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17章 这个世界很危险

第317章 这个世界很危险


  “我们这次的作战目标,是白石城东南近郊的神棍军运输中转站。白石城是个丧尸活跃程度远远超过临界点的城市,但神棍军还是打算完成对这个城市的清理工作,在这里建城。但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最近两个月以来,神棍军的主力部队一直在和联合军第四方面军的主力作战,不但清理工作进展缓慢,而且时常受到丧尸的反扑。他们有很多条运输线以及运输中转站,但是随着与联合军的战事和丧尸的反扑而顾此失彼,东南部这个中转站,是离他们的主力部队最远的。我派出黎渺的小队完成了对地形的勘察,但是在他们返程途中遭到敌人的阻击,后面的事情我不用再说了,现在,我认为我们很有希望拿下这个中转站,获取足够的物资。”

  当李杰的保安团和季忆的幸存者武装汇合后,他们的总兵力超过了100人,可以精选出来的战士约有75人。这样的兵力放到过去还算不上“兵力”,但是对于普通的幸存者队伍来说,已经是一支实力很强的队伍了。

  季忆的提议是,集中现有的兵力,对净土教部队的运输中转站进行突袭,夺取物资,然后再向南方转移。目前净土教的势力范围和联合军的势力范围呈犬牙交错的态势,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但是在两股势力之间,也会有一些真空地带适合他们发展。净土教的这个运输中转站是一个货运码头,那里不但有他们需要的物资,还有他们迫切需要的船只。

  “干。”李杰对于季忆的提案没二话,不是因为季忆是他女人,而是因为季忆在他的队伍没有到来之前都有这个打算,现如今两支队伍合为一支,更没有不干的理由。虽然季忆派出去侦查的队伍受到了伏击,如果不是李杰的出手甚至已经全军覆没,但实际上净土教部队的损失更大,他们直接有一个连的队伍被消灭,这可是在末世。净土教的基层部队战斗力尽管一直不怎么样,但损失了要补充起来就更难了。

  李杰本来就是个赌徒,更何况这一次他的牌面还不差。

  提案是季忆的,李杰已经拍板定论,具体的实施计划,那就是李斯特的了。

  “好吧。”李斯特拿到了苏墨做出来的白石城地图,不过他觉得如果有人能做沙盘就更好了,他虽然是参谋长,出谋划策他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过画地图做沙盘这些专业的活计,还是需要更专业的人手来才行啊。

  “我们把那个运输中转站暂定为a点,从我们现在的位置出发,直线距离是43公里,但直接闯过丧尸密集的城中心风险太高,所以我们可以分为两路,一路有司令亲自带领,挑选和组建一支小型机动部队,沿内河切入,任务是吸引中转站内的守军,将他们拖得越远越好。另一路,则由鲁斯和我率领,集中全部的兵力,一举将中转站拿下。”

  作战任务分配得很简单,李杰也觉得没问题,不过,当李杰听到李斯特给他的人员名单手,他就觉得这个任务有点苦逼了:

  季忆。好吧,这老鬼还是很体贴的,知道他们久别重逢,,他们现在可以死,但不可以分开,老鬼还是很懂得人情世故。

  边境。好吧,这个除了那一次见到李莎的时候有点失态以外再也没有让李杰看到任何破绽的杀手,果然是那个最接近于神的男人,有他在,只要条件充分,他一个人可以顶得上一个连,这个老鬼也算厚道。

  然后呢,鲁斯、祝风、海凌珈、李瑞克、赵云、刘征衣这些上次和他一起出去的主力李斯特就一个都不许他带走了。李斯特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李杰的袭扰奏效当然好,即使他的袭扰无效,主力部队的进攻同样照常发动,所以这些主力战将都必须留在攻坚战中使用。好说歹说,才有勉强给李杰增加了一个穆萨和一个左半夏。另外在给他配了5个战斗力还算客观的战士,而且其中只有一个是跟着他从“圣城”里逃出来的骨灰级死忠向天歌。

  当李杰带着这支算上他自己都只有10个人,上次出动还少了一半的队伍出发的时候,他忍不住想,自己到底是部队的司令呢,还是仅仅是个炮灰小队长?

  季忆就安慰他说,算了,创业初,身先士卒是难免的,人家大耳儿最开始也自己上阵的,再说,你还有我呢。

  ……

  白石城东南,净土教运输中转站。

  午后,细雨。

  中转站是个货运码头,原本不大,但是近年来作为净土教在白石城的一个重要物资集散地,一直在不断的扩展,现在已经把码头周围的几条街道都连接在了一起,修建了高大而坚固的围墙,虽然只是一个中转站,实际上也已经抵得上一个小规模的幸存者据点了。

  这个时候,中转站的最高指挥官,领有布道使的教职和圣中校军衔的铁涛,正在他自己的寓所里吃饭。

  这个所谓的寓所,是过去的一个仓库机械调度室,充其量只有10个平方,位于仓库上方一个搭建的违章建筑里。这个屋子最大的好处是离地面较高,至少有15米,而且楼梯是垂直的金属楼梯,一般的丧尸是不可能爬上去的。在这样的地方,基本上谁都可以睡个安稳觉,因为普通丧尸上不来,如果是捕食者一类变异生物的话,反正躲在哪也差不多。

  铁涛是一个不到30岁的男人,身材高大,长着一张明星脸,喜欢看周星星同学的电影的人一定不会对如花感到陌生,而铁涛就是男装的如花。男装的如花只是有点丑,起女装的如花来,至少不是那么让人恶心。而铁涛不但长得像如花,而且有大半个脸灾情严重,那是曾经被丧尸撕咬留下的疤痕。

  但是,铁涛绝不像他的外表那样粗糙,他在他这个简陋但舒适的寓所里从来不会穿他的圣中校军装,也从不会让他的手下到这里来汇报工作,他甚至也不会把对讲机拿起来说话,而是安装在墙上,需要通话的时候无其事的伸手摆弄一下,而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不想让什么人看出他是个头。

  这个世界很危险,除了丧尸,还有更危险的人类,他们会用武器,尤其是那些狙击手。

  这个时候,铁涛正端着一个饭钵,盘腿坐在他的寓所的门口,也就是那个违章建筑的半米宽的走廊上,吃相绝对谈不上优雅,而这和很多一旦被冠上“圣”军衔就拼命装贵族的信徒完全不同。

  铁涛相信即使有什么狙击手这个时候在瞄准镜里看到了他,也不会向他开枪,因为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很草包的死炮灰,不值得浪费一颗狙击子弹。

  而铁涛的观察力非常敏锐,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一个半径500米的扇面内,所有的建筑上有什么动静,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而他不经意坐的角度,可以保证几乎所有的方位射来的子弹,都会被他身边的建筑挡住。

  天下着没完没了的细雨,这让铁涛非常烦躁,但是,看似粗糙的他,在他身后的小屋子里,一台老式的cd机正在放着那首著名的《悲怆》。在漫无边际的雨中听着这样的音乐,让他的烦躁渐渐的离他远去。现在,他在思考问题,而这个问题就是,几天前他派出去的一支部队遭到了伏击,据他后来又派出的探子回报,那支部队已经全军覆没,没有留下一个活口。铁涛思考的是,是什么人把他那一个连的部队全灭了。

  那可是一个连,齐装满员,不下于100人的一支部队。虽然那只是由刚抓来的幸存者、意志不坚定的信徒以及一些老弱病残组成的杂牌军,但他们的武器是充足的,而且好歹受到过他的训练,不应该轻易就会被灭掉。能做到这一点的敌人,理论上兵力应该更多,而且战斗力应该更强才对。

  但是,他没有得到有联合军的成建制的部队渗透到白石城内部来的情报,那支部队的主力,还在白石城的东线战场和神圣皇的主力决战。炮火打得轰轰烈烈的,但是铁涛知道,两边其实都有些出工不出力,这年头,手上有兵什么都重要,那些带兵的将领怎么可能轻易就把自己的家底全部填进一场打赢了也没有多少实际好处的战斗?他倒希望这场战斗打得更久一些,因为仗打得越久,从其他地方运到他这里来的物资就更多一些,而他在转运后捞到的油水自然更多一些。

  事实上铁涛从来就不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他真正的信仰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益。

  所以,他现在很愤怒,那可是一个连的兵力,就算什么都不做,这点人力都能值很多钱。

  但不是联合军干的,又会是什么武装?

  关键是,接下来这支武装又会干什么?

  铁涛看着细雨中模糊不清的城市,突然有了种不安的感觉。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