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16章 机会是拼来的

第16章 机会是拼来的


  谁做诱饵?说起来是个很简单的任务,能跑就行,但是,这不是一般意义的跑步,超市里有上百只丧尸,只有稍有差池就必死无疑。

  李杰现在的体力状况堪忧,在其他人都躲在货库的管道上的时候,他昏睡了20个小时,又带着里面几只丧尸绕了几圈,而且,他是这支小小的队伍里的指挥者。李杰这时候不去当诱饵,其他的人基本也都没什么异议。

  而程茵默则抱着她摔伤的膝盖,很有些理直气壮的说:“我受伤了。”

  李杰就像谈论一场电影一般平静的说:“我知道你受伤了,我们会架着你跑,但如果你成为了队伍的拖累,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扔下你。”李杰说这个话的时候,表情并没有特别严肃,但不管是程茵默,还是其他的人,对他说的话都毫不怀疑。大家都想活下去,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也都是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拖拖拉拉的一起死,是毫无意义的。

  程茵默惨然一笑,然后把眼睛看向了林野,林野俊美的脸庞被阴影挡住了,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对于这个男人,她实在没理由要求更多。他能够倒回来找她,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真正遇到这样的危险,又有几个人会回头来找你呢?

  “我来吧。”在一阵沉默中,林野站了出来,李杰体力透支,作为男人的他就算有再多的理由,这个时候也必须站出来。其实林野这个时候是重要战力,他去当诱饵有些浪费了,不过既然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李杰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他只想说一句话,那就是,兄弟,祝你好运。

  “还是我去吧。”出乎意料的是,小女孩季忆这时候却也站了出来,她用一种和她的年龄、性别都不相近的冷静的语气说:“美男哥哥现在是重要战力,不是当诱饵的合适人选,应该保留体力,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力。这位沉默的姐姐是典型的护士型人才,也不适合当诱饵,现在就是我最合适了。而且,我有我的打算,我一个人跑,理论上不比和你们一起跑更危险,只是,如果我不能达到我的预定目标,也请你们给出支援。”

  冷静,清晰,而且,她的分析和李杰的分析也几乎是一致的。漂亮的女生多半头脑简单,不过在她这里是个例外。

  李杰毫不掩饰对这个小女孩的欣赏,他说:“你一定要活下来,我们也一样,以后,你还要更多的发挥你的潜力,多为队伍出谋划策呢。”

  季忆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说:“我可以说我并不是真的那么冷静,我可以说我其实害怕得腿肚子都有点抽筋吗?”恐惧给人带来的后果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因为恐惧而崩溃,程茵默现在就处于崩溃的边缘;而另一种则是为了摆脱恐惧而爆发,季忆此时就属于第二种。而她也一直相信,你要别人救你,就必先自救。季忆就读于师大哲学系,选择这个冷门又冷门的专业,是因为她想改变历史上没有女性哲学家的的说法,她不知道自己能够做到哪一步,但那是她的理想。

  李杰没说话,这时候也实在没必要再说更多的话了。只见季忆深深的吸了一口,伸手抹了一把眼睛,推开门冲了出去。就在门外,已经有两三只丧尸跟着气味尾行到安全通道外面了。季忆几乎就是擦着它们的身边冲过去的,她当时闭上了眼睛,至少冲出去的那一瞬她是闭上眼睛的,不然的话,也许她会立刻缩回来。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是一回事,明白了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当时季忆没有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她知道她一定会临阵退缩的,等那两三只丧尸将门口一堵,他们反而完全没有机会了。

  门口的丧尸立刻被季忆吸引了过去,低声咆哮着摇摇晃晃的追赶着她。

  事实证明,李杰的判断还是有道理的,丧尸的速度不管怎么样都跟不上正常人,而且在转弯的时候,不是一时死机了,就是撞到障碍物或者摔倒在地,只要把握变线的时机,摆脱丧尸并不难。如果人体可以不疲倦的话,逃出生天倒是很容易的事情。

  在丧尸被季忆引过去的时候,李杰和林野架着受伤的程茵默,也豪不迟疑的冲了出去。

  再也不会有更好的机会了。季忆一边跑一边尖叫着,那种尖叫声是歇斯底里的,如果不这样,她也压根没有勇气跑下去吧。李杰知道,这姑娘这时候的心里多少都还是带着怨恨的,凭什么就要她去当诱饵呢?冷静和理智,并不是一个人的全部,更何况她其实还只是个小女孩。她虽然更多的也是为了自己,但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的她,也算是做到了一个普通人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更多的人,这种时候除了尖叫,毫无目的的乱跑,恐怕再也做不了别的了吧?

  超市里的丧尸不多,也许是大部分的丧尸都已经去了别处,只剩下一片的狼藉、血迹和残破的尸体。其实李杰以前对丧尸电影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电影里的丧尸一般扑倒了人类以后似乎就做了一件事,就是咬他们几口,然后就等着他们变成自己的同类了。但眼前的事实是,被丧尸扑倒的人并没有变成丧尸的机会,他们都被啃食得只剩下散落的骨架了。这让整个超市里充满了浓烈的血腥味,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受害者在这里被吃掉。

  李杰看到季忆后面已经跟了几十只丧尸,似乎目前超市里的丧尸都跟在她后面了,而他同时找到了一架购物车,他们把程茵默放在了购物车里,然后就由林野推着程茵默继续往超市门口跑去,而李杰则追向了季忆。

  “喂!”李杰在追着季忆的丧尸后面大吼了一声,随着后面的几只丧尸踉踉跄跄的停下了脚步,追在最前面的几只丧尸也被季忆甩开了。李杰心里一阵发毛,装英雄的时候一时他妈的忘了,这可是要被吃掉的活啊,长这么大,就没想过会这么死呢。当然,他可不愿意死在这里,他已经小小的掌握了一点丧尸跑动的规律,然后借助不断的变线,不断的将超市的货架推倒,在绕了一圈之后,竟然将大多数的丧尸全部摆脱了。

  不过,他也差不多跑到虚脱,能不能再冲出去,那是半分把握也没有了的。而当他跑到超市的门口的楼梯时,突然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简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身后传来一阵低低的咆哮,一只最先被他甩掉的丧尸,竟然又追了上了。李杰绝望的发现,自己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如果,如果不是太饿的话,不是昏迷,不是……体力不至于这么快就消耗殆尽的,可是,那里还有什么如果呢。

  “闪开!”

  李杰刚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就看到一个黑影轰隆轰隆的沿着楼梯超自己冲来,闪是闪不开了,他只能抱着头,往旁边滚了一圈。紧跟着他就感觉自己的背部被什么东西挂了一下,火辣辣的痛,然后他就看见一台大冰箱从楼梯上冲下来,正好砸在了他身后那只丧尸的身上。虽然没有一下就把丧尸砸烂,但压住了它的下半身,让它在那里愤怒的咆哮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李杰趁着这当口,手脚并用的沿着楼梯爬了上去,而在他身边,又一台冰箱被推了下去,堵住了楼梯口。也把后面追来的丧尸挡住了。超市上去的楼梯口刚好是大家电的卖场,作为现在最有战斗力的一个人,林野正在把几台冰箱和冰柜往楼梯下面推下去。

  时间、路线、力道,林野的发挥非常的完美,李杰知道林野没有这种精确的计算能力,他看了看,季忆精致白皙的鼻尖挂着汗珠,正站在林野的旁边,如果不是李杰倒回来帮她引开了大多数的丧尸,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哪怕她的跑动路线算得再精确也已经无济于事。

  李杰和季忆互相都没有说谢谢的意思,也正因为都明白了这一点,他们很默契的朝对方笑了笑。

  不过,他们也仅仅是从超市逃到了地面一层的商场而已,商场里同样是一片狼藉和血迹,同样的,也有一些游荡着的丧尸,而且,也正在向他们围过来。

  真的没有体力了,李杰如此,米诺如此,季忆如此,林野也是如此。他们现在跑动,不,拖着脚步走动的速度,比摇摇晃晃的围过来的丧尸似乎还要慢一些。

  唯一的希望是,最近的一个出口,离他们只有2、30米。

  还剩下最后10米的时候,周围大约20只丧尸离他们也只有10来米了。丧尸的速度,明显的比他们还要快一些。

  绝望像潮水一样向他们涌来,以这样的情况,就算他们冲出了商场又怎么样呢?还没有等他们找到汽车,丧尸就会追上来了。

  最终,也不过还是被丧尸吃掉吗?那还是饿死更好一些吧?

  终于冲到了商场门口,丧尸的声音也已经就在脑后了。

  林野奋力的把装着程茵默的购物车往外一推,自己转过了身去,虽然明知一切都是徒劳,但多少也可以阻挡一下丧尸吧。至于程茵默能不能再爬起来逃掉,那实在不是他能管的事情了。

  “林野!”程茵默拖着哭腔的喊了一声,在商场门前依旧绚烂的霓虹灯中,这个小女人早已经泪流满面。

  好不容易跑出来了啊,到头来还是这样的结局吗?过去的几十个小时,要多短有多短,可竟也像一生一世了一般,看穿的看不穿的,在死前浮光掠影,让她泪中带笑。原本对这个世界早已失望透顶,男人也不过就那么回事吧,却在一瞬间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幸运的。最少,她到最后也没有被抛弃。

  死亡吗?如果必死无疑,害怕又有用吗?

  就在林野推开程茵默的时候,李杰也伸手抱住了米诺,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没用的,李杰听到米诺在他耳边泣不成声的说,没用的。

  确实没用,不过在丧尸啃掉自己之前,米诺也能多活一会儿吧,也许,她能恢复一点点的体力,再爬起来接着跑呢。

  而季忆还在跑着,筋疲力尽的跑着,脚步踉跄和虚浮,她在想,季忆,你终究还是高估你自己了,你还以为,这是在校运会跑接力赛呢吧?

  就在5个人都认定了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什么东西冲过来,扑倒了追在最前面的丧尸。

  感受得最分明的是林野,他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嗖的一下从自己的身边掠过,扑在了那只丧尸上。然后,他就看见那东西用爪子划开丧尸脆弱的肚皮,将里面流出来的内脏像吸果酱一般的吸进了嘴里。

  那一瞬间林野完全傻住了,他甚至没有想过自己就这么站着会不会成为那个东西的目标。但他看清楚了,那是一条狗。一条体型相当大的狗,可能是藏獒,但它身上全然没有毛发,只有一片血肉模糊的皮肤和肌肉,身上也散发着和丧尸一样的恶臭。当它回过头朝自己看了一眼的时候,林野顿时有种浑身都凉透了的感觉。不用说,如果那东西朝自己扑过来,他的下场也绝对和那只丧尸一样。

  可是,那只浑身血肉模糊的巨型狗并没有扑过来,它似乎对活人兴趣不大,而是又扑过去,咬开了另一只丧尸的肚子。而被它扑倒的丧尸,虽然四肢还在,脑袋也还在,却像突然失去了赖以维系活动的病毒的能量一样,彻底倒下了。

  丧尸是完全丧失意识,毫无畏惧的吗?似乎在比它们更为凶残狠戾的丧尸犬面前,这个推论是要打折扣的。那条丧尸犬肆无忌惮的享用着它的美食,正好堵在了门口,而原本蜂拥而来的丧尸竟然没有像潮水一般淹没它然后继续向前。

  虽然不清楚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但李杰还是爆发了小宇宙,又从米诺的身上站了起来,并且顺势把她也拉了起来,不管那是什么,总之,这是他们逃生的机会,而且可以肯定,是唯一的机会了。

  好在,路边就停着一辆用路虎车改装的警车,警车的车门打开着,周围满是血迹和残破的肢体,旁边的另外几辆警车也同样如此,似乎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血腥的场面,车门上的血迹都还没有干透。

  关车门,发动汽车,李杰几乎是凭着一种本能在完成这些动作的。

  “我知道煤棚的那具女尸是怎么回事了。”

  这是在汽车上路以后,林野隔了很久才说出来,而大家都已经想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