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45章 放开那个女孩

第45章 放开那个女孩


  11辆改装过的重型摩托车,3辆改装过吉普车,一共有32个人。

  季忆在窗户后面数得很清楚,因为驶入这条街道以后,这支队伍明显的放慢了速度。他们的摩托车并不是什么名牌,而很显然是拼装的,但发动机的声音听起来很纯,绝对是高档货,想来他们要弄到这样的东西,也有的是办法。

  这时候他们已经驶到季忆他们那辆车的附近,那几只游荡的丧尸兴奋的向放慢了车速的车队扑了过去,却不知,那些摩托车上的少年比它们还要兴奋。他们都是一个骑手搭档一个刀手,坐在后座上的人手里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那把刀的刀刃约50公分,刀柄也有约50公分,而且一眼就能看出,那样的刀不是用来秀的,它的杀伤力很强。

  当几只丧尸吼叫着扑上去的时候,摩托车的骑手动作娴熟的拉开距离,迅猛的向丧尸冲来,当靠近丧尸的时候,又猛然的一个飘逸,让出位置,低头猫腰,坐在身后的刀手则抡起砍刀,手起刀落,将丧尸的脑袋卸了下来。

  当几只刚刚还在嚎叫着要吃人的丧尸身首分离的时候,这一群少年兴奋的嚎叫了起来。他们当中,有的人甚至还没有变嗓,所以那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尖锐,几分凄厉,又充满了暴力和亢奋,就像他们不是骑着摩托开着吉普,而是骑着驯化的野兽,从远古的荒蛮部落中穿越而来似的。

  任何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头领。

  季忆发现,这群少年的头领,是一个站在敞篷的吉普车上,冷眼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很帅气的斩首丧尸,并在一片欢呼声中面不改色的少年。同样是少年,这个少年也不过十五六岁,留着一头遮住了眼睛的长发,皮肤很白,应该说,长得还是十分的帅气,只是那种帅气有些阴郁,很容易让人想起校园里那种敏感、神经质而且遇事喜欢走极端的男生。而周围的人,对他则明显的有一种敬畏。

  季忆发现那个领头的少年朝她这边看了一眼,虽然她很快的将头缩了回来,但是并不确定自己没有被那个少年发现。这不是个好事,被他们发现的话,季忆不认为对方会将她视为一个可怜的幸存者伸出援手,也不认为凭自己手里的一支手枪和一支步枪几十发子弹就能对付他们。她紧紧的靠着墙壁,心跳加快了不少。

  不知道为什么,季忆有种强烈的被压迫的感觉,那种紧张,即使是在他们逃出超市的那时候都没有过的。那不一样。

  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对方没有发现她,这条街里并没有太多可以吸引这些少年的东西,他们自身的装备已经够好了。

  但是,事与愿违,季忆正在祈祷着这些少年赶紧离开,却听见发动机的声音全部停了下来。他们熄火了,这也意味着,他们准备下车来寻找什么。

  一时间,时间变得很安静了。季忆连大气也不敢出,枪握在手里,手心已经有些汗水了。不知道这时候李杰在哪,不过他肯定也能听到外面的动静,那家伙虽然总显得吊儿郎当的,但他绝不会莽撞到没头没脑的冲出来和这些少年正面相对。所谓没头没脑,也包括因为担心还留在车里的她而不管不顾的冲出来,通常,很多电影里的脑残男主就是这样的。

  (如果李杰知道季忆正在担心他会像个脑残男主那样的表现的话,一定又会很郁闷了。)

  “这辆车上的泥水还是新鲜的。”

  世界太安静了,所以,尽管大约还是隔了几十米远,季忆还是能清楚的听到一个少年的声音说了一句,这声音太不上有多特别,但是很冷。这种冷让季忆肯定就是那个领头的少年所说的话。

  “找找看。这附近躲着幸存者。”

  听语气,少年并没有营救幸存者的意思,那么,他找幸存者,又是为了什么呢?虽然在这种没有秩序的情况下,不认识的人与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信任度可言,但是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同类之间也没有必然的冲突的理由。除非,他们像丧尸一样把自己的同类视为食物,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处于敌对状态。

  季忆不敢贸然的探出头去看,只能是竖着耳朵听。她感觉到危险在逼近,但是这时她反而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时间过得很慢,一秒都像是要经过很久。

  空气也仿佛凝固了。

  世界很安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只剩下有人的脚步踏过积水的声音。而那种声音,每靠近一分,就会让人的心脏紧缩一分。而极远极远的地方,隐隐还能听到丧尸的嘶吼声,又给这紧张得凝固了空气平添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季忆感觉到有几个人离她已经很近了,似乎就在楼下,而这种临街的窗户,尽管有防盗窗,实际上根本挡不住什么。

  这时候季忆其实最怕的是那种职业军人,巷战的时候,别人直接一个手雷就先给你扔进来了。

  而尽管这些少年不是什么职业军人,但他们已经在爬墙,甚至用重物在砸这个防盗窗了。

  季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端好了手中的95式步枪,也难怪李杰会觉得她不像女生,直到这分钟她还这么冷静,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太像个女生了。而就在她准备转身冲着窗外开枪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欢呼,有人大喊,找到了,找到了!而她这里砸防盗窗的动作也随之停止,本来爬上窗台的人又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她听到了一阵女人充满恐惧的哭喊声。

  过了一小会,季忆再偷偷的透过窗户往外看的时候,很明显的,已经不再有人注意她这个方向。而外面的情况同样很明显,有两个女人被那些少年拖到了街面上,少年们很粗暴,或者扯她们的头发,或者用脚踢,所以她们充满了恐慌。而在一旁,一个成年的男性已经被少年们打得奄奄一息,满头是血。少年们是看到了李杰他们的车才去找人的,结果找出来的却是另外的人。

  季忆不担心现在还悄无声息的李杰会出什么意外,但是估计他不会对这样的场面视而不见。尽管她一开始就要求他不要同情心泛滥,但是对他能够遵守这个要求,季忆其实是没什么把握的。

  少年们连拖带打,把那两个女人带到了吉普车上的长发少年的跟前。季忆看到的只是两个女人的侧影,看起来,她们也都还很年轻,相貌并不出众,也许和她一样是在校的学生。而那个被打的男人,看起来也只是个普通的市民。看得出,少年和他们素不相识。不要说是在这末世里,幸存者都应该同舟共济,就算在过去,这样无缘无故的打人,也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个少年的团队,是充满了戾气的。灾难,也仅仅是把他们的戾气放大了而已。

  “镜大人,抓到三个豸人,怎么处置?”

  季忆在迅速的分析这句话里面的信息——那个领头的长发少年名字,或者代号叫镜,那么大人这样古老的称谓意味着什么呢?这些少年游戏玩多了,还是从属于一个什么组织?还有,豸人又是什么意思?仅仅是对这三个幸存者的称谓,还是具有普遍意义?

  这时,那个名叫镜的少年冷冷的说:“我们还有别的任务,不能带上他们。”

  “那……”正在向镜请示的少年眼中流露出了强烈的**,他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但身高已经达到了178左右,嘴唇上长出一圈浓密的绒毛,皮肤在阳光下黑得有些发亮,在他身上,是一种典型的荷尔蒙分泌旺盛的体现。而一边说话,他的一只手就已经伸到了身前的女孩的胸上,那女孩相貌平平,却很有些波涛汹涌。而他的另一只手还揪着那女孩的头发,他的猥亵动作也引来了女孩的挣扎和哀求。

  镜冷冷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说:“最多只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再迟一些,你就自己留下来跟成群的丧尸战斗吧。”

  黝黑的少年哈哈一笑,说:“半小时?你也太小看我了,不过,好吧!兄弟们,大家准备了!”

  两个女孩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惊恐的挣扎和哀求起来。但是她们越是挣扎和哀嚎,这些少年就越是兴奋,除了一部分人在外围保持警戒,以及坐回到车里的镜以外,其他的少年都围成了一个圈。

  “住手!”那个被打的男人挣扎起来,声嘶力竭的喊:“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事来,你们还是人吗你们?”

  但是,他的愤怒和痛骂,只能换来更多的拳打脚踢而已,而挨了一阵拳头之后,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嘴里吐出一片一片的白沫。

  但是这时,一点都不让季忆意外的,一个熟悉的声音飘了过来。季忆知道李杰一定会出来的,这种情形,和超市货库里不能开门的情形决然不同,尽管后果也殊难预料。李杰的出场一点也不让季忆感到意外,只是李杰说的话,让她很想打人。

  李杰雄纠纠气昂昂,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放开那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