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87章 一小时车程的路

第287章 一小时车程的路


  李杰没有问过李斯特和古裂之间是什么关系,因为如果那属于机密,就算问了,李斯特也不会告诉他,如果那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也没必要非要去问。

  李杰听季忆说过,也听李斯特自己说过,在灾难爆发前,他在做一个社会学课题,调查的对象是都市底层群体的民间信仰。

  季忆所不知道的是,随着李斯特的课题调研逐渐深入,他就不可避免的踏入了净土教的领域,随后古裂就找到了他。李斯特只是一个大学文科教授,尽管他自己兴趣广泛,身强体壮,但是,随着他的调查的深入,他也很快意识到他的调查会给他惹来很大的麻烦,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古裂以警方的力量暗中支持李斯特,这位被季忆视之为黄金圣斗士童虎的大学教授,也许早就挂掉了。而李斯特对于净土教的社会组织机构、起源发展以及影响力分析,对古裂来说,也非常重要。所以他们的合作对双方来讲是个双赢的事情。

  李杰现在回过头来看,他发现古裂这个人实在有些深不可测,他不但和李斯特有合作,和李恩慧的关系也非常密切,他在灾难前一直在调查净土教,还有一支警察系统内部都不清楚的特殊警察小队。那时候他不过是光阴市警队里的一个处级干部,组建这样一支部队显然超出了他的能量范围,在他上面还有人。

  纠结的是,在灾难前,他的部队就是在进行秘密调查,灾难后,净土教早已浮出水面,他的部队依旧只能是秘密调查,甚至于当他需要和李杰见面的时候,都只能选在洗脚城这样猥琐的地方。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古裂的部队都是躲在阴影里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来干活。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古裂的业务本身就是违反犯罪见不得人的,另一种可能是他需要防范的力量不仅来自净土教,更来自警队内部,当然警队内部的问题可能也和净土教的渗透有关,这是一个超级无间的游戏。

  对李杰来说,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突然发现,他想投奔现在任职于联合政府的古裂,在他的庇护下在联合政府内部随便找一个不用出生入死当蛀虫衣食无忧混吃等死的理想,显然是不可能实现了。

  李杰不知道海凌珈从古裂那里得到了什么指令,但是他可以肯定,古裂一定不是让他领着这一伙人到新首都或者随便找一个联合政府控制下的安全城市去。古裂并非没有这个能力,但是李杰知道他不会这么安排。

  可以肯定。

  但这并不妨碍李杰迫切的希望见到古裂,和他基情满满的拥抱一个的心情。

  很迫切。

  司马青衫叛离的那个实验室,是不是李恩慧提到过的那只网中央的“蜘蛛”,也许古裂可以给他一个答案。

  如果古裂给不了这个答案,李杰想不出还有谁能给出这个答案。

  李杰现在很不爽李斯特,因为很明显海凌珈对李斯特的态度对他的态度好多了。他很想提醒海凌珈,李斯特虽然是教授,但是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也不是那些脑残少女了,不要以为教授都是从星星来的,你是个特战队员,千万不要做这种降低智商的事情。

  李斯特像是能听到李杰肚子里的话一样,不慌不忙,不咸不淡的说:“海凌珈在警校二年级的时候,我是警校的特聘教师,给他们上了一个学期的辩证法。海凌珈的考试成绩不错。”

  李杰一看李斯特这种表面风轻云淡,暗地里闷骚的嘴脸就来气,切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警校学什么辩证法,分明是他们无知的领导被你忽悠了,老实交代,你那时骗了多少小女孩?你们这种自称教授的家伙,是最容易祸害无知少女的。”

  “说正题吧。”李斯特才懒得李杰去扯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他拿着海凌珈递给他的一张记着些摩斯电码的便笺,说:“古老板叫我们先别去光阴市,带上司马博士,去金银山,他可能会在那里和我们见面。”

  “金银山?”李杰看着李斯特,据他所知,金银山基地是一个灾难后较出名的幸存者基地。那里原本是个废弃的矿山,位于光阴市西北大约100公里以外的山区,目前不在他们的行进路线上。那个幸存者基地一度较有名,但后来销声匿迹了,有传言说那里是被丧尸淹没了,但李杰认为,更大的可能,则是因为那里离净土教的核心区域很近。李杰思考了一下,说:“去就去呗。反正对我们来说,往哪走都是生死一线,要是能利用金银山基地的铁路,对我们来说,倒不失为一条避开光阴市人口稠密的市区的通道。我只是想,那里现在会有什么?丧尸?怪物?净土教的大部队?”

  李斯特摇摇头,说:“这个暂时不得而知。古老板的电报并非是对我们下命令,你也不必遵从,这里你是老板,一切都由你说了算。”

  “去。”李杰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说:“就冲有可能和古裂大叔见面这一条也要去。其实我希望到了那里,古大叔把司马博士接走,有他在,我们被神棍们盯上的可能性更大。”虽然李杰自己也清楚古裂不可能把他们接纳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给他们衣食无忧的安顿好,但如果古裂能把司马青衫这个烫手的山芋接走,对李杰来说,还是要轻松一些。

  李斯特摊开地图,说“你看吧,在光阴市北面整个是一片大的山区,正北方向现在是净土教‘圣城’占据的伏羲山脉,我根据我们逃出来以后所经过的路线推算,‘圣城’的具体位置应该是在伏羲山脉的主峰军鼓山附近。军鼓山与光阴市的距离应该不是280公里而是大约330公里。有一条铁路和至少两条高速和高等级公路从那附近穿过,通向北方诸省。我们刚刚经过的苍狗市就在伏羲山脉的最南端,从苍狗市往南往东一片丘陵和盆地,城市较密集,而往西南是另外一个山脉盘古山脉。盘古山脉伏羲山脉大得多,金银山矿区只不过是盘古山脉边缘的一个小山口。在我原来的计划里,也没有打算往金银山那边去,因为山口那一带也有不少小城市和市镇,丧尸不会很少,重要的是,我就是在那一带被俘的,我跟随联合军的一支部队在那里和净土教部队作战,我们中了埋伏,几乎全军覆没。”

  李杰不解的看着他,问:“既然如此,古大叔为什么要我们到那里去碰面?”

  李斯特说:“那一带地形复杂,过去也是个盛产土匪的地方,对于一支几十个人的幸存者部队来说,很容易在山中隐藏起来,而且即使被发现,也并不会特别引人注意。我原来没有计划走那边,是觉得没有必要去冒险,毕竟对我们来说,尽可能早的远离净土教的范围会更安全一些。古裂要我们过去,自然有他的安排。”

  李杰点头说:“好吧,既然已经决定了,其他的也不用多想。你说有没有可能古大叔已经派兵控制了那一带?不要说那么多了,我们在这个地方已经停留了很久,天也马上黑了,赶紧转移吧。”

  距离,这是困扰了人类社会几千年的难题。

  《诗经》里写“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讲的是距离带来的时间与心灵的阻隔;江淹说“暗叹者,唯别而已”,讲的是距离带来的伤痛;王维写“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讲的是距离给未来造成的无数不确定。在古人眼里,生离死别,几乎是一样的痛苦,因为距离的相隔,带来的是时间的相隔,时间的相隔,带来的可能就是生死的相隔。古人讲千里迢迢,千里之外,那就是一片无法预测的未知。

  这种状况,一直到人类社会发展到最近的几十年,才得到了根本的改变,尤其是最近的三十年以来。古人所谓的千里迢迢,坐飞机也就是几十分钟的事情,古人眼里的山穷水复,早已被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的网络覆盖,便利的交通,让相恋的人们缩短了相思的距离,让在外做工的人,不必再面对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悲凉。

  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李杰,在过去,从来没有真正感受过距离的遥远,更没有尝试过行路的艰辛和危险。从李杰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去金银山矿区,也就是100多公里的路程。在古代这已经足够遥远,但是在现代社会,这只不过是高速路一小时的车程。

  然而一场灾难又让时光倒退了几十年,李杰他们虽然有车,但是却没有了路。

  是的,没有路,因为原来的路被泥石流淹没了。

  李杰的车队为了避免被发现,在天黑了以后也不敢开车灯,只是借助着还算较明亮的月光缓慢的沿着曾经的一条省道前进。这条省道是很多年以前修建的,后来由于高速公路的开通,这个路段基本上没有人再走这条老路了。省道沿着山坡修建,一半靠山,另一边则靠着一条河流,路面倒也还算宽阔,就是长满了荒草和藤蔓,这路上的藤蔓虽然不是李杰他们遇到过的那种可以覆盖整个小镇的致命藤蔓,却让他们的汽车难以前进,在很多地方,只能派几个人在车队前面,用砍刀将藤蔓砍断,再往前走。不但速度非常慢,而且即使他们是轮流开路,体力的消耗也非常的巨大。

  但是,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他们感到心头发凉的是折腾了小半夜走了不到30公里,前面的道路,却被泥石流淹没了。

  当时,负责带队开路的是赵云,当他看到前面的道路上填满了已经长出植物来的泥沙堆积物,简直有种哭不出来的感觉。

  “妈的。”跟着李杰一起下车到前面来看的小学教师刘征衣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嘴里像嚼着黄连一般的苦。

  身为司令副官的胡欢也不禁连连摇头,看了看月光如水的老天,长叹一声,说:“为毛同样是末世,人家《生化危机》里的车队走的是笔直平坦的大道,我们就只能在山路上折腾呢?”

  李瑞克拍了拍胡欢的肩膀,说:“我看你还是知足吧。《生化》电影里面的路虽然好走,可那是什么,那是一片沙漠啊,连拉斯维加斯都被沙漠淹了。较起来,至少这些地方长满了植物,这土地沙漠化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胡欢想想也对,但是又摇摇头说:“不过说回来,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啊?倒回去走另外一条路?那边好像要绕很远,而且天知道会不会也是眼前这光景。”

  李瑞克说:“怎么办,那是咱们李司令来决定的事情,我们就别费这个心思了。不过照这么下去的话,以后汽车也别开了,赶紧找几匹马来才是正经。”

  这是灾难爆发后的第六年,对于幸存者们来说,逃亡的路上不但有丧尸,而且还有着各种难以预料的情况,如说像眼前这样的,他们还见过路面被水冲断的,最常见的则是路面被野草和灌木淹没,根本找不到的。

  “先让队伍扎营休息吧。”李杰得到李瑞克等人反馈回来的信息后,对参谋长李斯特说:“走了半夜,弟兄们体力消耗都很大,休息好了再说吧。”他们倒是尽量避免在白天赶路,虽然从净土教那个小队长的口供来推断,在这一带应该不会再遇到净土教的搜索部队,但白天他们还可能派出侦查无人机一类的高科技装备。

  具体如何隐蔽,如何安营扎寨,那是李斯特的事,而安保方面,则是鲁斯的事情。但李杰这个司令当得并不轻松,他除了当司令,还得当一个巡逻兵。这没办法,谁让他的队伍现在就这么点人呢?

  李杰巡逻的时候喜欢拉着边境一路,这个死酷死酷的杀手,对威胁的嗅觉,可是十分敏锐的。当他们爬上路边的山坡坡顶的时候,月亮正好隐匿到了一片不知道从哪儿飘来的云层后面,能见度瞬间就降低了很多。不过,这对于带着海凌珈小队装备的夜视镜的他们而言,倒还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

  问题是,他们在夜视镜里什么也没看到,放下那玩意,边境却吸了吸鼻子,说:“有活动的生物在逼近。”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