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11章 谁来动手

第11章 谁来动手


  它们,林野指的是——赵一鸣、眼镜男生、超市员工,它们曾经是这样的身份。

  李杰显然也不会去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样的低层次的问题的,发生了什么?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赵一鸣它们三个人失去了应有的生命特征,失去了应有的意识,失去了应有的记忆,张大的嘴里只有吞噬的欲念,而且,这不是电影,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他们,变成了丧尸,或者说类似于丧尸的生物。

  剩下的人,李杰还活着,林野、米诺还活着,季忆也在,另外,林野的初恋程茵默和他的助手,赵一鸣身边的大胡子,还有一个超市员工,一共8个人看起来都还没有发生变化。货库的门关上之前,所有的人看起来都没事,如果是病毒的话,3个感染者也不是直接接触到病毒的人。

  那就是说,病毒可以通过空气感染。而剩下的人,大概对空气传播的病毒具有免疫力。

  3只丧尸,它们曾经是同事、同学、死党,但现在它们就是3只在满地的油料里挣扎、嘶吼,浑身散发着越来越浓的尸臭味的丧尸。林野的意思,李杰理解为“要怎么处理这三个生物”的架势,可现在,他们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呢?对于眼前的一切,他们还有主导权吗?

  一切,都不知道。

  李杰现在是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坐在靠墙的地上,用视线告诉了林野答案——在他的视线停留之处,是货库墙壁上的一把消防斧。

  答案很简单,趁着那3只丧尸还在油料里翻滚着站不起来,用消防斧就可以解决了。

  但是,林野迟疑了。

  不只是林野,其他人对于李杰的这个建议似乎也难以接受。出现在这里的,都是一些普通人,生活在繁华的大都市里,过着最平凡的生活,不管有钱也好,有地位也好,还是什么都没有也好,他们只是像所有的人那样正常的活着,比较与众不同的也就是程茵默和她的摄影师助手,他们直到现在还摆出了一副现场采访的架势,大有一种不拿国际艾美奖誓不罢休的姿态。

  但是——用斧头劈碎那3个本来就是自己同事、同学、死党的生物的脑袋?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难以接受的,即使他们都认为这三个人已经死了。

  林野相当迟疑的说:“这个,程序上似乎不对,我虽然有执法权,但很难说我有审判权,我能决定他们的生死吗?”

  “靠!”李杰除了吐血,也不知道还能有点别的什么表示了。

  程茵默这时把摄像机对准了林野,似乎觉得林野的话在这个时候很有跟踪拍摄的价值。不过,当她看清楚林野的模样之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来。林野把头扭开了去,不和她正面对视,搞得李杰很想对林野竖中指,哥们你以为在拍文艺片呢?

  而季忆则看着她的同学,紧紧的咬着嘴唇。小女孩的眼睛里雾蒙蒙的,看起来很让人怜爱,很显然,不可能指望她来下手。这里有3个女孩,她们没有崩溃,没有尖叫,没有僵硬……她们表现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幕不比交通事故,甚至也不比凶杀案现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3只活动着的尸体!

  大胡子,超市员工……看来都不能指望了。李杰正在努力的恢复自己的力量,有的事总要有人来做,那么,就让他来吧。李杰这时候什么都没想,他只知道这是眼前必须要做的事情。

  可是,就当在场的人还在纠结到底应该怎么做的时候,那3只丧尸喉咙里发出了刺耳难闻的嘶吼声,而且一声比一声高,连续不断的嘶吼着。那种感觉,就像是它们有意这么做的。而紧跟着,李杰他们就听到货库的铁门外面传来了类似的嘶吼声,和眼前3只丧尸的嘶吼声遥相呼应起来。咣当咣当的,铁皮门上又传来了一阵一阵的撞击声。虽然铁皮门背后堵着一米厚的米袋,抵着货架,但是,那些东西都在撞击中颤抖着,整个世界的空气瞬间都凝固了,每一下撞击,里面的人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像是直接被敲中了一样。

  不能犹豫了,虽然不知道消灭了里面的丧尸,外面的会不会就散去,但是让它们里应外合的招呼着,那道门很快就会撞开的。

  李杰站了起来,尽管他还是觉得全身乏力,但他决不允许在场的人依然这么无所作为了。让他想不到的是,季忆那个看起来这里年龄最小的女孩,却提起一桶玉米油,砸开了墙壁上消防斧外面的玻璃罩子,干脆利落的将那把斧头取了下来。

  一瞬间,李杰觉得这个穿着普普通通的t恤、牛仔短裤和匡威运动鞋的女孩美到了极致,她那没有丝毫烫染,纯黑闪亮的马尾巴不但充满了活力,甚至充满了勇气。再想到往地上泼油这个主意就是季忆提出,并在她的主导下带领众人实施的,小女孩的形象变得更加立体起来。

  那一瞬间,除了李杰和季忆自己,所有的人都感到非常的惭愧——至于李杰,他没有觉得惭愧绝不是因为自己体力透支,而是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惭愧。

  “还是我来吧。”当季忆拿着消防斧走回来的时候,林野沉声说了一句。他才不在乎李杰怎么鄙视他,可这种时候,再让一个小女孩来完成这些事情,那他不如撞墙死掉算了。

  有人出头,更多的人就松了一口气。

  “咣!”的一声巨响,所有的人都被震得呆了一下,他们看到铁皮门被撞出了一个明显的凹形,很显然,以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一声非常具有穿透力的嘶吼声,有点像狼嚎,但沉闷和阴森得多,有点像鬼叫,但真实得多。

  那个声音,让所有的人全身发冷,皮肤上不受控制的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而就在大家都吓得有些呆住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一身惨叫,就看到一只丧尸爬出了地上油料的范围,扑到了站在最靠近货库里面的那个大胡子身上。他是和赵一鸣一起进来的,而这时,扑到他身上的,正是赵一鸣!

  在大胡子的惨叫中,赵一鸣已经布满粘液的牙齿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脖子上,切断了他的劲动脉,大股的鲜血从他的脖子往外喷溅,离他最近的程茵默更是直接被鲜血溅了一身。美丽的女主播没有尖叫,她愣在那里,像武侠电影里被点了穴道一样,但是当她的同事把摄像头转向她的时候,她抱着头,发出了一阵连维塔斯都自愧弗如的叫声。

  长发的摄影师把镜头越过崩溃了的程茵默,牢牢的锁定在正死命挣扎着,却被赵一鸣强劲的压倒在地的大胡子,嘴里还念念有词。这样的现场直播,绝对可以让他一夜之间红透所有的新闻媒体的。当然,前提是他现在还能把信号转播出去,在这里,他们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了。

  “赵一鸣!”李杰从小女孩季忆的手里抢过了消防斧,对着正撕咬着大胡子的赵一鸣悲哀的喊了一声,没有任何反应,扑在大胡子身上的赵一鸣,只剩下咀嚼和吞咽的机械动作。而李杰也不再迟疑,高高的举起消防斧,重重的砸在了赵一鸣的后脑上。一下,两下,三下,直到赵一鸣的动作完全停下为止。

  这一刻,他的心是麻木的,虽然他知道赵一鸣在此之前就已经死了,可是,当他的斧头狠狠的砸下去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所有的肌肉都在扭曲着,所有的内脏都在翻腾着,他的视线一片模糊,他的耳朵也只剩下了赵一鸣的牙齿咀嚼大胡子的血肉的响声。

  “现场采访一下。”长发的摄影师给了李杰一个特写,不失时机的问:“你在叫这个人的名字,他是你的好朋友吧?亲手把自己的好朋友杀掉,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李杰面对着这个敬业的摄影师又高高的举起了沾满污血和脑浆的消防斧,李杰的脸上带着笑,可这个笑容异常的扭曲和可怕。没有人知道李杰下一个动作会是什么,但是大家都知道他什么都可能做,既然他能用斧头砍碎自己朋友的脑袋,接下来再砍碎其他人的脑袋也不在话下。而在他那极致扭曲的笑容中,细心如季忆这样的小女孩,分明看到了一种东西,那叫做痛。惨痛。

  而即使是季忆这样的小女孩,包括摄影师的搭档,美女主播程茵默听到摄影师那么敬业的把摄像机对准李杰,并且问出那么一个敬业的问题的时候,他们都清楚,换做是他们,他们也会做和李杰一样的动作。而且,他们不会让这个动作停留在空中,会将斧头朝着摄影师劈过去。

  摄影师脸色立刻大变,喊了一声“你想干什么?”就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可是他脚下一滑,踩到了油料上面,仰头摔倒在地,摄像机也高高的飞起来,砸出了一地的零件。

  “啊!”摄影师知道油料里有什么,也顾不上到脑后摔出的一个包,手忙脚乱的想要从油料里爬出来。但事实证明,在这铺洒了一地的油料里,不但丧尸爬不起来,人也同样很难爬起来,而当他好不容易站起来往外走的时候,他感到小腿一阵剧痛,低下头去,看到那个眼镜男生正一口咬在了他的腿上。摄影师害怕得大叫起来,又重重的摔倒在地,双脚乱蹬,倒把那个眼镜男生蹬开了。

  而这时林野接过李杰砸向变成丧尸的超市员工,却因为没有力气,只砸中它的肩膀的那把消防斧,对李杰说声,让我来,就一下准确的砸在了那只丧尸的脑袋上。他的体力比李杰好很多,只一下,那只丧尸就趴在地上不动了。

  但是,铁皮门再次发出一声巨响,这一次,铁皮门明显的被撞开了一条裂缝。瞬间,所有的人都有种尿急的感觉,手脚无力得就要瘫软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