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60章 简单的故事

第260章 简单的故事


  基地内部的监控设施非常完善,几乎可以说是零死角的。

  所以,当李恩慧像看电影一样回放季忆和毕典菲尔特把j11战机弄到地下跑道上滑行的视频时,他们都能清楚的看到季忆当时那种兴奋的表情。这又让李杰很是不爽了一把。

  所以,当李恩慧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李杰那种醋味知足的表情,想要看到更多能刺激到他的画面的时候,他们在监控录像上看到了一个人。他们看到这个人在基地内部心事重重的张望,确定四下无人后,钻进了一间办公室。

  可惜的是,监控摄像头只能捕捉到视频,不能拦截和记录无线电波。

  但是李恩慧迅速的检查了网络系统,确认就是在那个人钻进办公室后,基地里有无线电波发射出去的记录。虽然已经不能把电磁波追回来,再进行破译,但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李恩慧、李杰和季忆互相看了一眼,李杰把手枪拔出来,把一颗子弹拉上了膛,说:“走!”说完,就走出了中心控制室。

  季忆迅速的追出来,说:“你不觉得这有点怪吗?他肯定也想得到,基地内部会有监控的。”

  李杰走得很快啊,脸色铁青,眼睛里露出杀气,这说明,他真的起了杀心了。而对于季忆的追问,李杰并没有回答。他曾经是野鸡心理医生,虽然没有什么证书,但是他很能准确的分析人的心理。尤其是,每个人总会有些侥幸心理——正因为基地内部有监控,他才相信不会有人怀疑他去做这样的事。

  “黒——木——奎!”

  当李杰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的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黒木奎正在食堂里吃饭。因为他刚才出去给李恩慧送饭,所以他自己的饭还没有吃完,这时候米诺又重新给他把饭加热了一下,多给他加了一块火腿肉。黒木奎平常话不多,不过因为他们很早就认识,而且当他们离开李杰以后,也是他和林野一路照顾着米诺的,所以,在这个队伍中,李杰不说了,米诺和林野、黒木奎的关系也一直最好。

  当黒木奎听到李杰的声音的时候,他顿了一下,但随之又接着吃饭了。反而是米诺无惊讶的站起来,喝问:“李杰,你用枪指着黑子干什么?”

  是的,李杰现在正在用枪指着黒木奎的后脑,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只要他的手指一动,子弹就会从枪膛里旋转着飞出来,一头扎进黒木奎的后脑勺里,从他的正面带着一股子的血水飞溅出去。

  李杰咬着牙,压制着自己扣动扳机的,说:“黒木奎,上次为了引出廖寂那个内鬼,季忆把子弹打穿了你的身体,当时我就在想,我太对不起我的兄弟了。现在想来,你当时其实会不会也就是假戏真做呢?你不光是演给廖寂看的,也确实在和外界联系。这一次,如果你不给我一个交代的话,我不会再让你的血弄脏季忆的手,我会自己来。”

  这个时候,黒木奎正对着米诺,还有和米诺坐在一起的唐忧。小女孩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睛里流露出来了一种深深的恐惧。这个小女孩很少说话,总是显得很恐惧,她总是很难睡着,即使睡着了,也总是从噩梦里醒来。这时候,她看到黒木奎超她笑了一下,在小女孩的记忆里,这个人也是很少笑的,他的长发总是遮住他的眼睛,遮住他眼睛深处的故事。当她看到这个人的笑的时候,小女孩的心里不由得安定了许多。

  黒木奎对唐忧笑了之后,没有看正面盯着他的米诺,而是放下碗,缓缓的站起来,问:“我可以转过身吗?如果你一定要开枪,我希望你的子弹是从我的面门射入的,我不是那种临阵脱逃被人从后面开枪的人。”

  这时候,其他的人也都来到了食堂,米诺更着急的是林野,他自己也很难说清,李杰和黒木奎,到底谁跟他的交情更深一些。他认识李杰更早,但和黒木奎一起经历的事情李杰更多。他知道李杰绝不会无缘无语的拿枪指着自己的兄弟,但是他想不出黒木奎又会是哪里出了问题。

  所以,林野很着急的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有你的苦衷,只要你说出来,我们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黒木奎在林野和米诺的注视下,缓缓的,缓缓的转过了身,面对着李杰,面对着李杰的枪口。他笑了笑,说:“再过一个小时左右吧,会有一支神棍军到达这里,人数大约有300人,装备精良,还有重武器。而据我所知,前来接走李恩慧少将的飞机,要下午才能到。中间这个时间差,足够发生一些事情,并且悄无声息的抹去一切痕迹。”

  李杰点点头,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反而平静了很多,问:“你不是贪生怕死的人,这是末世,我也想不出你有什么可以贪的,所以,说说看吧,你的理由是什么?虽然不管你的理由是什么,我都会杀了你,但不管怎样我们也都算兄弟一场,你明明白白的死,我明明白白的杀你,如果可以重活,我们还可以做兄弟,你说对不对?”

  黒木奎也点了点头,说:“谢谢,我也始终把你当成了兄弟。我不想说抱歉的话,我只想告诉你,这一次,即使是你,也难逃一死,在你的手里先走一步,我很满足。好吧,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死角,这个死角一旦被别人发现,被别人利用,那就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的。我的事,没有多复杂。说白了,是为了一个女人。”

  李杰笑了起来,说:“很好,这才是男人本色。像刘备那样说什么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的人,才是弥天大谎。你的女人落到了神棍手里?”

  黒木奎摇摇头,说:“不,她是一个布道使,这个级别很高,我这么跟你说吧,在那些神棍森严的等级体系里,第一级是至高无上的教皇,第二级是控制好几个国家的黑衣大主教,第三级是管辖范围相当于我们的好几个省的区域的执政官,第四级就相当于我们的省级一把手了。布道使就属于第四级。当然,布道使是个圣职,级别虽然高,但管辖范围不大。而现在,她正带领着那支300人的部队赶往这里,那都是隶属于黑衣大主教的近卫队,战斗力很强。就单兵战斗力而言,你和鲁斯也许还有得一拼,但是他们有300个这样的战士。”

  李杰赞叹了一声,说:“原来以为你只是个道上混的古惑仔,没想到你还这么高精尖啊。你女人怎么称呼?多大年纪?漂不漂亮?你不是都跟林野米诺在一起的吗?怎么跟她勾搭上的?”

  黒木奎说:“我真的就只是个古惑仔,我和她在一起也有六七年了,在灾难爆发以前,我从来就不知道她在净土教里担任地位那么高的圣职。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刚出校园的小律师,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叫夏薇薇,第一次把我从号子里扒出来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睛闪烁着很多的惶惑,我至今都印象深刻,就像——”他转头看了看唐忧,说:“像这个小妹妹这样纯净。我不知道后来我们到底是怎么好上的,因为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自卑得对她很差,动不动就骂她,让她滚蛋,可每次她收拾东西从我的租屋里出去的时候,我都心痛得在抽。”

  这时李杰已经坐了下来,枪还握在手上,他示意黒木奎也坐下来,又示意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虽然说一个小时指定逃不了多远,可还是要认真准备一下。

  和他一起留下来的,就剩下了林野和米诺。

  大概是黒木奎的故事激起了林野很多回忆,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充满了迷茫。突然间他在想,连这样生死与共的兄弟,都会不知不觉的暗中出卖了你,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可以相信的?

  李杰笑着说:“没想到你装得这么酷,内心也骚放得很嘛。还有,你那女人真能装,能让你觉得眼神和孩子一眼纯净,那不是一般的功力能做到的。”

  黒木奎沉默了一下,说:“我从来不认为她是装的。”

  李杰说:“不是装的,怎么会是神棍?而且像你说的,级别还那么高?”

  黒木奎说:“这是两码事,即使是洗浴城的小姐,眼睛一样可以很纯净,虽然她们出来卖,但是她们那些当官和当演员的干净多了。而且,她信这个净土教,也许也使她很纯净。我后来才想起来,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常常提到这个世界有多么的污浊。那时候我以为她是在讽刺我,所以每次她一提这样的话头,我都要打断她。”

  李杰哈哈一笑,说:“她一定很挫败,堂堂一个布道使,竟然每次想说教就被你粗暴的打断了。”

  黒木奎叹了口气,说:“也许吧,但她从来没有要把我发展入教。我不知道她在别人的眼里是什么样的,但在我们俩之间,我们只是两个混在一起的男女,她说她恨她的父母,我很小就离家出走,我们总是能互相靠着对方取暖。尽管我一次次的伤害她,但是她在我的心里无人可以取代。就像现在,她要我告诉她李恩慧少将的行踪,即使这会出卖我的兄弟,我也还是照做了。”

  “好男人啊。”李杰深以为然的说:“你女人值了。问题是,灾难后你又是怎么遇上她的?在什么时候?”

  黒木奎看了林野和米诺一眼,歉然一笑,说:“很久了。在难民营的时候我就和她重逢了。但那时候,我不肯皈依净土教,她不勉强我,只是要我别忘了她,我怎么可能忘呢!”

  林野苦涩的一笑,说:“也就是说,你在我和米诺面前装了很久?”

  黒木奎摇摇头,说:“也不算装吧,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以后我会怎么样,我没有想过要依靠她,甚至以为应该也不会再见到她了。直到后来我们在横山市重逢的时候,我才也跟她重逢了。我那时候已经知道她的圣职,但她也还是没有提让我入教的事,我想,那个时候她就盯上你们了。准确的说,是因为小女孩。为了挖出廖寂,季忆找到我,让我演一场戏,其实那时候我真愿意她的子弹稍微偏一点,直接打中心脏就好了,不管你信不信,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

  李杰说:“这一点,我不怀疑。不过既然你走漏了风声,镜怎么还会上当呢?对了,是你的女人将计就计了吧?”

  黒木奎摇摇头,说:“不。她和镜互不统属,也没有任何的合作。毛爷爷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他们净土教内部当然也不例外。不过要论地位,她镜高多了。”

  李杰舒展了一下手臂,说:“说简单,其实也真的简单。但你这个人也够纠结的,你不好好的跟着你的布道使女人混,你跟我们混在一起干什么?你跟你女人混,现在好多了。可是你既然不想傍女人,你要跟我们同甘共苦,你又为什么要出卖我们呢?最终你是两头不讨好,我欣赏你对女人的痴情,也感谢你在我面前实话实说,但我一样的不会接受背叛!”

  黒木奎苦笑着点点头,说:“你说得没错,我是个纠结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当初跟她好的时候一边伤她一边爱她了。我不想加入她那个教,不想当神棍,可是我又放不开她。我知道我难逃一死,就算没有被你发现,等会在战斗里,我也不会放过我自己。现在说穿了,我反而也就轻松了。也许,更深的原因是,我不认为我们还有什么希望。李杰,如果你那么命大能逃过此劫,我也奉劝你有多远躲多远,尤其是,不要试图再和净土教的人对立。你玩不过他们的,说到底,你还是个升斗小民,而他们……现在,净土教最可怕的地方不是他们已经控制了多少人,多少地方,而是,他们早已无所不在了。能和他们面对面的战斗还是好的,更糟的是,那些和他们战斗的士兵,根本不知道他们上司,会不会其实就是净土教的人。”

  “多谢你的提醒。”李杰说:“我没有想过一定要和什么人对抗,你说得对,我只是个升斗小民。但是,我这个人有我做人的原则,我可以死,但不可以不爽,让我不爽的人,我也一定是不买账的。只要还能活下去,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不管遇到是什么神棍还是别的。行了,要是遇上你女人,我给你带个什么话?”

  黒木奎说:“不用了。我想说什么,她全知道。”

  “行。”李杰站起来,说:“林野,带米诺先出去。”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