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74章 猜谜

第274章 猜谜


  “李杰这个名字太大路。”易承烽说:“所以我也没想到这个叛乱者李杰就是你。我很有兴趣见一见这个领头叛乱的人,如果早知道是你,我会更有兴趣。”

  被敌人看重被自己人奉承更有说服力,但李杰现在心情不太好,所以他不像过去那样,逮到一个机会就要胡说八道半天。李杰只希望易承烽不要太节外生枝,反正他都是他要死,他希望能死得痛快一些,说实话,他也有些累了。现在回想起黒木奎当时的表情,求生,真的求死需要更多的勇气和毅力。如果不是答应过季忆无论如何也不能自己放弃,李杰直接就要冲上去主动领盒饭了。

  可是事与愿违,易承烽看起来并不想马上就成全他。易承烽正饶有兴致的看着李杰,眼神捉摸不定,李杰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很快他就看到刚才和他一起走到这个地头的那些起义者都被易承烽的部下驱赶到了这个村子来。好像还不止他们,还有更多走散了起义者,也被押到这里来了。陆陆续续的,李杰目测连同他们在内,被易承烽抓起来的起义者就有七八十人了。

  这些起义者能活到现在,除了运气,都有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强壮,而且眼睛里充满视死如归的决绝和勇气。当他们被押着经过李杰的身边时,看着他的眼光又充满了信服和景仰。这让李杰有苦说不出,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被摆在路口接受那些起义者的景仰,根本就是一种羞辱。即使他的脸皮再厚,他也觉得易承烽太过分了。

  但是,易承烽似乎却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他就那么让李杰保持着随时准备被枪毙的状态,却一直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李杰把心一横,干脆先坐了下来,如果这样的动作也要引来一梭子,那季忆也不能怪他违背了承诺。

  易承烽耸了耸肩,很显然,他没有开口,他的士兵就不会开枪。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接近正午的时候,阳光明晃晃的直晒下来。从这阳光的热度,李杰可以判断,现在的季节,应该是夏初了。但他依然很难确定,他当奴隶修地下工程修了一年还是两年。

  “大哥,他们到底想怎么样啊?”小学体育老师刘征衣终于忍不住,问了李杰一句。他很执着于叫李杰“大哥”而不是什么“指挥官”,尽管李杰本人认为这样的称呼很土,但他觉得很亲切。

  刘征衣的问题也是李杰自己想问的,但是他觉得易承烽似乎是在等他开口,一旦他忍受不住开口询问,就意味着他的心理防线开始失守,李杰自己也是玩心理游戏的行家,虽然有时候输赢毫无意义,但只要游戏开始,赢本身就是很爽的。所以李杰压根就不打算过问自己的结局,而是挥了挥手,问:“易先生,能不能弄一副扑克牌来,我们几个人好坐下来斗地主。”

  有刑场上的婚礼,就要有枪口下的斗地主,那样才够帅。

  终于,易承烽笑了。而这时,被抓来的逃散的奴隶,大约已经有了上百个人,除了李杰他们几个,都被送到了村子里面的一个打谷场。周围都是荷枪实弹的净土教士兵,这场面很像当年鬼子兵行凶前的景象。但李杰不是那些正义凛然,连脸都长得格外正气的八路,他一说斗地主,就真的有些心痒了。

  易承烽说:“对你这种人来说,问你怕不怕死,或者怕不怕严刑拷打,好像都有些看不起你了。”

  李杰摇摇头,说:“别那么自以为是,如果不怕死,我为什么要跑路?大家都是有智商的人,就不要问这些没下限的问题了。如果你是想跟我玩一个游戏的话,那你就失算了,因为我不是赌品很好的那种人,我会死缠烂打到最后也不会主动认输的。”

  易承烽深以为然的说:“我发现了,这也证明很早的时候我就很欣赏你,不是没有理由的。好吧,我也不想浪费时间,除了我的直属部队,还有很多圣战士奉命在搜捕你们这些叛乱奴隶。”说完,他就转身走进了身后的一个小屋里。

  李杰听得懂他的言外之意,也就毫不含糊的站起来跟了进去,刘征衣很想拉住他问他干什么去,却被李斯特拉住了。

  “军师,”刘征衣深沉的问:“大哥会不会有危险?”

  李斯特显然被雷了一下,没好气的说:“叫我参谋长,我也觉得大哥军师这样的脚法的好土气的说。”和刘征衣这个小学体育老师相,李斯特这个大学教授的口味和李杰显然要近一些。但刘征衣却颇有些不以为然,如果不是环境不太合适的,他觉得他有必要和大哥还有军师好好的谈一谈……

  李杰跟着易承烽走近了那个屋子,如他所料,这里面就他们两个人,他当然不会天真到以为这表示他有机会制住易承烽,然后把他作为人质,带着那些被俘的奴隶死里逃生,所以他问:“我还有什么值得你利用的吗?”

  很明显,易承烽有话要单独跟他说,这说明他还有利用的价值。搞不好的话易承烽还有可能要把他放了,如果真是这样,李杰才不管交换的条件是什么,他决定先一口答应了再说。他又不是郭靖那种说一不二的大侠,如果易承烽是让他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难道不可以先答应了却不去做吗?不管怎么样,有机会保住命,哪怕只是1的希望,对于他们现在来说,也是在必死无疑的绝境中峰回路转啊。

  易承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这个村子很有意思。我来了以后才发现,它的三面都是峭壁,只有刚才那一个进出口。但是这个村子很有些历史了,村里面很多房子都有古代屯军留下的痕迹。但是这样一个只有一条进出口的地方,一旦被围,那就无路可走。你说古代的人选择这样的一个地方屯军,是想表示他们宁死不退的决心呢,还是什么?”

  李杰有点懒,动脑筋这种事,以前他都是交给季忆的,如果有以后,李斯特会做得更好,所以他不想去猜易承烽的谜语,坦白的说:“和我做这种智力问答是没有乐趣的,我能连接热线吗?在外面就有一个文科教授,他兴趣广泛,一定能回答你的问题。”

  易承烽在屋子里的一张看上去很有些历史的藤椅上坐下来,并且示意李杰也坐下来,翘起了一条腿,双手抚摸着老藤椅的扶手,说:“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那就是你们的叛乱是毫无意义的。即使你没有被我抓住,你们也无处可去。”

  李杰按照易承烽要求的,在他的对面,也找了一张藤椅坐了下来,他虽然不喜欢动脑筋,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他只是在想易承烽做事的合理性。在得到答案之前,他表示他只需要倾听就可以了。

  易承烽说:“现在,整个世界分成了三块——第一,净土教。第二,联合政府。第三,幸存者零散武装。现在,最重要的资源是人口,而对于人口的控制,这三者分别是60、25、15。净土教主要控制的区域是欧洲和美洲,在非洲和中东和联合政府争夺非常激烈,联合政府主要控制的区域就是东亚、东南亚和澳洲,但更准确的说,是在中国,尤其是70以上的人力资源集中在此。但净土教在这边的势力也不断的增加,在最近两年的争夺战中,净土教在东线战场上不断取得胜利,联合政府在军事领域上的优势正在丧失。目前,联合政府的首都建立于这个国家至上,但净土教的圣都,也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建立,战争会不断的延续,并不断的增强。你觉得,最后会是哪边最终取得胜利?”

  李杰想也没想就说:“丧尸。”

  易承烽笑,点头说:“一针见血。丧尸为什么会出现?就是因为人类自以为能够掌控一切,这种盲目的自信是人们发明了包括基因技术,核技术和人工智能在内的一切科技,即使遭到了病毒的反噬也还是执迷不悟。不管是联合政府,还是净土教,其实他们在病毒扩散的第二年,最迟第三年,就有能力完全消灭丧尸,可结果呢?丧尸一直都存在,而且还将长久的存在下去,直到它们自己分化、消解,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是人类利用丧尸来保持自身内部的一种权力平衡,对于一小撮具有统治能力的人来说,他们需要丧尸的存在来维持他们的地位。而他们利用丧尸来保持平衡,后果是很可怕的,就像一个小孩在加油站里玩火一样,随时都可能引火烧身。”

  李杰说:“没错。因为丧尸,准确的说,病毒,并不是任人摆布的,它们自己会进化,如捕食者和进化者,在丧尸中的例不断升高。李恩慧还说过,会有捕食者更强大的掠食者出现,她的同门师姐谭皎又搞出了一个家园七号,那玩意会让丧尸表面恢复正常,而且有智商,天知道以后还会出现什么。但是它们和以前做人的时候有一点本质的区别,就是它们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了,所以,最终取得胜利的,一定是丧尸。”

  “李恩慧?谭皎?”易承烽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名字,神色变幻不定,过了一会儿,他说:“她们作为病毒学领域的专家,有生之年都在不遗余力的驳斥着对方的研究,其实以她们的才华,如果通力合作,结果可能是很不一样的。”

  李杰说:“是的,李恩慧临死前也是这么说的。她们最后是尝试合作了,只可惜后来怎么样,我已经无从知晓。”

  对于李杰而言,易承烽这个人非常的神秘。在很早以前,李杰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就认识李恩慧这种军方技术将领,知道十七所这种绝密的研究机构,甚至知道李恩慧之前十七所的领导者,而且很显然,他也认识谭皎。按理说他应该是军方科研机构的高端人物,可那是他在净土教混得似乎很一般,只不过是神圣法庭下属的一支小部队的指挥官。他会不会是军方当年派到净土教的卧底呢?从一开始,他对净土教就并没有那种教徒的虔诚,并且也似乎没有特别掩饰这种不够虔诚的态度,如果是卧底,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现在看来,他在净土教也混得不错了,以他这样的态度也能混得不错,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在净土教里有很大的靠山?他现在跟自己说这些话,李杰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太离谱,那就是易承烽有意要放他一马,那他为什么又要这么做?

  易承烽并没有去解答李杰关于李恩慧和谭皎那种特的合作方式最后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或许他并不知情,也可能那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他在李杰疑惑的看着他的时候,也有所思,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响,听起来像是爆炸声,易承烽回过神来,看着李杰说:“眼前这个圣城的建造者,是掌管着整个东亚大区的黑衣大主教索福,他现在深得教皇的信任,力主把圣城修建在中国,建成后迎接教皇的驾临。按照工期,还有两个月,圣城就会修建完毕,到时候教皇会把教廷从欧洲移到中国。索福不会允许在这个时候出现意外,所以,他会尽一切可能把叛乱的奴隶全部捕杀,避免走漏风声。但出了这么大的事,好几万的奴隶像撒豆子一样的往四面八方跑了,怎么可能全部追得回去呢,你说对不对?”

  “但是肯定的!”李杰不知道易承烽的话最终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但这里面有一个很明显的信息,就是他颇为希望那个黑衣大主教索福的形象工程出那么一点问题,而这必定是易承烽放过他的重要因素。

  应该说,易承烽并不是要放过他,只是借着他逃亡出去的结果,把圣城奴隶叛乱的消息传播出去。易承烽要放的也不会只有他这一伙人,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不管这个神秘的易承烽究竟是什么人,但他现在是李杰的敌人。但是敌人的敌人也可以做朋友,而他现在就有值得易承烽利用的地方。

  而他们的谈话也就到此为止了,易承烽表情莫测的站了起来,看了看李杰,转身走出了小屋。李杰跟出去,不过迎接他的是两支枪口,他看了看易承烽逐渐走远的背影,和等在外面的李斯特等人一道,被易承烽的部下押进了村子里的那个古老的打谷场。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