过程不但漫长,而且成本极其的高昂。

  在谭皎宣布解毒剂研制成功,最高公民委员会和最高学术委员会主席出席这个庆典的时候,李恩慧认为这除了是谭皎个人的作秀以外,更多的联合政府的一种宣传需要。因为在目前的环境下,联合政府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形象来凝聚人心。相对的,净土教利用了极端信仰加实利的方式,已经使大量的幸存者皈依到“神主”的羽翼下,联合政府要打击净土教,要让更多的人相信他们有能力引导人类摆脱灾难,重建家园,这个所谓的“解毒剂”不管是否真的具有宣传的疗效,都很重要。

  李恩慧并不是那种一根筋的科研人员,她从小接受的教育,使她深知政治宣传的重要性。谭皎剽窃了她的研究方案和研究数据,她没有去追究,这个匆忙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在她看来完全是作秀,她也只是冷冷一笑,因为她知道现在的联合政府需要这个东西。但是当她看到那些患者竟然已经能够行走的时候,这一事件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

  根据李恩慧自己的经验,一种最大的可能是,谭皎在康复阶段,既没有采用之前的杀灭法,也没有用李恩慧的溶合法,而是直接把病毒打乱重组后运用在了患者身上,这样,患者看起来去掉了病毒感染的外部特征,实际上只不过是在感染的基础上,恢复了一定的意识。

  这种可能性所导致的结果是,那些丧尸并不是被治愈了,而是,变成了外部特征和健康人区别不大,并且恢复了一定意识的丧尸……

  一想到这个结果,李恩慧就感到不寒而栗。而当她闯入谭皎的实验室,从头到尾的对谭皎的实验方案、实验记录以及实验数据做了一个全面的了解之后,她发现了更大的问题。她不知道谭皎是怎么突破患者的恢复期的,所有的证据和理论推算都表明,这个恢复期不可能少于半年,而且患者的存活率不可能有那么高,但最关键的一段数据被隐掉了。

  很可能是谭皎知道她会来调查实验进程,故意把关键的那一段数据隐藏了。不管是出于学术保密,还是个人的防范,这本来都不足为。在这样的灾难中,什么专利啊,版权,署名权啊,都是很次要的,但有人一定要强调这些东西也无可厚非。问题是,李恩慧不认为那段数据被隐藏的原因是谭皎和家园公司对这个治疗方案的所有权。她甚至有一个直觉,那就是谭皎自己都不清楚这个恢复的过程是怎么提前的,但是她对于一个摆在眼前的蹊跷的结果没有深究,而是直接把这个结果拿了出去。

  这是一个猜测。

  李恩慧从来不相信直觉,不相信猜测,她只相信证据。

  但现在她的直觉占了上风,如果她还有一点闲暇的心情的话,她一定会好好的嘲笑一下自己。不过她现在来不及去嘲笑自己,她只觉得问题越来越严重,她没有任何的证据,但她觉得自己的猜测一定是对的。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孩,李恩慧的脑子里一度转过一个念头,就是马上将这个小女孩带走,或者取走她的血液样本,然后用谭皎的研究方案,由她自己来再做一次。虽然这很不人道,但是……

  李恩慧纠结了起来,其实按照她一贯的作风,她是不会纠结的。只要是对研究有利的事情,只要她认为是对的,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做。至于对象是一个小女孩还是一个小男孩或者成年人,这些都不重要。但是,这就是李杰对她的影响吗?是因为李杰痛骂谭皎把自己的女儿当试验品不是个东西,所以她犹豫了吗?

  开什么玩笑啊,李恩慧嘀咕了一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打消自己这个不够科学,不够理智的念头,但这时,唐忧走出来的那个小房间,又传来看了一个异样的声响。

  李恩慧在下意识的扑向唐忧的一刹那,心里深深的苦笑了一下……自己,到底是被李杰影响得很深了。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