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86章 谁能给谁承诺?

第286章 谁能给谁承诺?


  撤退的路线是早已计算好的,在那个高架轨道上,停放着一些装卸生产物资的铁皮装载车,过去是由一个电动的车头来拉动,像小火车一样。现在没电,不过他们也不需要用电,只需要利用高架轨道上的装载车,沿着轨道一路滑向工厂的车间就足够了。

  李杰不知道这个工厂又是生产什么的,但是那个高架轨道不但高,而且距离还很长,好像矿车一般的装载车每辆可以装上两个人,一个人推着跑几步,靠惯性,一直从高处滑向了几百米外的车间里。

  几百米够丧尸跑一阵了,而且它们也没有逆天到马上就能找到李杰他们撤退的方向,都还聚在高架轨道下面等那几只进化者把支架撞断呢。

  根据李杰的指令,最先跳上矿车走的海凌珈,而最后走的则是他自己。当他们沿着轨道滑到车间里以后,不作任何停留,搭人梯跳上车间后面的高墙。高墙有半米宽,4米高,虽然上面栽满了玻璃渣子,但是这阻碍不了李杰他们沿着墙头一阵的狂奔。

  只是,别人还好,李杰是一边跑,一边骂街的。

  鲁斯倒是习惯了,海凌珈和李瑞克倒也见识过,其他的人,就很惊叹李杰在这种时候还有这么多精力来骂街了。谁也听不懂李杰究竟骂了些什么,其实李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边跑边骂,骂的又是谁,他需要的,只是一种发泄而已。

  沿着围墙跑到了工厂的尽头,跳到外面留在那里的李司令座驾“章光101”,驾驶室里塞了5个,货箱上面趴着2个,7个人一分一秒都不敢停留,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沿途撞开一些零散的丧尸,飞速的追向他们的大部队。

  一个小时后,开足了马力的“章光101”才终于追上了片刻也没有停留的车队。而他们追上车队后也没有停留,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已经远离苍狗市近100公里,四周都是一片杂草和灌木丛生的荒野,车队才暂时停下来修整。

  “死老鬼!你一分钟都不停,是不是想把我们甩在后面自己跑路啊!”

  车队刚一停下来,李杰就跳到李斯特面前,挥着沙钵大的拳头,准备找教授算账了。

  这一路狂奔了几个小时,却只前进了100公里,这在过去真是难以想象,这点路程,在高速路上不怕拍照的话,半个小时都能跑出来。不过他们不但抛开了高速公路,而且走的都是荒郊野岭,路况陌生而复杂,单单是被荒草掩埋了还好,很多路段早就被几年来的雨水冲断,还有的地方被泥石流掩埋,几个小时下来走上100公里也算是不错的速度了,毕竟要步行快很多,更重要的是步行要节省了很多体力。

  但是一停下来就出现了很多问题,有两台车的车胎爆了,之前是死撑着走,现在连轮毂都有些变形,有台车中途在路边的岩石上撞了一下,车头瘪得倒不算严重,可玻璃全碎了,驾驶楼里的司乘都受了伤。虽然这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但这条逃亡之路,远远他们计算的要复杂多了。

  “原地休息!”李斯特才不管李杰的咆哮,反正这货如果你搭理他,他才是会没完没了的。而在李杰自己插手指挥以前,李斯特依然有条不紊的布置着工作,“机械组修车,医疗组救治伤员,后勤!马上准备晚饭,注意不要生火!我们还没有完全脱离净土教的势力范围!”

  李杰立刻偃旗息鼓,他才不会傻到把这些琐碎的事务接过来亲自指挥呢。虽然掩护车队的小组毫发无损的都回来了,不过高强度长时间的持续战斗和行军,还是把他们都累得够呛,不用李杰吩咐,整个小组的成员随便给自己拉了一条行军毯,倒在路边的荒草堆里就睡下了。

  当然,他们睡不了多久,充其量也就两个小时。

  李瑞克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远方的落日像着了火一样的,烧红了大半个天空。有风吹过,耳边传来哗哗的树叶晃动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李瑞克有点愣神,这一幕景象太熟悉了,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是不是像小时候,在外婆家的老屋外面?”李瑞克的耳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一回头,是他曾经的偶像杨婉婷。一样是穿的迷彩服,可她搭在两肩的小辫,使她看上去还是和其他的女生有很大的不同。美女有很多种,像季忆那种美到极致,连刻意的修饰都免去了的,毕竟是少数。而当她面对着转过头的李瑞克露出两排编贝般的牙齿嫣然一笑的时候,李瑞克不禁更加的魔楞了。

  这样的眼光,杨婉婷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杨婉婷虽然不是什么倾城倾国的绝世美女,但在小学中学都是当过校花的,而且十五岁出道,镁光灯、荧光棒、鲜花和尖叫使得同龄人早熟得多。而自从出道以后,各种名导、投资人、官二代富二代她都打过交道,类似于李瑞克现在这样的目光,她也早已见惯不怪。

  也正因为见得多了,杨婉婷很快又从李瑞克的目光中,发现了一些不同之处。过去,那些男人用着魔一般的目光看着她的时候,要么是看她的脸蛋,要么是沿着她的领口窥视她的胸部,或者把目光落到她修长的双腿上,李瑞克的目光却不一样,他看着她,却又似乎没有看着她,他的目光似乎透过了她的身体,停留在很远的地方。

  很远是有多远?杨婉婷心里无由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在那一个瞬间,她突然觉得李瑞克的目光中,有一种东西叫清澈。那是在很远很远的时光里,是的,是在外婆家的老屋外边,是她的童年。童年真的是很遥远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和李瑞克谁的年龄更大一些,但是在这一刻,她无由的觉得,李瑞克就像外婆家坡脚下那户人家里的小弟弟。这种感觉有种致命的忧伤和美丽,杨婉婷突然使劲的甩了甩头,这样的感觉,现在哪里消费得起!

  只是一个瞬间,杨婉婷从那遥远的致命的忧伤中猛然回过头来,伸手拍了拍李瑞克的脑袋,微笑着问:“发什么呆啊?没见过美女吗?”

  李瑞克被这一拍给拍醒了,不由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说实在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和我的偶像能有机会这样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呢。”

  “偶什么像啊。”对于那些久远的过去,杨婉婷李瑞克还看得淡,她拍了拍手,从地上站起来,也没看李瑞克,而是看着远天的落日斑斑,说:“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活着都已经很奢侈,那些上辈子的事情,就不用再想了。”

  李瑞克也站起来,和他的偶像并肩站在一道,一起抬头看着远天,说:“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悲凉,我们既然还活着,就总有希望的,不是吗?我还记得你的第一张专辑里面的主打歌就叫《希望》呢。”

  杨婉婷的嘴角微微翘了一下,自嘲的说:“很烂俗的歌名,很烂俗的歌词,还有一个很烂俗的少女歌手。那时候哪知道什么叫希望,什么叫绝望,无病呻吟罢了。录mv的时候导演一直叫我要哀伤,我哪知道什么叫哀伤啊?那时我才15岁!现在倒是懂得了什么叫绝望,但是,希望却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了。”

  李瑞克说:“说实在的,那首歌的歌词真的写得很烂,不过幸好有你,你把那首很烂的歌唱得很动人。其实,现在你也不用那么消极,我总觉得,这场灾难会过去的。到时候,重建家园的人们更需要你的歌声来鼓士气,对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不再做警察了,我做你的保镖兼经纪人吧。”

  杨婉婷呵呵一笑,偏过头来看李瑞克,说:“你以为做经纪人很轻松吗?说实在的,做警察难多了。不过你也真乐观,我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哪天,你还就帮我准备演唱会了。”

  李瑞克说:“希望这个东西,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它也不会来啊。对了,你是怎么遇到李杰的?你们怎么会想到要往这些地方走呢?”

  杨婉婷说:“我不知道。我就是跟在一个幸存者队伍里,我们的队伍最多的时候有好几十人,有一阵子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地方住下来,那时候我们都想如果能在那里一直住下去就好了。不过事实证明,美好的想法总是很容易被打破的,来了一支更强大的幸存者队伍,他们想要霸占我们的家园,于是我们和他们打了起来。但是我们的男人太少了,不是他们的对手,队长就掩护我们逃了出来,然后是没有目的的流浪,人越来越少,不知怎么的,就走到这边来了。我们本来想去找传闻中的金银山幸存者基地的,但是在路上就被净土教的人抓住了。如果不是遇到李司令,也不知道现在会怎样。那些信徒行事很难捉摸,一度我对他们很有好感,虽然我不信他们的神,但是他们对我们还是很友善的。但是好像突然间他们接到了什么命令,又变得很凶恶了,我们听说被他们抓去的人,男的要做苦役,女的要做妓女,那时候,真有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杨婉婷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强烈的情绪,不得不说,活到这个时候的人,不管你曾经是干什么的,到现在多少都很坚强,也许也可以说较麻木了。不是真到了真正的绝境,也许很多人对很多事都能忍受,如做苦役,也如说做妓女。至少,还能活下去。

  这是灾难爆发的第六年。对于普通的幸存者而言,即使他们和自己在灾难开始的时候起来,学会了很多生存的技巧,也更加的坚强勇敢,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幸存者都有能力保护自己,尤其是在面对自己的同类的时候。

  灾难第六年,由很多国家幸存者组成的联合政府,自称为人类唯一合法政府,但净土教的教廷,也自称是人类的唯一正统。他们都有很强大的力量,但是,还有很多很多零散着的幸存者,依附在形形色色的幸存者队伍里,他们不受联合政府,或者净土教的管辖,他们有的强大,有的弱小,他们有的靠着现代社会在他们心里留下的道德观念维持着原有的世界观和秩序,也有的已经纯粹把实力当做唯一的话语依据。

  什么样的人都有。

  对于很多普通幸存者而言,就像曾经的电影明星杨婉婷这样,基本上是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的。

  李瑞克侧头看着杨婉婷,她看上去并不特别难过,也并不特别悲哀,然而,这便是最大的悲哀。他情不自禁的拉住了她的手,说:“我想说我会保护你,这会不会很土?”

  杨婉婷向他穿过头来,有些感动的笑了一下,但是,她没有点头,而是说:“不土,哪怕是在过去,这也是一句很能打动女孩子的话。但是瑞克,现在谁能给谁做出承诺呢?”不等李瑞克作出辩解,她就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拍了拍李瑞克的脑袋,说:“看在你是我的歌迷的份上,我让你做我弟弟吧。”

  李瑞克不满的说:“弟弟,开什么玩笑,我你大。”不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似乎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他记得他喜欢听杨婉婷的歌的时候,她已经出道几年了,那时候,他还在上初中呢。

  杨婉婷呵呵一笑,说:“不要争辩了,男孩。对了,”大概是不想纠结于这些话题,她有所思的问:“我们是在往哪走呢?好像一直往南的样子,对吧?”

  李瑞克点点头,说:“是的,我们要去光阴市。其实是要穿过那个城市,其他的道路,都被净土教部队封死了,你们无意间走近的这一带,正是净土教在我国境内的根据地,接下来,还有可能是他们的教廷所在地。”

  杨婉婷看着他,问:“可是,光阴市的丧尸不是很多吗?穿过那个城市,是不可能的吧?”

  李瑞克说:“我们别无选择。”

  “也不见得。”杨婉婷耸耸肩一笑,说:“一定要选的话,可以选择当奴隶。自由还是死亡,这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题。”

  “确实,我们可能会死在那里。”面对杨婉婷的疑问,李瑞克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严肃的说:“但是,李杰会带我们活着离开那里的。”

  杨婉婷又耸了耸肩,这一次,她没有说话。但是,李瑞克从她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杨婉婷对李瑞克说的话显然只是听听而已。活到现在的人,往往会有两种极端,一种是把承诺看得命还重要,因为他们是靠着彼此的承诺,不抛弃不放弃的活下来的,另一种,则是什么都不相信,在很多时候,只是随波逐流的活下去而已。杨婉婷就属于后一种,而事实上,这一种人实在有很多。

  李瑞克举得很有必要和杨婉婷澄清这个问题,他相信李杰,而他觉得,他也有必要让杨婉婷相信李杰,所以他说:“我并非盲目的相信他。事实上,你真正和他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这个人虽然总是一副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样子,可在他身上,也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会让你相信他,跟随他,而且事实上,如果你真的相信他,把他当成真正的伙伴,他也绝不会抛弃你。我和他一起战斗过,也很高兴还能和他一起战斗。他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是他是个值得相信的老大哥。”

  这时候,李杰打了个喷嚏,远远的看着和杨婉婷并肩站在一起看夕阳的李瑞克,骂骂咧咧的说:“他妈的,李瑞克这个小混蛋,只顾着泡妞,指不定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真正让你愤怒的,是李瑞克正在做的,其实是你想做的事吧。”

  李斯特到底是教授,轻轻一句话,就把李杰戳穿了。这时候他俩正趴在“章光101”的引擎盖前,在那里展开了一张地图。地图是上一次把杨婉婷那几个人从净土教小队那里截下来的时候缴获的。如果净土教的那个小队长没有忽悠李杰的话,他们的搜索部队最多也就到苍狗市。而李杰他们现在已经到了苍狗市南边大约100公里以外的地方,从理论上来说,他们暂时是不会遇到净土教的搜索部队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会更安全一些,因为净土教不再往南搜索的原因,是因为南边靠近光阴市那个大都市的地方,有很多丧尸。

  零散的幸存者不可能对付的丧尸。

  “老师。”李杰和李斯特正在看地图的时候,海凌珈走到了他们面前,她对着李杰这个司令没有那种下属对上级的态度,但是对李斯特却有着明显的尊敬,她本标准的对着李斯特立正敬礼之后说:“刚刚和老板取得了联系。”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