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77章 从未见过的小丧尸

第277章 从未见过的小丧尸


  刘征衣说,大哥,既然那个科学家迷途知返,为什么我们不帮助他完成心愿呢?对于我们来说,匡扶正义,拯救世界,不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吗?

  对于刘征衣这种天真的观点,李杰很想问,你以为是在看武侠小说还是看圣斗士呢?匡扶正义,拯救世界?你以为事情是那么简单的吗?

  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事,从本质上来说,也是很简单的。为什么过去那么多人喜欢看金庸的小说?不就是因为金庸小说里快意恩仇,满足了很多成年人的童话梦想吗?为什么圣斗士那样的动画片影响了一代人的成长,而后继的什么奥特曼什么铠甲勇士拿瓦照样受小孩子的欢迎?不就是里面的正义和爱以及牺牲,都是很简单明了的事情吗?

  世界原本是很简单的,是人心自己复杂了。

  准确的说,是人渐渐长大后渐渐抛弃了那种简单的快乐,渐渐变得复杂了。

  但是,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却真的不是考虑人心的简单与复杂,世界的正义和爱,而是活命。

  他们虽然从净土教的“圣城”逃了出来,但是死亡依然离他们很近。如果他们之前遇到的不是易承烽,而是别的净土教部队,那他们已经死了,或者没有死,而是在被押送回“圣都”的路上,等待他们的将是死更残酷的折磨。而就像易承烽说的,那个黑衣大主教索福不会允许奴隶暴动的风声传到即将驾临的教皇的耳朵里,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把逃逸的奴隶一个不漏的杀干净,而他派出来的搜索部队,也绝对不会只有易承烽的那一支。他们现在,依然可能随时遇到别的搜索部队。

  而除了逃亡,还有两个问题也很具体,很直观,第一,是饥饿,第二,是武器。

  武器,从古村逃出来的时候,他们在那个秘密通道里面找到了一些锈迹斑斑的古代的刀剑,要是要机会拿到古玩市场,到可能小赚一把,但是让它们担任他们的本职工作,对于李杰他们而言那只是聊胜于无。倒是司马青衫的两个保镖身上有枪,但也只是每人两支格洛克17,子弹更是有限得很。不过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司马青衫让两个保镖匀了两支枪出来,李杰和李斯特一人拿了一支。

  拿人手软,李杰也不好意思马上就跟司马青衫分道扬镳了。

  从古村逃出来后,他们趁着夜色连夜往南走。往南是李杰的家乡光阴市,那是个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即使到了几年后的今天,现今也应该还有数以百万计的丧尸在游荡。他们这点人投进去,都还不够那些丧尸塞牙缝的。但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净土教的搜索部队重点都放在东方和西方的通道,南面反而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了。

  光阴市北面的这片山区,几十年前还可以称得上群山莽莽,绿水长流,后来随着经济开发,尤其是发现了大量的矿产之后,这些山区在迅速的摆脱贫困的同时,也变得面目全非。大片的森林被砍伐了,大大小小的矿坑遍地都是,随之而来的水土流失,洪涝灾害,泥石流,矿难,每年都有报道。过去李杰也到过这片山区,就觉得这山区像极了那种吸烟过度被熏黑了的肺,看着都绝望。

  倒是这场灾难过后,人类活动瞬间冻结,没有工厂,没有砍伐,没有矿洞,几年过去,这片山区也恢复了生机。虽然没有回到曾经的青山绿水,但是各种草本植物和灌木,倒长得非常的繁茂,公路被荒草淹没了,房屋被鸟兽占据了。这些景象让他们都忍不住想,是谁说人类改造了世界的?似乎没有人了,世界反而更增添了活力呢。

  奔走了将近大半夜,司马青衫的身体素质明显不上其他人,因为他一再的停留,他们的速度被大大的拖慢。天亮以后他们不敢再赶路,而是趴在灌木丛里,靠寻找草根、昆虫为食。司马青衫的两个特种兵保镖倒是没有什么问题,至于在灾难后也没有吃过什么苦的他本人,则只能看着其他人吃东西而自己的肚子饥肠辘辘了。

  一直熬到天黑以后,他们才有重新上路,这一次,走了半夜,他们就找到了另外一个村庄。这个村庄与他们之前经过的古村不同,它紧挨着高速公路,差不多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村镇,在接近黎明的深浓夜色中,整个村庄影影绰绰的像站着很多怪物一般。整个村庄大部分都是近些年新修建的小楼,看得出这个村子原先的经济状况不错。有的人家门前还有小汽车,李杰没有打这些车的主意,他们人多,这种微型车的性能也不符合他们现在的需要。

  但是在进村的路口,李杰却发现了两条新鲜的车轮印,轮胎很宽,绝对是越野车,而且还是高档货。很快的,李杰他们就发现村子里一栋装修得颇为豪华的别墅型小院里有火光。李杰做了个手势,让李斯特和刘征衣绕到别墅后面,他和边境则爬上了别墅附近的一座水塔。

  从水塔上居高临下看去,院子里停着一辆福特f350越野皮卡车,皮卡车的载货后备箱上固定着一挺重机枪,还有改装出来的机枪射手的专用座位,车身也经过了改装,车头加装了布满尖利的铁棱角,车门和车窗都进行了加固,基本上,只要速度拉起来,丧尸是近不了身了。皮卡车前面还有一辆四开门的吉普牧马人,也经过了改装,防护能力很强。

  再往里面一看,李杰顿时就纠结了。本来,一看到对方这样的配备,他就知道他们这几个人根本不可能捞到什么好处,这两台车至少可以运载10个人,即便没有武器,他手头上的4个人也对付不了,更何况人家还是有重机枪的。现在最实际的做法就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趁着别人没有发现,赶紧转身跑路。可他在院子的角落里,却看到了十多个被绳子捆在一起的男人,那种两块破麻布搭在一起的衣服一看就是之前在地下做苦力的奴隶,更重要的是,那十几个人里面,居然还有赵云那个隔壁监舍的老大。

  人嘛,相处久了都是有感情的,何况李杰和赵云他们一起吃过苦,一起拼过命,李杰以为赵云在战斗里早就死了,没想到的是,赵云没有死,却又被净土教士兵追上,抓了起来。

  其实,赵云还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李杰在那些被捆在一起的奴隶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高大,甚至可以说是庞大的黑塔似的身影。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所以他狠狠的给自己来了一巴掌,确定自己并没有眼花,也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没错,那是鲁斯。

  尽管他看起来伤痕累累,气息奄奄。可李杰谁都清楚,黄金小队的人,只要没死,就一定能挺过来。更何况,李杰知道,鲁斯的恢复能力,绝对不在他之下。

  那一瞬间,李杰知道了什么叫欣喜狂,在这种巨大的狂喜面前,什么中500万,什么美女倒贴,都是浮云。如果不是贸然冲出去会被打死的话,李杰一定不介意别人把他看做玻璃,也要冲上去抱着鲁斯,在他胸膛上小鸟依人的痛哭一场。

  妈的,这家伙还活着,还有这更好的事情吗?

  “我们要把那些兄弟救出来。”李杰压低声音,对跟在他身边的边境说。

  边境淡淡的点了点头,既不反对,也不追问,像是很想见识一下李杰的本事的样子,让李杰不由有些火大。但是想一想他又释然,又不是过去黄金小队那些知根知底的兄弟,凭什么叫人家一开始就相信你,认可你?

  “唯一的办法是。”李杰想了想,说:“调虎离山。你把他们引出来,我潜进去救人,如果你没有更好的办法,就这么做吧。”

  边境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不过,边境却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发现了什么,而几乎就在同时,李杰也发现了。他首先发现的是别墅外面布置的一个流动哨,然后是别墅顶楼的一个狙击手。那不一定是合格的狙击手,因为他的隐蔽工作做得太差了。李杰和边境爬上水塔时是从狙击手的观测死角爬上去的,但爬下去的时候,却很容易暴露。

  这一下,他们可真不敢轻举妄动了。

  可他还没有动,别墅的屋顶突然传出了一声枪响,李杰和边境都吃了一惊,不知道又出现了什么情况。难道是屋后的李斯特和刘征衣暴露了吗?从方向来看也不对啊。

  这时,他们听到别墅里有人在喊:“他妈的!怎么回事!”

  “丧尸!”屋顶上的人回了一句,很是得意的说:“一枪爆头!”

  “爆你妈啊!”屋里的人很是愤怒,问:“有几只?”

  “一只!是个母的,哈哈哈哈!”

  “你白痴啊!一只丧尸!叫人出去用刀解决不就行了,枪声会把更多的丧尸引来的!”

  但是,那个狙击手却不怎么买账的说:“哼,丧尸有什么好怕的,一枪一个,来多少我杀多少!你们重步兵的人就是胆小。”

  “操!”屋里的人顿时聒噪起来,显然,屋顶上的狙击手和屋里的人不是同一支部队的,而且,两边似乎怎么对眼。里面的人叫嚷着要把那个狙击手拉下来暴打一顿,而屋顶的那人一看引发了众怒,倒也很知趣的不吭声了。

  李杰不禁有些惋惜,他们怎么就不先内斗一番呢?不过同时,李杰也闻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在凌晨的微风中,他清楚的辨析到了一股浓烈的腐臭味。狙击手的枪声果然把丧尸引来了,但是,这似乎来得也太快了一些,这意味着他先前的判断有误,村子里应该也还留下了不少的丧尸!

  很快,李杰的推测就得到了证实,他趴在水塔上,看到一小片模糊的影子,这些丧尸移动得很快,但个头很矮,就像趴在地上走一样。很快李杰有发现,这些丧尸不是趴着的,而是它们真的很矮,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群孩子!一群本来应该还在上小学、幼儿园的孩子!它们或许就是村子里的留守儿童,数量还不少,粗略看去,也有上百只的样子。正从村子的角落里涌出来,朝那栋充满人肉味道的别墅涌去。

  这倒很让李杰意外,灾难爆发几年了,各种丧尸李杰都见过,但是,这样的小丧尸他还是很少见到。李恩慧曾经给他科普过,儿童和老人通常都无法承载病毒的变异,一旦感染,往往都是直接死亡而不会变成丧尸。当然也有个别例外,但像现在这样,一出现就是上百只的小丧尸,那真是非常少见。

  “砰!”的一声,屋顶上的狙击手显然也发现了这群小丧尸,当他照例一枪爆头的时候,他还是很得意,但他马上就得意不起来了——这些小丧尸移动得太快,而且目标小,他接下来几枪竟然全部落空。这时他不得不扯开了嗓子喊:“敌袭!迎战!”

  狙击手虽然和屋里的重步兵虽然不对眼,但他们毕竟是同一条战线的,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即使再怎么不满,战斗也是第一位的。别墅外面的流动哨首先开火,但是他的枪法显然很糟糕,而且大概是被这样一群小丧尸吓到了,匆忙的打完一个弹夹的子弹,转身就往别墅里跑。而别墅里面的步兵快速的发动了汽车,开到门口,架起了机枪进行扫射。

  一时间,枪口的火光在渐渐亮起来的凌晨散发着妖艳的光芒。

  就是这个时候了,李杰和边境迅速的爬下水塔。小丧尸们来得方向和他们要翻越的围墙不是一条线,在圣战士和丧尸战斗的时候,也是他们翻墙过去在圣战士的背后捅一刀的最好机会。

  自己的同类在跟丧尸战斗的时候,却要从背后捅他们一刀,这样做是不是很罪恶呢?究竟丧尸是敌人,还是自己的同类是敌人?李杰脑子里闪过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自己都笑了,这都几年了,你还装得跟个初哥似的玩深沉玩内疚呢。而边境,则很明显的,对楼顶上那个狙击手嗤之以鼻了。

  “别出声!”李杰一翻进别墅的小院里,赵云就发现了他,但李杰做了个手势,制止了被绑住的奴隶们的喧哗。这时候鲁斯也抬起了头,他看到了李杰,但是,他似乎一点都不如李杰激动,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但是这个笑,却让李杰觉很迷人。真的,这时候鲁斯的笑,在他眼里一点也不季忆的笑来得差。

  鲁斯,你个死老黑,你还是那么镇定,那么平静,但是我知道你平静的面孔下,内心也如火一般的燃烧。

  是的,鲁斯的冷静和李恩慧那种冷静是不一样的,鲁斯这个人,内心火热,只是不喜欢流露出来罢了。而李恩慧那种冷静不一样,至少李杰认为,在李恩慧的眼里,一切都只是数据,哪怕你是在她面前ml,如果她觉得有观察的必要的话,她也一定会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帮你记录活动频率的。

  李杰和边境以及李斯特和刘征衣都从不同的方向,趁着外面基站的机会潜入了别墅里,那个原本豪华的大客厅里,正生着一堆火,火上还煮着东西,里面并没有留下多余的枪,只是留下了两箱子弹。

  外面的战斗很激烈,一个战士跑进来,准备拿子弹出去,但是他刚一进来,就被两个大汉按住了。他们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巴,另一个人则拔下他腰带上挂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将匕首刺进了他的心脏。战士在极力的挣扎,眼睛睁得极大,就像要从眼眶里爆出来一样。但是,这样的挣扎很快就由激烈变得微弱,最终停止了下来。

  “大块头!”楼顶的狙击手在不断的开枪时,仿佛又看见了什么,他提醒外面组织战斗的小队长说:“有两个黑影潜进来了,小心是捕食者!”

  狙击手的担心不无道理,但事实上捕食者一般不会怎么安静的,起一般的丧尸而言,捕食者保留一定的智商,它们的猎食方式更加的丰富,会从人类的背后袭击。但是,它们还做不到无声无息,而且,它们喜欢展示自己的坚硬触手,用那玩意把人体刺穿也是它们的爱好。它们不会爬楼梯,尽管它们的跳跃能力很强,3米到4米的距离,都是它们可以直接跳过的。当然,那也会带来很大的动静。

  狙击手一边狙杀着外面涌来的丧尸,一边小心的留意着身后的楼道。直到他确定没有什么动静,不会有变异丧尸跳出来之后,他才稍微放了心。

  可他忘了,丧尸不会爬楼梯,丧尸会弄出很大的动静,人却可以悄无声息的,一点一点的从楼梯爬上来,直到那把匕首从背后刺进了他的心脏。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