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356章 没有人是无辜的

第356章 没有人是无辜的


  “掠食者。”

  司马青衫沿用了李恩慧的命名方案。

  那是在李斯特和季忆率领其余的小队成员和李杰在机场汇合后的事。塔台里的电脑虽然在战斗中被毁坏了,但是取出电脑的硬盘,再从硬盘里找到监控视频,并不需要像周博彦或者苏墨那样的电脑专家。

  而刚刚从监控视频里看到一个正在残杀人类的身影,司马青衫就把画面定格在那里,做出了一个没有人感到意外的结论。

  定格在画面上的是一种人形生物,和捕食者那种完全已经异化成另外一种生物的样子不同,这个所谓的掠食者还保留了人类的大部分特征,也就是说,它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的难看,它甚至也不像丧尸,丧尸的皮肤腐烂,浑身散发着看得见的恶臭。而掠食者的样子,乍一看还有些像正常人,画面里出现的是一个男性掠食者(如果它有性别的话),是个身高约180的亚洲人,它能直立行走,身上甚至还穿着衣服,皮肤看上去和正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在司马青衫把画面放大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掠食者的皮肤布满了网络状的纹路,而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过度充血的缘故,看上去就像变成了红色的瞳孔。当然,这个东西和人类最明显的区别就在于它的手,或者说上肢,和捕食者很像,不再是五指,而是凝结成了一个三角形的触手,但是捕食者的触手明显更灵活。

  李杰现在对司马青衫是缺乏耐心的,他猜测这个家伙把画面定格下来的同时就要滔滔不绝的给他们进行科普了,果然,就在李杰有些头痛,但是为了了解情况不得不硬着头皮等待司马青衫的科普的时候,这个曾经当过神棍的博士就像李杰想象的那样,说:“我沿用了李恩慧的命名方案,但是对于掠食者,我和她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定义。看起来你们并没有求知的,那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下吧。我们的分歧在于,李恩慧的基因方程式强调掠食者是二级变异体,也就是从一级变异体捕食者当中进化变异形成的,这种进化变异的概率很低,即使在一万只捕食者中,也未必会进化出一只掠食者来。但是我的研究表明,掠食者和捕食者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变异生物,捕食者主要从丧尸进化变异而来,只有极少数是从还没有变异为丧尸的感染者中直接变异而成,而掠食者一开始就与丧尸无关,它们完全是从感染病毒,但没有,或者根本不会变异为丧尸的人类中变异而来。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懂,不过简单的来说,就是我的李恩慧的进化哲学有着本质的区别。”

  “好吧,”李杰倒没有说什么,李斯特却摆了摆手说:“它是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让画面继续吧,我想知道的是,它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所谓的掠食者,不可能仅仅凭着一只就毁灭了整个基地吧?”

  司马青衫看了这个文科教授一眼,有种不能取得共鸣的遗憾的表情,他轻轻的点了一下笔记本的触摸键盘,说:“你是一个哲学教授,应该具有严密的逻辑论证思维,可是你现在只想着结果,变得和那些文学教授一样轻浮,我真为此感到遗憾。好吧,那就继续看吧。你会觉得搞清楚原因看到结果更重要的。”

  原因当然很重要,但对他们现在来说,最重要的还结果,包括李杰和李斯特在内,他们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所谓的掠食者是怎样把一个基地的神棍军全部干掉的。在这个基地防守如此严密的情况下,它或者它们究竟是怎么样从内部做到这一点的?当画面继续时,李杰他们看到了基地几乎无所不在的监控拍下来的非常完整的视频,而他们也看到,掠食者绝不止之前看到的那一只。

  在视频画面中,当时神棍军正像李杰所推测的那样在进行晚餐,除去战斗值班人员外,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饭厅里,当天似乎是神棍们的某个重要节日,他们在进行晚餐前还集体高唱了神的赞歌。然后由一个中高级的神职人员发言,发言的时间很短,这虽然有简化神圣仪式的嫌疑,但很显然基层的士兵们很赞赏他的做法,为他送出了欢呼和掌声,一个长相姣好、身材超棒,浑身裹在一袭看上去十分圣洁的白纱里的女孩双手为他捧上了一个鎏金的酒杯,现场气氛也因此达到了。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掠食者出现了。

  除了刚才李杰他们看到的那一只外,突然闯进正在举办节日仪式的饭厅里的掠食者至少有20只。这些生物的动作很快,而且极其的迅猛,它们的触手可以收缩,最长似乎可达10米,而且非常的坚硬且具有穿透性,甚至能像蜥蜴的舌头一般弹射出去,刺穿好几个正在慌乱和巨大的恐惧中狂奔的神棍军底层士兵。

  很快掠食者又增加到了大约50只,它们出现在饭厅的几乎每一个出口,每一个窗口和可能逃逸的角落。整个饭厅里的战斗其实很短暂,期间响起了急促而无效的枪声,除了误伤自己周围乱跑的同伴外,对掠食者本身并没有造成什么像样的损失。最后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掠食者就将饭厅里的上千人全部杀死了。

  监控摄像头非常尽职的,丝毫不为眼前的惨状所动的记录着当时发生的一切,那些飞溅的鲜血,那些凄厉的喊叫,那些暴戾的低吼,还有那些不顾死活拼命往外跑的士兵,正通过视频,向后来的人诉说他们当时的绝望。直到最后,饭厅里归于安静,只剩下了掠食者挑挑拣拣的挑取人体的内脏进食的声音和画面。

  他们对于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不过李杰还是伸手把笔记本盖上了。

  “真是幼稚。”司马青衫没有阻止李杰的动作,不过他冷笑了一声,说:“你以为盖上电脑,就能逃避这样一场屠杀?”

  不得不说,司马青衫用“屠杀”这个词用得是非常到位的,发生在饭厅里的一切,既非战斗,也不是自然界里的捕食,而是一场屠杀,掠食者们最后虽然进食,看上去也只不过是顺便为之的事情。它们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填饱肚子。

  李斯特冷静的带着疑问说:“从监控录像中我们并没有看到掠食者是从哪里进入基地的,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掠食者原本就在基地内?”

  司马青衫赞许的一笑,说:“你其他人终究还是聪明一些,不愧是教授。就像你推测的那样,我也认为,这些掠食者并不是从外面进入基地的,所以整个基地的防御体系完全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而且圣……净土教部队才会如此的猝不及防。你发现没有,一个很简单的特征就是掠食者身上的衣服。”

  李斯特点了点头,说:“他们身上保留的衣服类似于实验室里的无菌服,也就是说,他们原本是就是试验品,而且就在基地里。但是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使它们突然不受控制。”

  司马青衫说:“没错,他们是武器。是净土教用来逆转战局的秘密武器。”

  李杰冷冷一笑,说:“你想说,这就是转职病毒的伟大意义吧?很好,现在这些神棍已经自食其果,接下来就会是所有幸存的人类,这场灾难并没有让人类认识到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反而变本加厉的研制出更加可怕的东西。但是研制和玩弄这些东西的是你这样的天才,可凭什么要让这么多无辜的人承担这样的恶果?”

  司马青衫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你觉得你这样愤青有意义吗?对于我来说,每一个基因方程的小进步,都是极其伟大的,这和信仰、宗教、政治无关,是伟大的科学技术的自我发展。而且你必须明白一点,那就是不管像你这样无知无识的人有多少,或者像所有那些指望着回到没有工业以前的生活的白痴有多少,科学的进步是绝对不会停止的。科学自己会进化,这一进程是绝对不可逆转的,也是任何人都不可改变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正的神只有一个,那就是科学。”

  李杰看着眼前这个流露出一种绝对的自信,甚至类似于某种宗教狂热的科学家,突然觉得很绝望,因为他似乎真的找不到什么能够推翻司马青衫的理论的证据。

  没错,布鲁日被烧死在鲜花广场,但日心说最终战胜了地心说;英国的绅士们嘲笑蒸汽机车的滚滚浓烟和马车还慢的笨拙,但磁悬浮列车出现了;大清朝呲之以鼻的巧淫技,却使这个发展缓慢,两千年来一直保留在远离科学的农耕文明的国家沦为西方科技的手下败将……历史的每一次进步,都是科技推动的结果,人类的历史只要依然在进步,人们就不可能回避科学的自身发展。

  司马青衫的话并没有错。

  而且,李杰甚至不很肯定,除了像司马青衫那样执着的科学家,像李恩慧所代表的国家利益以及tsz集团所代表的商业利益,更多像他这样的平头百姓就真的无辜。

  在这场灾难中,绝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是普通的平民,但他们真的无辜吗?灾难爆发以前,他们不也都津津乐道的谈论着自家门前的高速公路又延伸了多少,不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空调、包装食品,不也毫无顾忌的驾驶汽车周游世界或者充满情调的享受着灯光、音响以及巨大屏幕的电影,不也趋之鹜的追逐着美容、整形、像古代的皇帝那样追求不老?正是因为绝大多数的人越来越强烈的追求和享用科技进步所带来的舒适生活,也因此为科技产业带来巨大的利润,那么,当科技反噬人类的时候,又有谁能说自己是无辜的?

  但是,李杰摆了摆手,说:“够了,我不想再跟你讨论任何深奥的问题,这他妈的很无聊。我现在只是要活下去,不管这一切的前因后果是什么,我就只是想活下去,懂了没有?老毕,你带两个人去看看下面的鱼鹰是不是还能用,鲁斯,你带人去检查一下油库,如果飞机不能用的话,尽可能将我们的车都灌满油,然后,把这个地方烧了,我讨厌闻到尸臭!”

  的确,在末世中再去探讨人类的罪过与否其实没有什么价值,如果要忏悔,首先也要活着才能忏悔。

  毕典菲尔特带着劳拉和段星熠去检查停机坪上的飞机,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些飞机都还能正常的飞行,看上去,它们在这个基地遭到这场灭顶之灾以前都还在使用。李杰的首选是鱼鹰倾转旋翼机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停机坪上还有一架中型的运输机,可以为他们装载更多的武器装备,甚至还可以装进去两辆车,不过当他们驾驶运输机飞到光阴市的时候有没有地方降落还是个未知数。

  “卡尔。”

  当毕典菲尔特的三人组小心的来到停机坪后,他们分头检查了一下靠近航站楼的运输机和鱼鹰旋翼机,劳拉刚绕到那架后舱门还打开的运输机后面,就发现了一些很可疑的箱子。她把毕典菲尔特叫过来,指着其中一只已经从机舱里装到后面的卡车上的箱子问:“你觉得这里面会是什么?”

  那是一只修长的银白色的不明金属制作的长方形箱子,看上去很重,需要用叉车来卸载,而且,看起来密封得很好。

  “我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毕典菲尔特说:“不过看起来这个箱子具有制冷的功能。有多少?”

  劳拉爬上卡车里看了一下,跳下来,说:“已经装车的有14个,机舱里还有16个。”

  “多准备点炸药吧。”毕典菲尔特甩了一下他那帅气的金发,很果断的说:“很可能里面装的就是掠食者,但不管是什么,我都没有好心要去把它打开。不用向我们的老板汇报,我来承担责任好了。”

  劳拉笑了笑,对她的同胞竖了一个大拇指,说:“我也很支持你,让这些东西去死吧。”

  在一旁的段星熠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德语,不过,当他看到劳拉快速的在这些箱子周围布置炸药的时候,他还是心领神会的帮着忙活起来。毕典菲尔特则登上了一架鱼鹰旋翼机,不出他的所料,飞机几乎是完好无损的,只是在舱门那里留下了一些血迹,而那下面则是一具腐烂了的尸体。看来,是基地内部遭到掠食者袭击的时候,有人想驾机逃跑,却被掠食者追上来杀掉了。

  “我操。”毕典菲尔特吐出来了一句字正腔圆的中国话,那些掠食者简直就是死神的爪牙啊,而且未免也太负责了,不管是想驾车逃跑的,还是想驾机逃跑的,一律都不放过。他吞咽了一口干涩的口水,要是飞机里面还藏着一只那东西的话……

  还好,飞机里什么都没有。

  “老板。”毕典菲尔特打开他的耳麦,向李杰汇报说:“飞机一切正常,只需要增加一些航空燃油就能起飞。我已经让劳拉去把加油车开过来了,预计30分钟内就能完成。”

  “ok。各小组抓紧时间完成自己的工作,欢迎大家称作老毕航空的班级,这可是美国货哦,只可惜没有空姐啊。”李杰的语调已经恢复了他惯常的张扬和猥琐,毕典菲尔特忍不住心说,真是个心理素质极强,或者说神经超级大条的家伙啊!

  但是,就在所有的队员都即将登机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