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15章 谁做诱饵?

第15章 谁做诱饵?


  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现在他们根本没有另外一个选择,继续停留下去,只会消耗他们最后的体能,或者被丧尸吃掉,或者饿死在某个角落,没有其他可能。

  冲出去当然风险也很大,几乎也是必死——只要不能及时找到车,不管他们体力再好,最终都会累趴下,而丧尸是不会累的。

  冲出去是九死一生,但留下来绝对是十死无生。

  出逃的路线,李杰已经给身边的每一个同伴都详细的讲了,这是他们通过监控掌握的情况所能制定出来的最有可能逃生的路线:从监控室冲出去——走消防通道——上到商场一楼——沿着家电专柜往外——消防通道——商场的货运停车场。

  从监控上看那里停放着一排集装箱货车,虽然只是中型货车,但比普通的家轿结实得多了。而且从监控上看有一辆车原本应该正在卸货,驾驶楼的车门是打开的,集装箱的车门也是打开的,不管车里装的是什么,那个打开的车门就是他们的希望。

  不要再有任何的侥幸心理了,李杰以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身份对身边的同伴说,我们现在面对的,是非生即死的绝境。

  拉开门后李杰跑在了最前面,手里拿着一支保安用的电警棍,天知道这东西对丧尸有没有用,但有个东西拿在手里,总是聊胜于无的。监控室外面没有丧尸,或许是因为这里平常人并不多的原因吧。李杰没有敢跑得太快,作为一个每天都跑步的人,他深知保持匀速,合理分配体力的重要性。而且,他还要不时的回头看一下身后的同伴。

  林野还好,不管再怎么半吊子,不管混得如何的不堪,终究是个警察,尽管看起来体力不怎么样,但深知眼前的危险,一直紧紧的跟在李杰的后面。当李杰回头看到他的时候,这个帅得没边的帅哥甚至微微笑了一下。

  米诺和季忆也还不错,前者是个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的护士,后者是青春年华又十分喜欢运动的女生,尽管她们神经绷得很紧,连带着似乎面部肌肉都有些抽搐,看上去实在有些难看,不过这种时候,没自己垮掉的人都是值得夸奖的。

  女主播程茵默和超市会计管朕就不怎么样了。程茵默本来也很注重锻炼的,问题在于她刚才不管不顾的喝了太多的水,在一片令人窒息的安静中,大家似乎还能听到她的肚子里咣当咣当有水晃动的声音,而她跑起来明显很吃力,还用一只手按着肚子,表情显得十分的痛苦。而管朕则明显的缺乏锻炼,没跑几步就开始粗重的喘气了,虽然他还跑在程茵默的前边,但随时都有可能掉在最后。跟在最后的,是那个摄影师,李杰没有丢掉他,反正丢不丢他都那样了。

  从监控室外面一直跑到消防通道一直没有遇见丧尸,可以说,他们这场亡命马拉松的开局非常顺利,不过曲曲折折不到百米的距离,却很是让他们吃不消。当他们冲进消防通道里时,每个人几乎都有种肺都要炸掉了的感觉。

  平常没有人走的消防通道理论上是不会有丧尸的,不过貌似通道里的感应灯坏了,在一片漆黑中,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实在不能让人乐观的话,李杰都想调侃的说一句——终于明白为什么电影里总说人们都向往光明了。

  而即使是黑暗,也别无选择,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下通道里的光线之后,李杰就挥了挥手,自己首先手脚并用的沿着楼梯爬了上去。

  也许是因为黑暗,也许是因为恐惧,也许是他们的体能实在也不怎么样,一段并不算很长的楼梯,他们手脚并用的,竟然似乎爬了很久,才爬到了上边一层楼。当然,这个“很久”也许只不过是他们心理上的错觉,人们对时间长短的感觉,很多时候都不是绝对的。

  最要命的是,当他们借助不远处安全门透过来的光线互相扫视的时候,他们发现队伍里少了一个人。

  程茵默。

  那个林野一直不愿说得更多的初恋。一时间,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了十分复杂的表情。

  季忆欲言又止,好不容易爬上来了,再回去体力首先是个问题,在极度饥饿而且心理状态又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多消耗一点体力,就是让自己多一份危险。但是她没有说出来,因为她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做。她只是把眼睛看向了李杰,这似乎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米诺也看着李杰,不过看起来她似乎知道李杰会怎么做,只是休息着,做准备。

  管朕倒是立场比较鲜明,他摇了摇头,对他来说,能跟着队伍跑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他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人再去消耗自己的体力,何况倒回去就意味着巨大的危险,谁知道丧尸有没有跟着他们的气味追过来呢?更何况,那个女人脑袋似乎不是很清楚,看起来体力也不行,明显就是个拖累。

  管朕不但摇了摇头,还小声说了句:“走吧,没必要浪费时间,她自己会跟上来的。”

  而程茵默的摄影师搭档则用嘶哑的声音说:“他妈的走啊,呆着等死啊?”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但他似乎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就是他的身体有些像喝醉了一般的轻微的摇晃着。

  李杰看了看林野,林野这个美男的脸显得很苍白,如果不是时机不对的话,李杰都想赞叹一下,这时林野的脸俊美得就像吸血鬼一样。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不过这时候也绝对是一个最考验人的问题。

  林野俊美的脸像毫无瑕疵的雕像一样,就在李杰认为他将以沉默表示否定的时候,林野压低了声音说:“我回去,你们先走吧。”

  李杰笑了笑,还用说什么吗?他认识的林野就是这样啊。

  林野突然洒脱的笑了一下,转身就往楼下走去了。

  不过,李杰却把手搭在了林野的肩上,说:“我之前说了,遇到情况不要叫喊,我会回头去找的。程茵默显然遵守了这个约定,所以呢,我当然也要旅行我的诺言。”

  “白痴!”管朕忍不住低声咆哮起来:“你们他妈的以为是在演电影啊!要去你们自己去,老子不奉陪了!”

  李杰笑了笑,他觉得自己能和林野混在一块还是有道理的,他们虽然都属于不求上进,混吃等死的颓废男,在平凡甚至平庸的生活里,他们都心安理得的看着自己还年纪轻轻就发霉腐烂,但在这样的时候,他们又都守着心里剩下不多的一点东西。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但是——在货库里拼死把门抵住的时候还能为自己开脱,但那之后那种内心的不安相当的不好受,也许很快他们就坚信内心的不安这种东西压根就不值钱,不过,不是现在。

  李杰和林野没有理会那个看他们像看白痴和死人的超市会计,沿着楼梯又走了下去,而米诺和季忆也几乎立刻跟了下来。

  这个逃生用的安全楼梯说长也不长,但在也有大约三层楼的距离,因为超市分了楼层,这个楼梯却是从最底一层直接联通到地面一层的。没有人说话,只是4个人的手在黑暗中拉在了一起。

  当他们回到安全楼梯的出发点时,才发现程茵默蜷缩在楼梯边上,抱着自己的左膝,全身都在颤抖着,却咬着嘴巴不敢发出声音来。当她迎着脚步声抬起头时,眼泪猛然间哗哗哗的流出来,却继续憋着声音,那种强忍着的表情让脸部肌肉抽搐和扭曲,看上去十分的难看。如果把她这个样子拍下来的话,回过头估计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无由的,无声的笑了一下。

  却在这时,从安全楼梯的上面,传来了管朕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李杰看了看米诺,米诺抬手看表,说:“差不多100分钟。”

  楼梯上面原本并没有丧尸,所以,情况一目了然。李杰对那个摄影师和超市的会计管朕都没什么好感,所以并没有什么兔死狐悲的感伤,他更在意的是时间。看过很多类似的电影,基本上他认定他们几个人对空气传播的病毒是免疫的,对血液接触传播的病毒则无法免疫。事实也和看过的电影一样,被咬伤的摄影师最终也还是病变了,从被咬到病变,还不到两个小时。

  “没有别的出路了。”李杰说:“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从超市硬冲出去。我们的速度始终比丧尸快,这是我们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屏障。为了保证我们5个人里更多的人活下来,我们必须要有一个人当诱饵,把大部分的丧尸引开。只要不往死角里跑,担当诱饵的人也有机会跑到超市大门,我们在那里会合,并寻找外面的汽车。现在,谁做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