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章 什么是世界末日?

第2章 什么是世界末日?


  这是一个盛夏的午后,老式的吊扇咣当咣当的响着,拼尽了全力,但它吹出来的风还没有带来凉意就已经融合到那种看得见的热度里去了,刺眼的阳光钉在岁月斑驳的墙壁上,似乎永远都是半湿的衣服让人有种房间里的空气都变成了水蒸气的感觉。

  穿着制服的林野就像筋疲力尽的退役警犬一般的拱开了接待室的门,虽然室内和室外的温度几乎没有任何的落差,但躲避了午后太阳的烤炙,林野觉得自己又艰难而幸运的活了下来。穿着袖口和裙裾最短化的护士服的米诺正在有气无力摆弄着饮水机,林野进来的时候她连头也没有回,她知道是他,听脚步声就能听出来。

  “饮水机怎么了?”林野最不希望听到的就是饮水机的制冷功能坏了之类的话,但让他绝望的是,米诺回答说:“坏了,只能加热,不能制冷。”

  林野有种崩溃的感觉,抱着最后的希望拉开冰箱,却发现里面也是空空如也。

  “昨天不是才放了一箱啤酒进去吗?”林野不甘心的说了一句,反正里面也没东西,他准备把自己塞进冰箱里得了。

  米诺转过身来,留给林野一个侧面,然后朝李杰的诊疗室努了努嘴,透过诊疗室里没有拉窗帘的大玻璃,林野看到李杰的办公桌上摆满了冰冻啤酒,这时候那些啤酒罐子大多都已经空了。

  一个长得很有几分清俊的老人坐在李杰的办公椅上,滔滔不绝的对李杰说着什么,而手里不断的拿着冰镇啤酒往嘴里灌,而李杰坐在平时前来诊疗的患者坐的那张沙发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和老人不时对饮,还不时的点头表示同意。

  “晕,这货怎么变成病人了?”林野无语的问:“那老大爷哪来的?我怎么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点虚啊。”

  米诺一开始没吭气,她真没发现那个老人扭头看林野的时候眼神有什么发虚的样子,他在那说得正起劲呢。不过比起李杰来,林野对米诺总是要懂得怜香惜玉一些,不,不是一些,是很多,比如他这会看到米诺在修饮水机,就一边说话一边接过了米诺的起子和夹钳,所以米诺不得不耐心一点的说:“都3个小时了,我进去提醒过他几回,可他这次像着了魔一样的,让我把今天的预约都推了,还搭上了冰啤酒。我发誓,他要是这会交我出去买啤酒,我今儿个就翘班了。”

  正说着呢,里面传来一个男人雄浑厚实,而且还很有磁性的男低音:“丫头,去买件茅台来,徐叔喜欢喝茅台啤酒,记住要买冰的。”

  米诺很生气的看了林野一眼,好像折磨她的人是林野一样,林野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说我去买吧,米诺却理也不理他,噔噔噔的就走出去了。林野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米诺是个敬业爱岗的好护士,她从来都不会翘班的。

  果然,过了没多久,米诺就提着两袋渗着水珠的易拉罐啤酒回来了,而林野也老实不客气的扣下了一袋。

  爽啊,林野幸福的打了一个酒嗝,这种三伏天喝冰镇啤酒就是爽啊。林野递了一罐给米诺,米诺却瞪了他一眼,林野悲凉的笑笑——怎么说咱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帅哥啊,护士小姐你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我呢?

  因为米诺只是随手带了一下门,没关紧,林野就听到里面那个老头说:“永恒的黑暗即将到来,人类没有别的出路。而你,你和我一样,是被神主选中的子民,我来这里,是给你一个训喻,你将活下来,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将死去,你要带着神的赐福重建家园,到那时,你会以伯爵的封号统治这个城市。”

  ……

  “伯爵?”又过了很久,林野都在会客厅的长椅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那个老人终于走了,而林野也不无讥笑的看着李杰,说:“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让那老头坐在你的椅子上喝啤酒的?”

  “你不懂。”李杰这时候光着上身,背靠着墙壁坐着,怀中还抱着一个米诺才买回来的冰镇西瓜,一边很随意的吐着西瓜仔一边说:“这是专业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格,治疗的关键在于疏导他的人格秩序,这需要绝对的耐心。”

  林野才不信李杰的鬼话,他发誓绝对是鬼话,因为他知道李杰压根就没有取得心理咨询师的证书,他连大学的心理学学位都没有正式拿到,虽然李杰矢口否认那是因为专业水准的问题,而说只是因为意外受到学校处分所以才拿不到学位的,但是,林野很清楚,李杰根本就是在忽悠那个老头。说不定,那个老头本来只是来请李杰帮他恢复正常的,但是李杰让他更不正常了。

  不过,林野这时候更有兴趣知道另外一件事,他很同情的看着坐在地上吃西瓜的李杰,说:“他跟你说什么?世界末日?”

  李杰依旧大口大口的吃着冰西瓜,并把西瓜仔吐得到处都是,含含糊糊的说:“嗯,他说一场灾难就在我们眼前,神会通过圣裁者将惩戒带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得到神赐福的人,其他的都会变成行尸走肉,而整个世界都会湮灭,也就是世界末日。”

  “我想提醒你,”林野继续幸灾乐祸的说:“你将西瓜仔吐得满地都是,而米诺才拖过地,对你来说,这才是世界末日。”

  李杰抬起头来,疑惑的看了看林野,而就在他突然醒悟的时候,一盆洗拖把的污水朝他迎面泼了过来。

  “丫头,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在林野幸灾乐祸的笑意中,李杰浑身沐浴在洗拖把的污水中,依然很淡定的说:“淑女,淑女一点好不好啊?好吧,其实你们不要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来看我,那是因人而异因地制宜的诊疗方式,你们不懂不要紧,不管怎么样,人家是留下了足够的诊疗费的。”

  “你确定这里面装的是钱而不是石头?还是那个老人交给你了点石成金的法术?”米诺像大多数医护人员一样有洁癖,最痛恨别人把她才打扫干净的地面弄脏,一盆水泼过去那算是轻的了。她不满的把那个老头留下的一个黑布袋扔到了李杰面前,说:“使用实物货币的时代过去了,你收现金好不好?没有现金可以刷卡,这不是有刷卡机吗?”

  李杰漫不经心的把手伸向那个黑布袋,笑着说:“你是学护理的,跟我谈什么实物货币啊,这是形而上学的概念你懂不懂?”

  林野鄙视的说:“是政治经济学好不好?”

  当他看到李杰从黑布袋里拿出的东西时,他不由得愣住了,李杰也愣住了,米诺没好气的走过来一看,也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