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24章 他真的是先知?

第24章 他真的是先知?


  康伯,知名律师。徐空,大学教授。

  这两个人的共同特征一是年纪接近,都是50多60岁,二是在人群中属于混得很不错的。如果说,他们是先知?

  靠,李杰不相信先知,不相信神,更不相信什么天谴和惩戒。也许那个徐空教授说得没错,人类是应该为自己做出的很多事情付出代价,但求生是一切生物的本能,放弃这种本能,同样也是违反自然规律的。所以,如果要问李杰现在有什么信仰的话,他的信仰就是活下去。

  而如果说那两个人不是什么先知,而是病毒的制造者?忘了徐空教授究竟是研究什么的了,但康伯这个大律师,总不会直接制造病毒吧?或者,他们还有其他的内在联系,比如说,他们都是共同效命于某种力量的?

  “这里有发现。”撤退之前,李杰又一次查看了这个寂寞和怨毒的死去的女人的房子,这一次是真的有发现,在一个设计得很隐蔽,也狭小的储物间里,李杰发现了两把挂在墙上的武士刀。也许是那个男人留下的东西,李杰拿了一把在手里,将刀身抽出来,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真的,就像武侠里写的那样,锋利到极致的兵器,天生就有股杀气。

  “鬼卒、百怨,我认识这两把刀。”黒木奎看着李杰手里的武士刀,拿起了另外一把,在刀身上找到了铭刻的文字,是日文汉字。然后他说:“我大概知道这个女人的男人是什么人了,我就是在帮派和他们火拼后被关进去的。他们是道上近年来新兴的一股势力,老大在日本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和日本著名的黑社会组织九鬼组关系非常密切。近年来以朝阳区作为根据地,卖粉、也走私武器和其他所有违禁物品,包括盗卖人体器官(这时米诺皱了一下眉),他们会杀害街上的流浪汉,或者骗取那些贪图享乐和贪图小便宜的男女,将他们带到酒店迷昏之后取出值钱的器官,尤其是肾脏。只要能赚钱,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这个女人的男人应该叫蛮龙,是他们的二号人物,他喜欢刀,尤其喜欢日本武士刀。这两把刀就是他从日本带回来的,据说是名家打造,到他手里之前,鬼卒有11个怨灵,百怨有9个怨灵,也就是说,鬼卒这把刀杀过11个人,百怨杀过9个人。不知道真假,但是几年前,我老大就是被百怨砍断劲动脉不治而亡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百怨这把刀就交给我吧,我会在你死以前,用它保证你的侧后不受威胁。”

  这算不算一种盟誓呢?李杰混迹在都市中,当然也和一些帮会的江湖中人接触过,或多或少知道他们一些规矩。虽然黒木奎一直没有明确的透露他的身份,不过他这时候主动提出盟约,至少是比较有诚意的。他可以什么都不说,他甚至可以趁李杰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对他们下毒手,他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李杰毫不怀疑。即使他身上有枪。

  “好。”李杰回答得也非常的爽快,只是问:“是不是一旦遇到对方的人,你就会跟他们火拼?哪怕大家都是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

  黒木奎森然说:“没错,不死不休。”

  李杰呵呵一笑,说:“如果在过去,我还是很担心被抓起来枪毙的,不过现在,没说的,我顶你。那些家伙既然跟日本鬼子有染,就绝对不能放过他们。”出来混也要有品,像黒木奎说的,蛮龙那些人简直已经是无恶不作,在武侠里,绝对是邪派中的邪派了,即使李杰从来不喜欢名门正派,但对于那种十恶不赦的家伙,他也不介意大侠一把的。

  更何况,这些家伙还跟日本人有染,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就是最大的罪恶。

  在正常的社会秩序中,李杰是不会真正触犯法律的,虽然偶尔也会打一些擦边球,干点铁定会罚款拘留的事情,但仅此而已。不过现在,原有的秩序还有效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一旦出现食物短缺,人与人之间,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争夺,背叛,杀戮,仇恨……一旦正常的社会秩序被打破,人们面对的最大敌人将不会是丧尸,而是人类自己。

  “其实,我之前有消息,蛮龙他们和一群洋鬼子会在朝阳区的某个旧工厂里交易,如果早认识你,我会把这个情报卖给你。”

  李杰笑了下,心想,那么,我们遇到的那伙匪徒,其中一边就是这个什么蛮龙的人了。他们在搞军火交易,这是李杰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刺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不,在遇到丧尸灾难以前,他可以这么说。

  “我知道。”李杰故作轻松的说:“这是本市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起军火走私案,也是一起特案要案。不过他们要军火干什么?这是在中国,不是在90年代香港警匪电影里。”

  黒木奎说:“我知道的不多,他们应该是在交换,洋鬼子用军火来交换什么东西。也许,就是病毒也不一定,康伯和蛮龙就很熟,如果康伯真是什么先知的话,他一定会告诉蛮龙要准备什么。”

  “如果这样就恶心了。”李杰捏了一下鼻子,说:“如果康伯和蛮龙关系很密切的话,他趁着蛮龙不在家和蛮龙的女人上床这种事,也是江湖中的大忌,对吧?”

  黒木奎冷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行了,撤。”李杰暂时不想再去讨论这个问题了,他把手里那把“鬼卒”拔出来,问:“这把刀如果真的想你说的那么牛,我们斩杀外面走廊上的零散丧尸,应该不会很难吧?说实在的,再从阳台上一家一家的踩着空调爬回去好累啊。”

  “从走廊杀回去?”黒木奎冷冷的问:“你敢吗?”

  “开个玩笑而已。”李杰呵呵一笑,说:“我又不是什么剑客刀客,这刀怎么用我都不清楚呢,杀出去?”突然,他顿了一下,说:“我敢!”

  有什么不敢的?之前他们都敢一路冲上九楼,现在只是从走廊上杀回去,有什么不敢的?在李杰的脑海里,不敢做的事还真不多。而且,即使他们从阳台爬回去,最后也还是要面对杀出去的局面吧?当粮食耗尽的时候,当子弹打光的时候,能找到这样一把刀,那简直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但如果连杀出去的勇气都没有,有再好的刀又有什么意义?从另一个角度说,现在走廊外的丧尸零零散散,是杀出去最好的时机,也是最好的训练机会。

  再也没有什么比拿自己的性命去练习一项技能更有效的事情了。就像把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丢进河里,有很大的概率他会淹死,但他也有机会激发潜能,无师自通的学会游泳。他们现在就像那个不会游泳的人,没有机会再慢慢的学游泳了,而他们面对的不是普通的河流,而是丧尸的海洋。

  不过,就在所有在场的人都被李杰手里的刀锋催发出一种肃杀和决绝的心境的时候,李杰突然又说:“那个康伯和女人上床的时候吃的是什么药啊?那女人说得那么神,很想见识一下呢。喂,等等!米诺你干什么?”

  胡言乱语的代价会很大的,尤其是把米诺这样清爽干净的小女生惹毛了的时候。米诺什么都没说,直接就拉开了通向走廊的客厅大门,而他们在这里驻足,说话,外面早就游荡着嘶吼的丧尸了。

  米诺在拉开门后就迅速的后退了两步,但她的动作快,门口的丧尸也很快,她甚至来不及惊呼,那只丧尸发黑腐烂的手臂就已经伸到了她的脖子边上。

  “蹲下!”米诺就听到黒木奎喊了一声,不假思索的就地一蹲,没有刀光,没有武侠电影里的破风声,但是那只丧尸的脑袋已经掉落到地上了。

  李杰捶胸顿足的说:“米诺你干什么?你要惩罚我不用拿自己冒险吧,我真是,我真是太感动了。”然后吹了一声口哨,问:“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一刀流?”

  黒木奎绝不会回答这种东拉西扯的问题,没有什么一刀流不一刀流,出刀的时候准确、迅速、力量十足,就可以了。他拿的是一把好刀,而面对的是不会躲闪的丧尸,就这么简单。所以,李杰学起来也很快。

  战场,也很快从房间转移到了外面的走廊。

  当李杰和黒木奎挥舞着锋利的武士刀和走廊上的丧尸缠斗在一起的时候,季忆和米诺也快速的跟了上去。不过,比较麻烦的是,她们不能跟得太近,以免被刀锋误伤,电影里那种一手搂着美女,一手大杀四方的大侠都是吹牛逼,至少李杰是这么认为的,这会,他就有点手忙脚乱,根本顾及不了身后的两个小女生了。

  尽管他很着急,如果她们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不会原谅自己,可他也明白,如果她们只是期盼能躲在他的羽翼之下的话,他和她们都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至少,在他变成那种拉风的牛逼大侠之前是这样的。

  不过,季忆和米诺一开始就不是那种除了尖叫,除了小鸟依人,除了发嗲卖萌,除了……什么都不会做,也不愿去做的女生。她们手里没有刀,但是有枪。

  “米诺,蹲下!”季忆看到后面有丧尸从楼道里涌出来,小声的喊了一句,米诺也毫不犹豫,毫不怀疑的依言蹲下,“砰”的一声枪响,季忆手中的77式手枪喷出一朵很好看的火花,子弹在不到5米的距离打进了丧尸的脑袋里。米诺迅速的起身,抬手瞄准了一只前面走廊上从李杰的刀锋下漏过来的丧尸。

  “砰!砰!砰!砰!”

  米诺连开了4枪,第一枪擦着丧尸打在了墙上,第二枪打在了丧尸的肩膀上,丧尸晃了一下之后又继续往前扑,第三枪打在了丧尸的脖子上,第四枪才从丧尸的左眼打进去,破坏了中枢神经。当这只丧尸倒下时,距离米诺就只有不到两米了。米诺这才出了一口气,在此之前,她全身的关节像被无形的绳索锁住了一样,动都动不了,连呼吸都不行。这几天来,虽然他们都是和丧尸面对面的讨活,可跟在李杰他们后面跑,和站着不动开枪打死一只丧尸,那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

  对于米诺来说,枪法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刚来为什么不躲开?”李杰折返回米诺和季忆的身边来,示意她们跟着黒木奎往前面走,自己来断后,开枪杀丧尸很爽,但是用刀砍也很帅的,李杰甚至有点迷恋这种感觉了。只不过,他现在的技巧明显还赶不上黒木奎。而他一边掩护米诺和季忆往后退,一边带着责怪的语气对米诺说:“你刚才完全可以让开,我也已经倒回来了,你知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知道。”米诺微笑着说:“你也知道我从不喜欢当别人的拖累。”

  前面的丧尸让黒木奎砍了,走廊上总共就十多只,基本上也算给他们清理完毕,不过楼道那里,又有一些丧尸听到枪声后摇摇晃晃的过来,而林野已经开了门,这一仗,算是结束了。

  关上门,李杰一手提着刀,一手在米诺的头发上揉了揉。

  米诺笑了笑,张开双手抱住李杰,把自己整个埋在了他的怀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