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3章 风情万种的少妇

第23章 风情万种的少妇


  “大叔,不要指望每一次都能有好运气。”

  这是他们最后搜索一间屋子之前,季忆对李杰说的话。这一次,李杰连窗子都没有砸,因为这家人的阳台既没有装防盗窗,也没有装钢化玻璃,当李杰跳进阳台的时候,虽然什么都还没有看见,鼻子就已经闻到一股浓烈的尸臭味了。这是这些天来他们最习以为常的气味,刺鼻的程度,时常让他们觉得鼻腔发痛,但是,同样的气味里,也隐藏着不同的信息。

  李杰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的鼻子竟然有这么灵,他从气味的浓度推算出了气味发源地和他之间的距离以及移动的方向。当一只穿着真丝睡裙的女性丧尸低吼着向他扑过来的时候,他早已摆好姿势,随着一声刺破长空的枪响,子弹准确无误的从女性丧尸的脑门钻进去,在后脑带着一团粘稠的暗色脑浆飞了出去。

  现在他们无法判断灾难的全面爆发究竟是在什么时刻,更不知道在灾难全面爆发之前,是否已经有病发的先例。

  不过直到目前为止,他们搜索的楼层里每家人的房门都是关着的,房间里没有人,基本可以推算病毒爆发的时候,人们正在上班。而楼道里游荡的丧尸,从着装上看,大概有一些是业主,但多数是保安、保洁人员。这一家几乎也没什么不同,门一样是关好的,丧尸——也就是屋子的主人大概原本在睡觉,那么它是什么时候,怎么感染的呢?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这一点他们都已经肯定了,现在看来,病毒传播的范围很广,如果本身没有抗体,即使在自己家里睡觉也难以幸免。

  “真可惜啊。”李杰小心的走过去看了看,十分惋惜的说:“身材、相貌都相当给力,而且看起来是最诱人的少妇啊。”如果有人说李杰是个少妇控的话,他大概也不会反对的。虽然像米诺、季忆这样的女孩像水果一般新鲜而充满活力,但比起风情万种的少妇来,她们总显得很青涩就是了。

  整套房子简单搜了一圈之后,李杰更为惋惜的说:“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有名牌服装、高档化妆品,名贵的首饰,还有一把迷你的车钥匙,我大概知道她是什么人了。可惜,真是可惜——啊,有发现!重大发现!这里有很多成人电影的光碟啊,一个美丽的少妇躲在家里看成人电影,这是多暴殄天物的一件事呢!”

  “正经点,好不好?”虽然米诺对李杰的这幅德行早已经习以为常,可她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头提出抗议,你总要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环境吧?

  季忆则把李杰的话自动屏蔽了,她打开了摆在沙发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电池还有一半的电,而开机密码她随便试了几下就给破解了。

  “有没有什么自拍照片或者视频?”李杰隔着老远就问了一句。

  “有。”季忆平静的回答说:“而且很香艳。”

  自拍的照片和视频确实是有的,不过,和李杰想要的内容却很不一样。

  季忆随手点开了播放器里的视频,看到的果然是那个美丽的少妇,不可否认,李杰的惋惜是很有道理的,她确实是个很迷人的女人。不过,在视频里,她的眼神充满了绝望,她的笑却显得十分的怨毒。当他们与视频里的女人相对的时候,没有谁会把她和丧尸扯在一起,他们想到的,都是咒怨那一类的东西。米诺就禁不住抓住了李杰的胳膊,很紧张的往四周看。

  “我要死了。”视频里的女人冷笑着说:“不过,你也不用得意,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自从我知道我染上了你传给我的病,我就一直在想怎么报复你,报复这个可笑而又可悲的世界。你知道吗?你应该知道,每次你走了以后,我都会把不同的男人叫到家里来,跟他们上床,然后把病都传给他们。真是可惜,竟然没有一个男人能控制自己的**,你们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可我却要为你们这些恶心的动物付出代价,我觉得很不值。我知道你不怕死,因为你自己知道你有病,也许你还会死在我的前面。不过我更知道,你很疼爱你的亲弟弟,像你这样的人还有亲情实在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所以我帮你了结了所有的后顾之忧。我知道他只有十三岁,不过,我教了他怎么做一个男人,这很有趣。”

  说到这里的时候,视频里的女人突然大笑起来,笑声毛骨悚然,笑得歇斯底里,笑得美艳而又惨烈,笑得妖异而又心碎。即使是看起来很酷的黒木奎,也不禁回头看了看,确定那具尸体还躺在地上,才松了口气。丧尸?丧尸也许并不是最可怕的吧?

  “不用往后看。”视频里的女人就像对着看她的人说话一样,这让人更加觉得背后有一股发自脚底的寒意,她怨毒的笑了笑,接着说:“你是不是想杀了我?不用你动手了,我们都会死,而且会很快。我一想到你弟弟在教室里看到自己的皮肤开始溃烂,我就觉得无比的开心。就像我看到我的腿部出现那些斑点的时候一样,我很开心。你知道吗?那天来跟我上床的那个老男人,他告诉了我一个秘密。他说,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到时候,所有的人都跑不了,他装得好像很神秘的样子,其实是想告诉我,如果我跟他走,他就可以让我活下去。那个老男人,他都60多岁了,就算没有什么世界末日,他也活不了几天,不过他不知道,我比任何人都盼望着世界末日的到来。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有信心,好像自己真的知道末日来临,并且可以有机会逃脱一样。他让我和他一起吃一种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过吃了之后,我们做得很带劲,这个60多岁的老男人,比你强多了。哈哈哈哈,真好笑,我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看上你哪一点,原来你连一个60多岁的老男人都不如!你快点死吧,不过我真想你来看看这个东西,我也很想知道,在你得知你弟弟的事情后的样子。我们一起下地狱吧,说真的,我看到我的皮肤开始烂了,这真过瘾,来吧,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接下来,倒真有些激情视频,都是这个女人和她勾引来的男人上床时偷偷拍下来的。季忆关了这些儿童不宜的视频,四个人都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这个女人真变态。”良久,黒木奎说了一句,如果自己是那个男人的话……一想到这,他就觉得不寒而栗。

  “恐怕是那个男人变态吧?虽然我们不知道事情的前因,但一切后果都是那个男人带来的,是他伤害了这个可怜的女人,而且一定伤得很深。”米诺的话里带着一股怒气,连带着看李杰的眼神都不那么友好,李杰也只能苦笑,他不可能为那个男人辩解,甚至也不能替任何男人辩解。

  他只能把目光投向了正在思索的季忆,问:“元芳,你怎么看?”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米诺不是叫你正经点吗?这种时候你还这么调侃你有没有心啊?嗯,有几个线索。”季忆的思维方式跟米诺显然不一样,她似乎压根就没有去考虑男人女人之间的对错,更不会像米诺那样一边倒的指责男人。

  “第一,很重要。这个视频拍摄的时间是6月10号,假定她所指的皮肤溃烂,就是丧尸病毒的临床症状,那也就是说,这个病毒并不是6月17号那一天才出现的,而是更早。这样一来的话,首先我们可以推断她不可能是唯一的案例,那么一定有人在大爆发前就知道病毒的存在,至于是不是因此采取了措施,采取什么样的措施,目前还缺乏推论的数据。第二,她提到的那个老男人,如果和李杰大叔遇到过的那个教授联系起来,我们也可以推论出这样两种情况。他们是先知,这场灾难真的是神对世人的惩罚,或者,他们是灾难的参与者,了解、制造并传播病毒。”

  “你研究这些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吗?”米诺有些不喜欢季忆说话和思考的方式了,或者,她觉得压抑。现实已经够让人绝望了,他们现在需要的是救援和希望,而不是冷静和更加绝望的分析。

  “有意义啊。”李杰替季忆回答说:“因为我们要活下去,所以知道事情的起因很重要。”

  “我不管!”因为说话的是李杰,米诺赌气的甩着头说:“我不想听到这些事情,我只要你带着我们活下去就行了!”

  “好,我会的,你也知道我会的。”李杰拍了拍米诺的肩膀,小女孩的反应没什么不对的,她不是季忆,她已经比一般的女孩坚强多了。

  季忆也只是笑了笑,然后带着一种科学研究的态度,迅速的扫描了一遍那些激情视频,最后,把画面定格在了一个老男人的身上。

  “我认识他。”黒木奎看到定格的视频画面时,露出了一种“原来是他”的表情,在李杰询问的眼光中,他说:“他叫康建华,通称康伯,一个专门为道上的人打官司的律师,在朝阳区这边很有名。”李杰看了看他,黒木奎面无表情的说:“我也是道上混的,关了3年,前些日子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