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夜 > 第60章 我们早已别无选择

第60章 我们早已别无选择


  李杰在帮金荷熙解开绳索的时候,忍不住有些猥琐的想,黑大个鲁斯和她从灾难爆发的最开始就一直共同生存到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发生点儿童不宜的什么事情呢?要是自己的话……呃,自己和季忆不也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深入性的事情吗?在活命都无法保障的时候,再去想那些事情,不是无聊,而是活腻了啊。

  “希望你能像你扮演的角色那么厉害。”李杰对金荷熙说了一句,他知道对方听不懂,不过金荷熙还是用生硬的中文对他说了声谢谢,还对他鞠了个躬,鞠躬的幅度不像鬼子那么低,是比较标准的棒子范。她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希望不是像程茵默那样纯靠运气的。

  之后,李杰也把鲁斯的绳子割开了。他有意挡在季忆的前面,以免万一鲁斯恩将仇报突然袭击什么的,那至少季忆还有开枪的时间。

  “谢谢。”鲁斯学不来中文,用的还是英语。对于季忆最关心的问题,他一边活动着被绑得太久已经僵硬的关节,一边指着车厢里的另外两具尸体说:“我们当时的16个人,在仓库内部的二次病变后,还剩下我们4个,我们到处躲避丧尸的袭击。最后是躲在一栋居民楼里,依靠那些房子里残留的食物和水活下来。我们最好的武器也就是剧组里的道具了,有几把刀还是很有杀伤力的。但是我们没想到那些狂信徒会找到我们,我们之前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人存在,所以,听到摩托车的声音,看到骑摩托的就是一群少年的时候,我们都放松了警惕。结果被他们抓了起来,如果不是金荷熙小姐演技好,装扮成癫痫病人骗过他们的话,一定会遭到侮辱的,我就亲眼看到他们做这样的事情。不过也很危险,他们差点把装癫痫病人的金小姐直接扔给丧尸了。所以,在这里,再次感谢你们救了我们。”

  季忆淡淡的说:“谈不上谁搭救谁。不过按照我们中国的说法,这也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吧。好吧,大家的经历都差不多,说说看你们都有什么打算吧?”

  季忆在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放弃了那辆装着一车尸体,随时都会把丧尸引来的卡车,沿着河边走向了那片荒草丛中的火车头坟场。那时,夏季的太阳很大,气温一如既往的高得吓人,但他们不敢休息,一直走了两公里多以后,才爬进了一个锈迹斑斑的火车头里暂时休息。这时他们有6个人,态势很明了,有武器的李杰和季忆一组,赵佳敏和她谈不上谅解,但至少允许和她同行的顾舒展一组,鲁斯和金荷熙一组,李杰他们占据着主动和强势的地位。

  但是,季忆的话并没有什么强势的意味,实际上不管是她还是李杰,都没有一定要和这些人组队同行的意思。同行对于灾难中的人而言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如果不能齐心,还不如各走各的比较好。

  赵佳敏没说话,赵佳敏没说话顾舒展也就说不出什么话来。他现在的重心似乎还放在怎么获得赵佳敏的谅解上,通过他的观察,赵佳敏现在和李杰季忆的关系不错,而李杰季忆有枪,如果能靠上他们,总比自己一个人出去的好。现在绝对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所以,什么也不说,跟着赵佳敏就好了。

  金荷熙不会讲中文,英语讲得也很糟,所以尽管她很着急的要表达什么,但是互相之间都不能明白。然后她也就放弃了,打了个手势表示愿意和大家一起。

  鲁斯则冷静得多,这个黑大个已经四十出头了,丰富的人生经历使他能够更理智的思考问题,他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还是组成一个团队一起生存比较好,但我希望大家都拿出诚意来。我曾经在三角洲部队干过,退役后才当的保镖,也一直保持着训练,所以我认为我的战斗力是最强的,我保证,我会在战斗的第一线,保护你们,但前提是你们值得我信任。”

  季忆翻译了李杰的话说:“信任不是空口白话的,只能在我们共同生存的过程中培养。我们的诚意是拿出现有的食物来平均分配。同时,我个人认为这个地方是个无法形成防御的地方,只能暂时休息,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这就需要冒险。现在最大的危险还是丧尸,但我们的同类也十分的可怕,尤其是我们不知道他们把我们抓去的话,到底是准备做什么。”

  “我同意。”鲁斯说:“我们需要指挥官,李,你有让我信服的实力吗?”

  “我去年买了个表!”李杰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问:“你要我怎么表现?我有枪,这还不够吗?”

  鲁斯看了他一眼,深邃的眼睛里并没有挑衅,却很强硬的说:“你有枪,但是仅仅依靠外在的武器是不可能当好一个队长的。恕我直言,你还没有真正掌握对枪支的运用,至少在这上面,我比你更强。”

  李杰无奈的说:“那就只有打一架来试试了。或者你来当队长,只要不要瞎指挥,不要玩什么过份的事情就行,其实我并不是那么想当这什么既没有任何报酬,又负担很重的队长。”

  季忆把李杰的话翻译了,鲁斯看着李杰,很诚恳的说:“我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指挥官人选,希望你是。但是,就像这位小姐说的,信任不是凭空产生的,希望我们能在生存中找到信任,在信任中活得更久。”

  季忆笑了笑,说:“好,很简单,很实际的道理。”

  火车头坟场远离丧尸出没的闹市区,而且这是一片很大的荒地,摆放着几十个废弃的火车头。如果没有鲁斯说的那些狂信徒,也就是李杰都遇到过的摩托骑士的话,这个地方很值得好好经营一下,但现在,同时要应对丧尸和自己的同类,那就需要寻找更理想的地方了。季忆的计划是,像《行尸走肉》里那样,找一个监狱,至少是一个看守所。

  那样的地方有坚固的防御设施,有库存的粮食,也能找到枪支弹药。可惜林野不在这里,他毕竟是警察系统里的人,李杰记得林野说过和这边一个看守所的所长也是警校里的好兄弟。林野的好兄弟似乎在警界混得也都不怎么如意,不过李杰想起了这个人来。

  “林野的兄弟叫黄杰,哎,和我一样很大路的名字。”李杰一提到自己的名字就有点郁闷,不过当他想起黄杰这个人来以后,他觉得季忆的提议还是很有可行性的:“黄杰这个人,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能在不到30岁能当上看守所的所长,其实混得是很不错的。但还是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后来又被调到朝阳区的第四看守所了。那是个不怎么受人待见的地方,关押的犯人也上不得台面。”

  大学生顾舒展本来是打定主意夹着尾巴低着头紧跟自己的女朋友,一方面祈求获得她的原谅,另一方面希望自己的低调能在李杰面前赢得一点分数,不过这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看守所也分三六九等啊?”但是话一出口,遭到赵佳敏的一个巨大白眼,赶紧又低下头去了。

  李杰嘿嘿一笑,说:“废话,不但有,而且明确得很。市二监你知道吗?关的都是犯事的贪官,那里面条件很好,副处以上级别进去的都是单人房,还有空调。基本上劳教什么的没他们的事,隔三差五的还和管教一起打麻将。而像黄杰在的那个看守所,关的都是些鸡鸣狗盗的小人物,想着都让人心烦。”

  季忆问:“你记得方位吗?”

  李杰点点头说:“跟林野去过,地方很偏,乐观的估计除了看守所内部病变,不会有太多外来的丧尸。离我们现在的位置有十多公里,不过这一带都比较偏,祈祷我们运气不要太坏,就还是能走到那里去的。”

  季忆撇了撇嘴说:“如果你相信祈祷有用,那你还是去加入镜的队伍更好。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们在明天正午太阳最大的时候出发。到目前为止,丧尸最明显第一个弱点就是对强紫外线有规避行为。”

  “我们注定只能亡命天涯了,”李杰突然很文艺的说了一句:“我们早已别无选择。”。.。