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49章 被迫降落

第249章 被迫降落


  “被联合政府通缉,加上以前得罪了净土教,我说,这真他妈的刺激啊!”

  当飞机起飞后,李杰看着下面渐渐缩小的增长天基地,长长的吹了一声口哨。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还真是爽。

  “不只是这样啊。”李恩慧抱着手,平静的说:“还有更大的危机,除非能够逆天,否则我想我们是没有什么机会了。”

  对于李恩慧的话,李杰反正懒得去管她究竟想表达什么了,他更关心的一个问题是,他们现在该往哪里飞。驾驶美制v22鱼鹰旋翼机的是美国前三角洲部队退役的老兵鲁斯,副驾驶是莱茵金属公司的高级技术人员毕典菲尔特,但是,他们只能保证飞机从增长天基地飞出来,但是他们不知道,也无法知道究竟往哪个方向飞才是安全的。

  这时,林野突然明白李恩慧为什么要开枪打伤谭皎了。虽然这样做会更加的激怒谭皎,但至少谭皎的受伤会使基地暂时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打死她是不行的,那样的话谭皎的部下无所顾忌,他们也别想出来了。

  千万别惹女人,林野打心底感叹了一声,哪怕像李恩慧这种讲科学将理性似乎永远都安静淡然的女人都会痛下杀手,其他的也就不论了。

  “队长,”驾驶舱传来鲁斯的声音,“我们的燃料还能维持大约两小时的飞行距离,请尽快制定行动路线!”

  李杰看了看李恩慧,李恩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往西北方向飞吧,东面南面现在都是净土教的势力范围,西南诸省现在是联合政府的主要控制区域,只有往西北靠近沙漠的地带飞,我们存活的几率才会更大一些。”

  李杰说:“两个小时的航程,我们不可能飞到西北地区,除非我们现在乘坐的是超音速飞机。不要做这种不着边际的指示,明确一点,这才符合你一贯的要求。”

  李恩慧静静的笑了一下,说:“好吧,明确的说,我们不管往哪个方向飞,结果其实都差不多。”

  李杰也没有追问李恩慧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们总共才飞行了15分钟以后,飞机内部就响起了一阵嘟、嘟的警报声,鲁斯在他的仪表盘上看到了一个提示符,那是被雷达锁定的信号。与此同时,他的耳塞里也传来了一阵警告声,他把接收到的无线电信号接入扬声器,整个机舱里的人就听到一个男人带着四川方言的普通话在说:“警告,警告,你机已经被我锁定,请按照要求降落,否则,我将奉命将你机击落。重复,你机已经被我锁定,请按照要求降落到指定地点,否则,我将奉命将你击落。”

  15分钟,李杰朝着机舱的窗子向外看去,他们下面是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丘陵绵延至增长天基地所在的山脉,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多远。这时,李杰和其他的伙伴都看到两架j10b战机从他们的飞机两侧呼啸而过,这是在向他们示威。鱼鹰旋翼机只是一款性能较不错的运输直升机,本身并没有武装,不要说从他们身侧飞过的是j10b战斗机,就算飞来的是两架老掉牙的j6,他们也只有挨打的份。

  李杰看了看被他们当做人质的最高公民委员会主席张建华和最高学术委员会主席劳伦斯,不禁很难过的说:“听到没有,击落啊。似乎没有把你们当回事啊,说真的,我真的替你们感到难过。”

  “我奉劝你们悬崖勒马,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虽然看起来较狼狈,不过,曾经是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的公民委员会主席张建华还是一脸正气,用一种痛心疾首的眼光看着李杰说:“你们所犯的罪行是不可饶恕的,而你们妄想挟持我们来达到你们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注定是不会成功的。你们现在已经被联合军空军的战机雷达锁定,绝对是没有机会逃脱的。”

  李杰点点头,很认真的说:“对呀,所以我才替你感到难过啊。我们只是些升斗小民,死了就死了,可您是什么人啊,最高公民委员会主席啊!虽然我觉得这头衔也很不靠谱,可毕竟我们值钱多了。到头来,还是要和我们一起从天上摔下去,砸个稀巴烂,连你老妈都认不出来。”

  张建华的脸色变了一下,看起来,李杰等人似乎确实不在乎自己那条命,这都是些亡命徒,可他呢?张建华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人质。来到增长天基地之前,他反复了解过,家园公司的保安部队战斗力非常的强大,而且基地的防御可以说固金汤,不管是丧尸,还是净土教的叛军,都不可能对基地产生实质性的威胁。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基地的反导系统,会在敌对势力发射导弹后两分钟就做出应激反应,能在150公里外将来袭的导弹击毁。基地的抗饱和攻击反导系统,也是张建华最终接受这一次的行程安排的保障。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固金汤的基地内部,却让他栽了个大跟头。当时会场的气氛很热烈,作为预定行程,张建华和其他的高官都要象征性的与难民、科研人员、军人代表面对面的共同庆祝家园七号抗病毒制剂研制成功的重大喜讯,而那个美得有些令人窒息的女孩赤手空拳、心潮起伏的向他走来的时候,他甚至主动的制止了保镖的阻拦动作。这是一个小小的疏忽,真的,他发誓,他并不是因为那个女孩的美丽而想要让她靠近的。他是那么高尚而纯粹的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孩……

  他当时注意到,女孩刻意的把领口拉得有点低。虽然这很露骨,也很艳俗,不过,他发誓他不是动了邪念,只是觉得女孩挺可怜的。他就没想到,女孩会在胸罩里藏了一块陶瓷刀片,是陶瓷的,所以他的保镖随时携带的金属探测器没有发现,可是那玩意还是异常锋利的一下就切下了他的一根手指,而当那薄薄的陶瓷刀片稍稍割破他的脖子,并且离他的颈动脉只有零点零一公分的的时候,他觉得他的裤管里也有些热潮奔涌。

  事实上,那块陶瓷刀片,只是季忆在平常训练之余,自己打磨的。她早就知道,会有用得着的地方。

  “最高公民委员会主席?”李杰颇有些嘲弄的笑着说:“看来,我们也值不了多少钱啊。”

  是的,这个听上去非常崇高的职位,从本质上来说,务虚的成份也是很大的。毕竟,灾难中,公民权的神圣性早就遭到了消解,在联合政府中,真正最具有实权的,是军事委员会。如果他死了,很快会有新的公民委员会主席来代替他,也许,是那个一向最喜欢夸夸其谈的地方政客。张建华一想到那个肠肥脑满的家伙一边假装悲痛的读着他的讣告,一边为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而笑逐颜开,他就不寒而栗。

  “不!”张建华大喊了一声,说:“你们不能与空军对抗,必须马上降落!”

  “降落?”李杰冷笑一声,说:“然后等着狙击手把我们都击毙,再把你解救出去?那不好玩,我觉得有这么大的人物陪着我们一起被击落,这个死法被狙击手爆头,还是要华丽得多!”

  说话间,机舱突然晃动了一下,就在同时,一阵震耳的响声穿透机舱,火光闪动,几颗23毫米机炮的炮弹打穿了鱼鹰旋翼机的尾部机舱,没有爆炸,而是直接打穿,显然是进一步的升级警告。机炮啊,对于战斗机来说,这玩意就好像一个全副武装的正规军士兵用警用左轮手枪过了一下开枪的瘾的感觉。从他们侧面呼啸而去,远远的绕了一个圈子,又飞回到他们后方的战斗机里面的飞行员,一定在得意而狰狞的笑吧?

  j10b战斗机对没有武装的鱼鹰旋翼机,怎么都有种彪形大汉强暴手无寸铁的少女一样的邪恶。

  对方不会再给他们一次警告了,如果战斗机再开火,用不着导弹,依然是机炮,只要稍稍提升一下射击角度,就足以把他们打得凌空爆炸了。

  但是,接受指令,降落到指定的地点,效果无疑也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现在大家可以一起死,降落在了指定地点,人质一定可以得救,而他们还是必死无疑。先前在增长天基地里,季忆的挟持人质行动占据了太大的出其不意的便宜,而且当时周围的难民、科研人员、军方代笔等几千人都被李杰他们挟持做了挡箭牌,基地的狙击手也没有接到明确的指示。而如果降落到指定地点,待遇绝对是不一样的。

  不管是李杰,还是李杰的伙伴,都很清楚这一点。

  “鲁斯!”李杰不想等到战斗机的机炮再次开火,他大喊了一声:“朝下面的荒地扎下去吧!反正都是死,就赌一把吧!”

  李杰赌的是,战斗机会尾随着他们迫降,在这个过程中,并不会对他们开火。而他们迫降的范围,一定还是军方可以掌控的范围。

  “真是暴殄天物啊。”李杰下达了命令后,喃喃的说:“人美国人的鱼鹰旋翼机明明是可以垂直起降的,生生的给逼成了俯冲式的迫降。”

  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当他们俯冲迫降下去的时候,地面上出现了一片荒野。荒野在丘陵的尽头,一条高速公路从荒野里穿过。荒野原来肯定不是荒野,很可能是一片机械化农田,不过,原来长庄稼的地方,现在全部都被杂草灌木淹没了。就连那条在空中清楚的看到的高速公路,来到地面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