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98章 我跟你们走

第298章 我跟你们走


  深夜,远离现代文明的山中陷入无边而浓稠的黑暗。没有灯火通明的夜景,没有川流不息的汽车,没有夜航的飞机,更没有五颜六色的霓虹,明灭交错的彩灯,没有群魔乱的夜场,没有通宵不熄的洗浴城,没有灯火,也没有喧嚣。

  没有灯火,头顶上的星空却格外的灿烂,金星、火星和土星都清晰可见,天蝎座的心宿二,天琴座的织女星,大熊座的北斗七星,还有射手座、天秤座、天箭座都能够清晰的分辨出来。

  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心情去欣赏星空的浩瀚和壮美的。深夜中,几条人影悄无声息的摸进了李杰等人留宿的偏僻小屋,他们并没有破门而入,而是匍匐在门外,往里面扔了;两个发烟筒。那并非普通的发烟筒,而是在里面混入了一定量的麻醉剂。其实在武侠小说里,那就是所谓的迷香了。

  一切都悄无声息,隔了一会儿,外面的人估摸着屋里的人已经昏昏睡去以后,才尝试着推开了那个简易屋子的木门。他们发现,那个木门并没有从里面锁住,这让他们一阵得意,因为屋里的人警觉性未免也太差了。当然也有人觉得这有问题,因为即使是普通的幸存者,能活到现在还到处走的人,没道理警觉性这么差才对。

  可是,当他们推门而入的时候,才发现屋子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怎么回事?”一个人压低了声音问自己的同伴:“人都到哪去了?”

  “难道逃走了?不可能!他们没有别的出口逃得出去。”

  屋子就那么大,有没有人那是一目了然的。最终,秃头的二当家忍无可忍的走进来,点亮了一个火把。火把一亮,才发现屋子里并非没人,在房间的角落里,分别坐着两个瘦小的身影,一个是少年古德里安,一个是萝莉古瞳。他们身上穿的那套特质的黑色紧身衣带有吸光效果,所以他们躲在阴影里,最初进来的几个人愣是没有发现他们。当房间里点亮了火把,人们才发现他们原来一直在那里。

  火光中,秃头二当家和他的喽啰看到古德里安和古瞳兄妹两都戴着防毒面具,显然刚才的发烟筒对他们毫无作用。而古德里安大刺刺的坐在一个弹药箱上,手里拿着一支手枪,但手枪的枪口并没有对着来人,而是对着地面,好像很不把来人放在眼里的样子。古瞳虽然是站着的,但是对屋子里涌进来的这几个长相凶恶的成年人一点畏惧感都没有。

  老实说,这让秃头二当家有点愤怒,尤其是古德里安那种很看不起他的眼神。妈的,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竟然也敢看不起人?一股怒火从他的脚底升腾而起,让他忘了他现在最应该弄清楚的是屋里那些大人哪去了,而不是这个小男孩是不是看不起他。

  “小子!”秃头二当家邪恶的一笑,说:“看你细皮嫩肉的,很需要大爷调教调教你啊。”

  古德里安哼了一声,晃了晃拿枪的手,很鄙视的看着二当家,说:“做人可以没有智慧,但不能没有智商,你还是先搞清楚状况再说话吧。”

  “小王八蛋!”二当家怒不可遏,声色俱厉的说:“你不要太嚣张了!大爷我要扒光你的衣服,让你尝尝被爆菊花的滋味!然后把你活活的架在火上,慢慢的将你烤了吃。”

  古德里安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你吓唬我,是想让我告诉你,我们同行的几个大人哪去了,对吧?”

  二当家愣了一下,想想好像是的,他真正要做的,是干掉那两个成年男人,把那两个女人据为己有,但他被古德里安的态度激怒,一时反而忘记这个问题了。现在被古德里安提醒了,他才觉得这似乎真有些不妙。但是,他怎么能承认自己脑子进水了?所以他稍一愣神之后继续恶狠狠的说:“我才不在乎那几个大人,反正他们是跑不了的!”

  古德里安耸耸肩,问:“你确定?”

  “妈的!”二当家忍无可忍,猛的一挥手,他的一个手下就扑了上去。

  虽然古德里安的手里拿着枪,可不管是二当家,还是他的手下,都不认为他的枪有多大的作用。不说他能不能很好的用枪,就算能,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任何人在这里开枪都要考虑后果的。

  但是,当二当家的手下刚一动手,人还没有扑到古德里安面前,整个身体就随着一声枪响被打飞了回来。真的是被打飞的,一点都不夸张,那一股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切断了他一条大腿还把他的人推到了墙壁上。

  一时间二当家和他的手下都愣住了,古德里安只是个少年,当他晃荡着他的手枪的时候,他们觉得他根本不能正确的使用手枪,他们完全没想到他开枪会那么果断,坚决,而且开枪速度超快,那晃荡着的枪口抬起来后打断的只是那个喽啰的大腿,但很明显并不是他枪法不佳,而是他就瞄的是大腿。

  而这个少年依然很嚣张的坐在弹药箱上,甚至抬起枪口,放在嘴边吹了一下,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说:“你知道吗?史密斯维森m500有一个超牛逼的绰号叫做手炮,用它可以在野外干掉一头犀牛。你这手下的大腿是没有接上的可能了,但如果你尽快给他止血的话,他还是能多活一阵的。”

  枪声一响,整个山寨顿时炸了锅,不明就里的人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拉响了警报,四下里一片哗然。

  看着那个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翻滚的手下,在看看眼前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小男孩,秃头二当家这时候才真的觉得古德里安刚才那个问题很重要,他咽了一口口水,问:“那几个大人哪去了?他们要干什么?”

  古德里安笑着站了起来,秃头二当家和他的手下很不争气的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这让他们感到无地自容,可他们确实就那么后退了两步。古德里安哈哈一笑,说:“没什么好丢人的,你们只是普通的幸存者而已,而我六岁就学会打手枪了。不要想歪,我说的是能杀人的手枪,我六岁的生日礼物就是一把袖珍手枪,用3d打印机制作的,样子虽然不好看,可是一样能杀人。我老爸是警察,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奉公守法的警察,他不但犯了重婚罪,而且还帮一个杀手洗白身份。所以呢,你们也不要觉得丢人,但是做事情最好还是多动动脑子,知道为什么我敢肆无忌惮的开枪吗?”他顿了一下,说:“因为你们的主公现在已经被我小妈控制在手里了。”

  老实说,二当家并不相信古德里安的话,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由不得他不信。一个喽啰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二当家!主公让你到会议厅去一趟……带上这两位少爷小姐。”

  二当家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古德里安,后者则回报了一个张狂的笑。

  当二当家和几个手下带着古德里安兄妹乘坐吊盘来到绝壁上的会议厅,也就是一个很大的石洞的时候,那里已经灯火通明,而他们的主公,则处在边境和海凌珈的控制之下。二当家一时间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他们这个山寨虽然说不上什么固金汤,可是层层设防,怎么就让这几个人溜到了上面,还把主公都控制住了呢?

  二当家嘴里的主公,是一个不到四十的男人,国字脸,脖子上挂着三条触目惊心的伤疤,那是被捕食者抓伤的,也是他赖以炫耀的资本——能从捕食者口中活下来,并且没有变异,这就是一件非常牛逼的事情。但是看起来,他现在有些沮丧和颓靡,被人控制了当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但是他自己知道,他之所以轻易就范,是因为内心深处的颓靡。他早已不再是那个从捕食者口中幸存下来的战士了。

  “主公……”二当家喊了一声,从主公那种荒废、颓败、消沉的气息中,看到了一种在自己身上也有的绝望。这种绝望不是外在的,不是因为这个世界多么的可怕,而是他们内心的一种放弃与放纵。他似乎记起,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不是这样子的。他们也曾经既有敢死的决心,又有活下去的勇气,而不像现在,既怕死,更怕漫长而无望的活下去……

  “老二……”主公声音低沉的问:“一个月前撞到我们手上的那几个人,后来你是怎么处置的?”

  “你是说那几个警察?”二当家想了想,又看了看站在主公身边的边境和海凌珈,以及站在主公的座椅下方的李杰和李莎,干咽了一口口水,似乎想隐瞒,最终却咬了咬牙,说:“那个女的……后来……那啥……我把她……杀了……另外几个也……还,还关在水牢里的。”

  当他发现李莎的目光朝他扫过来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更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说:“那女的骨头太硬,怎么都不服软,还伤了我们几个兄弟,我当然不能放过她。再说,再说……”

  “再说什么!”主公呵斥了他一声,说:“还不快把人带上来……不,请上来!”

  当两个喽啰慌忙的跑出去之后,李杰看向那个主公,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说:“当家的,现今这个末世,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教皇啊,老大啊,老板啊,总长啊,主公啊,什么都有,什么样的活法也都有,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杀人越货,占山为王这些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不过不管做什么,都要讲点运气你说对不对?人命在这末世中在乱世中还要不值钱,可是不管什么时候,杀人都要偿命,你说对不对?”

  那个主公这时候倒也硬气,坐得先前挺直了一些,说:“人反正是杀了,你要偿命,杀了我得了。这些兄弟也就是混口饭吃,你莫要把他们逼急了,不然大家同归于尽,你们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李杰哼了一声,转头看二当家,说:“你老大把事情都扛下了,你怎么说?”

  二当家不停的咽口水,他在心里说,我不能怂,我不能怂,他想迈出一步,豪气的说,人是我杀的,跟主公无关,可这一步,他却怎么都迈不出去。而且渐渐的,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如果今天这事,这几个人杀了主公就肯罢休,那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损失呢?主公死了,不正好轮到他当家吗?

  李杰看着二当家眼睛骨碌碌的转来转去,也没说什么,只是看向那个主公,那个主公怒视了二当家一眼,恨不得从李杰手里抢过一把枪来,一枪崩了这个王八蛋。其实李杰也并不关心这些人的尔虞我诈,他看到李莎眼里有一丝难以觉察的焦急,只想知道二当家关在水牢里的那个警察,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过了一会,下去的几个喽啰架着3个水淋淋的,气息奄奄的男人上来,这3个男人上身没有穿衣服,的身体上布满了伤疤,也爬满了蚂蝗,架着他们的喽啰手一松,他们就栽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人都听到他们的脑袋撞到地面的响声,可他们似乎浑然不觉得痛,什么反应也没有。

  李莎控制住了她的情绪,什么都没有表示,海凌珈却忍不住了,她几步从那个主公的身边窜下来,不等二当家做出反应,手里的战刀刷的一下就把他的一只右手砍了下来,二当家惨叫一声,左手捂住自己的断腕连连后退,但是不等他退出会议厅,海凌珈的战刀又脱手而飞,钉在了他的大腿上,二当家再度发出一声惨叫,跪倒在了地上。

  因为海凌珈突然出手,二当家的几个铁杆心腹生怕自己也遭到同样的命运,把心一横,也不管自己的主公会不会有危险,纷纷掏出枪来,其中一个人喊道:“妈的,他们就几个人,跟他们拼了!”

  更有一个动了脑筋,他离小女孩古瞳最近,心想既然你们会拿我们的主公做人质,我也要拿你们的小孩做人质。这个念头一闪,他突然就扑向古瞳。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似乎早就发现他要做什么,更没有想到,当他的动作刚一展开,小女孩就一个漂亮的侧身半蹲,拔出手枪,砰的一声准确的把子弹射进了他的脑门。

  就在同时,李杰和海凌珈也同时出手,各自端着手枪,砰砰砰砰的一阵速射,会议厅里瞬间就多出了几具尸体。

  李莎没动,边境也没动,那个主公坐在椅子上,更是一动也没动。不过这两者有很大的区别,对于这个主公而言,他是丝毫也不敢动,因为他知道只要他有什么可疑的动作,他的脑门上也会多出一个弹孔。只有当他看到一个身影的时候,他才多了一丝希望,那是祝风。可是当祝风开口说话,他又大失所望。

  祝风是后边上来的,情况就如他所料,二当家现在很惨。他高大的身影在一片惶恐而慌乱的喽啰中显得分外的生猛,而他并没有像主公希望的那样帮他把李杰等人料理掉,而是就那么站在那里,说:“你们把这些乌合之众杀光了也没有意义。如果你们是想抢占这个基地,那么我奉劝你们不要这么做,因为很快,神棍们就要来接管这个地方。带上你们的人离开这里,我跟你们走。”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