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76章 烫手的山芋

第276章 烫手的山芋


  “我叫李斯特,灾难爆发以前,我是一所大学的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灾难前一直在做一个特殊的课题,研究的对象就是净土教,但是很可惜,在灾难前,有关机构一直不愿意接受我的调查报告。我和一支特殊的警察部队合作,灾难后,我受聘为这支警察特殊部队的顾问,在一次战斗后,我和他们失散了。也许是在灾难前我就特别注重身体素质的锻炼,也经常自费到国外练习射击,这些本领帮助我活了下来。后来我感染了病毒,随后接种了家园公司的抗病毒疫苗,这种疫苗本身并不稳定,所以我一度被认为已经变异,但我扛过来了,体质状况也发生了改变,据说是良性变异。随后我在家园公司旗下的安保部队服役,一年后转入联合军正规部队担任军事参谋,授上校军衔。直到大约9个月前,我所在的部队和净土教作战失利,我被俘并送到地下工场服苦役。”

  “你还混到上校了?”李杰赞叹了一声,人家高就是高,不像他,最好的一次就是个少尉,还转眼就被免职了。但是他略有不满的问:“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李斯特反问:“你问过吗?”

  “靠!”李杰对于李斯特的反问无话可说,不过他想起另外一件事来,问:“你提到的警察特殊部队,就是光阴市警察秘密调查分队‘炽小队’吧?”

  李斯特点了点头,说:“我后来了解到,这支特殊部队在灾难后仍在活动,可是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能再和他们联系上。”

  李杰说:“我倒是和他们老板打过几次交道,不瞒你说,那倒是我真心佩服的一个人。因为要论起猥琐无极限来,他真是够宗师级别的。好,下一个。”

  刘征衣说:“我没有那么多经历,也没有种过什么疫苗,我活到现在,就是身体好,呵呵。灾难前,我是一个小学体育老师,我从小身体就好,什么病都没有生过。和你们这些牛人起来,我真是太普通了。所以大哥,我这次是跟定你了,你可不要抛弃我啊!”刘征衣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深情款款的抓住了李杰的手,弄得李杰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其实仔细看这个刘征衣很有几分张飞的神采……如果这也算对一个人的外貌的赞扬的话。

  胡欢缩了缩他的肩膀,谄媚的笑了笑,说:“我叫胡欢,嘿嘿,不好意思,我原来的身份不那么上得了台面。我是,一个老千,不过在我们这一行,我也算见过世面的,从拉斯维加斯到澳门到台南到内地,什么地方我都去过。如果不是总在女人身上栽跟头的话,说实话我在业内的口碑还是不错的。虽然现在没什么可以赌的了,但是我觉得我也还是有些用处,打仗什么的我不行,不过在有人的地方搞搞情报,还马马虎虎。我还较擅长化妆,你们不要以为武侠小说里的易容术是骗人的,只要有材料,我发誓,我可以做到连你们自己都认不出来。杰哥是我老大,我这个人靠不靠得住,你是知道的。”

  李杰现在也是老大,把关系维系好,那是非常重要的。

  胡欢之后,另外几个人也纷纷介绍自己,表明立场,他们都没有什么太特别的经历和特点,但是经过灾后这么几年的捶打,也可以称得上身强体壮,拿上枪就是兵,拿工具就是农民或者工人。

  轮到很帅很酷的那个家伙,那家伙淡淡的说:“我叫边境,这是我最常用的一个名字,或者说代号,我没有生日,不知道父母是谁,因为我是一个杀手。灾难前,我和组织决裂,满世界的躲避追杀,这场灾难让很多人失去了所有,对于我来说,反而是多活了几年。你放心,我的纪律性警察和军人都好,只要你不出卖我,我就不会出卖你,就这么简单。”

  李杰还以为这家伙是军人出身,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一个杀手。不过警察也罢,杀手也罢,那都是过去的身份,过去是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坐同一条船。边境把话说得很简单,李杰也就相信,事情原本就很简单。

  而最后,剩下了那三个明显是一伙的人。

  重点,是那个瘦弱的男子。

  “看来是一定要说的啊。”那个男子笑了笑,从衣服里面摸出了一副眼镜来戴上,对于很多近视的人来说,只有戴上眼镜的时候,才会得到安全感。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都无所谓衣服,他们当奴隶的时候,披的是两块布缝在一起的麻布,在一系列的战斗和厮杀中,那两篇麻布都已经被撕扯得只剩下一些布条挂在身上,每个人都近乎赤身。杀手是这样,教授也是这样。这样也有个好处,就是大家真的平等了,赤条条的站在大地上,所有的身份都还原到最基本的人这个层面。而这个摸出了眼镜的男子,外面披着奴隶们的麻布片,里面却还有一层贴身的连体内衣,内衣是黑色的,质地看起来也很特别。当然,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刻意隐藏这一点。

  “说实话。”男子戴上了眼镜,显得要自信了一些,他看了看李杰等人,看起来也没有经过太多的思想斗争,就坦率的说:“我是净土教的信徒,至少,我加入净土教的时间这场灾难更长,供职于圣研究院。但是其实对我来说,这个身份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一直在做一个研究,在灾难前,是净土教为我提供了足够的资金以及实验室。我叫,司马青衫,这是我的真名,我的父母都是医学教授,但是他们其实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希望我读文科。最后他们失望了,我在美国取得了医学博士的学位,主攻病毒学。其实在灾难前,我的实验室一直是在美国,但是后来美国属于重灾区,教廷把我们这些研究人员视为重要资产,先是把我们送到欧洲,又辗转送到了中国。但是,这一路走来,我看到了很多事情,我发现我很难再想过去那样心安理得的在实验室里继续我的研究,我甚至一再的想,我是否也是这场灾难的帮凶?我这样的想法引起了监察院的注意,他们对我进行了审查,我得到可靠的消息,说监察院最后会给我定一个渎神罪。我知道在所有的罪名中,渎神罪受到的惩罚是最严酷,那死亡更可怕。老实说,我真的害怕了,而且我仅仅是对自己的研究产生了一些怀疑,就要被定为渎神罪,也让我产生了逃离这个组织的念头。而现在的结果是,我成功的从圣城里逃了出来,但是以后等待我的会是什么,现在还是个未知数。我身边的两位先生都是我的伙伴,他们是本领超强的战士,一位是自俄罗斯阿尔法部队退役的前上尉莫洛斯?涅波姆尼亚,这一位则是美国海豹突击队退役的中尉,但他是华裔,他更喜欢他的中国名字夏维肖。他们一直都保护着我,也都是非常值得信任的人。李杰队长,你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坦诚面对,我照做了,不过我不知道当我向你坦诚我的一切后,你还是否会选择接纳我。”

  李杰和李斯特对视了一眼,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问题。

  事实证明了李斯特的推断是正确的,易承烽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并不是为了要放李杰一马,而是掩人耳目的帮助司马青衫逃走。而且一定要一把火烧掉那个村子和里面近百个的逃亡的奴隶,最后人都烧得面目全非了,他随便说司马青衫也在里面,那就是死无对证的事情。

  但是对李杰他们来说,司马青衫现在却是个烫手的山芋。他那两个强力保镖的战斗力是李杰需要的,但是那两个人显然只会服从于司马青衫,就算有战斗力也不能为他所用。司马青衫自己更是个大问题,先不说净土教那什么监察院的人相不相信易承烽(监察院这样的机构让李杰想起了锦衣卫,看来在净土教里面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就算他们相信司马青衫已经死了,他又能带着司马青衫去哪呢?带上这样的人,风险无疑是非常巨大的,而收益呢?他现在简直想不到还能有什么收益。难道还能指望司马青衫给他打一针,让他变成一个超级战士吗?这样的事,李恩慧早就做过了,他不想品尝物极必反的后果。再说司马青衫现在连个实验室都没有,都能给他什么帮助?也许司马青衫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数据库,但是这对他李杰个人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他是不是应该更积极一点呢?像这样的人并不多,虽然李杰一向认为是科学家们做了帮凶,才带来了这场灾难。可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科学家们都死绝了,这场灾难也不会朝着更好的方向走去。也许,自己应该保护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继续他的研究,发挥他的积极作用,帮助这个世界?

  李杰说:“你已经有两个非常强大的保镖了,不是吗?”

  司马青衫看着李杰,眼神有些暗淡,说:“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我自己愿意,并且坦诚相对,就可以一起走下去吗?”

  李杰呵呵一笑,一点也没有那种被人打脸的觉悟,说:“你的情况较特殊,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情,我也没办法给出任何的承诺。不过,说说看你接下来的打算吧,即使我们不能风雨同舟,但顺路走一程,还是可以考虑的。”

  司马青衫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说:“归根到底,我只是一个研究人员。我希望还能继续我的研究,而且,我希望能为我过去所做的研究赎罪。我想,如果能到联合政府的研究机构去,也许我能完成这个心愿。”

  李杰想说,那可未必啊。不过,再花更多的时间讨论这些问题,显然不是他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他们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逃离净土教的搜索,逃到更远的地方去。至少,像李杰说的,顺路走一程,看来是必不可少的。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