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51章 一切还有意义吗?

第351章 一切还有意义吗?


  “瑞克。我演过很多苦情剧,那里面每当男主角要出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女主角都会抓住他的手说,答应我,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或者,答应过,一定不要出事。结果男主角最后一定没有回来,或者干年后回来,女主角早已抑郁而终了。所以瑞克,我不会对你说,一定要怎么怎么样,老实说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能回来,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当你遇到什么看上去已经没有希望的时候,就想想他,想想我们娘俩,不要放弃。”

  这是在出发前,李瑞克曾经的大明星妻子杨婉婷对他说的话。虽然李瑞克并没有告诉她他要去做什么,虽然最近以来其实要塞里的人进进出出原本是常态,但是,曾经做过大明星的杨婉婷却非常敏锐的捕捉到了李瑞克的情绪,他明显在做出一副无其事的样子,而那也意味着这一次出去,和此前他们出去搜索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虽然在做大明星的时候常常被影迷歌迷吐槽演技太烂,可在这样丝毫不需要演技的时刻,杨婉婷面带微笑的平静的表情下面,从眼睛深处流露出了一种浓浓的哀伤。其实她当初答应李瑞克的求婚,最想要的就是一种安稳的感觉,这是在末世,没有什么每天能安安稳稳的睡下去更幸福的事情。最近这一年多来,尽管她要和所有人一样辛苦的劳作,可这种踏实的感觉一直让她非常的满足。只是她知道,这样的生活总有一天会被打破的,她早就预感到了,总有一天,那个在她面前依然像个男孩的李瑞克,终究是会离她远去的。

  她在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中总感到恐惧,她一直害怕着这一天的到来,可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她却自己想象的还要坚强。她告诫自己,无论如何,现在也绝不能放弃希望,因为她的腹中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生命。她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回来,所以她必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当要塞的吊桥缓缓的放下来,要塞中的人对这样的进出见惯不怪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去哪,更没有人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回来。

  不管是掩人耳目也好,是换一种心情也好,这一次,李杰没有把那辆奔驰的六轮皮卡开出去,而是换了一辆溜背的悍马h3t。在末世里他们不缺豪车,但是和所有的幸存者一样缺油。为了保证这一趟旅程顺利的进行,他们不但在所有的车上加装了副油箱,而且还增加了一辆用奔驰乌尼莫克改装的加油车,理论上这些油足够他们到达光阴市以后又返回要塞,可那只是理论。

  整个车队一共由7辆车组成。

  其中李杰和季忆乘坐的悍马h3t作为指挥车,搭载了先进而齐全的通讯和侦测系统,为了搭载足够的设备并增强防护性,这辆车改装得东一块补丁,西一块附件的,看上去像个叫花子一样难看。而和他们同车的,是古德里安和古瞳这两兄妹。虽然李杰较痛恨古德里安这个不管是从年龄上还是从性格上都是他最避而远之的家伙,但是,这两兄妹是这次行动的关键人物,尽管他们还都是孩子,但是李杰知道很多事情他需要和他们商量。

  这一次李杰都懒得给车辆取名字了,直接就用数字序号,从他们的1号车到3号车都是一色的悍马h3t,2号车上是李斯特、穆萨、鹤望和甘蓝;3号车上则是李瑞克、赵云、刘征衣,这3辆车的11人(包括小女孩古瞳)都是作为骨干战士编排的。而补给后勤车辆则都是一水的奔驰乌尼莫克,共有4辆,包括由毕典菲尔特、劳拉这两个德国人驾驶的弹药车、鲁斯和赵灵韵负责的补给车、黄河飞、段星熠驾驶的加油车以及由莫洛斯、夏维肖和司马青衫驾驶的技术支援车,而司马青衫把这辆车的集装箱货箱改装成了他的移动实验室。

  他们尽可能的使用同一型号的车辆,也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实现配件、零部件的互换和补充。而他们携带的武器除了常规的枪支弹药炸药,还有精心制作的冷兵器以及一些化学炸药,较强的增援型武器主要是安装在悍马车上的双联装14毫米口径的高射机枪,同时后面的支援车上加挂了一架小型的固定翼无人侦查机和一架小型旋翼无人侦察机。这基本上就是他们现阶段所能拿出来的最高精尖的武器装备了。

  出发的那一天,天空又下起了细雨,很密,活在末世的人,对死亡都已经熟视无睹,对于刮风下雨之类的自然现象,更是很少有人再去留意。不过这一次,就连总是没个正形的李杰,也看着车窗外的细雨,久久说不出话来。甚至连李杰最讨厌的半大小子古德里安,也非常难得的安静着,看上去他倒并不是很担心他的亲人,可是他的表情显得很严肃,好像他的真实年龄不是十五六岁,而是要加上个十年二十年的。

  李斯特设计的路线,不是一条最近的路,但是理论上是一条最安全的路。首先是最大限度的避开了人口密集的城市,尽管灾难过去了这么几年,但人口密集的城市也依然是丧尸堆积的危险地带,除非是达到国家级别的军队,一般人都不会往城市里扎,而即使是师一级的部队,也绝不会主动的往大城市跑,更不要说一支只有20个人的幸存者武装了。其次,李斯特设计的路线也尽可能的避开了那些较大的幸存者武装,前一阵子,他们在风光的“打草谷”的时候,像这样一支20人的队伍,一向是他们最喜欢劫掠的目标,现在倒过来了,他们也要尽量的避免成为别人的目标。

  当然,这条线路能最大限度的避开净土教,起丧尸和一般的幸存者武装来,李杰他们最不希望遇见的就是净土教的神棍了。像李杰这种已经上了净土教的黑名单的严重“渎神者”,一旦和净土教的神棍再相遇,那显然也是不死不休的。

  最开始两天,他们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平安无事。他们没有遇到任何的幸存者武装,不管是神棍,联合军,还是其他的,他们先是沿着一条大河往东走,那条河曾经一度宣布断流了,因为严重的污染还导致了河岸几个古老的城镇整体搬迁,可当李杰他们沿着河岸一直东行的时候,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河中浑浊而汹涌的奔流着,因为是在雨季,水面上漂浮着各种雨水冲刷而来的漂浮物,偶尔还有一些动物的尸体。而在河的两岸,最多的就是近几年来生长得最为迅猛的荒草、灌木和藤蔓,它们掩盖了城镇和道路,使得人们的前进变得非常的艰难。

  尽管李杰他们准备充分,可到了第二天傍晚,还是有几辆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故障,为了避免更大的故障导致车辆抛锚,他们决定停下来彻底对车辆进行检修,然后再上路。宿营的地点选在河边的一片废墟里,在那些长满植物的破旧房屋中,随处都还可以见到墙壁上刷着的“拆”字,显示着这里当年等待拆迁的故事。不过,拆迁没有完成,这地方倒是早已没有人了。

  “嗖!”的一声,一支箭锋利的划破空气,将一只浑身都长满了青苔的丧尸钉在了墙壁上,射箭的是即使在冬天也喜欢赤足的枫藜族少女鹤望,她的手里拿着一张用现代工艺精制的复合弓,那张弓可以迅速拆卸和安装,在短距离内射出的箭支以直线飞行而不是抛物线,同时又非常的轻巧,非常便于携带。弓箭的最大好处就是不会发出巨大的响声,而且箭支可以反复的使用。

  作为侦查情况的尖兵,鹤望和甘蓝这对异族的少女有着足够的机警。她们穿着简洁实用的便装(为了看上去更像流浪的幸存者小队,他们全都穿的是便装而不是伊谢尔伦要塞的军装),背上背着两只弓箭袋,每只弓箭袋里装着20支箭,腰上还挂着一把锋利的砍刀。赤脚,小腿上打着绑腿,身手非常的敏捷,就像鬼魅,又像荒野里的精灵一般。

  在清理了屈指可数的几只丧尸以后,鹤望把手指放在嘴里,吹响了一声乍一听仿佛一只孤鸟的哀鸣的哨音。那声哨音传得很远,在带着浓密雨汽的空气中慢慢的荡漾开去。不一会,车队缓缓的开进了废墟中一个较开阔的院子里。那地方原本是江边的一个小码头,一面朝水装卸从船上运输的货物,另一面通着一条并不算宽阔的道路,负责物资的进出。院子也就是一个停车场,里面只有几辆早已锈蚀的卡车,茂盛的植物都已经长进了驾驶楼里。

  不需要特别的指挥,车队进来以后,各人按照自己的职责,布置监控的去布置监控,清理场地的清理场地,负责后勤的负责后勤,都有条不紊的进行自己该做的工作。

  码头修建的年代似乎很遥远,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就一排两层楼的平房,一楼是仓库,二楼住人。但是在二楼,所有的家具都已经朽坏,墙壁也被苔藓覆盖,爬山虎也像厚厚的窗帘一般盖住了门窗,他们费了一些力气和时间,才清理出几间暂供休息的屋子来。这里没有什么电器,连锈蚀的都没有,也许灾难爆发前这里就废弃了。

  “这是什么东西?”

  李杰看到夏维肖抱着一个玻璃箱子从他们的车上下来,走进了刚清理出来的一间屋子里,玻璃箱子里是一些试管,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就是一些半透明琥珀色的溶液。夏维肖放箱子的时候很小心,显然是怕碰到了,放好以后,还在箱子周围放上了一支温度计,测量了温度以后,才松了一口气站起来。

  对于李杰的问题,夏维肖的回答只能是耸了耸肩,他并不是听不懂李杰的话,而他只能做这样的回答。倒是司马青衫随着就跟了进来,说:“是培养液,放心,不是巫师的药水,即使不小心打翻了,也只是需要重新制作而已,不会放出什么怪物来的。”

  李杰扫了司马青衫和那箱培养液一眼,说:“不会就最好。老实说,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

  司马青衫无辜的摊了摊手,摇头说:“那我只能说,你对像我这样杰出的科学家是抱有成见的。用中国的古话来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你认为这场灾难就是科学所带来的,那么也只能用科学来加以解决。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跟着你出来吗?因为你要去的地方,很可能就是这场灾祸发源的地方。”

  不等李杰发问,司马青衫又接着说:“我必须承认,在早期的病毒开发和利用上,由tsz集团主导的家园制药联盟,是很有发言权的。光阴市是家园制药的总部,虽然已经时过境迁,但回到最初的那里,也许我能为你找出你想要的那个答案。”

  李杰看了司马青衫一眼,慢慢的转过身去,走到楼道边的时候,他回过头说:“答案早已经不重要了,你还是多花点心思在保护幸存的人类上吧。”

  司马青衫说:“你回避这些问题是没有用的。现在,净土教既然已经研制出转职病毒,联合军的败局就已经注定。而净土教最后也必然会被转职病毒所反噬,那个时候,世界将陷入更可怕的绝境中,现在更绝望,病毒会扩散到所有的哺乳动物,甚至原本不会感染的家猫都会病变。你设想过吗?一只丧尸象和一群丧尸猫,哪一种更可怕一些?而如果我们能找到tsz总部留存的原初数据进行逆推的话,也许一切都还有救。谭皎虽然也是个伟大的病毒学家,但是她从来就不善于逆推,她的家园七号就是剽窃李恩慧的成果而已。”

  李杰想笑,可终于还是没有笑出来。

  李恩慧,你听到了吗?起认识到什么是来,你果然还是行业内的顶尖人物啊。就连司马青衫这种超级自恋的家伙,也毫不掩饰的赞许你的才华呢。如果,如果你还活着,会不会更好呢?

  可是,这样的如果有意义吗?

  一切还有意义吗?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