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07章 人各有志

第307章 人各有志


  “联合军陆军第74合成师高级参谋,上校高文强。非常感谢你救了我们。”

  在即将被处决的联合军士兵中,大哭大喊者有之,双腿发软者有之,跪地求饶者有之,怕死是人之常情,本来无可厚非。但是他们作为军人,表现得未免太次。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表现得很次,如这个高级作战参谋,被枪决前怎么都不肯跪,膝盖生生是被打折了。这时候被两个士兵架着来到李杰的面前,剧痛使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可他还是直起身子,用一个标准的军礼向李杰表示了谢意。

  李杰虽然对联合军也没什么好感,这时候却也收起戏谑之心,站直了双腿,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独立的幸存者武装指挥官,我叫李杰。不用说什么谢,这只是巧合。”其实以李杰的习惯,既然做了这么大的人情,怎么也得要点好处才行,但现在他就几个人,没时间也没底气在这里多耗,还不如装得更高风亮节一些呢。

  高文强上校点点头,说:“敌人把这里当成了刑场,凡是他们在战斗中俘虏到的我军官兵,除非被俘时马上表态要皈依他们的神的,一律要进行处决。我们在战斗中有不少人被俘,除了到现场的,很快还会有别的人被送来。所以,这里的人必须马上转移。”

  李杰点头,这里确实不是停下来说话的地方,他虽然担心形势一乱,之前看好的装备就会打水漂,但是也不得不收缩人手,让祝风和李瑞克钻进装甲指挥车,自己和李斯特开一辆步战车,边境带苏墨两个人钻进另一辆步战车。其余的车辆则只能由高文强安排指挥。这就好天灾大难来了,他这个地主老财虽然不想把家里的财产示人,却不得不叫上长工一起把家产搬到安全的地方再说。至于长工会不会在搬运的途中拿着他的家产跑了,他实在也已经顾不上。

  那些险些被枪决的联合军官兵在枪口下有的表现得很不堪,但也正是有高文强这样的军官在,他们还是快速的恢复了自己的军人本色,服从指挥,迅速果断的跳上之前把他们押送来的军车,驶离了这一片让他们魂飞魄散,只差一步就命赴黄泉的地方。而他们的逃亡路线在战斗没有结束前,只能是远离主战场,而去向,正好是李杰的部队隐藏的那一片区域。来去都乘坐的是同样的车,只不过这些军人们的心情,可是截然不同了。

  而李杰的心则是一直都紧绷着的,当这支被他解救的部队离他的部队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心里也越发的不安。他跟神棍军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对联合军也缺乏足够的信任,而且他不知道鲁斯等人发现这样一支队伍靠近之后,又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所以,当这支队伍距离他的部队已经很近的时候,李杰干脆把车往路上一横,将逃亡的队伍截了下来。

  “什么情况?”高文强上校被神棍打折的双腿已经简单的包扎起来,不过,还是由两个士兵扶着,他才能来到李杰的面前。他不知道李杰为什么要停下来,但是他必须提醒他,“这里离主战场不超过50公里,现在还不是停下来休息的时候。”

  这时候,祝风和李瑞克驾驶的装甲指挥车继续往前开了一段,停了下来,而边境驾驶的步战车则停在整个车队的最后,和李杰的步战车正好对应,两头步战车上的车载30毫米炮。,都调转了炮口,虽然没有直接瞄准中间的车队,但显然处于备战的状态。夜已经很黑,但身处其中的人,不用看得那么清楚,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前面有个路口。”李杰对高文强说:“上校,我直说了吧,我希望你率领你的部队从东南方向离开,而我会选择另外一条路。而且,很抱歉我不能让你和你的部队把我的战利品带走,我指的是这些车辆和车上的武器装备。你们只能步行,并且放弃武装。我会给你们断后的。”

  “明白了。”高文强上校显然很快就读懂了李杰的心思,撤离时他的部下自然都捡到了神棍军留下的枪支,且不论他们的战斗实力怎么样,现在他可是有将近40人,而李杰就只有7人。如果真要打起来的话,他必定会吃亏,但是李杰这边的损失也会很大。但是,他并没有因为李杰提出的要求而愤怒的拔枪相向,而是略一思索,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可以步行,但是你至少得让我们携带能够防身的枪支。”

  李杰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点了点头,他们手上明明已经拿到了枪支,你要他们缴械,哪有那么容易!如果为了这个打起来,对于李杰来说毫无意义。哪怕他把这支队伍全灭了,但是他自己损失两三个人,那都是毫无价值的。他对联合军没好感,但也不想过分树敌。

  “ok,就这样。”李杰对高文强说:“上校,祝你们好运。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告诉我,前面的战事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况?恕我直言,既然你作为师部高级参谋都被俘了,联合军的战局是不是很艰难?”

  高文强倒也没有隐瞒,说:“局面确实不太好。重要的是,我们的行动似乎被敌人提前知道了,他们派出了5个师的兵力伏击我们。雨山区是我们师部所在地,前面的战斗,也是我们师部的突围战。”

  “是吗?”李杰很吃惊的说:“你说雨山区是战斗的核心区域,怎么我今天带领我的几个兄弟穿过雨山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战斗呢?直到我们返程的时候,才听到密集的交火。”

  高文强苦笑了一下,说:“在我们师部到达敌人的伏击圈以前,你认为他们为因为几个幸存者的闯入而暴露自己吗?你说你白天穿过了雨山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那个时候你们的整个行程,都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

  李杰听得头皮发麻,没想到他一不留神,还在神棍军的包围圈里走了一遭,他相信高文强没有夸张,在白天,只要别人一开火,他们那区区五个人就随时都将灰飞烟灭。瞬间,他就觉得自己的保安团和这两大势力起来,简直就是桌面上的小蚂蚁啊。人家那是几个师级别的战斗,而他却是几个人!

  但是,这样惊险的经历并没有吓到他。李杰是什么人?李杰的心理素质可是超强的。而高文强的直言让他对联合军的好感稍微多了一些,毕竟,他自己也短暂的算是军人。这并不会让他改变主意,热血的表示要进入联合军,但是他还是关切的问高文强:“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你的部队会不会被……”

  高文强摆了摆手,说:“师部已经突围了,我是随师直属队断后而被俘的。在南面,前来接应我们的100师已经和敌人接上火,我们突围后都会尽量向100师靠拢。如果不是情报有误而遭到伏击,联合军的1个师足以正面击败邪教军的3个师。当我们和100师汇合后,这场仗还有得一打。”

  “那就祝你一路顺利了。”李杰松了一口气,他也不希望联合军被神棍军打败,毕竟联合军是人类的幸存者们组建的正式的政府的正式的军队,如果他们最后都被神棍军打败了,那人类的希望也就更少了。他主动的伸出手去,跟高文强上校握了握手,说:“我不想卷入战斗,上校,除了祝你好运,我还想知道,我怎么走可以避开你们双方?”

  高文强看着他,有些遗憾的笑了一下,说:“老实说,我还挺希望你能加入联合军呢,不过人各有志,我也不会勉强你。现在整个光阴市极其附近的区域都是战区,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你们随时可能被交战的双方当做敌人消灭掉,相对而言,你大概只能穿越光阴市的中心城区了。这个城市从灾难爆发至今都没有经过清理,依然是丧尸密布的地方。只有在那里,交战的双方才暂时不会部署兵力。不过随着战事的推进,接下来会怎么样,我也无法给你一个准确的预判。”

  李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世上的事,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他又怎么想得到,在他的逃亡路上,会遇到一场战事呢?就像高文强说的,他这样一支小武装,随时可能会被交战的双方作为敌人灭掉,对于人家那种战略级的战斗单位来说,他这点人不就是渣啊?不过也正因为人少,被交战双方忽略的可能性同样也很大。

  “如果你想通了,要加入到正义的阵营来的话,就来找我吧。”高文强满含期待的说:“我很欣赏你。”

  李杰苦笑了一下,貌似这样的话,他已经听到过很多次了。也许正是因为出于这一点,当然也为了避免伤亡,高文强没有在这个时候跟李杰翻脸。毕竟他堂堂一个上校,手里的人又李杰多几倍,却要听从李杰的摆布,那是很没有面子的。

  高文强走了,不过,还留下了几个人。这几个人不是联合军官兵,而是净土教的,那就是一度和李杰的部队交手,而又险些被自己人枪决的穆萨和他的几个手下。在李杰高文强等人率部奔逃的时候,他们继续“享受”着战俘的待遇,双手被牢牢的绑着,眼睛被蒙上,人被仍在车里随着公路晃荡着,不用刻意去修理,就已经撞得有些面目全非了。

  “怎么样?被自己人处决的滋味是不是很爽啊?”李杰把穆萨拖到跟前,扯掉了蒙着他眼睛的布带,语气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了一句。

  穆萨沉默,脸色很难看。他以为李杰在羞辱他一番后会把他杀掉,或者砍断他的手脚,把他仍在路边,等着路过的丧尸来啃噬他。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李杰叹了口气,继而诚恳的说:“跟我走吧,你现在无路可去了。”一边说着,一边用穆萨的大马士革弯刀(这么值钱的战利品,他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据为己有的)割断了穆萨的绳索,相当大度的说:“不过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强你。我既然能放过你一次,现在也没必要非要杀了你。”

  穆萨依然沉默,不过这时候他的表情就非常的丰富了。如果他这时候听到李杰的内心独白的话,他一定会暴走的——

  “哈哈,这么老土的招数,竟然好像让这个死大胡子动心了。这哥们一定很少看《三国演义》啊,《说唐》啊一类的古典小说,不知道很多喜欢装逼的主君就是这么框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将的,连张飞都玩过一把义释严颜,更不要说大耳儿和曹孟德那些装逼的高手了。不过这样就把你拿下了话,我的演技可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施展呢,给我一点难度。”

  但是,李杰失望了。大概是人家伊朗的古典小说很少有那些喜欢装逼的主君,所以,这个大胡子被李杰的浩大胸襟打动了。他郑重的单膝跪下去,右手放在胸口上,低下头说:“我以天神巴赫曼的名义起誓,从今天起,我向我的救命恩人表示效忠,在他抛弃我以前,绝不背叛。”

  虾米天神巴赫曼啊?不是真主吗?

  李杰求助的看了看李斯特,李斯特看向穆萨,问:“你是拜火教徒?”

  穆萨点点头,说:“我们是古老的波斯民族,我们信奉的是拜火教,因为净土教的教义和我们祖先留下的遗训有一些相似,所以在灾难后,我加入了他们。后来我才渐渐发现,这是一个真正的邪教,就像毒蛇和害虫。我曾经想要脱离他们,可是在这个远离我的故土的国度,我也无处可去。我曾经向他们的圣训官宣誓效忠,可他们想要杀掉我,仅仅是因为我第一次的失败。所以,违背誓言的人不是我。”

  李杰呵呵一笑,说:“搞了半天,你是明教的人啊,我要不要告诉你,我的祖先是光明顶上的逍遥二使呢?”

  李斯特倒不像李杰那样还有心思扯淡,一想到最后还是要穿越光阴市的市区,他就很沉重了。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