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09章 被迫战斗

第309章 被迫战斗


  “兄弟,给支烟抽呗。”军士长一伸手要烟,李杰就觉得大家的敌意消除了很多。香烟,他倒还真有,路上搜到的,现在是很缺的东西。

  李杰很大方的给几个士兵都发了一支烟,香烟虽然宝贵,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几个老兵名为协助,实际上就是在这里监视他们的,如果能够减少敌意,香烟的价值会更大。李杰向来是个土财主,但他也很懂得付出。

  “哟呵,软中华,灾前都不便宜啊。”军士长接过烟,没有点火,而是放在鼻子下深深的闻了好一阵那香烟的气息,最后,把香烟收进了自己的衣袋里,他跟李杰要烟抽,本来也只是没话找话说,没想到竟然真有。真有了他也舍不得抽。

  “好吧,兄弟们,拿了人家的好处,就给人家做点事吧。”军士长是给自己的几个战友说的,那几个士兵呵呵一笑,表示这里他说了算。军士长转向李杰,说:“我们这个高地高度多少,防御面积多大,阵地怎么布置,散兵坑怎么挖,火力点怎么安排,这些你们知道吗?不太了解?没问题,我们大概还有三个半小时的时间,现炒现卖吧,哈哈!”

  不得不说,尽管李杰在李恩慧的基地呆过一段时间,接受过很多专业的训练,那那种训练主要针对怎么和丧尸作战。像这种正儿八经的土木作业,他就没怎么学过。不只是他,他的保安团的战士是从死人堆里,丧尸堆里杀出来的,他们的眼睛里,有一种无所畏惧的意志力和嗜血的杀气。但是,他们归根到底还是平民,在军士长和几个士兵面前,他们就显得无的业余了。好在,对于长期干苦力的奴隶来说,挖坑道这样的活,他们还真是一学就会。

  “丧尸!”

  就在李杰的保安团刚刚按照军士长的要求挖好坑道,布置好火力点的时候,负责警戒的反抗军战士发现在高地西北的公路上出现了大片的丧尸。很显然,在这个离战场很近的地方,丧尸也格外的兴奋。

  “至少有上万只啊。”军士长摇了摇头,说:“这些东西真是阴魂不散,走到哪跟到哪,动作又还快得不得了!”

  高地本来就卡在路边的制高点上的,离公路很近,所以丧尸沿着公路,来得也很快。而唯一能阻挡它们的,是距离高地300米左右的一座公路桥,阻挡的方式很简单,如果能把公路桥炸断的话,丧尸就只能站在对岸冲他们发脾气了。

  “那是我们的退路。”李斯特看出了李杰的想法,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

  “我们什么时候有路可退过?”李杰满不在乎的呵呵一笑,对军士长说:“300米,我可以派人飞速的跑过去装炸药,不过这样你们会不好意思的,对吧?”

  军士长厚道的笑笑,对身边的一个战士说:“两发连射,弹着点在桥的第二根桥墩上,别打歪了啊,这么多人看着,丢不起这个人。”

  几个战士迅速的调转迫击炮的炮口,修订标尺,“嗖嗖”两声,炮弹飞出去后,几乎是一点不差的落到了军士长要求的位置上。随着两声巨响,公路桥轰然倒塌。除了之前涌过来的几百只丧尸以外,更多的丧尸都被阻隔在了桥的对岸。

  “了不起。”李杰毫不吝啬的拍了拍手,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本质区别啊,要是自己的队伍里有这样几个专业的士兵就好了。

  高地下面的几百只丧尸依然跌跌撞撞的沿着公路朝高地跑来,但是,几百只丧尸,对于一个仅仅60多人就架设了5挺1。27毫米口径重机枪的防御高地来说,还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而李杰一开始甚至没有让重机枪开火,而是要后勤分队的战士用步枪瞄准射击,这是练枪法的好机会。

  “够种。”看着李杰的部队打丧尸,军士长也不禁竖起大拇指,说:“不到50米不开枪,还都是单发射击,别的不说,这胆量就很不错。而且不止一个人如此,一整个防御面积上的伙计都如此,你这支队伍,不是一般的幸存者队伍啊。”

  当丧尸太过靠近,单发射击已经不足以保障安全时,李杰才下令重机枪扫射,手雷也都扔了出去。保安团的战士,尤其是那些跟着李杰从“圣城”的地下工场里逃出来的奴隶兵在战斗时很兴奋,他们不说话不吭声,但是红着眼睛,有的还脱掉上衣,光着膀子,眼神里充满了一种杀戮的兴奋和狂热。

  “战斗技巧还不行。”一波猛烈的集火射击将摇摇晃晃的爬上高地的丧尸全部打下去以后,军士长点评说:“但是气势很盛,技巧可以练,但这种杀气,很难练得出来。”

  “我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李杰淡淡的说了一句,“不仅仅是幸存了下来,我们都是死过了的人。”

  军士长竖起大拇指,也收起了之前的轻视之心。

  “其实,”李杰觉得他和这个军士长还挺投缘的,这时邪恶的笑了笑,说:“你那个少校会不会太自信了点?就留下你们6个人,我们这虽然都是平民,但是10打1,干掉你们也不是太难。”

  “这个我相信。”军士长没有牛逼哄哄的说你们这些平民都是垃圾之类的话,他也相信这时候李杰要灭了他们6个不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很放心的说:“你既然很爱护你的兄弟,就不会做这样脑残的事情,先不说灭掉我们6个你们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就算你们一个不少的把我们灭了,这个山头也马上会被远程炮火轰平,那时你们全部都会变成肉渣。别说那些没用的,我们的菜来了。”

  李杰意识到,这场战斗不会很轻松。

  因为如果他们都能很轻松的面对,少校就不会把他们抓壮丁了。

  “老狗,老狗,那群野猪往你那儿去了,把他们堵住,注意,野猪的獠牙很长,野猪的獠牙很长!”

  军士长的耳机里,传来了老上级的急切的声音。在他指挥着一群平民挖坑道的时候,远处的枪声一直没有停歇过。在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新的战场,联合军他们穿插投入了一个加强团的兵力,现在,战斗接近尾声了。对于军士长来说,他的考验也来了。有些事李杰他们当然不知道,其实,如果没有他们,军士长和另外5个战士,一样要坚守这个高地。

  来了。

  李杰不用望远镜都能看到,大约一公里外,出现了一片密集的快速移动的黑影。他们沿着公路而来,公路的一侧是雨溪河的支流,水深且急,另一侧是一片高尚住宅区,紧靠着山,他们不是没有机会翻越那片山头过去,但山头的那一面,正拥挤着听到枪声涌来的大量的丧尸群,隔着山都能听到丧尸的咆哮声。那种很多丧尸的咆哮声汇聚在一起发出的嗡嗡声就像一大群苍蝇围绕在腐烂的尸体旁边一样,既恶心,又恐怖。

  这条公路是他们唯一的出路,而这个李杰他们所在的高地就位于公路的分叉口,分叉口的两个方向,通往大桥的那一条已经被炸断了,就算没有炸,那也涌满了丧尸。另一条路,则可以通向市区,那是一座超过一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在那些高楼大厦中,又可以藏多少人?

  不用望远镜,李杰也已经看到,那片黑影,是一群穿着黑袍,戴着头套,胸前挂着子弹袋,乍一看还以为是基地组织或者塔利班。但是李杰和他的保安团对这些身影很熟,在那个“圣城”的地下,他们就是被这样一群人逼到丧尸面前去的。

  “全部趴在坑道里!”

  军士长突然大喊了一声!

  “全部趴在坑道里!”李杰重复了一遍军士长的话,保安团的战士已经按照指令在坑道里隐蔽好。一阵尖锐的破空声袭来,紧接着,就是一片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和巨震。

  炮袭!

  李杰的保安团不怕死,和丧尸,很人拼命也都红着眼敢上敢杀,但真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天崩地裂,脚下的土地都像是虚浮着的感觉。他们大都紧闭着眼睛,双手抱头,任由天上掉下来的泥土把自己埋了大半。也才知道,刚才挖坑道时,那个对他们百般挑剔的军士长是多么的可爱,如果不是按照他的要求严格挖好了坑道,这时候他们就不是被浮土掩盖,光是爆炸的震荡波,就已经把他们的内脏都震碎了吧。或者是被爆炸的气浪掀起来,砸到很远的地方去,摔得四分五裂。

  好在,天上掉下来的炮弹并不是很多,威力似乎也不是很大,老兵们已经能够判断,这都是车载迫击炮的炮弹,如果是榴弹炮,他们这个简陋的坑道,一下就给平了。紧跟着,他们的头顶上也有一些尖锐的破风声呼啸而过,在他们前面几公里外,落下了一阵更为震撼的爆炸声。这是双方的炮战,但很显然的,联合军使用的就是大口径的榴弹炮,射击的准度也是净土教所不能的,一经交手,净土教的迫击炮群立刻就哑了。

  但将近一个营的步兵,也已经冲到了高地的前面。

  “进入阵地!”李杰率先从泥土中爬出来,不用军士长招呼,他就命令自己的队伍进入了战斗岗位。已经没必要讨论为谁而战,为什么而战了,摆在面前就是一个事实,不战斗,就是死。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1不要开枪!”

  100米,80米,50米,30米!

  “开枪!”

  随着李杰的一声令下,高地上所有火力点轻重火力一起开火,一片耀眼的火光织成了一片绚丽的火网,蝗虫一般的子弹在高地前疯狂的飞着,闪烁着死神镰刀的光芒。对方也开火还击,但保安团居高临下,火力又对方更猛烈,第一波攻击,山坡上留下了几十具塔利班似的黑袍人的尸体,敌人退去了。

  清点战果,伤了5个,死了3个,伤的都是在阻击战上伤的,死的却都死于之前的炮击。

  “很有指挥才能嘛。”军士长在战斗中打得很出彩,但除了最开始把人喊进坑道之外,他就再也没有指挥过,也没有干涉过李杰的指挥。

  李杰嘿嘿一笑,倒是不谦虚的说:“有的东西,靠的是天分。需不需要再进入坑道?”

  “不需要了。”军士长说:“他们就十几门迫击炮,刚才从我们头上过去的,可是155自榴炮来的。你们的表现很好,直接参军吧。”

  “免了。”李杰淡淡的说:“人越多的地方越能吸引大规模的丧尸,我不会跟你们去军方的幸存者基地的。《丧尸围城》你没看过,玩过吗?”他其实不想说,哥也曾经正规军来的,还当过一级军士长呢,你牛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在哪。

  第二波攻击,保安团已经没有隐蔽性,突然性,只能打起一板一眼的阵地战,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很是激烈。战斗一直进行了大半个小时,净土教的圣战士们再度留下成片的尸体退去了。保安团的战死人数已经达到了15人,受伤人数还不算。

  “不行,我不能这样打了。”李杰一听伤亡报告脸都绿了,两场攻击,他的部队就死了将近三分之一的人,接下来还怎么打?不用打,不能打了,他也不是谷子地,用不着什么人吹集结号。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战斗中,死得最多的不是跟他从“圣城”逃出来的奴隶兵,而是半路收集的那些幸存者。虽然人命都是一样的,但对于李杰来说,为这个事情庆幸,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别撤。”军士长用恳求的语气对李杰说,他的战士,也死了3个,他自己和另外两个,全部都挂了彩。但是,他拉住李杰说:“你要撤,就是临阵脱逃,我必须枪毙你,你可以把我们都打死在这里,但只要你还活着,你都逃不了贪生怕死的罪名。”

  “去他妈的罪名!我跟你们不一样!”李杰红着眼睛说:“我的弟兄死三分之一了,再跟你们打下去就得死完!”

  “你跑也跑不掉。”军士长抬手举枪指着李杰,而旁边的刘征衣、赵云也立刻把枪口指向了军士长。军士长平静的说:“如果我被你打死,远程炮火就会覆盖这片区域,你们谁也逃不了。我不是威胁你们,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已经得罪了那些神棍,绝对是他们黑名单上的人,如果还成为我军黑名单上的人,就算现在我让你们走,你以为你还能走多远?是男人,死也要死在阵地上。”

  李杰看着军士长没说话,他知道,军士长绝对不是在框他。而就在他内心计算着得失的时候,净土教的第三波攻击又来了。

  净土教的第三波攻击发起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一阵马达声。

  这时,从他们头顶上飞过的,是一支4架wz10武装直升机编队,这是专门对地攻击的武装直升机,它们的到来,直接把高地下的净土教前进阵地犁田一般的犁了一道,火箭弹,大口径重机枪,伴随着螺旋桨带来的旋风,留下了一地破碎的尸体。

  看着一幕幕以前在好莱坞式的动作大片里才能看到的火爆场面,李杰笑了起来,正规军始终是正规军,牛逼啊。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